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章 让太子有苦难言/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非墨的两眼微眯,冷笑道,“除非他不出门,他一出门,本公子定不会让他好过!或者,他将总兵的位置让与爷,爷才不与他计较,否则,哼——”

他的两眼闪过一丝戾芒。

张掌柜说道,“只是……公子,日期还不知道是哪一天,要等户部里安排好货物。”

“那就等着,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老皇帝这是要他到外面历练历练呢!他历练?本公子给他挖个坑,让他往里跳,让他爬也爬不起来!”

张掌柜又道,“还有一件事,就是那四个黑衣人身上的衣物,查不到出处,看着又是普通的棉布,却又比一般的棉布要结实。”

顾非墨抿了抿唇,默了片刻,说道,“西宁月死前喊了一声,前面的老国师传位给齐王,南诏国有齐王吗?你再派人去查查看。”

“是,公子!”

……

永贞皇后的灵柩在宫里没停多久就出殡了。

喧闹了一阵子的皇宫又趋于平静。

段奕被元武帝频频的召进宫里,却又不见给什么官职。

他不急,但青一他们却为自家主子打着抱不平,“老皇帝这是在欺负王爷好说话。”

“有钱拿,不当差,多好。”段奕不以为然,每日下朝回来同云曦赏赏花,看看书,说说闲话,日子就过去了。

看他虽然是闲着,但云曦却发现他的临时书房里常常彻夜点着灯。

她问他,他总是一笑而过,“在练习作画。”

可能吗?

假贵妃一除,老皇帝八成是死盯着他了,他一定在暗中做什么谋划。

他不说,她便不再问,而是吩咐着吟霜与散在京中的双龙寨的人盯着太子的出行。

很快,赵胜最先打听到了消息,段琸要去青州查看灾后的重建情况。

去青州?

云曦的眼睛微眯,老皇帝这是在给段琸铺路吗?

上回让他在那儿栽了一个跟头,她不介意再让他栽一个跟头。

“吟霜,吩咐赵胜再查,看看具体的他想干些什么!”

“是!小姐。”

不得不说赵胜有几分本事,他以一个铺子老板的身份,居然查到了太子府中的情况。

吟霜说道,“小姐,赵胜的鬼主意真多,他结识了太子府的厨娘,偏那厨娘做得一手好菜,太子便天天叫厨娘做饭,有时晚间还送点心,便这样听来了。

太子要送东西到青州去。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太子府里的仆人还没有准备行李。厨娘只是见着那户部的官员来了府里好几次。”

送东西?这便是拢络人心了。

云曦的手中正拿着一把剪刀剪着早开的茉莉。

剪刀咔嚓一声,花枝落地。

旋即,她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她要剪断他的皇帝梦。

“吟霜,接着查!”

“是,小姐!”

……

夏玉言这日差人来请云曦回夏宅吃饭。

奕王府离夏宅只隔着三条街,没多久便到了。

马车到了夏宅前停下,赵玉娥,谢枫,夏玉言正站在宅子门口相迎。

青裳扶着她走下马车。

“娘。大哥。”云曦又看向一旁的赵玉娥,笑着向她伸过手去,“大嫂。”

赵玉娥的脸一红,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曦丫头的嘴巴,真是越发的伶俐了,胡乱叫人,明天,我得到王爷那儿告状去。”

“赵小姐,你可错了,王爷才不会说曦小姐呢,王爷宠着她呢。”青裳笑道。

赵玉娥嗔道,“那……那我到太后那儿告状去,总有人管吧?”

青裳又笑道,“太后更不管她了,天天只问她过得好不好。”

赵玉娥嘴角一撇,“便宜你了!”

