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章 顾贵妃落网(改标题)/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非墨的这一剑直刺西宁月的胸口。

斗篷人带着她躲避满山的追兵,飞快地离开了卧龙山。

昏昏沉沉的西宁月被他带到一处小山洞里。

然后,他毫不怜惜的放开了手。

西宁月的身体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地上满是坚硬石头,西宁月被撞得眼冒金星,胸口的血更是汩汩往外流。

但她很快地从地上爬起,不顾身上的剑伤之痛,翻身跪倒在地,朝斗篷人磕头说道,“谢国师救命之恩,请国师恕罪。”

“你居然被顾非墨一剑刺中,你的本事白学了?”男子的声音缓缓,乍一听是温和的,实在带着森森的寒意。

玄色斗篷的帽檐拉得极低,只露着小半截的脸孔,一线桃粉色的薄唇,与光洁的下巴露在外面。

看得出,是个年轻的男子,但,他通身都透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

西宁月不敢抬头去看,将头一直磕在地上。

“顾非墨的那一剑,看似普通……却是用了十分的劲力,他的剑术又得了雪山老头的真传,属下躲不过,才……”

斗篷人打断她的话,“你技不如人被人刺了,是你活该,只是……,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到山上来?这个密道可是孤花费了近五年的时间才打通的暗道。”

“居然被你一夕给毁了。要不是孤今日恰巧出城,只怕那段奕与元武帝的人已过了九姑山!

咱们所有的计划都会泡汤!这几年也忙了!你这一时的失败,孤只好封了进九姑山的暗道!这件事,你得负全责!”

斗篷人的声音透着杀意,他朝她走近了几步。

山洞远离村庄,洞中静谧,那靴子踩在石子上嚓嚓作响的声音,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趴在地上的西宁月微微抬头,看到一双墨色的厚底朝靴就在她手指前五寸远的地方站定了。

她吓得心口咚咚直跳。

一道森寒的亮光在她眼前一闪,西宁月吓得尖声叫嚷起来。

“国师!你若杀了我,那宝藏的地方你可永远就找不到了。”

斗篷人轻笑一声,“孤有地图,不劳你操心,你坏了大事,就算孤不杀你,那几个老头子也不会放过你。”

不知是因为惊吓还是因为受着伤而失血过多的原因,西宁月的声音在颤抖着,脸色苍白。

“国师……,您有地图也没有用,那九姑山一带,常年云雾缭绕,月看过谢婉身上的地图,有些地方可是要靠山间云雾的变幻而辨别方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国师若杀了月,国师可就永远找不到路线图了!”

果然,西宁月的话一落,斗篷人的没有再上前走近一步,那道寒光也消失了。

西宁月暗自长长松了一口气,而后背上早已吓出了汗水。

“你果然算计的长久。你杀端木雅的女儿谢婉,便是料到了有今日吧?两份地图若失了一份,便无法找到藏宝的地点。而那一份地图,现今又只有你看见了,让孤不得不留着你的命。”

斗篷人的帽檐遮着他的眸子,看不到神色,但只听着声音也能猜到他起了杀意。

“不……国师,那谢婉不是月杀的,是那谢锦昆的妻女杀的。和月没有关系。”西宁月的声音在颤动着,牙齿吓得也在轻颤。

“没有你的授意,她们敢?”斗蓬人声音的音量拔高了几分。

西宁月吓得身子又一颤抖,“千真万确,谢锦昆的女儿因为和谢婉抢夫婿,两女相争,总有一死,才……”

“孤不想听你说这些,如今你的事情败露,皇宫是去不了了,山下也不能去了,你误伤了那谢云曦,段奕更不会放过你。”

“是,月明白,月只留在这里。多谢国师不杀之恩。”西宁月重重的磕下一头,然后,整个人倒在地上,再爬不起来。

“这是外敷的伤药,暂且让你先活着。”斗蓬人丢下一个药瓶在地上,身形飞快地一闪出了小山洞里。

小瓶子骨碌骨碌的滚到西宁月的手边上。

她一把抓了起来。

再抬起头时,两眼闪过一道戾芒。

她不能这么死掉,她不甘心一辈子做棋子!

