083章 如此渣父/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芍药从百福居的婆子那里打听到消息后,马上来找谢锦昆。

走路轻快,一脸得意。

她小跑着进了书房后,挥退了来福等人,小声说道,“老爷,那赵家小姐同夏氏的女儿今天要出门。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动手了?”

眼珠子转得飞快,精明的盘算着。

谢锦昆丢开手里的书,背着手冷着脸看了一眼芍药,“叫了人没有?”

“早就叫好人了。都等着呢!只等那两妮子钻网了。”芍药眉梢一扬得意的说道。

“好,就这么办了。夏氏这倔婆子,不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和离?和离也是老夫的人!哼!想走人?就得将银子留下!”

……

云曦换好了衣衫,带着青裳往谢府走来。

二人进了府里,青裳一路给着赏钱。

因此,府里的人都对她客客气气的,连声问好。

青裳有些不解,“小姐,咱们又不住在这里,来的次数又不多,何必次次给钱?”

云曦浅笑道,“你不知,最难缠的便是小鬼!平时养人,可用在一时。”

走进了府里后,二人没多久迎面遇上谢锦昆的长随谢来福。

云曦依旧甜甜的叫了一声,“来福叔。”

青裳同时递给他一个沉沉的荷包。

谢来福受宠若惊地接在手里。

他将云曦带到一旁小声的说道,“曦小姐,你可要当心这府里的芍药姨娘,那个人啊,一肚子坏水,整天怂恿着老爷做些昧心的事。”

如何昧心,谢来福身为这府里的老仆,不敢多话,但既然跟她说,就一定跟她有关。

云曦笑道,“多谢了,来福叔,云曦会注意她的。”

谢来福又道了声,不敢同她多说话,匆匆离去了。

“小姐,他跟你说了什么?”青裳走来问道。

“这便是,平时养着,用在一时。”云曦微微一笑。

二人穿过前院。

放眼望去,才两个多月的时间,谢府里,早已不复当初的热闹与繁华。

青裳皱了皱眉说道,“这府里,果然是空有其表了。”

云曦没说话,眼神只淡淡往东院那里瞥去。

远处,一丛花木之间的小径上,谢锦昆与芍药两人各带着一个仆人急匆匆往前院走去。

她唇角轻轻一扯,这些人,要该让位了!

百福居倒是没什么变化,从佛堂那里,依旧有淡淡的香雾飘来。

谢老夫人在林嬷嬷与赵玉娥的搀扶下从佛堂里走出来。

云曦提裙走上前去,“老夫人好。”又对赵玉娥微微一笑。

“曦妹妹。”赵玉娥笑着放开谢老夫人的手,走来挽着她的胳膊。

两人亲昵着说笑着。

谢老夫人微笑着说道,“曦丫头,玉娥天天跟着我这个婆子待在佛堂里念经文,她都厌烦了,所以啊,我建议她约你出来玩。你们姐妹二人趁着春日好天气,多出去走走。”

“是,老夫人。”云曦应道。

赵玉娥见到她,脸上的笑容明显多起来。

二人向老夫人行了一礼,各带着侍女往前院走去。

走了几步路,云曦忽然狡黠一笑,对赵玉娥耳语说道,“我大哥说忙过这阵子就来这府里找你。”

“鬼妮子!”赵玉娥又羞又恼地伸手拧了云曦一下。

两人笑着打闹着一起朝府外走去。

“这俩孩子多好。”林嬷嬷笑道。

谢老夫人抿了抿唇,微微一叹,“曦丫头小时候吃了不少苦头,如今也算苦尽甘来,听说前几天已经有人上门提亲了。”

林嬷嬷扶着谢老夫人的手往东暖阁走。

她边走边道,“听说了,据说是个富家公子,长得虽一般,但为人谦恭,很得夏氏的喜欢。”

谢老夫人又叹息了一声,“这俩孩子差不多大,曦丫头可以嫁人了,但玉娥可要等了。我给她找了好几户人家,她连对方的面也不见,也不知这孩子在想些什么。”

林嬷嬷笑道,“表小姐不是有孝期在身吗?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呢,老夫人您也别急。”

“还不急?三年一过,她都是十九岁的老姑娘了,还怎么找人家?这孩子,给她找的她不要,难道等三年后她自己去寻?”

