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章/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椭圆形的浴盆很大,足够两人横躺在里面。

退掉身上的轻衫,云曦踏进水中。

浴盆的水“哗啦”一声响,溢出不少水在地上。

屋中墙壁一角点着一对红烛,微黄的烛光映射在她裸着的玉色肌肤上,泛着莹莹的光。

她的头上已去了钗环,头发简单的挽着一个发髻,这分慵懒模样,反而显出几分妖娆妩媚。

一双秋水眼眸浅浅含笑,脸颊微微泛红,正莹莹浅笑望着他。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她,她——果真长大了。

段奕身子一震,心跳快了起来。

水波晃动,而心也在晃着。

“曦曦——”他哑声说道,“我要沐浴,不要闹了。”

她朝他缓缓走过去,唇角微微一撇,“我没妨碍你,这浴盆这么大,别说两个人,四个人都可以坐下了。”

她的一双胳膊又缠上他的脖子。

段奕坐着不敢动,任由她贴身过来。见他作木头状,她怒得在他腰上掐了一下。

掐的力度不大,反而如火镰点着了他的腹内的火,呼吸开始急促。

他双手飞快的揽着她背,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将两人贴得更近。

他心头一惊,反而清醒过来,而这时,口中有什么东西滑落入喉内,

他眉尖一拧,沉着声音问道,“曦曦,你给我吃了什么?”

“糠丸。”她微微弯着唇角,“蜜桃味,你有没有吃出来?”

迷迷糊糊被她的舌尖送入口中,又滑入喉内,哪里有吃出来味道?他摇摇头,“没有。”

“要不要再来一颗?”她的手从水里伸出来,绕过他的后面,伸手去拿放在浴桶边一堆衣物中的小瓶子。

为了不让他起疑心,她的一双泛着雾气的眸子直直看入他的眼内。

“好了,别闹了,天晚该睡了。嗯?”他将她的手捉回来,揽着她的腰身将她翻转过来,伸手从一旁的架子上取来布巾给她擦身子。

云曦坐在浴盆里,低着头,她吸了口气说道,“段奕,你不喜欢我。”

段奕一怔,手中的布巾也轻了力度,“胡说。”

她低低哑哑的说道,“可我知道,一个男人不要一个女人便是不喜欢。我们这样亲近了,你还不要我,你总说我还没有长大,我没长大吗?京中许多同我一般大的女子都生孩子了。”

他伸手从背后搂着她,将下巴搁在她的肩头上,低低说道,“曦曦,你在胡思乱想。”

“我没有,我说的是实话。”她挥开他的手,站起身来,快速迈步走进浴盆内,自己从架子上抽出一块干的布巾擦干了身子,一件件的穿着衣衫。

她正要走出去,又看见地上那个谢甜给他的瓶子,她恼恨的抓在手里,飞快地走出了净房。

门在身后“嘭”的关了。

段奕微微蹙起眉来,默坐了一会儿,也从浴盆里走出来。

段奕着了一身中衣走出净房,习惯性的朝里间屋子走去,发现关着门,里面没有灯光。

他收回推门的手,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又转身走出屋子。

夜凉如水,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院子外,青裳隔着半人多高的篱笆木栅栏,朝段奕说道,“主子,朽木道长说有急事找你。”

段奕挑眉,“他能有什么急事,不见,快二更天了,本王想休息了。”

他转身便往屋中走。

朽木道长却已跑了过来,站在篱笆外说道,“小子,快出来,真的有重大的事情跟你说,是关于你那个小媳妇的。”

段奕赫然转身,眸色更是沉得如夜晚鸦青的天际。

青裳看见段奕变了脸色,马上将朽木推开,“道长,王爷晚上不见客,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可不客气了。”

朽木道长拂开青裳的手,哼哼两声,“小妮子,放肆!敢对本道长无礼?我可是你们师祖的朋友。”

屋中忽然有灯光射出。段奕赫然回头,原来是里间屋子里点起了烛光。

他的脸色更加黑沉,大步朝院门处走来。

嘭!

院子门被他一脚给踢开了。

青裳吓了一大跳,“主子,奴婢——”

王爷今天为什么脸色不好?跟曦小姐吵架了?

段奕低喝一声,“你下去吧。”

青裳哆嗦了一下,“是。”她飞快地转身跑开了,两个主子下午不是好好的吗?又出什么事了?

“你可终于出来,我跟你说啊——”

朽木伸手要拉段奕的胳膊,被他一脸嫌弃地抬脚踢开。

“你过来!”他冷着脸往前走。

朽木道长却开始唠叨,“小子,我跟你说啊,我已经查到了你那个小媳妇的身份了,你可千万不要娶她,她被人下过恶毒诅咒了,不能成亲,不能同房,不能生孩子,否则就会死。

她们那个家族的女人都活不久,你说你娶个这样的人干什么?你又不是真的断袖,你搂着个美人不能同房,你何苦呢?”

