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章 与群臣结了怨/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发了请贴请众小姐到富春山郊游。

果然,与她不熟的,都没人应。

但,一众小姐们后来又听说端敏公主也要出城郊游后,众女子们便都同意了,纷纷派了侍女来回贴子。

到了第二天,邀请的人没有一个拒绝的一起到了宫门处集合,甚至还多出了两人。

段轻暖听说云曦请了一众小姐到富春山游玩,也马上坐了马车出来。

京中但凡是有些热闹的地方,从来少不了她。

云曦见她来也不恼怒,人越多,到时候宣扬的嘴巴就多,正合她的意。

而这个时候,也是众小姐们展示自家财富与拼各自容貌的时候了。

端敏公主自然不用说,她是皇上唯一的公主,排场当然是最大的。

随行有四个骑马的护卫,两个嬷嬷与两个宫女坐一个小马车,她自己一人坐一辆大马车。

虽然只出城玩几个时辰,但吃的用的已装了好几箱捆在马车上面。

她今天穿着一身孔雀兰的裙装,衬得她的肌肤雪白,头上左右两只蝴蝶发钗上的东珠在日光下灼灼生辉。

段轻暖不甘示弱,故意往端敏的身边一站。

她的浅绿衣衫更适宜初夏的天气穿,再加上她的身材比端敏的苗条些,引得几个女子都多看了她两眼。

端敏气哼哼扭头过去。

云曦微微皱眉,段轻暖这是要闹事啊,但闹事还不是时候。

她笑着走上前,“端敏公主的马车真漂亮,车上雕刻的这些花纹,京中唯有你的马车才有呢。这身孔雀蓝的料子是上月西凉进贡来的吧,听说,还只有一匹,皇上却赏了公主。连最得宠的淑妃娘娘也没有。

这份殊荣,整个大梁都没有。按说,孔雀蓝可不是一般人敢穿,可公主的肌肤白,加上这裁剪的样式又是独一无二的十二片折裙,风吹开裙摆,真如一只展开翅膀的蓝孔雀,有着别样的风情。”

几句恭维的话,说得端敏的怒气消了,一脸的得意。

众小姐也拥到端敏的身边夸奖起来。

忽然,人群里响起一阵骚动。

有女子惊呼起来,“太子殿下来了?”

“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

所有的人都俯下身来行礼。

因为云曦是邀请者,她原本正站在外围指挥着青峰维护车马的秩序,所以,段琸的到来,让她来不及挤入人群,而站在了最边上。

再加上她并没有行礼,显得那样鹤立鸡群。

一身明黄色太子服的段琸正缓步而来,走到她的面前停下了,眸色沉沉的看着她。

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清晨射来的阳光。

冷烈的气息随之罩下。

她眉头一皱,身子下意思的往后一躲。

但见鬼的是身后正站有几人,让她无法再退。

段琸身上青荇的气息直扑她的鼻内,令她皱了皱鼻忍不住将头扭过。

他的脸马上一沉,声音清冷的说道,“曦小姐,这是要与众小姐们一同出游吗?”

明知故问,云曦不看他,没说话。

“太子哥哥,我们去富春山玩。”嘴快的段轻暖马上说道。

“我去看竹子。”端敏也说道。

“是吗?”段琸的目光往周围扫了一眼,冷眸中难得溢出一丝温和的笑意,“轻暖,端敏,你们带的人太少了,多带些人跟着吧,虽然富春山并不远,但是,都是一群女孩儿家,安全最是重要。”

贴心的照顾引得一众年轻的女子纷纷朝段琸看去,一个一个的目光灼灼。

云曦的唇角浮一抹嘲讽。

他的话说完,大手一挥一个护卫走到他的近前跪拜下来,“殿下。”

“马上带二十人过来,随行护着。”段琸道。

“是,殿下。”护卫应道,又很快转身找人去了。

“多谢太子哥哥。”段轻暖与端敏一齐欣喜的说道。

云曦冷眸微眯,派二十人跟着?明面上说是护着端敏公主与段轻暖郡主,这是跟踪她吧?

