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章 段琸,我已是段奕的女人/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琸的人马朝段奕的马车包围起来,几十柄宽口大刀齐齐指向马车门。

奕王府随行的四个护卫同时也抽出了身上的配剑迎上,两方人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林中寂寂,但空气中迷漫着肃杀,阳光已西斜,林中变得阴暗更显诡秘。

青一发现手里还抓着周侍郎,他一怒之下一拳头将周侍郎揍倒在地,又狠狠地踹了一脚,口里骂了一声,“小人,敢害王爷,小爷我不会放过你!”

几柄大刀马上朝青一挥来,很快,林中响起了乒乒乓乓的刀剑博击声。

周侍郎一摸疼得直冒眼泪的鼻子,一手的血,又惊又怒,“太子殿下,王爷的护卫竟然狗胆包天毒打朝中命官,殿下,你得为下臣做主啊!”

“全部拿下!奕王爷纵容门客殴打朝中命官这是想谋反了吗?”段琸怒喝一声。

所有的羽林卫刀剑唰地朝青一与四个护卫一起劈去。

而这时,三匹快马朝这里奔来,当中一个着绿衣的女子抬手搭弓,“嗖”的一声,三箭齐发直射三个羽林卫。

扑通!

三人倒地。

段琸双眼一眯,冷眸看向骑马而来的绿衣女子。

她居然会三箭连发,而且三箭都中,好精湛的箭法!

同时,段奕的马车门也忽然开了,一条长鞭子从里弹出,飞快地卷向围攻青一的几个羽林卫。

扑通!

又倒三人!

段琸大怒,冷笑一声,“奕亲王,你与人勾结谋害北疆公主还毒打羽林卫,这是想谋反了吗!”

北疆的使臣宇吉也大声说道,“太子殿下,贵国奕亲王护送不周,原来是与贼人相勾结,以至于害我公主命丧,请太子务必拿下奕亲王!”

“宇将军放心,本太子自会给你一个交待!”

“太子殿下的这顶谋反帽子可是大得吓人,王爷为何不说一句话?”

绿衣女子与随行的两个侍女已骑马到了近前,她看向段奕的马车讽笑说道。

段琸看向她微微眯眼,原来是镇远侯的长女,宁雨薇?

镇远侯常年镇守西戎北疆一带的边关,因为家中三代人出了四个大将军而且除了现在的镇远侯,家中的七个兄弟子侄都战死沙场,家中更是没了男儿。

皇上对他一家格外开恩,特封了长女宁雨薇为长宁郡主。

宁家更是无论男女都可世袭大将军一职。

镇远侯居然与段琸有来往?他的眸色更是冷了几分。

马车里,段奕的声音缓缓地道来,“本王的这个侄儿自小离了父母,不知礼数不懂尊老,本王仁厚,不与他计较。”

长宁郡主宁雨薇扬眉一笑,“奕亲王大度!但长宁还是不解。”她坐在马上朝段琸施了一礼,笑道,“太子殿下,能否让人停了刀剑听长宁说一二句?”

段琸微微眯眼,对这个郡主他也不敢太得罪,挥手制止了厮杀,“郡主请说。”

宁雨薇轻笑,“太子殿下。你们都说是北疆公主被人刺死,公主的人呢?尸体在哪儿?奕亲王勾结了匪徒害公主?匪徒在哪儿?口说无凭便是诬陷。”

北疆使臣宇吉冷笑说道,“我国公主刚刚一声惨叫,怎么会没出事?你们看,从马车里还流出了大片的血渍。”

段奕的声音又传来,“宇吉将军的眼神可真不好,那明明是两只兔子的血,哪里是公主的血。公主,本王说的对不对?”

众人的神色都是一变,兔子的血?

奕亲王在问素公主,素公主没事?

所有的人都看向北疆公主的马车。

这时,从那车撵里丢下两只被刀砍得脑袋都险些掉了的死兔子来。

一只女子的纤细的手还伸了出来,手上沾着几滴血渍。

很快,两个侍女走向前,捧上湿布巾给她擦了手,手又伸了回去。

“奕亲王好耳力好眼力。”公主马车里,一个女子的声音轻笑说道。

青一眨眨眼,抬脚踢了踢两只死兔子,哈哈大笑起来,“周侍郎,太子殿下,这便是你们口里说的死公主?明明是两只兔子!”

