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章 想害人?自己先尝尝苦/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菁的心中又有些担心,“娘娘,那么……王爷不会被削爵吧,臣女要嫁他,但不想嫁一个平民啊。”

“放心,董尚宫。”淑妃轻笑一声,眼波转了转,一脸的志在必得,“段奕的手里有免死金龙令,只要他不造反,谁也杀不了他,而是俸禄照拿,王爷的身份永久都在,这可是先帝的遗诏。”

“那样的话,董菁就放心了。”董菁微微垂目,唇角浮着得意的笑。

……

云曦打着端敏郡主找她有事的幌子,带着吟霜又往皇宫而来。

马车里,吟霜看了云曦很久,还是忍不住地问道,“小姐,您今天怎么是这样的打扮?”

在她的映象中,云曦对于那些珠玉一向不上心,觉得累赘,也不喜欢用胭脂粉。

枫公子在去年除夕时送了云曦两套价值万两的首饰,还有王爷时不时送的各种钗环与胭脂,全被她扔在柜子里,都不曾动用。

今天却是一反常态,整个人富丽得能闪花眼,脸上的妆容更是明媚得让人挪不开目光。

云曦的眼角斜斜一挑,看着吟霜轻笑一声说道,“斗美去!”

吟霜眨眨眼,“斗美?小姐,跟谁?”

云曦的唇微微一扬,没说话。

因为,她也不知道是谁。

不过,因为上回宫宴时段奕将她扮成一个丑女,惹得一众女人们都蠢蠢欲动的想进奕王府。

她得破了这谣言。

在宫门口,云曦刚走下马车,便见前方一辆马车上拉车的马忽然嘶叫一声脱离了缰绳的束缚,撒蹄狂奔起来。

十几个宫卫马上握紧长枪,看着奔来的马儿,大有再向前冲便一枪刺死的架势。

那匹马——

云曦的眼神微微眯起,朝官道上走去。

吟霜惊得一拉云曦,“小姐,别去,危险!”

“不!”她微微扬唇一笑。

因为,奔跑的这种马的品种叫“风驰”,通身赤红,与顾非墨常骑的“一点墨”及另一种马“雪里风”,都是北疆一带的名马,都是价值万两的稀有马种。

这种马在中原很少见,什么时候京中多了一匹这样的良马?

难道是那个北疆公主的?还是那个从梁国边城来的长宁郡主的?

马儿朝她狂奔而来。

云曦侧着身子往旁边一让,打算吹响啸音将那马儿制服了。

忽然,一个一身绿色裙袂的女子骑马飞奔朝那匹马儿跃去。

她骑马的动作很漂亮,绿色的裙摆在风中扬起,如一只开屏的绿孔雀。

“小姐,那个就是长宁郡主宁雨薇,据说,她喜欢了奕亲王好几年了。”

吟霜走到她的身边说道,她不是奕王府的人,因此,知道什么都说给云曦听。

原来她就是宁雨薇。

云曦眼睛微眯,刚刚匆匆而过没有看清容颜,但看行动的身姿,是个佳人。

京中第一姝,果然不假。

“我去帮帮她。”云曦微微一笑。

宁雨薇的马在宫门前忽然跑脱,可真有点儿蹊跷。

她朝马车走去,“青二,快将套马解下来。”

青二一边解马,一边说道,“小姐也要追那匹马吗?那匹马看起来性子比较烈。而且,你同长宁郡主比,要是输了的话……”

“长他人志气!”吟霜瞪了一眼青二,“小姐的马术,这大梁有几人能比?”

二人还在争吵,云曦已翻身上马追上去了。

宁雨薇往身后看了一眼,一个紫色衣裙的女子正骑马飞奔而来。

她的眼神微眯,这个谢云曦会骑马?

她刚将头扭过,那抹紫色的身影已超过了她。

宁雨薇眉尖一拧,居然有比她快的人?

她抽了抽跨下的马,奋力追去。

两女子追得并排的时候,宁雨薇的眸色忽然一闪,从手中弹出一粒石子直击云曦马儿的肚子。

云曦的马忽然前蹄一抬,仰天嘶叫起来。

但上面的人却是面色不惊的拉着马缰绳,身子也坐得稳稳当当。

宁雨薇心中惊诧了一下,这个谢云曦的马技居然也不差?

