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章 围杀顾贵妃/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的车马被顾非墨堵在城门口。

顾非墨的马横着拦在她的前面,将城门的大半地方给堵住了。

只能过步行的人,再走车马便过不了。

又因为是早上,出入城门口的人很多,没多久的时间,云曦的车马后面,便排起长长的一队。

再说那守城门的城门吏又认识顾非墨,没敢上前劝说。

他那一尊大佛,在京中,谁敢惹?

而排在一众车队中的一辆马车里,谢君宇正微微挑起了车帘子望向云曦那里。

车中,一个护卫说道,“公子,前方是顾家公子,正拦着那谢云曦呢。他这样一拦,咱们还怎么下手?”

“是啊,公子!出了城,下手多方便,让她怎么死就怎么死。可要是那顾公子不分清红皂白的拦下了谢云曦,咱们今天可就白跟了一趟。”

谢君宇望向云曦与顾非墨那里,一双细长如鹰眼的眸子里闪着狠戾的神色。

他扯了扯唇,冷笑道,“去,给本公子骂也要骂走顾非墨!绝不能让他碍事。”

“是,公子!”

一个护卫悄悄的跳下了马车,朝人群中走去,很快,他带来了几个泼皮混混。

混混们走到云曦的马车后面叫嚷起来。

“怎么回事?这城门是你家的?堵着不动是怎么回事?”

“再不走误了爷的事,爷拔了你的衣衫吊在城门上示众!哈哈哈——”

“前面小妞,你到底走不走?等在这里相亲是不是?是不是看上了大爷我?嘿嘿嘿——”

朱雀与青龙见后面堵的人越来越多,骂人的话也越来越难听,心头的火噌的就起来了。

两人的手已经按在剑上便想动手。

云曦却是坐着不动,表情淡淡,

众人急得不行, “小姐?”

她看向顾非墨,沉声问道,“顾非墨,你让不让?”

“不让!”顾非墨的表情同样清冷,看了她一眼,口里只吐了两字。

语气坚决。

但很快,他眼神一冷弃了马朝那几个叫嚷着骂了云曦的汉子飞跃过去。

长腿一扫,扑通扑通——!

那几个骂人的泼皮无赖被顾非墨的长腿给扫倒在地。

他一脸杀气的抬脚给了每人一脚,恶狠狠地说道,“是不是都想早点见阎王了?要不是小爷我今天正忙着,一准将你们揍成肉酱!都给爷滚!”

云曦见顾非墨走开了,趁机扬鞭朝顾非墨的那匹“一点墨”甩去。

哪知,鞭子抽过去,那马儿居然动也不动一下。

“没用,就算你抽死它,它也不会动一丝地儿!”顾非墨得意的笑了笑,懒洋洋的走到她的跟前,将手伸向她,“下马!”

她恼恨的喝道,“顾非墨,我有非常重要且紧急的事情要出城,你马上给我让开!再不让,我便一箭射死它!”

她从朱雀的马鞍上取来弓箭,将箭搭在弦上,瞄准了那匹“一点墨。”

“不让,除非你从我的身上踏过去!除非你一箭射死我!”顾非墨拂了拂袖子,干脆翻身上马。

他两眼微阖,双手枕着头,懒洋洋睡在他的那匹“一点墨”马背上,整个儿一副耍无赖的表情。

云曦微微眯起眸子咬牙腹诽,一大早的居然遇上了这个瘟神!

朱雀看向云曦,小声的说道,“小姐,他的那匹‘一点墨’,非常通灵性,如果认准了主人,而主人又没有下令的话,哪怕是刀剑与烈火攻击,它也不会让道。”

云曦没说话,抿了抿唇,将弓箭扔还给朱雀。

然后,她从腰间的荷包里摸出一个小笛子放在唇边吹起来。

尖锐的啸音响起,那匹“一点墨”忽然嘶叫一声,扬起了前蹄。

顾非墨惊得翻身坐正,用力地去勒马缰绳。

他怒喝道,“死女人你想干什么?快停下来!你想摔死我啊!”