谢老夫人郁闷着叹息一声,也不要林嬷嬷扶了,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暖阁里。

……

皇宫的帝寰宫里。

元武帝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声音冷沉的问道,“那红衣门的人查出来了吗?”

男子微垂着头,神色黯然,“回皇上,琸无用,查不出来!”

元武帝紧抿着唇,握拳在床上狠狠的垂打了两下,“今日一早,又有折子来报,发现城中又死了人,且死的人满身是血,家中财物洗劫一空,房梁上挂着一件红衣。”

白衣男子说道,“皇上,琸发现这红衣门不像五六年那样出现的方式,而是在城中出现,在城中消失,以前,那些人可都是藏在城郊的。”

“红衣门的行踪诡异,不一定只在城郊。”元武帝瞥了一眼白衣男子,暗沉着脸说道,“只要除了妖妇,朕就给你恢复身份,你也不要总是这般神色怏怏,你这副样子,让朕看了恼火!让觉得朕这辈子活得很失败!”

“皇上息怒,臣,会改!不会让皇上失望的!”白衣男子扑通跪倒,俯身磕头说道。

元武帝叹息一声,“当年,要不是朕宠着那个妖妇,也不会造成今天这番不可收拾的地步,真是错一步成千骨恨!”

“不是皇上的错,是妖妇太会伪装了。”男子劝慰说道。

元武帝疲倦的朝他挥挥手,“去吧,速去查!”

“是!皇上!”

……

云曦与赵玉娥一起坐了青二赶的马车往城区而行。

马车到了城中最繁华的地带。

赵玉娥挑起帘子看向外面,发现这条街市上有不少的胭脂铺子。

她指着铺子对云曦说道,“曦儿,咱们下去看看吧,好买些回去。”

“好。”云曦点了点头。

赵玉娥与她的丫头丽儿率先下了马车。

云曦刚起身,赶车的青二推开前方车壁上的小窗,将头伸了半个进来说道,“小姐,后面有一辆马车一直跟着咱们的车,小姐要当心。”

云曦笑了笑,“青二,不妨事,你将马车停好守在门口就是了。”

青裳也警觉地挑起帘子朝车后看去。

果然,有一辆小马车停在他们马车后十丈远的地方。

车中也有人时不时地挑帘子朝她们这里看。

外面,站在胭脂铺前的赵玉娥喊道,“曦妹妹,你快点啊!去晚了就没有新货了。”

“来了!”云曦推开车门也跳下了马车。

这间胭脂铺很大,虽然是一大早的时间,但也挤了不少的人。

大半都是年轻的女子,正围着一个胖妇人。

“玉娘,今天到的是什么颜色的胭脂?”

“玉娘,你上回那个烟雨桃花醉的胭脂还有没有?”

“买多有没有打折?玉娘?”

赵玉娥也拉着云曦的手往人群里挤,“曦儿,快看,今天果真有新到的货。”

不知是两人力气太小,挤不过那些看似柔弱实则力大暴戾如恐龙的小姐们。

还是本身货物太少,两人挤了一身的汗水,终于挤到玉娘的面前,却什么也没有拿到,全卖空了。

赵玉娥有些沮丧,垂头叹气。

“曦儿,多可惜,咱们什么也没有得到,白来了。”

云曦笑着安慰她,“下回再来不是一样的?”

赵玉娥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可这家店里的胭脂,半年都只有一次新品呢,下回就要等半年了。”

云曦正要开口说话,店中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妇人说道:“两位小姐,这些只是一般质量的,看两位衣着华丽,这等普通胭脂怎么能用在小姐们的脸上,奴心疼两位小姐的皮肤呢。”

赵玉娥忙问,“玉娘,真有特等胭脂?”

“当然有啊,你们跟我来吧。”妇人笑呵呵的说道,转身朝楼上走。

赵玉娥拉着云曦也跟着玉娘往楼上走。

青裳走在云曦的身后拉了拉她的袖子,向她打着眼神,然后摇摇头。

云曦却微微一笑,用唇型对她说道,“让青二守在外头,不用跟着。”

“小姐——”青裳有点焦急。

“快去!”云曦推了一下青裳,依旧同赵玉娥跟着那玉娘向楼上走去。

青裳只得转身朝店门外的青二打着手势,招手叫他守在外头。

青二却是一脸焦急。

云曦则是无事人一般地继续向前走。

青裳小声地问她,“小姐,奴婢发现这玉娘的神色有点儿古怪,眼神躲闪鬼鬼祟祟,小姐为什么不让青二来查一下?”