除了云曦的脸上露出不悦,其他的女子都是一脸的欢喜,太子关心她们?真的太好了!

段琸还没有立太子妃,自从他被册封,他已是京中众女子们最思慕的对象。

所以,她们找端敏来是假,看到段琸是真。

云曦始终不看段琸,表情清冷。

他却一直盯着她看。

她的冷情使得他心中渐渐的生出几分恼火。

他沉着脸袖子一甩,大步朝宫中走去。

他一走,众小姐们便议论开了,从段琸的容貌一直说到走路的方式,无一不在她们仰慕之列。

云曦暗暗一笑,这样的人也值得她们仰慕?

端敏与段轻暖互相白了一眼,各自坐进了自家的马车,其他几家的小姐也是三三两两的相携着坐进了马车。

很快,段琸指派的护卫果真带着二十个羽林卫来了。

云曦与青裳及吟霜坐了马车走在最后。

一队车马浩浩荡荡的往富春山而行。

赵胜昨日得了云曦的命令后,就准备了起来。在众家小姐们都出了城后,他也赶着一辆马车若无其事的跟在后面。

为了让卫松尽快地跟上来,他离云曦等人的车队并不远。

因为小姐们出城闹的动静很大,所以,卫松很快就得知了消息。

他蒙了面,远远的跟在赵胜的后面。

十里路并不远,车队很快就到了富春山。

而寺庙里,早已由云曦提前打点好,她包下了整个后院的东园。

加上她自己,一共是十四位主子,有几人相好的,合住一屋。因此,占用的院舍并不多。

端敏无疑是今日的中心,午饭的安排,云曦便来问她。

“不如,今日都在一起吃吧?吃完饭,再一起去后山看竹子。”因为不怎么出门,所以,她满脸都是喜色。

后山阴凉,那儿还有一处小瀑布,这一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除了段轻暖没同意。

午饭后,大家各带了侍女往后山而来。

段轻暖就是个唱反调的,见端敏公主去看竹子,她便跑到另一处去看睡莲了。

她向来高傲,众人便不去理她。

端敏让侍女抬来桌子作画。

看到她的画,马上便有人来讨好,“公主的画又进步了。”

“是啊,看这竹子,叶子间仿佛有风在拂过。”

说得端敏心中飘飘然。

见她作画,镇远侯的小女儿宁露也拿出画笔来,为了不与端敏撞画,她画起了竹林下的小花。

一人跟风,惹得众人都效仿。

几张大桌子在阴凉的竹林下摆开。

云曦倒成了个闲人。

吏部尚书的女儿燕诗莹看着她挑了挑眉,带几分嘲讽的说道,“曦小姐为什么不作画?还是不会画活物?”

这便是嘲笑她只会拿一张死画作临摹了。

而这时,却听端敏招手叫她,“云曦快来,我这儿画不好。”

她微笑着上前,“哪儿?”

“这儿,你来添几笔。”

见云曦捏起画笔,没见过她作画的人,马上停了自己的画,上前来围观。

她见众人的脸上带着看好戏的表情,只是淡淡的一笑。

有时候,太藏拙,旁人反而认为自己是个无用的人。

她挥毫几笔,一副雨中紫竹图跃然纸上。

嘲笑她的吏部尚书的女儿燕诗莹惊得张大了嘴巴。

她正要说话,忽然听到独自走开的段轻暖一声尖叫,“救命啊,有山匪上山了!”

一众小姐们的脸色霎时一白。

胆小的丫环们哭了起来。

“别吵了!”端敏怒吼一声,到底是公主出身,她开始大声的叫着护卫,“来人,陈护卫?”

没人答应。

反而是山下的喊杀声越来越大,连端敏也惊住了。

“公……公主,怎么办?”燕诗莹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

一人哭,好几人跟着哭,都是常年住在深闺的娇娇小姐,哪里见过这等阵势?

云曦这时沉声说道,“大家别哭了,跟我来,咱们先退回园子里去。”

她率先往庙里的后院走,只是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四个蒙面的贼匪,截住了她们的退路。

云曦大声的喊道,“青裳,吟霜,快拦着他们!”