夏玉言也笑起来,“都进去吧,哪有站在门口说话的。”

赵玉娥扶着夏玉言先一步进了宅子里。

谢枫与云曦并排走在后面。

这时,她蓦然看到隔壁段轻尘的别院门开了。

段奕轻尘打着一把油纸伞走了出来,脚步缓缓。

他依旧是一身天青色的长衫,飘然洒脱,只是脸色较半个月前要苍白一些,像个大病一场的书生。

他看到云曦兄妹,便走了过来,温和笑道,“枫公子,曦小姐。”

两人都停了脚步,回身看向他。

段轻尘正站在夏宅的台阶前向二人额首行礼。

“原来是睿世子。”因为谢枫是品阶低的臣子,忙恭敬还礼。

云曦朝他微微点头。

她是段奕的准王妃,若她大婚了,按着辈分算,段轻尘还得喊她一声婶婶了。

是以,她只点了一下头,算是见了礼。

段轻尘并没有说什么,又微微一额首,撑着油纸伞走过去了,脚步不急不徐,最后消失在一处巷角。

待他走远,云曦问谢枫,“这段轻尘一直住这儿吗?”

谢枫摇摇头,“没有,好像……以前,就在咱家办乔迁宴席时,他来过一次,再没看见他,这是第二次吧。

这是他的别院,他怎么会常来?走吧,进去吧,娘和玉娥正等着呢,今日啊,庄子上送来了新季节的菜蔬,让你尝尝鲜。”

谢枫拉着她的胳膊往宅子里走。

云曦回头看向段轻尘身影消失的方向,微微眯眼。

她还有一回见过他了,他走到夏宅前掉了一副画轴,画上画的是她,但她没说。

两人进了宅子里。

谢枫将这事撇开,与云曦边走边说着话。

“皇上最近召我进宫的次数也多了,像是有意拉拢,段琸也频频向我示好。”

云曦轻笑,微微扯着唇角,“那是当然了,太子新登记,当然得找一帮臣子护着他。哥,你打算帮他?”

谢枫哼了一声,“看人品,这人就不招我喜欢,上回大家一起抓那个假贵妃,他却让我与段奕站在山道的最外头,他却带着人进了林子里。

谁都知道假贵妃只是搬运着东西,哪里会带许多人去?而太子带着几百人那便是铁定不会输的。

明明是我报的案,打头阵的功劳却是他得了去,连我的属下都看得出来,事后,又没有说一句谢,皇上只是口头上表扬了一下我的人,这样的人,谁敢效忠他?”

“那你效忠谁?”云曦问,她真担心这位耿直的大哥连段奕也看不起。

谢枫轻嗤一声,“自己人当然帮着自己人了,这还用问?妹妹被王爷养傻了?”

云曦:“……”

她这不是担心谢枫的古怪想法?一根筋起来,谁也不认了。

兄妹两人刚进后院,前院当差的小丫头四月大步跑来了,“公子,衙门来人让您快回去,说是一处作坊起火了,太子正大发脾气呢!”

“作坊起火了?和太子有什么关系?”两人对视了一眼。

“知道了,我这就前去。”谢枫又转身往外走。

“哥,我也去看看。”

谢枫瞪眼,“你去干什么?我这是当差!紧急情况!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陪娘吃饭去。”

“不,我要去看看,哥哥不觉得这事儿奇怪吗?一个作坊起火,居然惊动了太子!这会是什么作坊?”云曦两眼眯起。

难道是段琸在搞什么密谋?

“的确有些奇怪!可是娘那里……”

“回来再陪她吃饭,大不了……我这次回来多住两天。”云曦说道,转身又对四月说道,“快去跟夫人说一声,就说我们去去就回!”

四月摸摸头,为难说道,“小姐,只怕夫人那里……”

云曦不等她说话,早已跟随着谢枫往府门前走去。

四月只得硬着头皮自己去传话去了。

青裳则在停在府门前的马车里取了一件披风给她。

云曦将披风往身上一裹,遮去了原来的模样。

谢枫看着她的新模样,点了点头,这才没说什么。

“记得到了那里只许看,不可以乱跑!”谢枫开始啰嗦了。

丢了她,王爷还饶得了他?

明明是他家的人,现在怎么事事得向奕王府请示了呢?