……

卧龙山的山脚下,谢枫听着林间响起了喊杀声。

他的唇角扬起一抹讽笑,对身边的小仆阿海说道,“你且带着人守在这里,我现在进林子里去。那谢君宇几次三番的害我兄妹,我得亲自收拾他。”

“公子,你得当心了。”阿海说道。

“谢君宇在爷的眼里也就只是一叠菜而已。”谢枫冷笑一声。

他翻身下马,脚尖点地,身子如一只大燕子一般轻盈的向林中飞跃进去。

林中的厮杀已近尾声,只剩几个顾贵妃的侍女们在做顽强的抵抗。

谢君宇的人早已被捉了。

而谢君宇则是被几个羽林卫押倒在地,口里一直叫嚷着,“冤枉,我是冤枉的!他们在胡说八道!他们不是我的仆人!我没有同顾贵妃相勾结。”

青龙与朱雀没有走掉,而是趁着林中树多草多,偷偷地杀了谢君宇的人,穿了他们的衣衫混作谢君宇的仆人。

两人一个劲地说着谢君宇与顾贵妃在勾结,有些的确是事实,但他们夸大了,但大多是不存的胡编乱造。

再加上一车的货物做证,又来到这个鲜有人知道的地方,让人不得不信了。

“冤枉?”福公公指着云曦的五辆大马车货物冷笑问道,“这里面的云州锦缎是怎么回事?上回让你们家将云州锦缎卖与北疆使者,你们却拿次等货给人家,害得皇上被使者耻笑了还赔了银子。

而你的仆人们又都交街清楚了,你同顾贵妃相约,早将你家的一万上等锦缎送与她,她再送往九姑山,而那九姑山里一直住着一批南诏国的遗民,你这分明是同顾贵妃一起想造反!哼,来人!将谢君宇押往京中顺天府,请皇上定夺!”

“是,福公公!”

影在暗处的谢枫,眸色闪了闪。

原来云曦是这么样将谢君宇引到死路上的,这等害人之人,就该这么收拾,但,死得痛快未免太便宜了他!

谢枫躲在暗处将身上的衣衫脱下来,反着穿了,又弄散了头发,从里衣上撕了一块布下来遮着脸孔。

他纵身一跃朝谢君宇跃去,再故意捏着嗓子喊道,“宇公子不用怕,贵妃娘娘让小人来救你!”

同时,他大掌一挥,劈倒了两个看守的羽林卫,一把将谢君宇提起来,飞快的朝林子的更深处跑去。

谢君宇气得脸都白了,这是谁又在诬陷他?

“我没有同贵妃相约,你在胡说八道!”

但谢枫的动作很快,他叫嚷的声音福公公根本就听不见。

“快,多叫一些人捉拿谢君宇,捉住有赏!”福公公抖着圣旨指挥着羽林卫。

虽然大获全胜,但,皇上一心栽培的琸公子又不知到哪儿去了,这么好的领头功的机会,他怎么就不要?

福公公叹息一声。

谢枫提着谢君宇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

再将他狠狠地往地上一扔。

谢君宇腾地就跳起来,抬脚朝谢枫扫去。

谢枫闪身一让,回脚一踹将他踹倒在地,口里骂道,“找死!”

谢君宇虽然疼得眼冒金花,但听出这声音是个熟悉的人,“你是谁,你竟敢害我?我饶不了你!”

“让你看看爷是谁!记得下辈子饶着爷走!”谢枫一把扯掉了脸上的面布,又慢条斯理的将反穿的衣衫给正穿回来。

谢君宇的脸色顿时一变,身子朝后退了两步,“谢枫?是你?你……你想怎么样?”

在谢氏去年的除夕宴会上,他见识过谢枫独挑谢老夫人五百暗卫的情景,心头顿时一颤。

再加上谢枫此时看向他的眼神,那分明是想将他活活打死。

“你说我想怎样?我兄妹二人几时招惹你了?你几次三番的算计着?先是在青州公然与醉仙楼作对陷害,要不是我妹妹机灵,醉仙楼的人就得被那儿的灾民给打死了。

而后你又与谢锦昆的姨娘相勾结,用着最下等的龌龊手段再算计爷!还有你那两个妹妹,不是对我妹妹下毒手就是对我未婚妻下毒手,当真卑鄙无耻!”