“是,小姐!”两个侍女马上抽出身上的软剑迎上贼匪。

云曦带着众人慢慢的挪步往后山东园走。

青裳手中的剑唰唰几下,朝一个蒙面人使了个眼色,意思是随便表演几下就好。

但那人似乎看不懂她的眼神,手中的剑依旧招招刺入她的要害。

她心中泛起狐疑,喊了声“吟霜!”然后打着眼色。

吟霜也看出了不对劲,明明是云曦安排的一场假的刺杀,为什么这四人的招式狠绝?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咱们的主子们?她们可都是朝中大员的家眷!你们都不想活了吗?”两人同时怒喝一声。

四人不说话,手中的剑一丝儿都没有减慢的意思。

云曦也发觉了不对劲,难不成,真有人要杀她们?她们出游的消息传得开,又是在宫门处一起出行的,知道的人可不在少数。

“青裳吟霜,动作快点!”云曦大声道。

“是,小姐!”这便是要她们下重手了。

两个侍女的身手堪比大内暗卫,虽然有四个人,但也在小半辰后,被她们刺倒在地。

吟霜心细,留有一个活口。

她剑指那人说道,“谁派你们来的?”

可唯一的活口眼皮翻了翻,还是倒地不动了。

“小姐,这人也死了。”

云曦拧眉走过去,用脚踢开了这几人脸上的蒙面巾,发现都是陌生人。

“他们是死士。”青裳说道。

“云曦,这是怎么回事啊?”端敏正搂着一个侍女哆嗦的哭着。

其他的人也围着她的周围,一个一个脸色发白。

她紧着唇没有说话,而是望向山下。

山下还有喊杀声,这四人绝对是混入到山上来的。

只是,不知是什么人。

她朝众人说道,“快,大家先回后山东园。”

“对对对,先回去,那儿有随侍的嬷嬷们都在。”一众小姐们慌慌张张的跟着云曦往东园走。

进了院子后,所有的人都挤在端敏公主的屋子里不敢吱声,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

可没一会儿,喊杀声又渐渐的离这儿近了。

端敏惊得跳了起来,“云曦,我会死在这儿吗?”

砰砰砰!院子门外有人撞门。

青裳与吟霜飞快的跑了过去。

很快,院门那儿响起了刀剑的撞击声。

端敏一把抱住了云曦,“怎么办啊?云曦?”

“曦小姐,我不想死啊……”

“我也不想死啊……”

呜呜呜呜——

一屋子的女人哭了起来。

云曦眉尖一挑,冷喝道,“都给我闭嘴!咱们不是都带了护卫吗?都在寺前守着,听到声音就会来的!”

“可是过了这么久一个人都没有来啊?呜呜呜呜——”燕诗莹也哭了起来,拉着云曦的袖子不放手。

云曦眼神微眯,从腰间的荷包里摸出一个火镰,眸色闪了闪说道,“别哭了,我有办法!咱们死不了!”

她从里屋里搬出端敏从宫里带来的一床被子,来到外间院中。

院门那儿,七八个黑衣蒙面人正与青裳与吟霜厮杀着。

她飞快地将被子扔在院中的一株老樟树下,点着了火。

火苗儿很快由被子烧到了树上,这株樟树有十来丈高,若烧到顶端,整个富春山都看得到了,那么寺前的护卫们都会看到这儿出了事。

她回头望了一眼端敏的屋子,见那门紧关着,便飞身加入青裳与吟霜的一列。

她的加入,让二人轻松了不少。

“小姐,奴婢们顶得住!”

“不,要速战速决!”