她眸色一闪,接着又是甩出马鞭子狠抽云曦的坐骑。

她不信,这样的偷袭,这个谢云曦还不摔跤。

能与段奕并肩而立的女子,不应是个无用之人,若连马技都不会,便是她宁雨薇藐视的人。

她定会光明正大的去抢段奕。

云曦扭头看向宁雨薇,眸色一沉,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小瞧她?

她唇角一扬,口里的舌尖卷起。

一声尖利的啸音响起,前方奔跑着的那匹“风驰”忽然掉转马头朝二人狂奔而来。

宁雨薇神色一变,马上拉了拉缰绳想让开迎面奔来的马匹。

但云曦口里的啸音不停,马儿像是着了魔一般朝宁雨薇撞去。

宁雨薇的一张俏脸旋即吓得惨白。

因为她的坐骑也不听她的使唤带着她直往前冲。

嘭!

两匹马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撞击将宁雨薇撞落在地,摔得一身狼狈。

而更让她魂飞魄散的是她正落在两匹马的中间,并且,一只马蹄正朝她的脸上踩来。

纵使她有一身武功,也无法抵抗两匹疯了的马儿的狂跳。

她吓得身子发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郡主!当心啊——”

镇远候的仆人发现宁雨薇落马,纷纷骑马朝这儿跑来。

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宁雨薇被困在二马中间不敢动也出不来。

她身子一侧让开了踩来的马蹄,但另一匹马也在狂跳,她吓得冷汗淋淋,左躲右闪。

云曦的唇角微微一扬,袖中的链子“唰”的朝宁雨薇卷去。

同时,她口中的啸音一停,两匹狂躁的马儿安静了下来。

宁雨薇的身子被云曦的银链,从二马之间卷到安全的地方放下。

“郡主,你怎么样了?”侍女石英跑了过来,扶着宁雨薇,但看向云曦的神色一脸戾色。

云曦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主仆二人。

宁雨薇的头发已乱,发钗险险的挂在发髻上,衣衫的袖子也破了,脸上身上还粘了不少泥土。

侍女正帮她拍灰尘。

宁雨薇微微眯眼看着谢云曦,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平复着心情。

居然——是谢云曦救了她?

看来是她小瞧了谢云曦了。

这马上的女子,一身紫衣似云霞,容颜几乎惊为天人的美,虽然通身珠玉,却又不显媚俗,不娇柔造作,眉目间闪着同闺中女儿不一样的英气与傲然。

在她的面前,让人陡然生起自惭形秽的感觉。

宁雨薇始知段奕为什么不对其他女子动心了。

“刚才多谢你相救,你是谢云曦小姐吧?我是镇远侯的长女宁雨薇。”宁雨薇推开侍女,朝云曦走过去,俯身行了一礼。

侍女石英一脸的惊讶,小姐向谢云曦低头?

云曦微微挑眉,这女子,倒是跟京中那群莺莺燕燕们不同,京中第一姝,居然是个巾帼女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宁家世代出将军,怎么会生一个娇柔的小姐呢?

她朝宁雨薇微微抬手,淡淡说道,“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然后调转了马头,便要离去。

但身后的宁雨薇却忽然喊住了她,“曦小姐请留步。”

因为马儿已调头,云曦便偏头看她,微微挑起眉梢,“郡主还有何事?”

“曦小姐。”宁雨薇低头对云曦说道,“刚才,其实是雨微想刁难曦小姐,想试试曦小姐的本事,没想到,雨薇的拙劣马技差点害了自己,而曦小姐反而还大度的救雨薇。让雨薇羞愧不已,曦小姐,请受雨薇一拜。”

她说完,跪下磕了个头。

“郡主!”石英一脸惊骇,忙伸手去扶,却被宁雨薇挥手打开了。

云曦惊讶,她果真拜了?

“长宁郡主请起吧。”云曦跳下马背扶起她。

宁雨薇被云曦扶起,见对方的脸上没有怒意与藐视,心中更是对云曦产生好感与歉意。

“曦小姐,刚才,我……真对不起……。”

云曦打断她的话,微微一笑,“你喜欢奕亲王?所以,对他身边的女人产生了好奇心?所以,才想着试出我的本事?”

宁雨薇一时僵住,这个女子居然如此坦荡的跟她说这些?