“哼,成王败寇,本公子是输了,但不是自己的本事差,而是着了小人的道了!谢枫,皇上还没有审问我呢,你不能动私刑!”

谢枫森然一笑,“动了又怎样?你还不知道吧?你以为皇上只是恼恨贵妃的专权吗?皇上是想杀了她与她一切有关的人!而你,是她的同伙——”

谢君宇的脸色渐渐的变得惨白,“谢枫,你放了我,我谢五房的钱都是你的,我家的产业都是你的……”

“我未婚的命,我妹妹的命,我娘的命就只值那么点儿钱?我要你十倍百倍来赔偿!你们谢五房的人都得死!”

谢枫的话落,抽刀朝谢君宇的另一只胳膊砍去。

“啊——”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响起来。

谢君宇的左臂早已断掉,此时又断一根右臂,他连捂伤口的手都没有,疼得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

谢枫抬脚踩在他的胸口上,鄙夷的看着他,“如今知道痛了?当初害人时怎么就想不到他人也会反击?啧啧啧,你这叫声太难听了,爷我不喜欢!

而且,留着你的舌头你会乱说话,我妹妹将你请来这里,就是要给皇上一种假象,谢五房与贵妃勾结,谢五房全都得完!”

他捏起谢君宇的下巴,持剑朝谢君宇的嘴里刺去,又将他一脚踢开一旁,拭掉了剑上的血渍。

“嗷——”谢君宇的嘴巴啃着泥惨叫起来,身子疼得不停地发抖,别人余一双怨毒不甘心的眼睛看着谢枫。

谢枫只鄙夷一笑,拎起谢君宇朝自己的人马那儿走去。

“抓到一个逃犯,看着!”

“是,谢大人!”

福公公带着全部抓获的人走出了山林,见谢枫的人押着那个一身是血的谢君宇,笑道,“还是谢大人的人本事强,抓住了这条漏网之鱼。皇上一定会对大人大家赞赏。”

“多谢公公谬赞。”谢枫微笑着回以一礼。

谢君宇两眼死死的盯着谢枫,愤怒与不甘的呜呜叫着,但没人理他!

……

双龙寨后山的小院里。

顾非墨半蹲在床榻前。

他双手发抖握着云曦冰凉的小手,看着她阖着眼的脸,颤声说道,“我愿舍我所有,我愿舍我之命只求你醒来,谢云曦,快醒来——”

云曦没醒。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那双灵动的眼紧紧的闭着,看人时喜欢带几分嘲讽笑意的唇角紧紧的抿着。

曾经坚韧的小女子变得脆弱不堪。

她的肩头依旧在往外溢着血水。

顾非墨将她扶起身来,手掌贴着她的背心,开始运力输入真气。

一丝一丝,虽然他也渐渐地虚弱不堪,脸色变得苍白,但仍未停手。

他愿耗掉全身真气,只想换她醒来。

“奕……”

低低弱弱的声音传来。

顾非墨微怔,同时心中一阵大喜。

她有救,她不会死。

“你挺住了,谢云曦——”

云曦低垂着头,仍闭着眼,只是那长长纤细的眼睫在微微的颤抖着,失了血色的唇瓣轻轻的一张一合。

“奕……肩膀疼,……水里好冷……她杀了我父母……顾贵妃杀了我父母……,她命安氏杀了我……她们杀了我……”

顾非墨神色一怔,在她耳旁轻声问道,“谢云曦你在说什么?”

云曦的眼睛依旧闭着,口里喃喃自语,“小婉前世就喜欢你,……奕……”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只听到她不停的喊着段奕的名字。

顾非墨心中阵阵抽疼。

安氏杀了她,是什么意思?

忽然,云曦的手在空中乱抓,身子开始颤抖,牙关咬紧,声音尖细的说道,“南宫辰,为什么要跟我订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让人杀了我……,为什么……我谢婉……,我……”

一阵痉挛后,她又晕了过去。

“谢云曦?你在说什么?什么谢婉?”

她又开始昏睡,但好在肩头没有再溢出血来。

顾非墨又重新给她换了包扎的布,看到她后背上有着大片的刺青时,他一脸惊异。

但他没有去多想,而是飞快地包扎好她的伤口。

他想带着她离开回城,但看到她脆弱的模样,担心一二个时辰马车的颠簸,更会让她失血,只得放弃了想法。

他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心头是沉沉的痛。

轻轻地扶着她躺好后,顾非墨转身出了小院,往寨子门口走来。

那个守寨子门的老头依旧在那儿靠在椅内晒着太阳。

顾非墨怒火冲天的上前一把揪住他,“大夫怎么还没有来?”

