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章 我们合作(修错字)/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一这时来后宅回话,“王爷,从太子府里取来的六万两银子已经全部归到公帐上了。”

云曦不解的问段奕,“什么银子?太子为什么给你这么多的银子?”

“本王小施了一个妙计,坑了他一把银子而已。”

段奕施施然说道,“本王出手,从不会让自己吃亏,那么,吃亏的就只能是对手了。”

云曦的唇角扯了扯,王府的银子是不是,大半是这么来的?

段奕走到青一的面前,“让他们几个做戏,但做得太过了,居然真的扭伤了胳膊腿,这可得养些时日才会好,青一,将那六万两送去给他们,一人一万两。”

青一吃惊了一瞬,马上欣喜着叩拜下来,“属下替他们谢过王爷。”

段奕微微额首,“这是他们该得的,青一替本王好生的请大夫医治他们。”

“是,主子!”青一应道,然后飞快地转身离开了曦园草堂。

云曦看向段奕,他在说出将六万两银子送与属下治伤时,是一脸的洒然。

“你很吃惊?我居然给了他们这么多的银子?”段奕见她怔然看向自己,微笑问道。

“当然。”云曦看了他一眼,提笔在纸上写画着,说道,“要知道,一个家庭一年的花销只要二十两就够了。一万两可是几辈子也花不完的。”

“那是普通家庭的花销,可那些人都是我的隐卫,而且他们中大多数的武功还是我亲自教的,我当他们是自己的亲人。

而他们替我干着最危险的事,理应多得些银子去享有人间的奢华。否则,便是对他们不公,反之,便没人对我卖命。青山的人,受了欺负,本王会授意他们欺负回去。他们才活得大胆,办起事来便不会畏惧。”

云曦默然的点了点头。

难怪呢,青衣与青裳对于人家给的几百两的银子,她们从不惊讶心跳,原来是被段奕的味口养大了。

所以话又说回来,也正因为青山的人见过了巨额的财富,才不会对外面的小诱惑起反叛的异心,而是死心塌地的跟着段奕。

她的目光微微眯起,如果,段奕的这一方法用在别的人身上……

也不失为一个好的计谋。

……

琉璃宫里,淑妃怒得砸了一地的茶碗。

碎的茶碗片飞溅出去,弹到宫女们的头上身上,却没有一人敢吱声。

人们吓得纷纷跪倒在地。

余姑沉着脸看向众人,挥了挥手。

众人心中这才长出一口气,悄然地退下了。

淑妃的冷眸微眯,“董菁那个贱人把咱们都耍了,本宫居然被那个贱人算计了一把,她说什么想做奕亲王的侧妃?完全是谎话!她的目的根本就是太子!她一个二十岁的老姑娘还想着进太子府?做梦!本宫饶不了她!”

“娘娘。”余姑走近了几步说道,“太子纳了这董菁并不是坏事,反而能帮到太子呢!”

淑妃的柳眉一扬,斜睨着眼看向余姑说道,“怎么讲?她能帮到太子什么?”

余姑说道,“娘娘,董菁的家里虽然没有出过朝廷大员,但是她有个姑母不简单,是东平侯的夫人啊!

东平侯夫人又十分护着娘家,而东平侯又是个怕老婆的人,这相当于娶了一个董家女实则是陪嫁了一个东平侯府啊!”

淑妃的眼睛一亮,“对!余姑你说的没有错!董菁不是光明正大的进的太子府,她心虚就会向本宫低头!

本宫将她拿住了,便是拿住了东平侯府。那东平侯滑头,居然哪边也不靠,做了中立!董菁在太子府,这可由不得他再中立下去了!”

……

太子段琸被关进了宗庙。

夏公公做为长随自然留在段琸一旁。

“太子,奴才得到宫中的消息,董尚宫被皇上赐给了太子,封为奉仪。”

段琸被抽了一百鞭子,一身是伤的坐在靠背椅子上。

他不能躺着。

因为顾太师牢牢的盯着宗人府,将太庙里坐着稍微舒适一点儿的椅子全搬走了。

段琸听到夏公公的话,唇边浮起一抹没有温度的笑,没说话。

而是低着头,轻嗤了一声。

恭喜他又多了一个美人,美人?

又塞了他一个女人!