虽然有另外的人加入,但她同样不想让计划落空。

她手中的银链狠抽向一个蒙面人,再用力一卷,那人被拉到了地上,眼皮翻了翻,死过去了。

大约是火起烟大,引起了寺院前面护卫的注意。

后院外响起了阵阵脚步声。

一人当先从院墙上翩然落下,手中的长鞭子用力一卷,将一个与云曦厮杀的黑衣人卷起甩到一旁。

嘭!脑袋崩开,人已毙命。

紧接着,又有几人一同从院墙上落下。

云曦的腰上顷刻多了一双手,那人揽着她的腰身跃到一旁躲过刀剑。

“几个蟊贼而已,不用怕。”段奕温声说道。

长长的胳膊揽着她的腰身,将她护在他的身旁。

“怎么会有贼匪到山上?”云曦抬头问他,“我刚才同端敏以及几位世家小姐在后山竹林那里,就遇到了四个黑衣人,不过,被青裳与吟霜杀了。”

“这些人是有些奇怪。拿下他们再看看。”

与段奕同时来的有青一,还有发现有情况也来到后山的青峰与青龙,以及赶车的青二,几人一齐迎上黑衣人。

再上青衣与吟霜,六人身手堪比大内暗卫,半个时辰后,跳进院中的人便全部被刺倒。

院中很快平静下来。

屋中躲着的一众女子们发现听不到声响了,便大着胆子挑起窗帘子朝外看,发现前来相救的是段奕,马上一齐跑了出来。

端敏哭得最大声,拉着段奕的胳膊就大哭,“小叔叔啊,吓死端敏了,端敏以为要死了。”

其他的女子们都走到段奕的面前嘤嘤哭着,梨花带雨,娇弱可怜。

段奕皱眉,“行了,已经无事了,都各自散了吧。”

原本想博段奕怜惜的女子们,见对方一脸阴沉,都闭了口,带着侍女退下了。

端敏没走,她是段奕的亲侄女,如今有人相救了,底气也足了,她抹了泪水眉毛一扬,“小叔叔,您得找人快查,这还在天子脚下呢,就有人行刺官家小姐,这还得了?这不是反了吗?”

段奕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嗯,端敏不用担心,叔叔一定会查清楚是谁干的!”

……

安抚好端敏后,云曦与段奕马上查看这些黑衣人。

后山死了四个,来院中偷袭死了八个,一共十二个人,其中没死的都自己自杀了,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

云曦蹙眉,“这是谁想杀我们?”

“这是宫里的人。”段奕道,声音淡淡,唇角却是挂着一抹冷意。

她的手在他的手掌里,被他紧紧的攥紧着。

“宫里的人?”她有些讶然,她不过是做一场戏,这是有人替她将坑挖深趁机害他人,还是害她?“会是谁指使?”

段奕说道,“看不出来具体是谁指使,我是从他们的鞋子上看出了破绽。因为,只有宫里的护卫才穿这种半寸厚鞋底的鞋子。

不过,都是些身手普通的护卫而已。否则,以青裳与吟霜两人,哪里能轻松杀四人?”

云曦抬头看他,轻笑一声说道,“死了人,正好来个栽赃!”

段奕迎上的目光,微微眯起眼眸。

“我算计一场,怎么能落空?”

段琸指派给端敏的二十个护卫,也被云曦吩咐着青龙青峰几个悄悄的捆了十二个,这样一来,数字就对得上。

……

赵胜前日与云曦商议好后,回了双龙寨找到他的表弟李安,对李安说明了计划。

今日,李安便带着人借山上有贼匪闹事开始偷袭富春山。

他们闹地动静很大,将山上藏书阁的人都惊动了。

很快,富春山清凉寺后山有贼匪行刺官家小姐的消息传开了。

赵胜趁着混乱也上了山,卫松一直跟在赵胜的身后。

因为卫松也是穿了一身黑衣蒙着面。

而段奕已将那十二个黑衣死尸交与了寺中的住持方丈。

因此,卫松一来,寺院里的人以为是同伙,一齐用乱棍子打来将他拿下了。

青一则是飞快地甩了根绳子将他捆了起来。

端敏公主听说抓了个活的,马上前来观看。

她将卫松上下打量了几眼,睁大双眼说道,“咦,这不是太子哥哥府里的护卫吗?”

卫松则是欣喜的说道,“公主殿下,卫某正是太子府上的,您快叫他们放了卑职,卑职也是奉了太子之命来山上抓一个杀了太子府厨娘的凶手。你们冤枉卑职了!”