“啊?你说什么?你……你……想干什么?”老头眨眨眼。

顾非墨来过一次寨子里,是被云曦带来的,且赖着脸皮住过了两天,寨子的人都认识他,老头也不例外。

只是他脾气火爆,人人不敢惹。

“你……”顾非墨扬拳想打,发现他个耳背的人,气得将他丢到地上。

“该死的!山上的人都上哪儿去了?”

此时是春忙时节,而男子们又大多被赵胜带进了城里闹着谢五老爷的铺子去了。

只剩少量的老人小孩在寨子里守着家,妇人们进了田间劳作,顾非墨当然找不到人。

他疾步往寨子一侧的住户那儿走去。

搜了许久,顾非墨才找到了四个头发半白的妇人,将她们带到了后山小院,然后甩了几张银票给她们,“看好你们当家的,一步也不要离开,本公子现在去寻大夫!”

妇人看到屋里云曦的模样,早已惊吓住了,“会的,公子不用叮嘱,奴家们会看好她的。”

她们受了云曦的不少恩惠,再加上她的身份,四人都是认真的点着头,同时又都是一脸的忧心。

几人对视了一眼,没见伤成怎样,怎么就不醒来?怎么就满屋子的血迹了?

四人轮流着给云曦擦拭着榻上的血渍,给她擦拭着脸和手。

顾非墨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云曦,抿着唇大步走出了寨子。

他记得前方山下有几处庄子,有庄子就有人,有人就有大夫。

只是他前脚刚走,从这座小院的墙头上就翩然跃进来一人。

天青色长衫,洒然如仙。

他站在院墙边朝院中望去。

院中寂寂无声,整齐洁净,景色怡人,一面院墙那儿,艳红的扶桑花开得灿烂。

但,祥和温馨的小院,却被地上斑斑洒洒的血渍给破坏了美好。

一眼望去刺目惊心。

他的的眉尖微微动了动。

屋里有妇人在说话。

他轻轻地推开外间的屋子门,朝里间走去。

一眼可见里间屋子没有挂幔帐,那床上躺了一个女子,面如死灰,昏昏而睡。

屋子里的地上仍可见大片大片斑驳的血渍,空气中更是迷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他的进来并未引起四个妇人的注意。

但他仍是挥起天青色的袖子,一阵劲风扫过,四人吭也未吭一声,一齐倒在了地上。

他迈过地上的妇人,朝榻上的云曦走来。

那人先是伸手探了探她的脉博,两道墨色俊眉微微蹙起,桃粉色的薄唇越抿越紧。

片刻后,他从袖中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来。

倒了一粒碧色的药丸在掌心,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捏起云曦的下巴。

修长手指稍稍地用力捏开她的牙关,将药丸塞入她的嘴里。

接着,他从袖中取出一排银针,轻轻解开了她的上衣,扶起她靠着自己的身上,在她的后背上扎起针来。

云曦后背上那块诡异的刺青,他只淡扫了一眼,很快将目光移开了。

他又伸手按向她的掌心,微阖起双眼,缓缓的输着真气。

直至额角溢出汗来才停下手来。

收针,给她穿好衣,他轻轻跨过地上的四个妇人走出了屋子。

他的脸上始终一片淡然,仿若一切未曾发生过一样,翩然跃过院墙离开了。

云曦这时睁开了双眼,只看到一角天青色的袍角从窗前掠过。

但没一会儿,她又昏睡了过去。

……

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又有一人从院墙上跃下来,脚步轻轻,可见轻功之高。

年轻男子一身月白色的长衫,裁剪得体,衬得身姿挺拔修长,只是面容带着重重的忧郁,将俊美的面孔破坏了几分美感。

屋中倒在地上的四个妇人还未醒来,他没费什么力气地走进了里屋。

里屋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女子,面色苍白,正在昏昏入睡。

他飞快地跃到床的近前,伸手柔柔的握着她的手,低声唤道,“曦儿?曦儿——”

