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章 赵玉娥失踪了/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回头看去,只见赵玉娥一脸苍白,正站在离他们二三丈远的地方,目光微微发直。

她的面前落了一地的茶碗碎片。

“小姐当心脚下,奴婢马上收拾好。”丽儿扶着她往后退。

“玉娥?你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太好?”谢枫扔了长剑向他走去。

云曦也跟着走过去。

赵玉娥的嘴唇哆嗦了一下,扯了个笑容说道,“枫,我没事,我是看到剑光给吓的。”

云曦看了她一眼,眸色闪了闪。

她早就看见赵玉娥来了,只是在念着名字的时候吓得抖落了手里的茶盘。

名字?

她又重新看向纸上的名单,刚才念到江南来的白士林时,赵玉娥才惊慌失态了。

白士林……,白士林?

她心头一亮,江南白家?

之前被赵玉娥的父亲赵淮强行退婚的那个江南白家?

白士林与赵玉娥很早以前就订了婚,只是赵玉娥的父亲当时一心想将赵玉娥送与东平侯做小妾,便宁可赔些银子也强行退了这门婚事。

白家只是生意人,当然不敢同当时还是朝中三品大员的赵淮对抗。

白家上上下下是忍着怒火退了婚,赵玉娥这是还担心白家仍记着这件事吧。

谢枫搂着她的肩头安慰她说道,“那就不要看了,咱们坐着说一会儿话。”

云曦看了二人一眼,轻轻地咳一声。

赵玉娥与谢枫却一直专注的说着话,对她的咳嗽声音半丝儿没有去注意。

云曦轻笑一声,然后微微拧着眉,抱怨地说道,“哥,我也怕剑光。”

谢枫见她一脸的委屈样,但眉眼里却闪着狡黠,他冷着脸哼了一声,“怕的话,那就闭上眼,没人叫你看。矫情!”

云曦:“……”

……

“呵呵,自己的老婆害怕,就一个劲地护着,妹妹害怕,却是矫情!这哥哥好偏心!”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

“偏心,我也同意!”一个脆生生的女子声音附和说道。

院墙上坐着一男一女。

墨色长衫一脸怒意的是顾非墨,清贵公子的两眼中怒火腾起,仿佛要烧了对面的白衣蒙面女子。

云曦眯起眼眸打量起那个女子来。

只见她长发如瀑散于身后,脸上遮着一层面纱,看不清真容,但一双眼睛如墨宝石一般晶莹闪亮,忽闪忽闪,灵动可人。

白衣女子说的话带着梁国北地一带的口音。

这女子来自北地的,难怪她看上去很陌生。

围墙上的二人还在争吵。

顾非墨冷嗤一声,“这是我的意思,你少跟我附和!”

白衣女子的柳眉一竖,呵呵笑了一声,“谁跟你附和了?难道一件东西明明是白的,也要我违心着说成是黑的吗?我说了是白的就是模仿你?顾非墨,路是给大家走的,人长舌头是要说话的,凭什么说我附和你,跟随你?你好不讲理!”

顾非墨的俊眉微扬,“臭丫头,那你从青州一路跟我来京,想干什么?来京里也就罢了,我来这里,你也来,不是跟着我,是干什么?本公子最是讨厌狗皮膏药般跟屁虫!”

“顾非墨,明明是你跟着我,你跟着我一直跟到了京城的城墙处!”

“臭丫头,那是你抢了我的帕子!”

“你的帕子吗?明明是个女子的帕子,怎么可能是你的?”

“那就是我的!”

“帕子上面绣着一枝梅花,你说你一个大男花拿什么有花的帕子,你不怕人取笑你?快告诉我那女子是谁,我就不跟着你了!”

“休想!快还我!”顾非墨怒得伸手按上了配剑。

白衣女子咯咯笑起来,“有本事来追!”

云曦一直打量着那个白衣女子,忽然说道,“顾非墨,她是谁?你们在我家的院墙上想干什么?吵架怎么吵到这儿来了?”