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公主的车上挂满铃铛了,原来里面藏着兔子,这是担心杀死兔子时有异样的声音传出用来迷惑人的吧。

这公主的心思可真缜密。

北疆使臣宇吉的神色忽然大变,他走到车撵前恭敬一礼,“公主。”

“怎么,宇将军这是诅咒本公主早死吗?”女子的声音森冷。

“末将不敢!末将只是担心公主才……”宇吉吓得扑通跪下来。

素公主的声音一缓,“算了,你也是北疆皇室子弟,担心本公主也是再所难免,起来吧。”

“谢公主。”宇吉起身,看了一眼太子段琸后,眼神又移向地上的周侍郎。

而这时,周侍郎的神色也大变,对着马车惊惶说道,“奕……奕亲王,下臣也是担心公主,才误会您了,您大人大量……”

“本王的肚量一向都小,你就别指望本王原谅你了。”马车门口,一个绯红色的身影一闪,段奕从车中缓步走出来,神采奕奕,俊美无双,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比下去了。

宁雨薇看向他,眸色亮了几分,翻身下马朝他屈膝施了一礼,浅浅含笑,“奕王爷,好久不见。”

可再看第二眼时,她的神色迅即一暗,笑容也僵在唇边,表情也有些讪讪。

而段琸看向段奕时直接是怒得两眼冒火。

因为段奕那张绝美的脸上,有几个指甲血印,下巴上还有一个牙齿血印,脖子上更是青紫一片,一直往下延伸,似乎衣襟里也有。

牙齿印小巧,不可能是男人的。只可能是——

段琸的两眼喷火,而袖中的拳头狠狠的握紧,额上已蹦出青筋来。

他和她难道——

段奕却无事人一般,朝宁雨薇微微额首,“多谢长宁郡主的三支箭。”

“路见不平而已,王爷不必放在心上。”长宁笑道,只是笑容不再自然。

段琸看向热络寒暄的二人,眸色深沉。

但旋即,他心中释然了,如果曦曦知道段奕与长宁郡主如此相熟的话……

他的唇边浮起一抹冷笑,说道,“奕亲王,原来只是一场误会。既然误会解开,大家还是近早赶路,天色也不早了,想必公主也想早些进城休息。”

“对,对对,公主想休息。”周侍郎抹了一把鼻血朝段奕陪着笑脸。

段奕没理会二人,他的眸色寒如深冬之雪。

他朝周侍郎走近了几步,“周侍郎为什么要在本王的酒里下药?你分明是想药倒本王,而引来刺客刺杀本王,让本王无力逃跑,周侍郎为何要这么做?”

周侍郎吓得不轻,“王……王爷,没……没有……没有的事……”

“没有吗?青一,酒壶拿来!”

周侍郎一听酒壶神色大变,那酒壶不是藏在自己的马车里吗?什么时候被奕亲王的人偷了去?

段奕冷笑道,“周侍郎,这种酒壶有一个特点,便是可以在里面装两种酒,你要不要尝尝其中一种?酒中下的药叫神仙醉吧?神仙中了药也会睡上三天。”

周侍郎已是吓得冷汗淋淋,扑通跪倒,“不,王爷,下臣受人指使。下臣不敢害王爷啊……下臣……”

嗖!

一只剑朝周侍郎的胸口射来。

周侍郎的两眼一直,倒地而亡。

宁雨薇眼神一眯,马上拉弓搭箭朝林中射去。

啊——

林中荒草一晃,一个人惨叫一声。

“把人拎出来!”段奕朝青一说道。

青一飞身进了路旁的林子里,片刻,手中拎着一个人跳出来,“主子,死了。这人身上中了一刀直扎脖子,郡主的箭只是射中了他的腿。”

“这便是杀人灭口啊,一环接着一环。太子殿下,这事儿可得查啊,这可涉及到一个朝中命官的性命,虽然他想害人但却是藏着不少秘密未说,还涉及到奕亲王与北疆公主。”宁雨薇意味深长的看着段琸。

段琸的脸上黑一阵白一阵。

他朝段奕拱手行礼,“奕亲王,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让王爷先带着素公主进城,本太子来追查刺客了。”

“太子辛苦。”段奕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拂袖坐进了马车。

“起程!”周侍郎被杀,礼部另一个小官战战兢兢的代替他的位置指挥起了车马。

一行人又缓缓朝城中而行。

宁雨薇看了太子一眼,微微弯了一下唇角,也跟着车队往城中走去。

很快,林中又恢复了寂寂。

段琸的暗卫暗雨从林中跳了出来,“殿下。”

段琸的两眼直喷怒火,手中挥起马鞭子朝暗雨的身上狠狠的抽去,厉声怒骂。

“废物!这么点儿事都办不好?你们的剑刺向了哪里?为什么那公主还活着?”