云曦悠悠醒来,待看清来人时,她顿时怒道,“南宫辰?你……滚!你……”

她大怒着往回抽着被他握着的手。

但他握得很紧,再加上她受着伤,一身虚弱,竟是抽不出来。

“曦儿,你听我说,那顾贵妃再也不能把持朝政了,我的身份会恢复,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哪怕你要这天下,我也会取来给你,你不要嫁给段奕,他给不了你幸福,皇上不会放过他,你跟着他只会受到牵连——”

“你放手,南宫辰,不……琸公子,我……我谢云曦不想跟你扯上任何关系,你……你放手,你——”

她一眼又瞥见地上倒着的四个人妇人,顿时大怒道,“你敢伤了我的人?南宫辰,你敢——”

尽管她虚弱不堪,她仍是半撑着身子用力朝南宫辰推去,“你滚开,别碰我——”

她用力过大,又扯动了伤口,肩头顿时传来一阵刺痛,血水又开始往外流。

斑斑驳驳滴到地上,让人惊心。

白衣男子伸手去搂她的肩头,“曦儿,你受着伤,我带你进宫请最好的大夫给你看伤,你先忍着点。”

她猛地一把推开他,歇斯底里的吼道,“你滚开!你身上沾了多少个女人的味道了?琸公子?我谢云曦血流而尽而亡也不想要你管,拿开你的脏手!”

“不,我到死也不会放手,曦儿,你五岁就与我定亲了,你忘记了么?”

“和你定亲的人是谢婉,她死了!”

“曦儿,别闹了,血越来越多了。”他伸手捂着她的伤口不顾她的挣扎将手伸向她的腿弯,打算抱离这里。

这时,门口人影一晃,一人大步走进了里屋。

他二话不说拔剑朝白衣男子刺去,“放开她!你敢对奕王妃无礼,便是同整个奕王府为敌!”

剑尖直剑白衣男子的背心。

男子抱起云曦飞快地闪身跳开。

“奕王爷。”他目光清冷的看着进来的段奕,“皇上只是赐婚,你们还没有大婚,她并不是你的王妃!”

“不!”云曦伸手从头上拔下一只发钗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唇角溢一抹冷笑。

“琸公子,我早就住进了奕王府,我与奕亲王已经同床而眠多日了,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你还要拆散人家夫妻吗?你不怕天打五雷轰?或者,你是想要拿走我的尸体?”

“若她成了一具尸体,本王要你周围的人全成尸体!”段奕手里的长剑抵在他的面前半尺之距,两眼中嘣出杀意。

但他不为所动,双手依旧打横抱着云曦。

他眉眼间隐着凄然,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子。

女子因着受过伤而脸色苍白,唇瓣也失了往日的樱色红,两眼中目光似剑的盯着她。

“我给你江山与财富。”他看着她道。

“我不要!你放开我!”她嘲讽的一笑,身体虽然很虚弱,但她仍咬牙撑着,“江山算什么?财富再多又怎样?一日三餐饭,几文钱就可吃饱,太多,我怕撑死!”

段奕也嘲讽一笑,“江山再好,死后仍不过是住五尺之地,要了何用?琸公子,你喜欢的东西,别人不一定会喜欢的!”

“曦儿。”他低头看着云曦,嘴角抖了抖,“我会证明给你看,我只喜欢你一人。”

段奕怒道,“琸公子!她正受着重伤,你若再坚持着不放手而让她延误了医治,本王会一把火烧了你所谓的天下!”

云曦也是嘲讽一笑,发钗已渐渐的入肉,“南宫辰,琸公子,你害死了一个谢婉,还要害死我吗?我姐妹俩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这么看不得我们快活?”

白衣男子怔怔的看着云曦,“我不想害死你,我……”

忽然,他的神色一变,脸孔扭曲着。

原来他的腹部上已多了一柄匕首。

噗!段奕在他发怔的当头飞快地在他的身上补了一剑,直扎肉内。

“要么我死,要么你死,这世上只能存我们中间一人!”云曦用力的抽回了匕首。

她抬起头,满眼戾色的看着他。

“琸公子!”

“琸公了怎么受伤了?”

“快拿药来!琸公子受伤了!”

“大胆,敢伤琸公子,格杀勿论!”

“来人,封了这里!”