云曦没有理会他,啸音的旋律一转,那匹马驮着口里骂骂咧咧的顾非墨朝城中飞奔而去。

她没有回头去看,而是扬鞭抽了抽马背,口里“策”了一声,身下的坐骑撒蹄飞快地朝城外冲去。

被顾非墨这样一闹,她得更加地抓紧时间了。

她得赶在顾贵妃的人正在运货物时将谢君宇引到那里,来个借刀杀人!

要是让皇上的人发现谢五房的人带着一车货物与顾贵妃的人在一起,谢五房的人,便一个也活不了!

一行人马出了城门,很快的,拥堵的城门疏通了。

隔着二三十辆马车后的谢君宇马上对身边的人吩咐道,“传话下去,让人分别盯着谢云曦,等她走到僻静的地方就马上下手!”

一个护卫阴阴笑道,“公子!那谢云曦长得跟嫩花儿一样的,就这样杀了她太可惜了,不如送给属下们玩玩再杀她?”

谢君宇眼珠转了转,斜斜瞥了那个护卫一眼。

他的唇角浮一抹森森笑意,咬牙说道,“随你们,本公子要的是不要一时弄死就好。要让她活得生不如死!”

“多谢公子!”护卫笑得一脸的得意。

……

顾非墨被马儿驮着跑进了城里,走街窜巷跑了半个时辰后才停下来。

他气得恼恨的想扬拳狠揍一顿这匹“一品墨”,居然不听他的话了?

但他又想到这匹马原是要送给那个女人的,便放下了拳头,马上调转了马头飞快地朝城门处追去。

如果他猜的没错,以她双龙寨当家的身份,带着几车货物出城,这一定是往寨子里去了。

可这个时候去的话……

他的眸色攸地一沉,薄唇紧抿起来。

经过多日的暗查,姐姐一直在那儿忙着什么。

父亲的大寿已近在眼前,她也只是回家过两次,而且待的时间也不久。

丢下一家子喜庆的事,却去忙着自己的私事,他没法做到心平气和。

哪知出城却遇到了谢云曦这个糊涂女人。

他的眸色一沉,手里的鞭子同时狠狠地抽了一下马背,马儿飞快地朝前冲去。

扬起一路灰尘。

……

谢枫起床后刚刚梳洗好准备去看夏玉言,就听到小仆阿海在园子里说道,“王爷早。”

王爷?奕亲王?段奕?

他快速地走了出去。

段奕怎么会来了夏宅?

走了几步,他这才想起云曦已经回了夏宅,段奕这是跟着来了。

“王爷早。”谢枫迎了上去,朝段奕抱拳拱手行了一礼。

段奕上前扶起他来,“不用行礼了,外人做的这些虚的东西,你学了做什么?你是曦曦的大哥,便是本王的大哥。枫大哥请进屋说话。”

他阔袖轻扬快速地走进了谢枫的屋里。

谢枫只得马上跟上前。

段奕随意地找了一张椅子坐了。

谢枫让阿海上茶,被段奕伸手制止了。

“事情紧急,本王就不喝茶了,跟你说几句就走。你且坐下。”

段奕一改往日温和的神情,眉眼里皆是冷俊。

这让谢枫很是惊讶。

“王爷请讲。”谢枫在他的下首坐下。

段奕看向他说道,“因为皇上一直宠着顾贵妃,结果导致朝中的朝政大权,渐渐地旁落到了顾贵妃的手里,她不喜欢的人都会一一的除掉。处理朝政都是凭借喜好,毫无章法行事。朝纲早已乱成一团。

从她垂帘听政开始,国库里的银子是一年一比一年少。要是有外敌入侵,军费无着落,梁国的江山可有岌岌可危了。

她还加大税收,纵容忠于她的臣子圈地,闹得民不聊生。而且,顾贵妃在五年多前又杀了曦儿的亲生父母。本王和皇上都早有意废除她,可朝中又有人支持她,且一直抓不到她的把柄,她又狡猾异常。

但,坏事做多了总会留下狐狸尾巴,就在前几日,本王手里的暗卫们发现了她的阴谋。所以,本王想借机除了她,为曦儿的父母报仇,也还朝政一片清朗朗的天。”

“贵妃杀了曦儿的父母?”谢枫一脸的惊讶,但很快,他神色一凛说道,“王爷,枫一直当曦儿是亲妹妹,只要是她的事,枫都鼎立相助。

但是,正如王爷说的一样,那贵妃把持朝政多年,朝中有不少大臣都是她的党羽,一时除掉,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爷是不是有什么良策?”