谢枫一脸郁黑。

两人骑马很快就到了东城门的衙门。

一个衙役迎上他,松了口气,说道,“大人!你可算是来了,太子在里面发着火呢!”

“谢枫,你终于来了,我快顶不住了!太子正大发雷霆呢!”谢枫的搭档李治也苦着脸说道。

云曦往李治与衙役的脸上看去,这二人都是一脸的焦急,难不成真烧了段琸的什么东西?

她跟着谢枫走进衙门的正堂。

“谢大人,你可总算来了,西河街钱记作坊起火了知道吗?你是怎么当差的?”段琸劈头就问他。

他的脸上一脸黑沉,看向谢枫的眸色森寒。

谢枫眉尖一挑,他当差好与坏,同作坊失火有什么关系?作坊里起火,他拦得住?

“微臣自当查清原因!”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只好恭敬的回道。

“原因不用查了,不就是一场火吗?本太子的意思是,若再失火,定拿你试问!”

段琸说完,忍着怒火甩袖出了城东门指挥使的衙门。

谢枫是云曦的哥哥,否则,他一定要将谢枫碎尸万段。

一切挡他路的人都得死!

段琸正要坐了马车进宫,一人骑马挡在了他的面前。

“原来是太子啊。”顾非墨懒懒散散的晃着手里的马鞭子,笑得颇有深意的看着段琸,“天干物燥,要小心火烛!”

段琸的眸色一动,正要说话,顾非墨已扬长而去。

“该死的顾非墨!”段琸气得咬牙,“回宫!”

“是,太子!”四个太监恭敬回道。

……衙门的大堂里,立于一旁蒙着面的云曦冷笑一声,“大哥,作坊要失火,同你有什么关系?太子这火发得莫名其妙!”

“去看看再说。”

“不用看了。”一人走进衙门里说道,“那火是本公子放的!”

云曦和谢枫马上抬头。

顾非墨正施施然的从正堂门口走来,斜倚着身子靠在柱子上得意的笑道。

谢枫往正门那里看看,确定段琸走后,忙走向顾非墨,一把将他拽起往后堂拖去。

云曦随后也跟上,三人走到谢枫原来住的小院里。

谢枫冷声问着顾非墨,“你在搞什么?那作坊所在地西河街,住的人可不少。”

“我知道。”顾非墨扬眉一笑,“我是专挑着无用的烧,而且烧之前,已使计将那作坊的人和作坊外的人全赶走了。”

“你烧的是什么?”云曦忙问,看这顾非墨心情大好的样子,八成是烧了太子段琸关心的什么东西。

“你们猜猜看?”顾非墨俊眉扬了扬得意的看着二人。

“别卖关子,快说吧,当心我揍你小子!”谢枫怒得扬起拳头,在顾非墨的面前晃着。

“师兄。”顾非墨按着他的手,嘿嘿一笑,“我的人发现,那太子琸正命那作坊里赶制一批夏衫,计划送往青州作慰问的用品。小爷我就想着,不如一把火烧了,让他没东西送,去不了青州,有苦说不出!”

谢枫哼了一声,“为不什么不将那衣衫送与青州的灾民?烧了?你口袋里钱多了!浪费!”

云曦看着顾非墨,嗤笑一声,“顾非墨,你这一计是下下策,要是我,我就烧些烂布头,破衣服,将好些的衣物偷偷地转到自己的名下,再以自己的名义送往青州,气死那个段琸!”

“还是曦曦理解我,本公子便是这么干的!到嘴的肉哪能丢了?那不是傻子吗?一千二百套衣衫,那作坊里六十多个人,日夜加工做了十天,

却被本公子一个闹鬼将人吓得全跑了,然后,我便来个偷梁换柱,将衣物搬到自己家去了。再然后,一不做二不休,烧了作坊,让他们查无可查!呵呵,玩阴的,段琸不是本公子的对手,从小他就没赢过本公子!”

他说的得意,云曦与谢枫互看了一眼,惊异问道,“当真?”

“千真万确,说了假话,男人变女人!”