院中响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但又有一批人的脚步声到了,那些人什么也不说,抽剑就朝暗龙卫们刺去。

段奕趁着白衣男子前后受伤发怔的当头,一脚将他踢开,飞快地抢过了云曦,抱着她从另一扇窗跳走离开了。

后一批来的人是青山酷司的人,也进了院子里,两方人一起厮杀起来。

白衣男子身上受了两处伤,血水顷刻染红了袍子,斑斑驳驳,似开了一树的红梅。

他脚步蹒跚地往屋外走去,“住手,别打了!”

刚才云曦说这里有她的人,是她的庄子?

“可是公子,这里的人竟敢伤了你。”

“本公子的话都敢不听了吗?回宫!”

几个暗龙卫低着头应声说道,“是。”

白衣男子的暗龙卫们收了刀剑。

但段奕带着的青隐卫们多达几十人,暗龙卫们只有几人,青山的人围着他们不放。

暗龙卫们只得拼死护着受着的白衣男子冲出了包围,待逃到山下时,只剩了二人。

两个暗龙卫都要愁哭了,“公子,你这样不抵抗,皇上知道了可是要怪罪你的啊!”

“让他怪好了。”他自嘲一笑,“拼死得来,别人却不喜有什么用?”

……

因为后山小院里两方人的厮杀已乱成了一片,段奕便抱着受伤的云曦,在山寨里其他地方寻了一间房舍住下了。

而二人的身份,寨子里的人都已知道,房舍虽然简朴,但异常干净整洁。

段奕将她轻轻的放在里屋的床上。

“王爷,奴家里有新的妇人的衣衫。”

“王爷,外伤药也有,先给王妃包扎起来吧。”

“民妇去杀鸡去,失血多得吃好的。”

“那就快去啊!”跟随段奕来寻云曦的青裳与吟霜朝几个妇人说道。

“好勒!”

青裳赶走一众讨好的妇人,关了里间的门,到厨下去备热水去了。

吟霜守在外间。

里间屋里,段奕正给云曦脱衣查看伤口。

“已经止血了,也不疼了,你不用担心。”云曦看着段奕,免强的扯了一个笑容说道。

段奕却是沉着脸一言不发,脱了她一身带血的衣衫,将她裹在被子里。

他伸手握着她的手,一时是紧紧的,又担心捏疼了她,一时又变得轻柔。

只是,他依旧不发一言,面色清冷。

“我真没事了,别担心了。”云曦冲他微微一笑。

段奕不理会她。

“主子!”门外,青峰来回话。

“讲!”段奕的脸色变得阴沉,语气森然。

“已经发现那顾贵妃的行踪了,青一与青隐正带着人追去。”

“找到她,先给本王废了她的双腿!再将她捉来见本王!本王说过,这个女人一定要让她尝尽大梁所有的刑具才让她死!”

“是!”青隐应声离开了。

不多时,门外传来敲门声,青裳道,“主子,热水来了。”

“抬进来。”

两个妇人抬了水走进来放在地上,两个妇人抬了一个新的浴盆进来。

青裳将手里一叠干净的女子衣服放下后,又带着她们离开了。

段奕掀起床上的被子,伸手去抱云曦。

云曦微怔,忙按着段奕的手,娇嗔说道,“我这身上一身血污,还是我自己来。”

“你的后肩处你看得到?将水弄到伤口上了怎么办?你都跟外人说做了本王的女人了,还忌讳这些?”段奕不理她,将她身上的亵衣亵裤全脱了抱进了浴桶里。

她望着一丝一挂的身上一阵汗颜,又一想,反正自己这身体早被他看过了,那就随他好了。只是身上的伤口,真心不想让他看见了。

段奕拧着湿的布巾给她洗浴,尽量的避开着她的伤口,只是脸色更阴沉。

将她一番收拾好,重新上了药,给她穿好了衣又轻轻的抱着她放回了被子里。

然后,他也不说话,一直看着她,表情冷淡。

她眨了眨眼,扯了个笑容,“段奕……”

他忽然俯下身吻上她的唇,呼吸带着颤抖,声音低低哑哑的说道,“不许再这样吓我,不许——”

“你马上是我的妻,你的一切是我的,我的一切也是你的,所以,我不准你随意的糟蹋自己的身体,因为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有一半是本王的!记住,谢云曦——”

“好——”她哑着嗓子回道。

“不许再跟别的男子外出,绝对不可以——”

他吻着她。

“好……。”

“若不听话——”他沉下脸来,“本王会将你关进王府,一辈子不准你出门!”