“不用查,我知道是怎么回事,青二如果走掉了,对方就起疑心退缩不出现了。他们下网等我钻,殊不知,我也正等他们呢。”

青裳不明白,还想问时,玉娘回头看向几人,“快到了呢!”

她只得打住没往下问。

胭脂铺的玉娘,带着赵玉娥与云曦一直走到二楼的最里头一间屋子,赵玉娥雀跃着跟在她的后面。

加上两人的侍女,五人一起进了房间。

屋中,果然摆了不少的胭脂盒。

赵玉娥欣喜地走上前去看。

玉娘也陪着二人看,同进也介绍着胭脂的价格以及特点。

但没说上几句话,她忽然捂着肚子,道,“两位小姐,抱歉啊,奴家肚子忽然疼,得离开一会儿。”

赵玉娥没放在心上,朝她摆了摆手,“我们自己会看,你叫一个仆人跟着就是了。”

“哎,好勒,奴家去去就来。”

玉娘转身往屋外走,还随手关了门。

青裳跟着去看究竟,被云曦拉住。

“小姐!这妇人想溜,只怕有鬼。”青裳一脸焦急小声地说道。

云曦微微一勾唇,“当然有鬼,而且,鬼已经来了!”

因为她已听到楼下传来一伙人纷乱的脚步声,正朝楼上而来。

“小姐,是谁要算计小姐?”青裳睁大眼睛问道。

“等着,一会儿他们就来了。”她轻轻一笑,若无其事的走到赵玉娥的身边同她一起看胭脂。

不多时,门被推开了,一伙人闯了进来。

“曦小姐,赵小姐!”

一身水红色衣裙的芍药妖娆浅笑着走了进来。

跟在她身后的还有谢锦昆,与一二十个陌生的汉子。

汉子们的眼神赤果果的在云曦与赵玉娥的脸上打着转,一个一个笑得诡异。

赵玉娥一脸惊异地看了一眼众人,然后看着谢锦昆说道,“舅舅,这……你们这是……”

她的丫头丽儿吓得脸色一变,赶紧抓着赵玉娥的胳膊。

青裳的脸色一沉也站到了云曦的一旁。

只有云曦面色不惊的看着众人。

谢锦昆瞥了她一眼,对身后的几个男子说道,“来人,将赵小姐带走!”

很快,上来三四个汉子。

赵玉娥不傻,这副阵势,绝对是对她不利的。

她怒喝一声,“舅舅,你怎么叫几个男子带我走?你们想干什么?”

谢锦昆沉着脸说道,“玉娥,他们不会伤害你,只是带你到另一间屋子去!我有事跟你云曦妹妹说说话。”

几个男子大步朝赵玉娥走来,伸手便要抓她。

赵玉娥尖叫起来。

云曦朝青裳使了个眼色。

青裳忽然抬腿一扫,将几个男子扫倒在地。

然后,又一人给了重重的两拳头。

几个人被打得鬼哭狼嚎,鼻血乱飞。

青裳冷笑着拍拍手,这才几下就被打得哭爹喊娘了,真打起来,真接让你们这群小人见阎王!

芍药跟着惊叫起来,“老爷,她们打人了!”

谢锦昆怒道,“云曦,为什么叫你的丫头打谢府的仆人?一个女孩儿家,竟然也如此野蛮,你夫家的人还怎么敢要你?”

云曦将气得脸色发白的赵玉娥往身后一藏。

她唇角轻扯冷笑道,“谢老爷,您说话口口声声都是以长者自居,一副教训小辈的口吻。

但做起事来却哪有一点长辈爱护晚辈的样子?

云曦的夫家都没有嫌弃云曦,为什么谢老爷总说云曦的夫家会不要云曦?这是巴不得云曦的夫家退婚吗?

玉娥是未嫁女,老爷怎么能让几个男子带她走?哪怕是在谢府里,家生子的男仆也没有资格带小姐走,何况是几个陌生的男子在陌生的地方?

谢老爷这般做法也是爱护小辈?”

赵玉娥也冷笑道,“舅舅,曦妹妹说的有理,舅舅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谢锦昆气得吹了吹胡子,生生将怒火咽下了。

两个妮子居然这么鬼机灵?