他的面前又浮起云曦那似有似无的笑意,当场被她看见,她一定更加厌恶了他。

他的眸色骤然一冷袖中的拳头狠狠的捏起。

夏公公见段琸竟然没有一丝惊讶,他反而惊讶起来。

他微微挑眉问道,“殿下,玉良媛问,怎样安排董奉仪?”

段琸的唇角微不可察的动了动,没什么表情地说道,“府里不是有玉良媛么?她既然管着府里的事,这人的安排,便问她好了。”

夏公公抬头看向他。

他在说起董奉仪的时候,神色出奇的淡让他惊讶。

“是,太子,奴才这就回复玉良媛。”

夏公公一走,段琸马上唤出暗中跟随他的隐卫,“暗鹰出来!”

八个身手最厉害的暗龙隐卫,被人逐一暗杀,只剩了三个,段奕闹太子府时又强行的带走了暗雨,如今只剩了一个身手还算敏捷的暗鹰了。

“请太子吩咐。”暗鹰跪拜在地。

段琸被抽了一百鞭子后,因为全身疼痛,而脸色微微发白,更显得一双细长的眸子冷戾渗人。

“今天的事情,本宫觉得有些蹊跷,你马上给本宫查,查到马上来报!”

“是,太子殿下!”

……

宫里的消息也很快的传到了太子府。

段琸还未纳太子妃,因此,内院的事都是良媛紫玉在处理。

夏公公也来传达太子段琸的意思。

“玉夫人啊,太子殿下说,全凭夫人您做主安排。”

“一个九品奉仪么?知道了。”紫玉正看着侍女们在打扫宅院。

府里被段奕带着人砸了一通,她只好带人重新整理。

夏公公见紫玉的神色落寞,便安慰她说道,“玉夫人,咱们的主子是太子,这女人往后只会多不会少,你可不能想不开,再说了,太子一直宠着您,您的地位,将来只有太子妃能超越,其他的女人,您大可不必理会。”

“多谢夏公公安慰,我不生气。”紫玉淡然一笑。

“那就好,老奴这就回复太子去。”

夏公公走后,紫玉的侍女忙问道,“夫人,您不生气?您可是四品的良媛,太子往府里添美人,怎么也要跟你说一声吧?却这样莫名的送到府里,太子这是没有尊重夫人啊。”

紫玉望向断了的窗棂,唇角微微轻扯,神色透着凄然,“尊重?他几时又尊重过我了?小娟,我不过是他泄恨的工具而已。”

“可,怎么可能?夫人,太子到现在,都只有夫人一个,就算又收了一个美人,还只是个九品的,还不得日日给夫人请安?”

“你不懂。”紫玉涩然一笑。

到傍晚时,有仆人来给紫玉传话。

“夫人,府外有人送您贴子。”

“我的贴子?”她有些讶然,“是谁?”

她是京外人氏,一次进京时竟被太子看上,淑妃便从他父母手里强行要来给了太子做侍妾。

因为这一身份,她也没有朋友。

未婚的女子,她要提防着勾上太子。

已婚的妇人又嘲笑她是个妾,虽然身份高贵一些,但只能被人喊一声夫人,不能叫太子妃,她连侧妃也不如。

因此,互相厌恶,她并没有认识的人。

可,今日,谁来约她?

仆人递上一个拜贴,上在赫然印着一个“曦”字。

字是用梅花小篆写的,贴子做得十分精美。

“曦”?难道是谢云曦?

她的心中狂跳了一瞬。

那个,她的原身找她?

她翻开拜贴,上面赫然印着:请紫玉夫人到醉仙楼小聚。

醉仙楼?她的两眼微微一眯。

次日一早,紫玉只带了一个侍女小娟往醉仙楼而来。

两人都穿着普通的衣饰,按着贴子的指示,她到了尊字号客房。

小娟留在外面守着,她只身一人推门走进去。

一个紫衣女子正坐在上首的桌案边沏茶。

晨曦从窗棂里射进来,映在她的身上,泛着浅浅的金色。

“您是曦小姐?”紫玉问道。

云曦抬起头来,朝紫玉微微一笑。

“没错,我正是谢云曦。”她朝紫玉伸手,指着面前的椅子说道,“紫玉夫人请坐。”