他身边八个身手最强的暗卫,如今只剩了三个。且是最弱的三个,用着很不顺手,让他心中气闷。

暗雨不敢反抗,忍着身上的痛跪拜在地,“太子,属下们的剑的确是刺中了车,可谁想到那公主那样的狡猾。”

段琸忍着怒火,“以段奕的狡猾性子,一定会猜到今天的事情有着蹊跷,做好准备,防止他的暗算。”

“是,太子殿下。”

……

青一看着礼部的几个小官员一脸的不善,居然敢算计王爷?找死!

密林离城门也不远,黄昏前,一行人都进了城。

北疆公主的府邸早在半月前就准备好,是设在皇宫附近的一所大宅院,早先年在元武帝还是醇王时住的一座别院,却也建得富丽堂皇。

门楣上大书着两个大字“静园”。

而静园前,也早已侯着宫中派来的几个宫女太监。

领头的大太监朝素公主的车撵走近几步,恭敬的行着礼,“公主一路辛苦,皇上有话吩咐下来,您今日就不必进宫觐见了,时辰不早,早日休息。”

“有劳公公传话。”素公主说道,又让人挑起帘子,微微朝段奕的方向施了一礼,“多谢奕亲王护送,明天,本公主一定亲自到府上拜谢。”

“迎接公主是本王份内的事情,公主不必客气了,请早日歇息。”段奕还礼,又吩咐着随行的二十个羽林卫在府邸前站岗守卫。

素公主的马车并没有在府门前停下,而是一路驶进了院子,随后,大门关上。

段奕带着人离开。

行了一段路后,青一敲了敲车壁,说道,“主子,这位素公主真是奇怪,她怎么会在车里藏着两只兔子?难道她知道有人杀她?”

“不是两只,而是有十几只。”段奕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

“十几只?”青一睁大双眼,一脸吃惊,“主子怎么知道的?”

“听到的,兔子乖顺的待在车里,几乎没有声音,但若被杀时,还是会尖叫的,那铃铛的声音便是遮掩兔子死亡时发出的声音。”

青一吸了一口凉气,“这公主还当真聪明。”

“她不是公主,那是个男子。铃铛的声音也遮住了他声音的不同。”

“男子?”青一更是吃惊,“难道北疆的公主没来大梁?”

段奕未说话,顿了顿后,朝外说道,“青峰,马上带上几个人,沿着北城门往北沿路去找一个使弯刀但轻功很高的年轻女子。

记住,不要让太子发现素公主未到京城。今天的事情绝对与他有关,他居然为了陷害本王而杀北疆公主,这无疑会挑起两国事端,真是鼠目寸光愚蠢之人。”

“是,主子。”青峰扬了扬马鞭,策马离去。

……

段琸回了太子府,坐在书房里一脸阴沉一言不发。

他的侍妾走进来小心地问道,“殿下,晚饭已备好,是端来书房,还是……”

紫玉离着他的桌案三尺远,低着头,一脸乖巧模样的站着。

看到她的一身紫色的衣衫,段琸又想起了云曦,继而又想起段奕脖子上的淤痕与下巴上的牙印。

他的双眼马上一片血红,咬牙抬手挥掉了桌上的一堆书本与笔墨。

噼里啪啦散了一地。

紫玉吓得马上跪下了。

一个暗卫在门口说道,“太子,有曦小姐的情况汇报。”

“讲!”

“曦小姐回了夏宅,而且,服侍的侍女也回了夏宅,还带了一马车的行李。”

段琸的眼神一眯,她这是回夏宅住了?

他的神色平静下来,“知道了,下去吧,继续盯着。”

“是,殿下。”暗卫退下。

他又看向紫玉,柔着声音道,“本宫今日心情不好,吓着你了,你起来吧。”

紫玉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他让人盯着谢云曦的事。

起身时,她的唇边浮着讽笑,但也很快就消失了。

她前几日远远的见过奕亲王的准王妃谢云曦一次,那是个浑身透着灵气的女子,一身紫衣翩然似仙。

她始知,她只是谢云曦的替代品。

“殿下,晚饭已经备好了。”她低着头,柔声说道。

“嗯,你陪本宫一起吃饭吧。”

紫玉惊诧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小心的说道,“是。”

……

夏宅里。

云曦被谢甜送回宅子后,就一直在床上睡着。

夏玉言以为她生病了不免心中担忧,问云曦,云曦却将自己蒙在被子里死活不说话。

谢甜坐在一旁,手里端着一盘云曦不吃的草莓吃着,嘻嘻一笑说道,“夏嫂嫂,她什么毛病也没有,就是……咳咳……就是一晚上没睡觉而已。”

夏玉言眨了眨眼,惊愕的问道,“一晚上没睡?那她做什么去了?”