……

帝寰殿里。

元武帝威严的目光望向下首站立的太子段琸,大声怒骂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一把火烧没了?一千二百套!做了十天,再重新做的话,又得十天!

户部已安排好了,就等着这批衣物了,你却是没看护好?烧了?朕一心想让你坐这皇位,但是,你得争点气!”

“是,皇上!”段琸垂手立于元武帝的一侧。

他表面上恭敬着,实则心中却是气得不行。

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巧不巧的在衣衫全部完工的这天起了火?

“皇上。”他道,“会不会是顾非墨搞的鬼?儿臣责令衙门里查案时,那顾非墨就在衙门口,看着儿臣一脸的挑衅!”

元武帝却喝斥他说道,“顾非墨并不是你最大的敌人,他只是死了姐姐心中不痛快罢了,过些日子就好。他可是个火暴脾气,惹着他对你没好处。

还有顾太师,打了一你巴掌你忍住了是对的,小不忍乱大谋!

他们家发现女儿死了,情绪激动是在所难免。顾太师年已七十了,那日他还递了辞呈上来,朕呢,不想被人非议说忘恩负义,压着没同意,等再过些日子,朕就准了他的辞呈,也不会威胁到你这儿。

顾非墨没有官职,你也不用担心他,他同段奕一样,只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当初是看在永贞皇后的面子上才封了他总兵的官职。

你现在最要留心的是你来之不易的太子之位!段氏的子嗣稀少,成年皇子只有你与睿世子,加一个皇叔段奕。睿王一家不用理会,朕信得过。

关键是段奕那里。别看他整日一副懒懒散散百事不管的样子,他的心思最是狡猾了。你刚刚册封,身份恢复的时间也短,眼下最重的是与朝中的百官们处理好关系,别让段奕抢在你的前头。”

“是,皇上!儿臣明白。”段琸低着头恭敬的回道。

只是在元武帝提到段奕时,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戾色。

“所以,朕这次安排你去青州,便是让你错此机会好好的表现一番。青州重建后,安抚百姓,送些种子粮食衣物。

锦上添花固然好看,但雪中送炭者,才最让人心存感激。现在正是春末夏初青黄不接的时候,青州又经过一冬一春的旱灾,人人家中都无粮食。你送去,他们必定会对你心存感激。

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来,在百姓中建立了威望,你的太子之位,便是坐牢了。将来,哪怕是朕一日归天,有你的威望在,朝中的老臣们也会保你的。”

“皇上,儿臣明白皇上的苦心,一定不会令皇上失望的。”段琸跪下磕头。

起身时,他忽然又想了一件事来,“皇上,段奕竟然将段瑞接到他的府邸里去了,难道就任由那假贵妃生的儿子一直活着?”

元武帝的脸攸地一沉,伸手在桌上重重的一拍,“那个贱人!都是因为她生了儿子,朕才对她言听计从,谁想到,她竟然是个假的,还变本加利的害你母妃,更害的朕再不能走路了!

那个小畜生,眼下还不能除,母有错,不会波及到子女,这是段氏先祖的遗训。杀了他,朝中臣子,还不得死劲的弹劾你我父子?那只不过是个三岁的小儿,她的母亲又是个异族,想成什么气候也是不可能。若要除掉,也要做得人不知鬼不觉!”

“儿臣明白了。”

“另外,等你青州回来后,就是三年一次的武状元大选了,倒时候,你挑些有能力的青壮年做自己的助手,将朝中的老臣们该换的换,该撤的撤。”

段琸低头应道,“是,皇上!”

他的眸光轻闪,心中在飞快的盘算着,朝中换血?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

段琸离开帝寰宫,径直去了淑妃的琉璃宫。

“太子殿下金安。”

宫门前走过的四个宫女娇娇弱弱的跪下行礼,低着头,俯下身,赫然便前胸前一条沟壑。

梁国京城地处偏北,虽已进入四月天,遇到阴雨天还是一样要穿夹衣,但皇宫中的宫女们早已换上了清凉的夏装,人人胸前前一片雪白。

心思巧些的,便在胸前贴上一片花画上一幅小巧的图。

段奕的目光从那一排雪白的胸口扫过,没什么表情的进入了殿中。

四个宫女心中一阵雀跃。

“太子在看我们嘢。”

“什么啊,太子在看我呢,你那胸前没几两肉,看骨头吗?他还不如自己看自己!”