面前的女子同她差不多的年纪,却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淡然。

她的身姿苗条,肌肤很白,更衬得唇瓣如雪地的红樱,她的唇角微微勾起,带一抹浅笑,两只秋水眼眸看人时,眼神却又锐利。

单看眼,给人一分冷戾的感觉,单看唇,却是藏着调皮,这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难怪太子说她不像她。

她只学了谢云曦的外表,而那份时而冷戾时而调皮时而温柔的笑,她学不来。

“不知曦小姐找妾身有什么事?”紫玉开门见山的问道。

“紫玉夫人在太子府里不得宠吧。”云曦看向她,唇角依旧浮着淡淡的笑,而眼眸中的神色别有深意。

“不,我得宠,我是四品良媛。有宫中发的玉碟。”紫玉昂首说道,这个谢云曦找她究竟是什么事?她不敢一下子摊牌,撒谎说道。

“你欺骗得了别人,欺骗不了我。”云曦微微一笑,“太子根本不喜欢你,却处处要你模仿她人。你难道想一辈子做个替身,不想摆脱他?你眼睁睁看着你的未婚夫日日心生怨恨而无动于衷?”

“你究竟想说什么?”紫玉的脸忽然一片煞白。

“我们合作,我帮你摆脱太子,你帮我做事。”云曦微微一笑。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要是骗我,而事情一旦曝光,我不是会被太子给打死?”紫玉眯起眸子看向云曦。

“我又为什么要骗你呢?”云曦浅笑道,“难道我会一直容忍一个人一直对我心怀不轨?”

紫玉吸了一口凉气,“你……你知道太子的想法?”

“当然,而紫玉夫人你,只是我的替身。你愿意一直被替身下去?”

紫玉默了默,说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太子?他可一直惦记着你。”

云曦轻笑一声,“太子什么都让着你,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紫玉看了一会儿云曦,“我厌恶他虚情假意。”

“同你一样。”云曦淡淡一笑。

紫玉垂下眼帘想了想,再抬起头时,眼神变得森冷,“我同意。”

“好!”云曦眉梢一扬,将一张银票放在她的面前。

紫玉吸了一口凉气,一万两?

她赫然看向云曦,“你为什么给我这么多?”

“你那未婚夫家里不是欠了高利贷一万两吗?正好帮你还了。”她看向紫玉微微一笑。

紫玉顿了顿,将那一万两的银票收了,“好吧,你要我做什么?”

云曦将一碗茶水推到她的面前,唇角微微一扬,“听说董菁被皇上赐给太子做了奉仪,是吧?”

紫玉点了点头,“对,这件事情因为是发生在国丧中,所以没有公布,但,还是很多人都知道了,董家下午就会送她来太子府。”

云曦的眼中戾芒一闪,“我要你好好的看着那个董菁,她品阶比你低许多,你收拾她,应该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紫玉上下看了云曦两眼,“曦小姐为什么要我收拾她?曦小姐与她有仇?”

“告诉你也没关系。”云曦神色一冷,“因为她惹着我了,还有,我不想太子与东平侯成朋友。”

紫玉点了点头,“好,妾身知道该怎么做了。”

……

董菁昨天被安昌送回了董府。

府里仆人看她的眼神全是各种诡异,让她恨不得将自己藏进地窖里。

但圣旨已下,她不得不嫁了。

说的是出嫁,但,因为是国丧,不能奏喜乐,更不能摆喜筵。

整个董府里静悄悄的。

只有董夫人唉声叹气的指挥着仆人们快速的备着嫁妆。

董菁的脸色一直阴沉着,这不是她想要的婚事,不是,太冷清了,冷清的让人压抑。

安夫人得到消息后也马上回了娘家。

她抱着侄女儿安慰说道,“菁儿,别怕,有姑母在,你到太子府不会受欺负的。”

董菁没有哭,而是愤恨的说道,“可是姑母,菁儿只是个最末名的奉仪啊,那府里还有个四品的良媛,我难道一直对她低声下气的?”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从外面走进来,正好看着董菁在抱怨。

他冷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你不会去抢过来吗?自己做良媛?将她贬得最末等?”

董菁趴在安夫人的怀里,目光直直的盯着一处。

她的唇角渐渐地浮着一丝浅笑,虽然男人换了,但,只是换了一条行走的路而已。

她一定会爬到那个高处,将那谢云曦狠狠地踩到脚下。

晌午后,一顶二人抬的小轿子来到董府的门前。

两个长相丑陋的抬轿仆人,与两个长得一脸褶子的歪嘴媒婆。

董家老爷气得脸都黑了。

他扬唇冷笑,“怎么,太子府身为一国的储君,怎么会用这么寒酸的轿子?就不怕世人耻笑一番?”