段奕眸色一冷,“良策当然有,这次,一定会打得她翻不了身!不过——”他顿了顿,又道,“不要你动手,是本王亲自来动手,而你只需带着人走走过场就好。做给皇上看,你是除妖妃的领头人。”

谢枫抬眸看向段奕,一脸的疑惑,“为什么只做个样子?”

青一站在一旁好着急。

这大舅哥真是个实在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他就听不出来?

王爷是想让他得一个立功表现的机会啊!

“因为你是曦曦的哥哥。”段奕微笑说道,又招手叫过青一,“图纸!”

青一很快将一张图纸摆在谢枫面前的桌上铺开来。

段奕指着图纸说道,“本王的暗卫们已查出了顾贵妃的人常常在这一处活动,你只需带着人在这个山脚下拦截就好。

这里只有一条狭小的隘口,捉住她,枫大哥可是立了一件大功。你也不用担心人手的问题,本王已出动二百隐卫来抓她!这次一定要她死!”

“但——”谢枫的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惊喜,反而带着审视的问道,“王爷,这件大功,王爷为什么不自己拿去呢?”

嘿!青一急得直拍大腿。

他心中腹诽着,这大舅哥单纯得可爱,你能不能再实在一点儿?

这大梁国,论身份的尊贵,除了皇上便是奕亲王啊!

王爷可是正忠嫡系,皇上那一支血脉同睿王一样,都不知旁了多少代了。

要不是当年先皇驾崩时,王爷还在太后的肚子里,还只是一个几个月大的胎儿,要是他早出生几个月的话,能有现在元武帝的什么事?

这江山妥妥的便是王爷的!

再说了,王爷家中也不缺钱,皇上奖励他银子他也不稀罕!

而皇太弟的身份皇上也不会给。

送个有实权的官职?王爷会喜欢,可小气的老皇帝也不会给啊!

还不如将功劳送给大舅哥你!

肥水不流外田!

青一很着急,但王爷说正事,他不敢插话。

段奕看向谢枫说道,“因为你是曦曦的大哥,本王将你当成家人!你虽然已得到了谢老夫人的认可,但谢氏一族的人多,人心也不齐。除非你在朝中当着显赫的官职,

他们才认可你。但,你本分的一步一步的爬到上位,那得到什么时候?而除了皇上的眼中钉顾贵妃,你的功劳可就大了,官升三级也不会少。”

谢枫认真的看了一会儿段奕。

虽然这位王爷的名声不好,据说在家里还养着不少的男宠,但,看他对妹妹真的是用心的关心着,又用这种法子助他上位。

他心中多少起了几分感激。

又想着以前对段奕一直排斥着,他不免又生些歉意起来。

“王爷对枫的相助,枫会牢记在心里,王爷说怎么做,枫一定竭力相助。”

“好!”段奕微笑额首,然后拿出一只珠花递给他,“你现在马上进宫,将这只珠花交给皇上,他会安排人手给你,到时,你只需——”

……

段奕走后,谢枫到后院去看望夏玉言。

经过云曦的园子里,他特意进去看了看,竟发现里面空无一人,难道是去了母亲那里?

他也没有作多想,到了夏园。

夏玉言的精神比昨天又好了几分,正在桂婶的服侍下,吃着早点。

她看到谢枫进来,往身后看了一眼,埋怨的说道,“你怎么不叫曦儿一起来?怎么只管着自己,你怎么做大哥的?”

谢枫诧异,“娘,儿子还以为她在夏园呢,她那曦园里一个人也没有。”

“她……她又回王府了?这孩子,哎,女大不中留,有了夫婿,忘了娘。”夏玉言放下筷子,看着桂婶挑眉叹息。

桂婶却笑着说道,“夫人,女儿家都得要嫁人啊,她要是长到老姑娘还没人要,夫人又得急了。”

夏玉言一怔,微叹一声,“说的也是啊——”

主仆二人说着话时,谢枫一言不发的又出了夏园。

他的眉头紧锁着。

段奕说云曦会在府里住几天,而母亲说她可能回了王府。

但是,她的园子里却是一个人也没有,连侍女也不在,莫非——

段奕能查到顾贵妃是杀云曦父母的凶手,以那丫头鬼灵精的性子,一定也会知道,难不成她出城了?