“王爷没让她睡觉!”谢甜笑道,又将空盘子伸向一旁侍立的桂婶,“草莓好甜,桂婶,还有吗?”

“有的。姑小姐尽管吃。”桂婶笑呵呵接了空盘子。

“没了,娘,我还没吃呢,怎么全让姑姑吃了?”云曦恼火的翻了个身,恶狠狠看向谢甜。

她怎么会有个这么不靠谱的姑姑,这是拆她的台吗?

“姑姑是头回来咱们家,她是客人,曦曦你得让着她。”夏玉言软语安慰她道,又转身问谢甜,“王爷为什么不让她睡觉,她做错事了吗?”

谢甜眨眨眼,又咳嗽了一声说道,“王爷与她……呃……说事情,商议事情呢,嘿嘿嘿……”

夏玉言松了口气,“哦,只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曦曦犯错了呢,她年纪比王爷小,王爷教导教导她,她虚心听着是应该的。”

谢甜一听这话噗嗤一声笑起来,又要开口,却听云曦沉声说道,“端木舅舅有一回跟我说起姑姑的一件事,他耿耿于怀呢……”

谢甜的神色一敛,忙走向床榻,将头伸向里面,“小曦曦,你舅舅说我什么了?”

云曦眯眼狡黠一笑,“让我想想,只是……我昨晚睡得少,一时想不起来。”

谢甜:“……”

“姑姑,想知道的话就让我多睡会儿。”她眨眨眼。

谢甜咬着牙黑着脸,“你要是想不起来,有你好看的!”

想不起来你也不敢将我怎么样!

云曦的眼睫眨了眨,心中已有了主意,反正想起一件还有另一件,谎话永远编下去。

端木舅舅就是她的一个劫。

将谢甜骗走,云曦安稳的睡了一下午。

不知睡到了什么时候,有人轻轻的抚着她的脸。

她一惊,忙睁开眼来。

屋中的光线已暗,原来已到了傍晚,而她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人的臂弯里。

“嗯,将你吵醒了?”段奕正合衣躺在她的一则,目光温柔的看着她,脸上有些歉意。

她侧过脸来看着他微微一笑,“也没有,睡了一下午了呢。”

她翻了身,微微抬头看向外面,床前的层层帏幔低垂,凝神细听下,屋中,甚至是院中都没有人的声音。

她松了口气。

段奕抚着她的脸轻笑,“本王来了,她们谁敢进院子?当然会离得远远的。”

她这才又闭了眼重新睡下,吸着他身上好闻的青荇气息,还将头往他怀里钻了钻。

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忽然,她又想起一件事来,猛然从床上坐起,飞快地下床找衣衫穿。

段奕也从床上坐起来,讶然看向她,“怎么啦,这样慌慌张张?”

云曦一面在衣柜里翻腾,口里一面说道,“我在屋中睡觉,你却在我屋中这么久,我娘会怎么想?啊,孤女寡女独处一室!这误会就大了。

还有呢,这个时候,我哥一定也从衙门里回来了,他又会怎样想?真是的,你也不早一点儿叫醒我!一会儿我准会被他们训斥。”

段奕瞧见她慌乱的穿衣衫,不禁莞尔一笑,走到她的身后帮着她系衣衫的带子,温声说道,“夏夫人已经知道我们昨晚圆房的事了。”

云曦迅即呆住,眯起眸子扭头看他,咬牙切齿说道,“段奕!这事儿你怎么不经过我的同意?你怎么就这样跟我娘说了!”

她的脸还往哪儿放?

段奕挑眉,一脸的无辜,“曦曦,不是我说的,是太后的意思,你前脚一走,她马上着人送了一马车的补品过来,你想想啊,夏夫人看到近百个药材盒子,和两个做药膳的嬷嬷,当然得问是怎么回事了,随车送东西的瑞嬷嬷便全都交待了。”

云曦的脸一红。“……”

她只是不小心睡了段奕,要不要这么高调?

她还怎么见人?

段奕温和地笑了笑,“好了,没人会笑你的,女子长大迟早有这么一天,只是你打乱了计划,提前了而已,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关系?已经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咱们去前院吧。”

云曦用冷水浸湿了一下脸,这才平复了一下心情。

豁出去了!不就是挨一顿训吗?