54679u9546789559rtu69

“冤枉?”端敏怒得抬手打了卫松几个耳光,“哼,我们都看见了!这些人全是宫中的人,你一定与他们相勾结!说,你们想干什么?居然偷袭我们一群女子!你们安的是什么心?”

卫松傻眼了,他只是追踪那个胖子掌柜,哪里有干什么其他的事啊?

云曦上前拉着她的胳膊,“公主,这件事还是交与顺天府来查吧。人证物证都在,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富春山因为与京城隔得很近,很快,山上派人向京中报案,羽林卫的副统领纪恒带着人来了。

段奕正与清凉寺里的住持迎在山门处。

纪恒马上跪拜下来,“王爷,卑职前来收押贼犯!”

段奕点了点头,“嗯,纪大人的动作很快。”

纪恒忙道,“卑职不敢大意,因为听说山上来了公主与王爷的准王妃还有不少高门小姐,若她们出事,朝中的大人们定是心中不安。”

“说的没错!”段奕的手一招,寺里的和尚们纷纷抬着一些死尸出来。

纪恒讶然,“全都死了?王爷,这怎么查案子?”

段奕的目光看向身侧,“还有一个活的。”

青一将卫松给拎了出来。

纪恒马上认出了这人是太子身边的人,因为,段琸不管走到哪儿,都带着卫松。

他惊讶的看着段奕,“王爷,这……”

“这不是应该由太子殿下回答的吗?”段奕轻笑一声,眸光中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纪恒的心中犯起了嘀咕,皇家的事可不好说。

公主在山上,准奕王妃在山上,可杀手却是太子的人,这事儿绝对不简单。

纪恒不敢不意,押着十二个尸体与卫松往京城而去。

“青龙青峰!”云曦从人后走出来,你们盯着纪恒,看着他别让他在路上搞什么花样,这卫松可不能让他出意外。“

”是,小姐!“

这边纪恒带着”贼匪“们下了山。

段奕也与两位一同上山到藏书阁议事的官员作别。

打发走了两个言语比胡子还多的老学究,段奕马上来后山找云曦。

他的脚刚踏进院中,便见一群女人围着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他不禁微微挑眉,她几时也有这么多的手帕交了?

”曦小姐,一会儿坐我的马车吧?咱俩好好说说话,我喜欢同你聊天。“

”曦小姐,我马车里有好多孤本的话本子,一会儿坐我的马车一起看看?“

”曦小姐,我家嬷嬷做了可口的点心,整个京中就数她的点心花样最好看呢,你来我的马车上吧?“

”曦小姐……“

端敏公主气哼哼着将几个女人大力挤开。

她拉着云曦就走,口里还大声地说道,”都别抢,她是我的!我未来的小婶婶!她跟我最亲,你们都靠后边站着去!“

众女子一脸的嫉妒与羡慕。

但,谁叫人家是公主呢,她们哪敢再抢?

而云曦的唇角微微弯起,今日来山上一趟没有白来。

除了端敏以外,其他女子的父兄家人都是为段琸跑腿的,但,若是她救了她们,而段琸想害她们呢?

只怕,这十来个女子的亲人,对要不要站到段琸的一边,会开始动摇了吧。

端敏拉着云曦往禅房的院子门外走,见段奕正一脸郁色的看着她。

她眨了眨眼,”小叔叔,我想同云曦小姐一同坐马车回城,你没意思吧?“

段奕不说话,但脸色相当的难看。

一双眼微微眯起盯着端敏,端敏吓得拉着云曦跑得更快了。

青一正站在段奕的身后,看着端敏的背影直翻眼皮,嘟囔着说道,”端敏公主怎么这么没有眼力?没看到王爷一直看着曦小姐?“

段奕仿若未听见,口里吐了两个字,”回京。“

只是脸色依旧不好看。

山门处,段琸指派来的二十个黑衣人莫名的少了十二个,领头的寻了大半个富春山也没有找到。

但端敏公主的嬷嬷已开始吩咐着,”回城了,大家行动起来了。“

因为回城有段奕随行,因此,众人在后山上受的到惊吓,早忘得干净了。

段奕是谁,从来只有贼人怕他,没有他怕别人的时候。

端敏正与云曦坐在马车里闲聊。

因为天气渐渐的炎热起来,车帘子并没有掩牢,端敏看见段轻暖正从藏书阁的方向往这儿走来。

她的口里哼了一声,”她倒是会跑,正好躲过了危险。“

云曦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段轻暖穿戴齐整的正立于段奕的马车前说话,而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在后山时,当那四个贼匪徒偷袭她们时,她听到了段轻暖的一声尖号。