谢枫抿着唇大步往府门处走来。

白虎这时急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枫公子!”

谢枫脚步未停,口里问道,“什么事?”

白虎小跑着跟着他,“曦小姐让属下给您留了话,她说,顾贵妃近段时间一直差人从卧龙山与小孤山之间的小道那儿运送货物出去。

而沿着那条道往前走,穿过密林,再翻一座大山便是另一个州,梅州。梅州往前三百里都是大山,那片山区叫九姑山,多年前可是南诏国的领地。”

谢枫的脚步一顿,回头看向白虎,“小姐为什么要你跟我说这些话?”

“小姐说,她怀疑顾贵妃在与南诏国的遗民们相勾结,才将大梁国的财物运往九姑山。她说,如果抓了顾贵妃,这正是枫公子立功的好机会。”

谢枫沉着脸看向白虎眼神眯起,声音冷沉的说道,“小姐是不是去了卧龙山那儿?”

“枫公子,小姐说……”

“不管她说什么,她都是我妹妹!哥哥的官位哪能靠她冒险换来?”谢枫阴着脸大步往府门处走去!

他心中想着,这二人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想法都是一样的,他们在前方追杀顾贵妃,他在后面守株待兔,白捡便宜的立功勋。

他心中对段奕与云曦恼恨着,却又无法发火,人都不在眼前,发给谁看?

“枫公子!”白虎又追上来,“小姐还说,你出城前,最好向皇上请奏,说明顾贵妃的阴谋,这样,皇上一定会派兵让你出城围剿,到时,这功劳可是你的了。”

谢枫口里哼哼了两声。

他心中腹诽着,这二人,要说不是夫妻,恐怕没人会相信,想的居然一模一样。

谢枫骑马飞快地到了皇宫。

他虽然只是七品的官职,但是因为手里持有元武帝的信物,守宫门的人并没有阻拦他。

谢枫在宫口处弃了马,嫌弃那轿子太慢,一路向元武帝的帝寰宫跑去。

半是运用轻功,半是奔跑,没多长时间,谢枫便到了帝寰宫。

彼时,元武帝正在内殿中训诉着一个人。

白衣翩翩,容貌俊美的青年公子,正低着头一言不发。

“怎么回事,暗龙卫们找了这么久,怎么还找不到那个妖妇的踪迹?她背着朕在偷偷往宫外跑,一定是在干着什么。”

元武帝的手在轮椅上重重的拍着,脸色黑沉沉,“你不除了她,便是她除了朕跟你们!那个妖妇的心思,朕可是太清楚了。”

白衣男子正要说话,这时,福公公小跑着进来了,“皇上,有重大的消息。”

福公公的脸上一脸的喜悦,手里还捏着一个珠花。

元武帝的两眼一眯,“福公公,这是什么?”

“皇上,这是顾贵妃头顶上的珠花啊,按着规制,只有贵妃与皇后娘娘才有资格配戴这样的珠花,但皇后娘娘天天在佛堂里礼佛,不会出外城。枫公子说,这是他家农庄上的农工在卧龙山附近捡到的。可想而知,贵妃去过了卧龙山。”

“呈上来!”元武帝冷眸眯起朝福公公招手。

“是,皇上!”

珠花递到他的手里,果然,他在珠花的内则上看到了刻着的‘御’字。

“宣谢枫!”

“是,皇上,宣——谢枫觐见——”

元武帝虽然脸上满是阴沉的神色,但那眼底闪着猛兽发现猎物的喜悦之光。

谢枫走到他的面前跪下行了礼,“臣谢枫参见皇上。”

白衣男子站立一侧,静静的看着谢枫没说话,脸上却是一副略有所思的表情。

“这枝珠花是怎么回事,你详细的说明白!”元武帝问谢枫。

“是!”