随轿子而来的一个婆子忙陪笑说道,“董家老爷,你就有所不知啊,因为太子府的护卫与奕亲王的护卫打起来了,结果是太子的护卫打伤了奕王爷的人,

被皇判罚了六万两银子,赔给奕王府。结果,太子府里便没钱了,只好租了一辆轿子。您要是不急,过一阵子等太子有钱了再来租更华丽的轿子?”

另一个婆子也说道,“是啊,董老爷,轿子租的可贵了,时辰到了就得退轿子了,奉仪要是还不上轿,老奴们只好退了轿子,董奉仪请自己找轿子到太子府。”

什么?

让她自己找轿子去太子府?

如果她那样做了,她便成了天下最大的笑话了。

她咬了咬牙,“上轿!”

头上顶着喜帕,着一身水红的衣衫,被太子府来的两个婆子扶进了轿子里。

轿子很快就到了太子府。

门前不见有人迎轿,只有一个小厮走来说道,“哟这就到了?玉夫人说了,太子如今不在府里,就请将贵人直接抬进去吧。”

董府的陪嫁嬷嬷冷笑道,“太子不在府里,怎么,管事嬷嬷也不在吗?”

两个婆子呵呵一声说道,“请管事嬷嬷因为要付更多的银子,府里开销大,贵人多体谅一下吧。”

轿内的董菁气得一脸的铁青。

轿子到了照壁处,落轿。

抬轿子的人便开始催促着董菁,“贵人,请下轿吧,这轿子可是租的,哦,玉夫人没付钱,贵人您将租轿子的钱付了,不多,十两银子,像您这样的贵人一定拿得出来!”

羞辱,赤果果的羞辱!

董菁气得自己踢帘子走下轿来。

但因为身子在慎刑司受过罚,并没有完全的复原好,下轿的那一刹那,她腿上一软,险险的差点摔倒了。

两个陪嫁的嬷嬷忙扶着她。

“贵人,您可要当心啊。”

抬轿子的伙计以为她要走,忙伸手拦住了,“贵人,租轿子的钱,十两!”

“贵人?”两个嬷嬷看着她。

给了,丢人,不给更丢人。

“嬷嬷,给他十两!”董菁咬了咬牙。

嬷嬷无奈只好给了。

一个抬轿子的人伸手接了,哪知另一个也道,“一个人十两,不是两个人十两,贵人,好事成双啊,付一个人的银子,贵人想永远的单相思?”

“放肆!你们只是一些奴才,敢说贵人?”嬷嬷怒喝一声。

“奴才也是人,怎么,贵人出不起吗?出不起,按规矩,原路送回!”紫玉的声音清冷的说道。

原路?

董菁更得咬牙,“给!”

她怒目盯着紫玉,哼,走着瞧!

……

董菁一直不甘心,暗中让人查着云曦的事,但却发现查不了,没有一点儿线索。

她正因无从对云曦出手而苦闷着,她的一个陪嫁来回话。

“小姐,谢云曦未来的嫂子还定过婚,是江南白家的少爷,据说,当初的婚事是赵家老爷强行要退的,白家不愿意,而那时赵家势力大,白家势力小,迫不得以而退了,现在白家又后悔了。”

白家?很好,董菁微微一笑。

动不了那个女人,那就从她身边的人动手好了,她一定会分心!再借机除了她。

……

只为武状元的选举日马上到了,谢枫这几日也推了不少公事,专心在家练武。

赵玉娥见谢枫每天都在家,便坐不住了。

一会儿说要去夏宅问个绣花的样品,一会儿说上街买个胭脂,又说谢府的厨娘做的新点心样式好看,送与夏宅的厨娘做样品。

反正,借口各式各样,总想着往夏宅跑。

林嬷嬷只笑笑不语,谢老夫人心中肚明。

今天,赵玉娥的丫头丽儿听说云曦每日都在谢府,马上回到百福居的西暖阁来汇报。

赵玉娥心头一喜丢开手里绣着的帕子,起身找衣衫换。

丽儿跟在她的身后笑道,“小姐,你的借口是看曦小姐,这样特意打扮一番,老夫人会猜不出来你是去看枫公子?”