“你可真是闲的!”谢枫横了他一眼,扶着赵玉娥坐在石凳上,朝顾非墨走来。

“谁说本公子闲了?”顾非墨从院墙上跳了下来,“本公子是奉旨回京的,派了差事。”

“差事?什么差事?”谢枫看了他一眼问道。

顾非墨瞥了一眼坐在院墙上的白衣女子,“林素衣,这是我跟朋友的私事,请你远离!”

“不就是你被你们皇帝派去做武状元的监考武师吗?有什么稀奇的?不让听就不听,本小姐还不想听。”她在院墙上坐正了身子,朝顾非墨翻了个白眼说道。

顾非墨的赫然扭头看向她,目光带着肃杀,声音冷沉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谁做监考武师可是一件十分机密的事情,每个人都不得泄密出去。

可这个林素衣居然知道了。

顾非墨向林素衣走近了两步,林素衣眨了眨眼,讪笑道,“呃,呵呵,那个,你放心,不是偷看了你的圣旨,而是……好吧,到了监考的那一天,你就知道了。”

“你不说实话,休想离开!”顾非墨抽出身上的配剑朝她忽然刺去。

“我说了实话啊,我没有骗你。”林素衣的身子一个翩飞,轻巧的躲开了顾非墨刺来的剑。

云曦的两眼微眯,目光紧紧地盯着林素衣,那女子的身手快得惊人。

她以为她已是很快了,但林素衣的快中带着轻盈,比她更高上一筹。

她的快只是在原地快闪,而林素衣却是轻功高,这像是她与姑姑的两者结合。

说的是话又是北地口音,她是什么人?

林素衣也不跟顾非墨厮杀,只是一味的躲开着。

“喂!顾大善人,你来真的?本小姐不跟你玩了,再会!”她的身子一翻,从院墙上跳了下去。

“你给我站住!”顾非墨怒道,提着剑又追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远去后,院墙上又回复了安静。

赵玉娥怔怔的看着空空的院墙上,眨了眨眼,“这个女子真奇怪,是谁啊?”

“你们在说我吗?”一个白色的身影又翩然跳入院内。

林素衣轻轻地拂了拂衣袖,眨了眨大眼睛巧笑俨然的看着云曦。

赵玉娥吓了一大跳,捂着心口喃喃地说道,“你……你是人是鬼?怎么跳进来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谢枫见林素衣吓着了赵玉娥,顿时就大怒起来,“唰”的一声抽剑刺向林素衣,“你究竟是什么人?”

林素衣轻巧地躲开了谢枫的长剑,正色说道,“我没有恶意,我听说枫公子想参加武状元的选拔,所以来看看你们。”

谢枫与云曦互相看了一眼,“你究竟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们家的事?”

“我是北疆公主身边的人。”,她微微一笑,“公主发现这次状元选拔的人中,有大部分是太子的人,虽然有小部分像枫公子这样的中立之人,但能有机会赢的,也只有枫公子一人。其他的人都不强。公主想让太子的人都输得极惨,最好一个都不能入仕为官。”

云曦打量了一下林素衣,问道,“我哥能不能赢,还不知道,让太子的人都不能入仕为官,这好像不是我兄妹二人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吧?我们可没有那个本事能左右朝廷任用哪一个人。”

“曦小姐为什么这样的谦虚?太子在宗庙里被罚跪一个月,被鞭责一百下,难道不是曦小姐手笔?”林素衣看着云曦微微浅笑。

云曦又上下打量起她来。

这个女子居然能看出太了是被人算了一把。

是宫中安着她的眼线,还是她本身就聪慧过人?

还是自己的计策太拙劣,被人轻易的看穿了?

云曦眯起眸子问道,“你们公主为什么要针对太子?”