心事被人一眼看穿,而对方还大方的同她说话,她愧疚的脸微微一红。

云曦又道,“我不反对有女子爱慕他,他被更多的女子爱慕,说明他优秀,但……越了界限耍手段近他的身,我绝不姑息!”

宁雨薇怔然:“……”

“再说了,郡主与奕奕王,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我要是连这么点儿小事也嫉妒生怨,我不是同那些无知的深闺妒妇一样的了?世上不是男子就是女子,王爷同女子正常的交往,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郡主不必为这件事自责。”

宁雨薇微微眯眼:“……”

“而且,王爷从未在我面前说起过你,不是要刻意的瞒着我,而是他认为,郡主只是他认识的众多的人中的一个,很普通的人,没有特别的故事要说与我听。”

宁雨薇一脸窘迫:“……”

云曦朝她略微一额首,然后又翻身上马扬鞭离去。

石英忙问道,“郡主,您怎么向她下跪了?她一天没有同奕亲王大婚,一天便是个平民女子,郡主你可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啊!而且,还立了功勋。”

“我敬她,是因为她的大度,很多女子知道自己喜欢的男子同其他的女子有来往,或是认识,都是恨不得弄死对方,殊不知,这完全是在践踏自己男人的忠心。正如她说的,其实有些是正常的来往,并不是私情,一味的猜忌与嫉妒,反而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郡主怎么知道她不会嫉妒,说不定她明天就会对郡主下手。”

宁雨薇的眼底闪过一丝涩然,“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出来的,她没有生起一丝嫉妒,在她说到奕亲王的时候,眼里是满满的信任。但,她也的确可以信任他,因为五年多前,奕亲王到北地一带日日寻的便是她。”

石英更是惊讶,“小姐,你怎么知道王爷寻的是她?”

“我是无意间看到的,奕亲王住在军中的帐蓬里时,帐蓬被风吹倒,数百张谢云曦的画像从里飘了出来,虽然那时画的是个十岁左右的女童,但那眉眼……绝对错不了,就是她。

后来我便关注起了奕亲王,发现他常常在画那个女子。一个男子一年画一次女子的画像是一时生情,可年年画,日日画,坚持了五年多的时间,说明的是什么?所以,我已经败了,败给了奕亲王对她的长情,也败给了谢云曦的风姿。”

石英一时惊住没说话。

宁雨薇已翻身上马,打马走开了。

……

吟霜见云曦骑马走来,忙迎了上去。

她看了一眼远处的宁雨薇主仆,不解地说道,“刚才是那长宁郡主在偷袭小姐的马呢,这个女子居然敢暗算小姐。小姐为什么还对她客气着?”

云曦翻身跳下马来,将缰绳扔给青二。

她微微勾着唇角,“吟霜,她偷袭我的马时,我早已发现了,我之所以原谅她,是因为她也只是针对我的马想试一下我的身手而已,她完全可以借机将我打落马下让我被马踩死,但她没有那种做。

再说了,她不是对我下跪陪礼了吗?有多少人做错了事愿意主动认错的?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面对自己爱慕的男子的未婚妻?这该有多大的勇气。

并且,她的父亲掌着大军镇守着边关,若我与她因着小事生仇,她是必会怂恿她父亲与奕亲王为仇而投奔向太子,对王爷可是大不利,所以,我才这么做,是想拉拢她。”

吟霜又道,“可是小姐,她在喜欢奕王爷啊。”

“只怕她会知难而退了。因为,她同我比马技已输了,而且我还救了她一命,另外,王爷不喜她,以她这种好强性格的女子,又不屑同那些小心思女人们那样耍恶招爬床,所以,不用将她放在心上。”

吟霜点了点头,“小姐说的也对,论相貌,小姐比她美,论马技,那更不是一个档次了,小姐傲然立于马上,她却狼狈得差点被马踩死。”

“所以,你还担心她做什么?这宁雨薇威胁不到我什么,真正想害人的是宫中的那些龌龊小人!”

她眸中冷芒一闪,已朝宫门处走去。

……

云曦坐了蓝帘小轿子到了端敏公主的凝翠苑。

彼时红玉正奉了刘皇后的命令送了时鲜的糕点过来给端敏,正要离去。

两人在宫苑前相遇。

红玉上前对她福了福:“曦小姐。”然后低头悄声地说道,“奴婢刚才看见董菁往鸿宇殿的吉香阁而去了。”

吉香阁?