芍药扶了扶发髻,抱着胳膊,红唇一勾妖娆笑道,“哎,我说两位小姐,你们还敢挑剔来挑剔去?进了这间屋子,可都别想出去!”

赵玉娥睁大双眼看着他们,“你……你们想干什么?”

谢锦昆朝芍药挥了挥袖子,“磨蹭什么呢,直接说吧!”

“其实,也不想把你们怎么样,赵小姐,只是想请你到别间屋子坐一坐,曦小姐呢,你将你娘拿走的那十万两的赡养费银子,还有你的十万两银子的嫁妆还给老爷,咱们了放了你们。

你又不是老爷的女儿,你娘也与谢府一点关系也没有了,你们母女还拿着那些银子就不怕世人非议你们?说你们故意潜入谢府好转走银子?”

谢锦昆也道,“本老爷也不想为难你,只是,谢府里有人不服,倘若你不是老夫女儿的事情传开,又拿了本府的银子,

只怕,有些不怀好意的人会到衙门里告你母女俩诈骗。以外姓女混淆谢氏子嗣!到时候,你们可就要吃官司了。”

云曦冷笑着不说话。

不怀好意的人?是谢锦昆你吧。

青裳不知云曦在想些什么?又急又怒。

芍药朝她身后几人又使着眼色,这回向赵玉娥冲来的男子有五六个。

个个看着赵玉娥一脸猥琐的笑着。

“滚开!”赵玉娥抱着丽儿吓得尖叫起来,两人又气又吓浑身发抖。

青裳这回怒得想拔剑。

云曦摁着她,同时将吓得发抖的赵玉娥搂进怀里。

她冷笑道:“谢老爷,不就是退银子么?只是,我与我娘的银子可有二十万两,谁会将这么多的银子带在身上?一般都是存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那你放在哪儿了?老夫派人去取!”谢锦昆听她话中有妥协的意思,目光与脸上的神色都亮了几分,一脸得意。

云曦扯唇一笑,“当然放在别庄了。但赵小姐胆小,她不能离开我,否则,我这心中记挂她,就会想不起我娘的别庄的路了。”

谢锦昆看了一眼芍药。

芍药的唇角撇了撇,说道,“也行,你们两个一起走!丫头侍女们也跟着,曦小姐在前面带路!”

“如此,多谢芍药姨娘。”云曦冲芍药一笑。

芍药的眼皮跳了跳。

不知为什么,她与这谢云曦的目光对持上后,莫名的心惊肉跳。

“那就快点!”谢锦昆当先朝楼下走去。

云曦看着谢锦昆脚步匆匆往楼下走的背影,如看到一只恶心的苍蝇。

当她知道谢锦昆不是她的生父时,就想杀了这人。

但是,他却又是谢枫的父亲,让她无法下杀手。

放他一条生路,他居然好了伤痛又开始蹦哒了。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戾色,自己作死,到时候休怪他人无情!

云曦挽上赵玉娥的胳膊,青裳拽着战战兢兢的小丫头丽儿,四个人朝楼下走去。

谢锦昆拦着她们不让她们走前院门,而是一指后院,“这里,动作快点!”

云曦朝前院那里看了一眼,青二与暗中一直跟着她的青龙正探头朝这里看着。

她朝青龙点了点头,青龙的身影一闪,便不见了。

然后又对青二用口型说了几句,青二也飞快地离开了胭脂铺。

她则继续跟着谢锦昆从胭脂铺的后门走了出去。

后门处,停着两辆马车。

谢锦昆将云曦与赵玉娥还有两人的丫环赶到前面的一辆车上,他与芍药则坐在后面的马车上。

那一二十个汉子则是跟在马车一旁走着。

进了马车后,丫头丽儿就哭了,“舅老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咱们啊。”

“闭嘴,别哭了!”青裳见云曦微微阖着眼,知道她正在凝神听音,便骂住了丽儿。

丽儿紧张得一抽一抽不敢再吱声。

赵玉娥脸色惨白,看着云曦与青裳不敢说话。

过了一会儿,云曦睁开眼来。

她神色一凛说道,“丽儿,玉娥姐,你们别怕,我听了脚步声,跟着我们的只有二十个护卫,而且,都是些普通护卫,武功不高。

以青裳还有我的车夫的身手,谢家老爷带来的二十个人,根本打不过我们。我将他们引着跟我走,是想要利用他们替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啊,曦儿。”

云曦只笑笑不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