两人一齐往前院走。

曦园外间的廊檐下挂着两个红灯笼。

云曦走下台阶时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迅即呆住了。

段奕忙问道,“怎么啦?”

她伸手抚向他的下巴,那儿有个深深的牙印。

是她昨晚在身子不适的时候咬的,当时也没印记,现在却是变成了裸红色,可见那一口咬得多深。

她抚着那个牙印,耳根一阵发烫,“你……你就这样出门?”

“嗯,怎么啦?”段奕点点头,一脸讶然,然后又微微一笑,“为夫容颜绝美,多个牙印也不会丑。”

“没什么,走吧,去吃饭。”她低头转身朝前院走。

这下好了,丢脸丢到天上了,那个牙印小巧,一看便是女子的。

而段奕能容忍近他身边的女子只有她,人们看到那个牙印,不联想到她才怪!

段奕见她一副小女儿样的娇羞模样一直忍着笑意。

昨晚的她那么大胆,今天竟然这么胆小。

晚饭在前院东侧的花厅里摆开。

一张大圆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

谢老夫人与赵玉娥也被请了过来。

众人看到段奕走来,纷纷起身行着礼,“王爷。”

段奕朝谢老夫人与夏玉言走近几步,一手扶起一个道,“都是一家人,老夫人,岳母不必多礼了。”又对谢枫与赵玉娥额首道,“大哥,赵小姐也请起。”

“王爷是贵客,礼数还是不能少的。”谢老夫人微笑道。

云曦先朝谢老夫人屈膝行了一礼,又低低朝谢枫与赵玉娥喊了声,“哥,玉娥姐。”便站在夏玉言身后低头不语。

很快,谢老夫人与谢枫便与段奕闲聊起来,夏玉言忙着给众人布菜。

赵玉娥拉着云曦悄声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你脸红干什么?”

云曦:“……”

这顿饭她别想吃好,好几双眼睛不时地往她身上瞧。

宴席散,夏玉言将云曦拉到僻静处,低声问她,“不就是圆房了嘛,你怎么不说?还是王爷跟太后说起,娘才知道,难怪你回家就睡着,你那姑姑也跟个大孩子一样,将人扔下就跑了。你不说,让娘怎么照顾你?”

云曦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了。

这事儿,非得跟众人都说一遍吗?她低着头,“能有多大的事?”

夏玉言埋怨说道,“当然大了!女子头次得保养着身子。厨房里还炖着补汤,一会儿端来你喝了。”

云曦汗颜:“娘,刚刚吃完晚饭,还喝得下吗?”

夏玉言道,“这可是王爷再三交待的,娘要是将你养瘦了,王爷和太后那儿怎么交待?王爷说务必要在两个月内将你养胖十斤。”

云曦:“……”这是段奕的养猪计划?

夏玉言想了想,伸手抚着她的小腹处说道,“要是这儿有了,十斤来得也快。”

云曦的脸更红了:“……”才一晚上而已,有那么快吗?

快二更天时,段奕才起身告辞。

谢枫看了一眼她,说道,“曦曦,送送王爷。”

云曦马上挑眉看向谢枫。

谢枫居然让她送段奕?她这位大哥不反对了?

谢枫悄悄的对她道,“做了王府之妇,就要有个贤妻的样儿。”

大哥也知道了?

云曦,“……”

谢奕与云曦一前一后往前院府门处走去,绕过一座假山后,便听不见身后的脚步声了,府里的仆人们都识趣地躲了起来。

段奕停了脚步,站在原地等着,微微偏头看着她,目光温柔。

等她走到他的一则,他伸手捉住她的小手。

他的手正好将她的手包在里面,让她的心一阵温暖。

他低头看向云曦,温声道,“大婚日定在八月八日,好吗?永贞皇后的国丧日过完,是七月,七月这个月不利婚娶。

八月金桂飘香,天气入秋,适合做许多事情,你觉得怎样?我也画了几张请贴,明天让人送来给你看看图样。”

云曦抬头看向他,迎上他的眸子。

他的眸中目光沉沉,让人不由得深深陷入。

八月啊,才两个月而已,她道,“好。”