可,段轻暖现在的样子哪里像是受到了惊吓,神态淡然,那模样分明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在段轻暖经过她们马车的一旁时,端敏忽然叫住了她。

端敏的眼睛微微眯起,”段轻暖,你给我站住!“

段轻暖转过身来,下巴抬了抬,”什么事?“

端敏厉声问道,”刚才在后山时,我明明听到了你的一声尖叫,说有贼匪来了,为什么我们遇到了贼匪。差点被杀掉,你一人怎么躲开的?莫不是那贼匪是你叫来的?所以,你才一个人悄悄的离开!“

”你……你胡说!“段轻暖尖叫起来,我是隔着一条山道喊的,那些人根本抓不到我,我好心提醒你们你们却是怀疑我,哼,端敏,我要跟你绝交!”

端敏也气哼哼的说道,“绝交就绝交,你带了人来害我们,我才不跟你玩!”

两人隔着车窗互相恶语相向。

云曦坐在一旁冷眼瞧着,真的是段轻暖带来的人要杀她们?

……

在纪恒将十二个黑衣死尸带回京中后,京中哗然了。顺天府接了这个案子不敢大意,府尹大人马上进了宫汇报事情。

贼匪要杀十几个朝中官员的女儿,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刑部的宋尚书马上亲自到了顺天府。

前因后果一查,宋尚书心中更是吓了一大跳,太子?要杀一众官员的女儿?

案子报给了元武帝。

元武帝也是大吃了一惊,他马上着人找来了段琸。

“看看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让卫松带人刺杀官员的女儿?”

段琸捡起掉在地上的折子,微微拧眉,“父皇,儿子没有派人杀官员的家眷们。”

“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些人已发现你少了十二个护卫,而刺杀的人也是一手好剑术!身上有护卫的标记,端敏也看见了,你怎么解释!”

次日,早朝中就吵开了锅!

十几个女子的父亲与兄长,或是叔叔伯伯们,纷纷指责着段琸。

朝散后,段琸忍着怒火回了太子府。

“暗鹰!”他朝门外喊道,“去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暗风被顾非墨杀了后,暗鹰成了暗卫的头领。

很快,暗鹰查来了消息,坊间都在说,是卫松带着十二个羽林卫要暗杀高门家的一众千金小姐们。

“卫松!这个蠢货!”段琸气得掀了桌子,“他早不去山上晚不去山上,为什么要遇上女眷们上山,他才去?让本宫一下子失了十一个支持者!本宫要砍他的脑袋!”

卫松果真被砍了头,是在三日后,罪名是蓄意暗杀朝中官员的女儿,这可是重罪!

云曦得到消息时,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他的支持者会一天比一天少!

……

这一天,云曦路过端木斐的悦客酒楼。

想着有些日子没有见着舅舅了,便让青二将马车停在酒楼的一侧。

她来到正门,因为是晌午后,来酒楼的酒客比较多。

她想了想便翻墙跳进酒楼的院子里。

伙计们都认识她,看见她行了礼后又只管忙着手头的活儿去了。

一条专用的楼梯是直达三楼的贵人客房。

她轻手轻脚走到三楼,这一排都是端木斐一人住着,异常安静。

但安静,又更是容易偷听到话语。

“那孩子不能成亲圆房?端木斐,你逗我玩呢?你杞人忧天!她母亲有问题,不见得她有问题啊?”

“是真的……”

“假的!我不信!”

不能成亲圆房?

他们说的孩子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