云曦一怔,唇角撇了撇,“王爷这样可就自私了。”

“本王就自私了!”

……

西宁月从自己的怀里取了内服的药吃了,又自己解了衣衫给自己上药。

她刚刚给自己包扎好,就听到洞外有脚踩树枝树叶的声音。

她惊惶的从地上爬起来,躲到山壁的一角。

没一会儿,几个人影闪了进来。

一人嘿嘿嘿地笑起来,接着,几个人二话不说的拔剑朝她刺来。

西宁月奋起反击,但此时她受过重伤,加上对方有七八个人,而且身手都不弱,半个时辰不到,她被人踢飞在地。

噗,她的心口一疼,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疼得两眼昏花。

很快,两只剑一左一右的挑起她的脚筋。

啊——

山洞里响起一声妇人的惨叫。

“你……你们……你们别得意了!会有人替我报仇的!”

西宁月痛得哆嗦起来。

胸口那一剑只差一寸便是心口,再加上脚筋挑断的伤口,西宁月如同一个血人一般。

但她仍是不服输,两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七八人,眼底闪着狠绝的冷芒。

青一嘿嘿嘿笑着踢了她两脚。

“且让你死前嘴皮子上得些便宜,咱也吃不了亏,你别急,会让你死得更惨的,你敢伤了曦小姐,便会是天下死得最惨的人!”

青隐则是愤恨的踢了她一脚,“要不是主子说让曦小姐亲手宰了她,咱哥几个就给她来个开堂破肚,凌迟处死!”

青一又朝另几个青隐卫招了招手,“动作快点,快将她拖走!”

同时,他愤愤然的抬脚一踢将西宁月给踢晕了。

青山酷司的人扛着西宁月朝山下走去。

走到凤栖山的山脚下时,遇上了出来寻大夫的顾非墨。

青一心道糟糕。

怎么这尊菩萨来了?

顾非墨将曦小姐带走了,也不知主子找到了没有。

青一纠结着,他现在没把握,不知顾非墨究竟是站哪边的人,便干脆招手叫人绕道走过。

但顾非墨还是眼尖的看到了他们。

有一人的肩头上扛着一个妇人,那衣衫的颜色熟悉,正是……

他眉尖马上一拧,飞身朝青隐卫们跃去,同时大声地喊道,“青一,放下人来!”

顾非墨的轻功高过青一众人,片刻间他就追上了青一他们。

此时,西宁月醒了过来。

她看向顾非墨,欣喜的笑道,“非墨,救我……我是你姐姐啊,非墨……”

“顾公子,你快让开,她不是你姐姐,她自己都说了她是南诏的祭祀坛的圣姑西宁月。”青一赶忙对顾非墨说道。

心中更是骂道,果然,顾非墨就是个坏事的主。

青隐也说道,“顾公子,她刺伤了曦小姐,主子说她不可活!你若不想得罪我们主子的话,赶紧让开!”

青一又道,“顾公子,如今她可是被皇上下令通缉的叛贼,你跟她在一块,就不怕受牵连?”

八人心知,打是打不过顾非墨,只得同他讲道理。

这顾非墨要是听信了西宁月的话,他们八个人联合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青一伸手就想打向西宁月,这妇人怎么还没晕死?

顾非墨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一眼西宁月,他的唇角动了动,忽然朝青一几人挥袖出手。

袖风带着劲风闪去,同时双脚踢向几人,八个人倒了五个人。

他抢走了西宁月转身就跑。

“顾非墨——”

青一与青隐带着人就追,“她不是你姐姐!她还杀了曦小姐父母,又刺伤了曦小姐,顾非墨——”

顾非墨的身手很快,转身便不见了人影。

他跑了一段路将西宁月扔在地上。

西宁月翻了个身从地上爬起靠在一株树上,“非墨,你是关心我的对不对,我是你姐姐啊,我是骗他们的,我是……”

“你胡说,你根本不是我姐姐!”他冷然一笑,“你把我姐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杀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