银色月光拉长了二人的影子。夏夜,凉风习习,偶尔听到几声虫鸣。

两人已走到了照壁处,再往前走,便出了府门了。

段奕将她拉入怀里,揉着她的发,半晌说道,“等着我。”声音有些低哑。

“好。”她将脸埋在他的胸口。

夏宅前停着段奕的马车,青一坐在赶车位上。

“曦小姐。”青一见二人出了府门,马上跳下车位笑呵呵行着礼。

“嗯。”云曦朝青一点了点头。

段奕放开她的手,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温声说道,“不早了,进去吧。”

“她看着你回。”她道。

“不行。”段奕沉着脸,“天晚露重,早些睡。”段奕将她往府里推。

青一闭了眼,仰天长叹,唉,为什么不着调的谢师祖非得让曦小姐回家?看他们王爷一脸怨妇相。

云曦笑了笑,“好,我进去。”

段奕看着她进了府里才上马车,一阵车轮响,马车消失在月色里。

而云曦又回过头来,她看着夏宅前空空的街道,讶然失笑,每天看着的人不觉得,一旦分开,心中竟空了一处。

她伸手正要关府门,忽然听到隔壁段轻尘的别院里响起了一阵琴声。

琴声悠扬,却透着无尽的凄凉,每个跳跃的音符都在诉说失去爱人的心痛。

曲声悲得让人心中不由得跟着一阵一阵的抽痛。

云曦微微蹙眉,世上竟有如此震撼心神的琴声?

是段轻尘抚的吗?

但,那样一个人,眸中神色如深井之水的静,笑容如春日阳光般温和的人,怎会有悲?

心中好奇,她借着月色,往段轻尘的府邸走去。

而这时,街角忽然闪出一人一马,由远而近狂奔而来。

云曦眯眼,这人有些眼熟悉?是谁?

她正要躲开那马,但骑马之人却弯腰将她掳到马背上。

“不好,快!曦小姐被人劫持了!”两个管家白虎与玄武当先追了上去。

很快,青裳与吟霜也跑了出来。

“家门前被劫持?谁干的?追!”谢枫也被惊动了,飞快地牵出马来大怒着顺着声音追去。

夏玉言吓得不轻,“这……这是怎么回事?谁这么大的胆啊,这是……”

留在府里的朱雀安慰说道,“夫人不用担心,枫公子已经追上去了,曦小姐不会有事的。”

夏玉言坐立不安,“这……这才刚刚回府呢,这可怎么办?”

“小姐不会有事的,夫人。”桂婶也安慰说道,而脸上也焦急起来,天子脚下啊,当街掳人,这还有王法吗?

……

马儿跑得飞快,转眼便离了夏宅,在寂寂的夜里一路狂奔。

“曦曦,是我。”那人的嗓音暗哑。

云曦听到这声音后顿时大怒。

“原来是太子殿下!你竟敢当街抢人?快放我下去!我是你未来的婶婶,你竟然这么无礼?”

“不放,我有事问你。”段琸一手拉着马缰绳,一手死死的搂着她的腰身。

“你到底放不放我下去?”云曦已伸手摸向腿上的匕首,拔出后咬牙飞快地朝他刺去。

“曦曦,你伤不了我的。”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一片雪亮闪来,抬手一挥将匕首打落在地。

“段琸!”她眸色一冷,口里舌尖卷起开始吹出一声尖利的啸音来。

这时,二人身下的坐骑忽然一声嘶叫,停下狂奔。

云曦借机抬手劈向他。

段琸却以更快地速度将她的双手反钳,伸手胳膊夹着她跃上屋顶。

她忽然看见了有人朝她追来,大声喊道,“我在这儿!”

可毕竟隔得太远,青裳几人没听见。

段琸眸色一沉,伸手拍上她的脖子,她便动不了。

“曦曦,我只是想问你几句话,我不会将你怎么样,你不用担心。”

她根本不怕他,她已死过一回早已无惧死亡。

她只是厌恶闻到他身上的龙涎香。

可她的确打不过他,此时,唯有用冷眸看着这个伪君子。

段琸带着她在巷子穿梭,然后进了一所小宅子。

宅子空无一人,物品却齐全,显然有人住过。

段琸踢开屋门,抱着她进了里屋,然后将她放在床上。

云曦马上冷眸看向他。

屋中的蜡烛被他点燃,一室明亮。

他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云曦。

虽然只隔着床三尺远,可他却觉得像是隔着三生。

她的冰冷的目光让他心中阵阵抽痛。

“我只想问你一句,曦曦。你真的喜欢段奕?”他道,声音哽咽。

“是!”她看着他冷笑道,语气坚决,“我喜欢他,我已是他的女人了,昨晚上我们就圆房了,你还将我掳来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