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章 除太子的暗卫。 (修错字)/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吟霜依照云曦的吩咐带来了青二与青龙青峰三人,同时还有另外的二十个青隐卫。

“小姐,你找属下们有什么吩咐?”青峰问道。

他一直对这个女主子心生敬畏,看着是个娇妖弱弱的小姐,实在胆大心细不输男儿。

“西河街。”云曦眉梢微微一扬说道,“原来起火的钱记作坊的斜对面,有一个白色的大房子,没挂门牌。晚上,大家都去那附近守着,我要搬东西……”

青峰的眼睛一亮,“是!”

小姐又要收拾那个太子了,真是个振奋人心消息。

“不过——”青峰眨眨眼,“太子与他的几个护卫都守在那儿,混进去怕是有些困难。”

“太子的护卫的确是个难缠的人,我现在就去除了那些困难。”云曦轻笑一声,“是人都会有软肋骨,他的软肋是淑妃。”

……

琉璃宫里。

宫女太监们各司其职尽心地服侍着最近新得宠的主子——淑妃。

近百个宫女太监大多是元武帝替淑妃精心挑选的忠实可靠之人。

有几人更是跟了淑妃多年的心腹,因此,宫中和谐一片,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而仔细看,会发现有两人的神色不对,愤怒,无可奈何,仇恨。

正是前几天为淑妃办差去陷害奕亲王的准王妃谢云曦没有成功,却因事情败露后反被杖毙了的宋公公与宫女木香的亲人。

胳膊拧不过大腿,权势大的压着下等人。

二人眼见亲人被打死,却也只能将仇恨埋在心里,无法反抗还击。

宋公公的侄儿小宋与木香的姐姐水香,正在宫苑中干着扫洒的粗活,这时,忽然听见有人喊着他们的名字,“青公公找你们!”。

二人按着说的路线找到了找他们的人。

这人身着宫中大太监们常穿的墨兰衣衫,正是段奕安在宫中的眼线——三青。

小宋与水香见到来人有些讶然,这三青公公可是鸿宇殿的总管事太监,怎么会找他们?

“公公,您找我们……”

三青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低沉着声音道,“不是杂家找,而是另一位贵人找。”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三青已招起手来,“快点,她正等着呢。”

小宋与水香只好跟着三青走。

三人一前一后到了宫门处。

三青手中的大太监腰牌在守卫处晃了一晃,守卫们马上放了行。

绕过宫墙,走过一条长长的大街,进了一条巷子。

巷子里正停着一辆宽大的马车,马车是沉香木打照的,还未走近,便闻到一阵香风。

小宋与水香忙收紧心神,能坐这种价值万金的马车里的人,一定不是简单的主。

三青走到马车前俯身行礼,“小姐,人到了。”

二人心中疑惑忙小步走上前,还未开口就听车内的女子说道,“我得知你们在心中怨恨着淑妃娘娘。”

从车帘子里伸手一只女子的手来,手指纤细,指甲如珠贝,只看其手,便知是个美人。

手腕上挂着一只价值连城的血玉镯,二人猜测着,这是哪位贵人?

小宋与水香对视了一眼,不知对方是谁,更不知对方的意思,不敢多话。

二人顺着那手往前看去,心头顿时一惊,原来是奕亲王的准王妃——谢云曦小姐。

这二人又想到,自己的亲人就是因为这位曦小姐,才被淑妃打死了,神色均是冷然,不说话。

“难道,你们在怨恨我?”云曦轻笑,“你们可知是怨恨错了人?要不是淑妃娘娘指使着宫女木香陷害我,木香也不会被罚得杖毙。

要不是淑妃将瑞小侯爷藏在自己的宫里莫名打他,事发后,淑妃怕担责任胡乱找了个宋公公做替死鬼,宋公公也不会死。

这源头,根本就是淑妃,若我不去琉璃宫,还有其他的人去,而我们这些人都是她想害的对象。

而你们的亲人替她做了挡箭牌,她又有没有拿什么东西安抚你们?没有吧,可见,你们在她眼里不过是一只髅蚁。”

云曦话一落,小宋与水香互相看了一眼,小宋大着胆子说道,“曦小姐找奴才们,究竟是什么事?”