“因为在北疆的朝廷里,朝中大部分官员想让公主嫁给大梁的太子段琸,而公主不喜欢他,如果太子的表现以及威望并不像北疆朝中大臣们想的那样好,那么,公主就不用来和亲了,可以随意找个驸马带到北疆去。”

“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北疆公主身边的人?”谢枫也问道。

林素衣从腰间取下一个腰牌递到谢枫的手里,浅笑说道,“枫公子在北疆一带带兵驻守多年,对北疆皇室的腰牌应该不会陌生吧?”

谢枫接在手里,正反两面都看了看,然后对云曦点了点头。

林素衣的眉梢扬了扬,“怎么样,合作吧?太子的党羽是哪些人,都有哪些破绽,我帮你们找出来,一一告们你们,枫公子只需要全力以赴的赢了他们就好。”

云曦看向谢枫,谢枫点了点头,“好,我们兄妹同意了。”

林素衣向二人拱手一礼,说道,“成交,先告诉你们一个人,他是江南白家的少爷,名叫白士林,举家倾财投靠太子了,三天前已经到了京中。”

她说完,纵身一跃,身子飞过院墙,离开了谢府后院。

而赵玉娥的身子这时忽然晃了晃,心中一阵不安。

白士林?他是太子的人?

谢枫低头看向赵玉娥,发现她的脸色又不好了,忙柔声问道,“你怎么啦?”

“没……没事。”赵玉娥含糊说道。

又是白士林?云曦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也许,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心结吧。

赵玉娥一直心神不宁,谢枫的剑也练不下去了,他回头看向云曦,将剑扔给她,“替我先收着,我送玉娥先回谢府。”

“好。”云曦接了剑。

小丫头丽儿见自己家小姐要回去,也跟着起身,被云曦一把捉住了。

丽儿吓得不轻,睁大双眼看着云曦。

等到谢枫与赵玉娥走得看不见身影了,云曦才松手放开丽儿。

丽儿长吐了一口气,拍着心口哭诉着说道,“曦小姐,你拦着奴婢做什么啊,小姐都回家了,可奴婢还在这儿,老夫人一准会骂奴婢的。”

“你这傻丫头,真是笨得可以,老夫人才不会怪你,要是你跟着小姐回府了,老夫人还要骂你笨!”

“为什么啊?”丽儿眨了眨眼不解的问道。

云曦伸手戳了戳丽儿的脑门儿,“你看你笨吧,枫公子哪里是送你家小姐回家,是安慰她呢!他俩走在一处聊聊天,一看后面跟着你个傻丫头,还不得气死?”

“哦,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下回看到枫公子送玉娥姐,你就马上躲开,知道吗?”

“知道!”小丫头丽儿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

太子府。

紫玉与董菁双双盛装的迎在府门前。

除了她们二人,还有一众丫头婆子。

婆子同往日没什么两样,但丫头们个个穿戴得像是过年一样,人人穿着一身新衣,头上更是想着花样的盘着新式发髻,细看下,有不少人的脸上还扑了粉。

年轻些的丫头——特别是有些姿色的丫头一个个喜气洋洋。

紫玉对这些年轻丫头的举动无动于衷,目光淡淡的看着府门一侧的道路,因为过不了多久,这府里的主人会从那儿坐马车回来。

唯一与众人神色截然不同的是太子新收进府里的董奉仪董菁。

董菁看见一大群的莺莺燕燕翘首看着府门前的路,暗自扯唇冷笑一声。一

她心中腹诽着,真是一群无知的女人们,太子是什么人?他需要一个辅佐他顺利拿到江山的女人,一个个庸俗的脂粉妹们,太子会看中她们?