云曦微微眯眼。

端敏从里间屋里走来,看到了云曦,她欢喜的说道,“我正想去找你呢,你却来了,正好我母后差人送来了糕点,快来尝尝吧。”

“好。”云曦笑道,她看了一眼红玉,红玉俯身一礼,悄然离开了。

端敏上前拉着她的手抱怨说道,“小皇叔也真是的,明知道今天有宫宴,也不带你进宫来,我刚才问他怎么是一个人来的,他说你病了。你哪儿病了?我怎么瞧着你好好的?”

她弯下腰往云曦的脖子上看去,惊得睁大了大眼,“看你这儿一片淤青,还有个牙印,你……被人打了?”

云曦:“……”

“不过,你今天打扮得真好看,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端敏拉着她进了凝翠苑。大约是兄弟姐妹少,她每次见到云曦都是说个不停。

可云曦来不是想听她说故事的。

“听说,鸿宇殿里正在办招待北疆公主的国宴?”她端着茶碗轻轻的吹着上面飘着的茶叶,随口说道。

端敏正在吃着刘皇后送来的糕点,她含糊着说道,“对,不过,时辰还没到,一会儿会有人过来给我传话。”

“哦……”云曦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将头低下,带着落寞的神色说道,“我还以为你也不去呢,哪知王爷赴宴,公主也赴宴,云曦……只好回家了。”

端敏一听急了,“哎,别回家,咱俩还没好好说说话呢,一会儿我带你去赴宴。”

云曦故作惊喜的说道,“真的?那可太好了。”

她要的就是随端敏去赴宴。

既然是国宴,那么守备当然森严了,如果没人带她,一定进不了鸿宇殿。

她倒要看看,那个宵想段奕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便听外面有太监来传话,“公主,奴才奉皇后娘娘的懿旨,请公主前往鸿宇赴宴。”

“到时间了?”端敏欢喜得站起来拉着云曦就走。

凝翠苑离鸿宇殿较远,要穿过整个御花园。

在经过一座小石桥时,迎面走来了几人。

端敏是元武帝唯一的公主,从小便是娇养着,除了自己的父皇与母后,这宫里的人,她谁的路也不让。

因此,她昂着头与云曦并排往前走。

“见过公主。”几个女子对端敏福了一福。

云曦往那为首的女子身上看去,见她着一身宫装,但梳着未嫁女的发髻,想必是宫中的女官。

“起来吧,董尚宫。”端敏点了点头,又指着云曦说道,“这位是曦小姐,是皇叔奕亲王的准王妃,还不快来见礼?”

谢云曦?

董菁赫然抬头,而眼中更是一片惊讶。

宫中传说,段奕的准王妃,生得又瘦又黑黄,像个村妇一样难看。

可为什么面前的女子是这样绝色的容颜?而那眉眼里还藏着傲然。

董菁袖中的手已狠狠的握起拳头,心中更是愤怒得腾起一团火。

不,长得漂亮又怎样?段奕可是她多年前就看上的,她怎能让给一个七品小官的妹妹?

她强忍着怒火与不甘朝云曦微微一礼,“曦小姐。”

云曦也在打量她,原来这位便是董菁,安夫人的娘家侄女。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董菁看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怨毒。

怨毒?

她冷笑,这才是真正不安好心的人。

端敏淡淡看了一眼董菁,拉着云曦的手说道,“走吧,时辰不早了,咱们去鸿宇殿吧。”

“嗯。”云曦点了点头,拂了拂袖子往前走去。

董菁的心中忽然生出一计毒计。

在云曦从她身边经过时,忽然扯断了手上的珍珠链子,向她的脚下扔去。

这是座石桥,栏杆又低矮,如果谢云曦踩上了珠子摔倒掉进了水里的话……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戾芒。

珠子从云曦的身后滚过去。

果然,云曦的身子一矮,往桥边倒去。

端敏一惊,忙伸手去拉她,“云曦——”

董菁也跟着喊道,“曦小姐?你怎么啦?”

哪知云曦的身子只是弯了一下腰,宽大袖子遮掩下,她的指手一翻,那粒险些让她掉入水里的珠子弹向了董菁。

扑通!