“嘻嘻,你们说,太子身边还没有良娣美人,咱们有没有机会选上?”

“就你?呵!眼睛那么小,皮肤这么黑,选也是选我!”

四个宫女小声音的嘀咕说笑了一会儿,等进了殿中后,马上收了脸上的嬉笑,一个一个的严肃起来。

另一个穿着朴素的宫女也跟在她们的身后进了琉璃殿里。

段琸往五个宫女的身上淡淡扫去了一眼,一指四个穿得清凉的宫女,“全都出去!”

四人傻眼,这可是特意为太子准备才穿的。

但主子发话,谁敢违命?

留下的素服宫女小心的端茶递水,侍立一旁。

不多时,淑妃由一个嬷嬷扶着从内殿走出来。

“母妃。”段琸迎了上去。

淑妃朝殿中的几人看去,“余姑姑留下,其余的都下去吧。”

“是,娘娘。”一群太监宫女很快就出了殿中。

素服宫女也被赶出了殿外,但她并没有走远,而是身子一闪藏到了外殿的一块幕布后面,偷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琸儿。”淑妃拉着段琸的手说道,“你现在是太子了,但是,根基太弱,母妃娘家没人又帮不了,你得靠自己了。”

“儿子明白,母妃不用担心。”

“话是这么说,叫母妃哪儿不担心?威胁你皇位有个奕亲王不说,还有一个总是喊着自己女儿死得冤的顾家。

那顾凤,仗着自己长得貌美,连刘皇后也不放在眼里,她自己怀不了,就一味的嫉妒宫里的人。不过呢,还不是死在……,人人都怕她,可本妃不怕她!”

淑妃的眼珠子转了转,打住了话题,又说道,“顾家的人,不能放过,琸儿要切记了!”

“母妃的提醒,琸儿记住了。”

“户部那儿正在准备着送往青州的物品,母妃建议你提前出京,当心段奕那儿使坏。”

段琸微笑说道,“儿子这次出京,是以太子的身份,有沿路的官员护送相迎,不会有事的。”

淑妃点了点头,“就怕有人抢在你的前头闹事,所以,宜早不宜迟。这事儿最好提前了,三日后你就出京吧。还有,听说那段奕在那儿赈灾了数月,必是树了民心,这可于咱们不利,找个机会毁了!”

“段奕……”段琸的眸色一冷,“儿臣不会放过他!”

殿下的素服宫女听到这里,悄悄的走出了琉璃宫。来到鸿宇殿找到三青。

“这是给主子的信,马上送出去。”

“好,继续留在琉璃宫里。”

……

奕王府里。

云曦正在看赵胜等人送来的铺子上的账单,青裳走来递给她一封信。

“小姐,宫里头送来的。”

云曦飞快的打开信,没一会儿,她的眼眸眯起,微微一笑。

提前去青州?

段琸真是狡猾!他是不是猜出了有人要算计他?

云曦眼神微眯,沉思了片刻后,她将信投入到火里烧了,又问着青裳,

“咱们的棉服准备了多少?”

“因为时间紧,赵胜的几家成衣铺子里,只赶出了一百来套。”说完,她又眨眨眼,“小姐,眼看夏天就要到了,咱们还准备棉服干什么?”

“不,有用!太子殿下要送青州的百姓夏衫,我如果将他的夏衫换成冬装的话,你猜青州的百姓会怎么想?”

青裳哈哈一笑,“小姐,你这招够绝啊,大夏天的看着棉服,又气又恨,青州百姓还不得将他打死?”

“当然!得让他吃吃苦了!”

云曦的眼角微微扬了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