当下,谢枫按着段奕与云曦的叮嘱,将顾贵妃在卧龙山与小孤山之间的密林小道里如何偷偷的运走货物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元武帝的脸色是越来赵黑沉,最后,他用力地一拍桌子。

“原来是这样!她果然背着朕干这等勾当,朕绝对不轻饶恕!”

也正如云曦与段奕说的一样,谢枫将事情对元武帝说明之后,元武帝马上让人点了三百羽林卫,让谢枫带着向卧龙山与小孤山的山脚下进发。

同时,跟着他去的还有福公公和白衣男子——众口中的琸公子。

……

段奕与谢枫又作了一番详细的相商,这才带着人离开了夏宅。

他望了一眼夏宅后,神色冷俊地坐进了马车,迎着晨曦往小胡同的别院而去。

别院。

“主子!”青峰与青隐都在。

“这里只留下两个人,其他的人全部跟本王去芙蓉山庄。”

“是!”众人一齐回道。

段奕的神色比以往都要冷俊,众人都不敢大意。

芙蓉山庄里,顾贵妃正指挥着兰姑,“动作快点,运完了这一批,今年半年的任务咱们就完成了。”

庄子中,行走监督的都是女子。

兰姑与几个年纪大些嬷嬷正一一对小侍女作着吩咐。

货物运了一半时,忽然,外面,庄子外面响起了喊杀声,“怎么回事?”

“不好了,娘娘,咱们庄子外面来了不少的高手。守在庄子外面的人,已经死了十几个了。”

“什么?给本宫顶住!不许放人进来!”顾贵妃朝人大喝一声,她则飞快地跑进了后院。

几十个汉子正在后院里往地道里搬着东西。

有动作慢一些的,便会遭来拳打脚踢。

顾贵妃抽出剑来,亲自喝令着搬运夫们,“倘若慢了,本宫会当场杀了你们!快点干活!”长剑抵在面前,谁敢动作慢?很快,货物被大汉子们一一搬进了地道口。

一个侍女走来说道,“圣姑,全都搬完了,咱们快撤离吧,外面追杀来的右是奕亲王。”

“什么?段奕?”顾贵妃怒目咬牙,“他居然又来杀本宫?该死的!快进地道,这个地方不要留了,全毁了!”

“是,圣姑!”

顾贵妃率先进了地道。

地道里早已备好了装着滑轮的推车,侍女们推着车一路向前滑去。

留在上面的侍女则抽出剑来,将那些搬运夫们全杀了。

长剑扎进肉里,飞溅一地的朱红斑驳。

庄子外面,段奕发现那庄子里面渐渐地没有了喊杀声,不免疑惑。

众人都进了庄子后,竟吃惊地发现后院里堆着几十具普通农夫山民模样的男子尸体。

青山众人个个都是愤愤然。

青一怒道,“主子,那妖妃竟然杀了这么多的人!”

段奕的目光更是森冷如寒,然后,他冷笑道,“为了断后,为了不暴露她的行踪,她只好下杀手了。”

“真是个心狠毒辣的妖妇!这等人,抓住她后,最好将她凌迟处死!”青峰哼哼着说道。

段奕在四周看了看,说道,“顾贵妃既然已经弃了这里,便全烧了吧,将那些死去的山民农夫也一并烧了,再将骨灰安葬起来。留下五个人来处理这里,其他人跟本王去卧龙山!”

“是,主子!”

青峰望着天上的太阳,心中一阵纠结。

曦小姐要他晌午后再告诉王爷,但,顾贵妃已逃走了,他不能等了。

“主子。”他道。

段奕已跃上了马背,“什么事?”

青峰耷拉着头,“曦小姐从小别院里带走了五马车的绸缎,说是要运出城。他让属下等晌午过后再告诉您,但这顾贵妃都跑了,要是曦小姐遇上她就危险了,属下觉得应该提前说与您听。”

“什么?”段奕赫然转身看他,一鞭子将他抽倒在地,他大怒道,“青峰!本王想将你一脚踢到北疆去,你不早说!现在,全部快速去卧龙山!”

“是,主子!”

没有写到重点,明天一早,加一更,抱歉,明天一章很重要哦,记得不要走开,么么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