董菁的脚上一痛,身子没站稳,整个人掉了下去。

“救命——”

只是,她扑腾了几下,发现水才到腰那儿,但这一落水,早已是一身狼狈,满身的泥浆,无比的难看。

云曦浅浅笑着看向水里的董菁,“董尚宫,这石板桥窄小,你下回经过时,可要当心哦。”

她心中暗自冷笑,这个董菁不自量力居然敢暗算她,找死!

端敏对淑妃宫的人一向没有好感,她仿若没看见一样,“走吧,云曦。”

她不说,她的侍女更不会理会,吟霜则是一脸默然,这是宫里,要是在外面,她一定再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再往水里踹上两脚。

两人带着侍女扬长而去。

董菁身边的两个小宫女正站在桥上一筹莫展,急得团团转,“尚宫……这……怎么办。”

“怎么办,你们是死人吗?马上到水里扶本尚宫到岸上去!”

“啊,啊?”小宫女们傻眼,但面对权势比她们高的董菁,两人只得咬牙下了水去扶董菁。

董菁的眼里早已怒得满是戾色,谢云曦吗,走着瞧!

居然敢笑话她?她不会就此罢休的!

……

鸿宇殿里,宴席还未开。

端敏拉着云曦的手往正殿走去。

守门的太监看到了端敏马上行了一礼,“公主。”但看到云曦却是拦住了。“公主殿下,这可是国宴,没有皇上与皇后娘娘允许,不得随意带人进去。”

“她是奕亲王的准王妃。也不能进吗?”端敏挑眉问道。

太监又道,“不能,因为奕亲王并没有报曦小姐的名字,进殿的名额可是都有备案的。”

“哼,我偏要带她进去。”端敏的脸色一沉,拉着云就要往里闯。

云曦却说道,“端敏,你带我进去,万一皇上生气了呢?我还是在殿外等着吧。”

端敏抿了抿唇,“也好。绣箩,你不用跟着了,陪着曦小姐到殿后的阆苑里坐坐。”

“公主请放心赴宴。”云曦笑着说道。

端敏朝云曦点了点头进了殿中。

绣箩对云曦福了一福,“曦小姐请随奴婢来,”

绕过了鸿宇殿,云曦忽然说道,“绣箩,淑妃殿中的一个叫水香的宫女,你认识吧?”

绣箩点了点头,“认识,曦小姐要找她?”

云曦看了一眼身后的吟霜,吟霜马上从腰间荷包里摸出一个金珞子塞到绣箩的手里。

她浅笑道,“她有个亲戚在谢府,我想问她一些事,关于她亲戚的。”

绣箩捏着亮闪闪的金络子,马上说道,“奴婢这就去找她来。”

“不过……”云曦抬眸看她,“我找她的事,你不要跟任何人讲,因为她必竟是淑妃的宫女,让人知道了,于公主不好。”

“奴婢明白。”绣箩飞快地离开了。拿人东西,替人当差,在这宫中,人人都懂。

吟霜扶着云曦在回廊里坐下,她不解的问道,“小姐为什么找淑妃的宫女?”

“因为……她对淑妃有怨恨。”云曦微微弯唇一笑。

很快,绣箩找来了水香。

水香因为自己的姐姐被淑妃打死,心中一直怨恨着淑妃,也因此,云曦一找上她,她便马上表了忠心。

“曦小姐,你找奴婢?”

云曦点了点头,将水香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

她微微凝眉,“董尚宫与淑妃是不是在密谋什么事情?董尚宫去吉香阁做什么?”

水香想了想说道,“奴婢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密谋,因为,奴婢只是琉璃宫中的三等宫女,但是有一点奇怪的是,这鸿宇殿后的吉香阁可以算是宫中的一个小藏书阁,董尚宫今天却让人搬了一盆花进去,可那儿又不归她管。”

又是吉香阁。

云曦的眸子微微眯起。

“我知道了,你先回吧,再有事时,我会让人叫你。”她朝水香抬了抬手,又道,“只要你跟着我好好的干,我也不会亏待你,到时候,我会找机会将你提前放出宫去。”

水香听后大喜,进宫的每个女子,如果得不到皇上的宠幸,一直是个宫女的话,早些出宫与家人团聚才是最好的选择。

“多谢曦小姐,奴婢会好好的为曦小姐当差的。”