云曦从车内递出几张银票,“这是给你们的,咱们合作吧。你们恨淑妃,而我,不喜欢她,到她的宫里无端被陷害——虽然她没得逞,但仍让我心中不快!另外——”

她顿了顿,“你们是不是在琉璃宫的小香园里烧过纸钱了?要知道,这可是犯了宫里的规矩!宫中是不允许私自做祭祀的!违者必死!”

小宋与水香的亲人被打死,他们又不能出宫祭祀,只好找了处僻静点在晚上偷偷的烧些纸钱,哪知被发现了。

两人这下子吓得脸色瞬即一白,扑通一声跪下了,不停地磕着头,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曦小姐,求你别说出去,奴才(奴婢)愿意听曦小姐的。”

“好,你们认真干,将来,在这宫里的地位绝对比你们现在的扫地地位高,这位是三青公公,他会吩咐你们怎么做。”

小宋与水香抬起头来,心中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是,曦小姐。”

三青带着小宋与水香又回了宫里。

当晚,二更天不到,淑妃的琉璃宫里就闹起了鬼。

两团白影子在琉璃宫四处飘来飘去。

淑妃坐在窗边卸钗环,抬头便见一个白衣的女鬼。

“娘娘,奴婢是木香。”

她吓得尖叫,整个儿如疯了一样,口里含糊不清的喊着“娘娘饶命,奴婢不敢了——”

可命宫女去看,什么也没有,沐浴时,关了门,大浴桶里又钻出一个水鬼来。

“娘娘,奴才是宋公公,娘娘还我命来——”

“鬼啊——,娘娘饶命啊——”

再看,又什么也没有。

整个琉璃宫里是人心惶惶,“娘娘,您才是娘娘啊——”

淑妃发疯,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宫外督促置办慰问品的太子段琸的耳里。

“一群蠢货!你们是怎么服侍娘娘的?宫中怎么可能有鬼?”段琸又急又怒,抬脚就朝送信的人踢去了两脚。

传信的仆人忍着痛,颤声说道,“太子殿下,千真万确呢,真的有鬼啊,一个水鬼,一个吊死鬼,娘娘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太子,您去看看吧——,娘娘她——”

“回宫!”段琸忍着怒火道。

这个节骨眼上,宫中怎么会生事?

他留下四个暗龙,对暗龙之首的暗风再三叮嘱吩咐好事宜,这才叫过另外的三人连夜直奔皇宫。

段琸前脚一走,马上又有一个太监手持圣旨朝作坊跑来,“皇上有旨,传暗风暗电两位暗龙卫到西山兵营护驾——”

四个暗龙接了圣旨面面相觑,暗龙之首的暗风心思较细,问那传旨的太监,“皇上为什么会调暗龙过去?”

太监回道,“回大人,皇上身边不时有刺客出现,奕亲王已受了伤,那几个刺客身手非常了得,皇上命暗龙大人们去追查刺客的情况。”

暗风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圣旨,确定是真的后,带上另一个暗龙朝城外的西山兵宫赶去。

云曦带着青二,青龙,与青峰隐在暗处。

大家都是一身黑衣,暗夜中只看见几团黑影子在晃着。

她屏息听着暗处作坊里的声音,然后睁开眼来,凝眉问青峰,“皇上遇刺,王爷受伤了?”

青峰压低着声音嘿嘿一笑,说道,“曦小姐,王爷怎么可能受伤?那是假的,一出调虎离山之计而已。

七个暗龙中的暗风是他们几人的头,身手最是了得,如果将他调出了城,而太子又带走了三人,剩下的两人,咱们合力杀掉,不在话下。”

云曦听到段奕是假受伤后,心头松了一口气。

她又对青二青龙青峰说道,“那二人的身手也不差,杀他们,万一引起作坊里的其他人注意,可就不妙了。不如,我去引开他们,你们马上带着赵胜的人将货物调包。”

“可是,小姐,你这样很危险啊。”几人不放心的说道,说什么也不同意云曦去。

云曦看了几人一眼,唇角微微一扬,道,“话虽然这么说,但我的动作最快,你们都追得上我吗?”