段奕的眸中杀气一闪,转身抬脚朝朽木狠狠地踢去,低喝一声,“你给本王闭嘴!胡说八道当心本王劈了你!”

“我是为你好,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朽木道长跳开身子躲过了段奕飞来的一脚,他弹弹袍子说道,“天下美人很多,比如那个爱慕你的——”

这个地方离曦园草堂只有几十丈远,以她的听力,她绝对听得到,段奕恨不得杀了朽木。

“来人,都给本王出来!”他怒喝一声。

青一与十几个王府暗卫从暗处跳出来,“主子。”

段奕怒指朽木,“将他的头发胡子剃光,连夜扔到城外的清凉寺去,让他出家!若他再出现在京城,就给本王打,见一次打一次!”

“是,主子!”青一撸起袖子朝朽木冲来。

朽木挥着袖子同青一厮打起来,高声说道,“小子,贫道是道士,不做和尚!”

“你不做和尚,那么本王就送你进宫做太监,二选一!”

朽木吓得拔腿就跑,口里还哼哼着,“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你不识好人心!你活该倒霉。”

青一带人追着朽木远去,喧闹的王府后院又静了下来。

段奕望了一眼亮着灯光的曦园草堂,缓步朝院中走去。

只是走着走着,头脑开始发沉,他揉了揉额头强撑着走进屋里。

门半敞着,柔柔的灯光照着他脚下的路。

屋中四处都透着温馨,像一个妻子等着晚归的相公。

而他心中被朽木激起的怒火也渐渐的平息了。

他微微弯唇一笑,她这是担心他会摔跤?

里间的屋里,所有的帏幔都放下来了,窗边点着一盏灯。

他关好门,挥袖灭了灯。

他正要走到窗前小榻上休息,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玉兰清香。

很像她身上的女儿香,香味正是从帏幔后的床那儿散来。

他嗅了两口,脚步不由得朝里走去。

帏幔后,床上的帐子低垂,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儿睡在床上。

他挑起帐子,正要伸手拍上她的穴位,却被一只手更快的拉着胳膊,他倒在了床上。

她哼哼着说道,“你每天晚上偷袭我,今天晚上我要反击。”

他倒在床上,头脑沉得动不了,心知一定是她喂的那颗药丸有问题。

段奕微叹一声说道,“你的耳朵听力太好,这是让你睡得沉一些,次日精神才好。”

“狡辩。”云曦扯了扯唇,坐在床上伸手拉着他的胳膊,“上来吧,今天晚上你休想跑掉。”

“跑不掉的,动也不动不了,曦曦你给我吃了什么?”他趴在床沿上不动,但却在暗暗地提着真气找机会出手。

“真的?”云曦掀开锦被,用力的将他拖到床上。

段奕忽然伸出胳膊,一掌劈向她的脖子。

云曦一个翻身,腿一撩,坐在他的腰上,双手按着他的胳膊,他便彻底动不了了。

她弯了弯唇,得意笑道,“段奕,我每天都在勤奋练习,我力气没你大,但,动作不比你慢的。”

“好吧,不跑了,晚上陪你,你快放开我,给我解药。”段奕叹息说道,他的确跑不了,因为药力已发作,连手也抬不起来了。

“不放!还有,我没解药。”她弹开床架上的夜明珠,顿时,床上一片明亮。

段奕这才发现床上一片明艳艳的红,连枕头也是艳红色的,下面还藏有一本册子,他看到了“春宫”二字。

春宫?

他微微眯起眸子,马上扭头看向云曦。

此时的云曦正在解衣,墨发散在身后,一身红衣,眉眼柔媚。

片刻间,一身衣衫至肩头全部滑落,墨发遮着她胸前的两团柔雪,有段日子没有这样看她,似乎又长圆润了不少。

腰身纤细,肌肤似雪,媚眼如丝,全身无一处不在透着诱惑。

虽然里屋里帏幔重重,但挡得住身影,挡不住声音。

外间屋的门口,德慈太后的贴身嬷嬷瑞嬷嬷正拔着门缝竖耳偷听。

待听到云曦的一声压低着嗓子的喊叫声后,她的两眼马上一亮。成了?

没一会儿,又响起床榻上金钩的撞击声,还有男子女子的喘息声。

她这才念了声阿弥陀佛,反锁上了外间的门,笑呵呵地一路小跑着出了院子。

她望了望天上,心中盘算着这二人估计不到天亮不会散,因为那床上的被子里藏着不少合欢散。

青年男女,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看来还是谢师傅的办法对,咋早不想到呢?

王爷就是个冷性子,但曦小姐一主动,他就得投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