水香跪下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云曦摆摆手,“你快回去吧,留意着琉璃宫里的动静,不要让人怀疑上了你。”

“是。”

水香快步离开,经过阆苑一侧的回廊时,吟霜飞快地塞了一个荷包到她的手里,“小姐说这是赏你的。”

“多谢姐姐。”水香心中更是欢喜,果然,跟着曦小姐就不错。

水香走后,云曦随口对绣箩说道,“听说吉香阁那儿的景色不错,不知道是不是传闻。”

绣箩笑了笑,“曦小姐,那儿没有什么景色,就是书多,小姐要是想看书,奴婢也可以带您去看看。”

“也好,反正无事。”

两个侍女陪着云曦往吉香阁而来。

离着门还有一段距离时,云曦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她马上停了脚步,转身对绣箩说道,“我有一只镯子像是掉在了凝翠轩,你帮我找找好吗?扭金线镶着翡翠的样式。”

绣箩马上点头,“奴婢这就去找找,曦小姐可不要乱跑啊,待会儿公主可要找曦小姐的。”

“我知道的。”

绣箩一走,云曦的脸色马上一沉。

吟霜马上低声问道,“小姐,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云曦微微眯起眸子,说道,“吉香阁里有问题,我的人打听的消息是淑妃与董菁在密谋什么事,她们又反复说着一个吉香阁与王爷的名字,而刚才我听到那里面有女子低低的呻吟声。所以,这二人是想在这吉香阁里害王爷?”

吟霜的神色也一凛,“小姐,那咱们快去通知王爷小心一点。”

“通知也要通知,但,我怎么能让人如此嚣张的暗算王爷?这是当我不存在吗?”她眸色一沉,“吟霜,你想办法混入到殿中去,找到三青,提醒王爷,让他小心有人对他下黑手。我到这四周看看情况,我之所以将公主的侍女打发走,便是想行事”

“好的,小姐,奴婢这就去,小姐在宫里要当心。”吟霜飞快地离开了。

云曦走到吉香阁的门前,侧耳又听了一会儿,唇边浮着一抹冷笑。

趁着一直无人来,她从腿上取下小匕首撬开了门,又轻轻地关上。

她顺着那声音走去,只见里间的小榻上捆了一个年轻的宫女。

而衣衫已被脱了个干净,宫女正惊惶的看着她。

她心中的怒火顿时腾起。

从水香与红玉给她的消息来分析,这便是要骗了段奕来做些可耻的事了。

关键是,这是在宫里,皇叔与宫女苟合,可是大不敬!

且又是在永贞皇后的国丧期间,段奕不被入监,也会遭遇世人唾弃,前途便毁个干净了,还顺带着往王府里塞了一个女人。

好计!好计!

宫女看向云曦一脸的求救表情。

云曦对宫女说道,“我可以救你,但是 ,我放跑你,就会让人发现她的计谋落败了,就不能惩罚那个凶手了,所以,你还是先委屈你一下。”

宫女吓得怔住了。

“放心,我不会害你,只是将你先藏起来。”

她的手扬起,一个手巴掌落下,宫女的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云曦往屋子里看了看,将宫女塞入一个大柜子里藏了起来。

她的唇角扬了扬,陷阱布置好了,主角该登场了,只是不会是段奕与这个宫女。

……

董菁被小宫女扶回了自己的住处,重新沐浴换了衣衫后,快步往吉香阁而来。她既然答应了淑妃的差事,就得办好,否则,进奕王府的希望就得落空。

想起奕亲王段奕,她继而想起谢云曦。

她心中怒得咬牙,待她做了奕王府的侧妃,一定好好的收拾一下那个谢云曦!

居然敢嘲笑她,该死的贱人!

董菁站在吉香阁的门前听着里面的动静,这时,她的脖子忽然一痛,头一晕,倒在了地上。

云曦拍了拍手,看着倒在地上的董菁,弯唇冷笑,想害人?先让你尝尝苦。

她将董菁拖进了吉香阁,脱了衣衫扔在了那个宫女睡过的榻上。

然后又飞快地闪身出来。

女人有了,男人不会是段奕,但今日宫宴,两条腿的男人可大有人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