三人互相看一眼,发现云曦的诡异轻功的确比他们几人的都要快。

青峰第一次见到云曦时,是满心的鄙视,结果被云曦偷偷的用刀划开了荷包绳子,竟也不知晓,丢了个大脸。

“你们连我都追不上,还想追那个暗龙?放心吧,我看过他们的双脚行走方式,他们追不上我。”

“那么,小姐可要当心了。”

云曦朝几人挥了挥手,飞快的作坊跃去。

她故意爬上院墙,还弄出了很大的声音。

果然,两个暗龙听到声音飞快地朝她追来。

她又假装惊慌的逃走。

暗龙马上追上去。

身份,身手,在京中的护中,他们是最拔尖的。

这便让他们太过于骄傲,浑然不觉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今天的夜很黑,云曦并没有逃走,而是将匕首握在手里隐在暗处。

而双耳凝神听着声响。

在那两人跃下墙头时,她飞快地持匕首一刺。

身影快得只是一个眨眼间。

扑通,一个人倒下了。

匕首刺的是喉咙,那人哼也没哼一声。

另一个反应过来,挥剑来刺云曦。

云曦同样的靠着辨声,在黑漆漆的夜里寻找那人。

暗夜中博杀,耳朵远比眼睛更占优势。

她的力气不如人,但贵在动作快。

噗嗤——

又是一刀刺入!

这人没有被匕首刺进喉咙,但也是致命一伤被匕首刺入了胸口。

她担心这人反击,又飞快地抬脚踢向这人的裤裆。

本事再厉害的男人也怕自己的软绵体被人踢。

嗷唔——

上下一齐疼,这个暗龙倒在了地上,疼得哼哼起来。

云曦脚踩着他的胸口,又用力往这有胸口补了一刀,低喝道,“为什么要杀段奕,说!是不是太子的指使?”

暗卫不吱声,再踢了两脚,没有动静,伸手一探鼻息,原来已自尽。

她这时想起顾非墨说暗龙们都是死士的话,心中一阵失望。

她踢开了暗龙,正要离开,却听前方一大群人的脚步声传来,手里的灯笼光已照过来。“有刺客!”

动作很快。

若跑掉,追来的人发现两个暗龙被杀,一定报给太子知道,会引得太子回来,那么今晚的计划就得泡汤了。

她伸手左一个右一个的拎起暗龙。

心中暗呼这下可坏了。

两个死尸好重,她这才后悔没听段奕的话,让自己养得更胖一点。

忽然,暗夜里闪出一个人来。

“跟我来!”,那人将她拉进了马车。

同时,他的马鞭子一卷,将那两个暗龙卫卷起塞入了马车的底部。

……

作坊里,青二与青龙,还有青峰们趁着夜黑偷偷潜入了库房,正紧张的调换着货物。

谢枫带着一帮人来了,“谁是管事的?”

“大人,正是小人呢!”

谢枫的眼皮往管事的身上瞥了一眼,“你们家的作坊,本官差发现了火灾隐患,现在,马上整改。”

“啊——大人,是不是得等太子来?”

谢枫呵呵冷笑,“等太子?要是出了半丝儿火星,你们可就得罚款受处分了。”

外面引走了两个暗龙,作坊门前一个管事应付着谢枫的问话。

作坊的人丝毫没发现,有人又潜入了作坊里,正趁着夜色,将一包一包的东西正悄悄地在调换着。

……

云曦被人拉进了马车,抬起头看时,心中是狠狠吃了一惊。

她讶然问道,“是你……”

没写到重要的,因为家中这两日有事,被吵得头痛。

小舞也不敢看留言,亲们一定在鄙视着小舞的字少了,╮(╯3╰)╭

明后天一定补上,谢谢。~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