赵玉娥横了她一眼,撇了撇唇说道,“猜得出来就猜得出来,只要你这嘴贱的丫头不要乱说出来就行,不然,我将你赶去厨房烧饭去。”

丽儿吐了吐舌头站在一旁不敢再多话。

主仆两人往东暖阁而来。

谢府虽然没了男女主人,一片萧条,但也少了往日的勾心斗角鸡飞狗跳,老夫人带着赵玉娥与一二十个仆人相安无事的过着日子。

外人看着萧条,谢老夫人却不以为然,似乎心情也大好,此时正与林嬷嬷坐在廊檐下的阴凉处说着话。

林嬷嬷道,“老夫人,前几日,族里的长老们送来了文书,说是这个月二十八就是武状元选举了。依老奴看,枫公子的武艺不错,进前三甲,应该不成问题。”

谢老夫人手里拿着一个蒲扇轻轻的摇着,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也看好他。若他进了头三甲,于他的仕途更有利,官职往上升个一级两级不成问题,并且,据说皇上也挺喜欢他,常常叫他进宫议论事情。”

“老奴听说枫公子救过皇上一次,但却没有要赏赐,皇上对他另眼相看的吧。不过,老奴不明白,枫公子为什么不借着皇上对他的信任,借机讨要官位呢?还老实的做一个管着片区治安的指挥使,还是个副的?”

“这你就不懂了。”谢老夫人笑了笑,七十岁的老妇,双眼虽已浑浊,但目光锐利,“枫公子聪明着呢,他越是低调谦虚,皇上越是觉得他难能可贵,越是奇货可居。

相反,做事太高调,而本事一般,给了官位做不好反而让人失望,让人怀疑他救皇上的用心了,皇上要是对他起了疑心,他往后再做更多的努力也是无用。

另外,他进谢府也是一样,他已与玉娥定下了亲事,可以说,在众多谢氏子弟中,他是与我关系最亲近的人。

但他却从未向我提出借着谢氏的威望向上爬升的请求,依旧默默无闻的做着他的小官吏,是一样的道理。他是反击给谢氏的那一群顽固的族老们看的。”

林嬷嬷讶然说道,“便是那句老语说的,一鸣惊人?”

谢老夫人靠在摇椅上,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谢府交给他,我也放心,现在只等武状元选举一过,我便提前通知族里,海选长公子的事,也提前。族长,只有他合适。”

赵玉娥与她的丫头小丽走来了,谢老夫人与林嬷嬷才停了说话。

坐在远处树阴下绣着花的金珠见到赵玉娥,忙站起身来行礼,笑道,“表小姐,今天这身杏色的衣衫真好看。”

金锭也笑道,“表小姐看着比以往都好看,水灵灵的。”

赵玉娥横了两人一眼,忍着笑意往前走。

她还未开口,坐在廊檐下的谢老夫人就朝她摆手,“去吧,去吧,曦丫头回来了,正好你们两个说说话,记得中午也不要回来,中午不备你的饭,你就在夏宅吃吧。”

“去吧,去吧。”一众丫头笑嘻嘻将她往外推。

赵玉娥又好笑又好气。

这是……巴不得她快嫁人吗?嫁了人……嫁了人她也住这府里!

她忍着笑到了夏宅。

夏玉言见到她更是欢喜,拉着她的手就往后院送,“曦儿也回来了,你们好好说说话。”

夏宅后院的一处宽阔的草地上,谢枫着一身短打衣衫正在练剑。

云曦立于一旁观看着。

她看了一会儿,笑道,“哥哥的剑法更精湛了,不过,还是追不上我。”

她身子一闪往谢枫身边跃去。

谢枫只看到一团紫色影子围着他转,他却怎么也抓不着。

“鬼丫头,你这是什么招式?”谢枫跑得满头大汗,也没抓着她一片衣角。

“所以,你的剑法得勤加练习啊。”云曦笑道,然后,她将手中拿着的一张纸抖了抖,说道,“我这儿有一份名单,是段奕着人收罗来的,身手都不错,这次武状元选举,你得多留意这些人的招式。京城人氏有刘义安,刘松,宁义昌,董文,江南海州来的白士林……”

咣当——

一声碗盘掉落地上的声音将二人惊醒。

赵玉娥脸色煞白的看着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