就在她暗自冷嗤中,一辆通体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府门前。

董菁马上收了脸上的冷笑,露了一个温和甜美的笑容出来看那辆马车。

最先下来的是夏公公,随后,他伸手一只手扶着里面的人。

一只修长玉白色的手指搭上了夏公公的手,然后,一个一身银白色的男子从车内走出来。

“恭迎太子殿下。”一大群女人们俯身行着礼。

董菁也马上屈膝拜下。为了让她的声音同别人不一样吸引住太子,她故意将声音说得慢了众人一拍,因此,当众人一齐喊完太子千岁后,便听到好的一声突兀的声音,“太子殿下金安万福。”

她低着头,等着太子来看她,哪知看她的,除了太子与紫玉,人人都目光锐利的看着她。

董菁气得咬牙。

段琸朝紫玉走去,将手伸向她。

“你……本宫一个月不见你,你竟然变了。”段琸微眯起眼神看向紫玉。

这个长得与她有几分神似的女人,原本娇柔做作的让人烦,一个月不见她,这神色居然又像了几分,眉宇间满是淡然神色,而那眸中却闪着讽然。

紫玉微微低着头,“这是因为殿下有一个月没到见妾身的原因,妾身还同以前一样哩。”

“是吗?”段琸盯着紫玉看了好一会儿,没看其他人,拉着紫玉的手进了府里。

一众丫头们失望的也跟着往府里走。

唯有董菁是一脸的怨恨。

紫玉装着看段琸,目光朝后扫去,正看到董菁一脸铁青的看着她,她微微勾了勾唇。

段琸回了太子府,几个时辰过了都没有过问过一句董菁。

董菁气得午饭也不吃了,派了几个侍女去问,都是说太子在陪玉夫人商议事情。

到了快傍晚时,她再也忍不住了,亲自往紫玉的紫园走来。

紫玉的丫头小娟正好走出园子门,见到董菁扬唇笑了笑,“董奉仪,你来得正好,玉夫人正让奴婢去请你呢,你却自己来了,也省得奴婢跑一趟冤枉路了。”

“你们夫人找我?”董菁微微眯眼,抬了抬下巴一脸傲然的说道,“找我什么事?我往这儿来也不是来看你们夫人的,我是路过。”

分明是想看太子,还死鸭子嘴硬的逞强,小娟心中鄙夷了一声,但口里却说道,“夫人找董奉仪什么事?奴婢真的不知道,不过,太子也在,应该是有重要的事吧。”

董菁看了一眼小娟,抬头傲然走进了紫园。

小娟扭头看了一眼董菁,暗自冷笑一声,进了紫园,可不要气得跑出来。

董菁想着太子在,走得也快。

紫园里外间没有人守着,而屋中空空没有人在,她心中奇怪,正要到其他地方去找,这时,她听到里间屋里有奇怪的声响。

董菁好奇,便走了过去。

里间的门没有关牢,敞开了半条缝。

她从缝里看进去,顿时一阵面红耳赤,接着又是滔天的愤怒。

只见里面的二人都是身无寸布,正在上演活春宫。

正是太子段琸与紫玉。

段琸背对着门站着,紫玉半趴在他的身上,她看到门缝那里的董菁,挑衅的笑了笑,还肆意的喊叫了一声。

声音的刺激,让段琸更卖力的动起来。

刚刚经过人事才一个月的董菁,见到这样鲜活的画面与刺激的声音,整个人都激动起来,身子一抖不小心撞到了门上。

咣,门在这个时候倒在了地上。

忽然的巨大响,将段琸惊得松开手,紫玉从身上掉下来。

他的身子更是气得发抖,待看到是董菁,抬起一脚便将她踢到门外去了。

董菁的心口一疼,一口腥甜从口里喷出。

看到地上她吐的那口血,董菁朝着紫玉的屋子恨恨的暗骂,“死贱人,居然骗她来看太子的活春宫,让她被太子打!她饶不了紫玉这个贱人!”

董菁被自己的侍女扶到了园子里。

“小姐,你别对紫玉夫人生气了,你弄错对像了。”她的一个陪嫁嬷嬷说道。

“还夫人?她配?我不会弄错,就是她在针对我,从刚进太子府就是她在给小姐小鞋穿,我饶不了她。”董青恶狠狠的说道。

“可是小姐,你有没有觉得紫玉夫人像一个人?”

“像谁?”董菁眯起眸子。

“谢云曦。”

“她?又是她!”董菁怒得咬牙,“那个白士林联系上了没有,将她约出来,”

……

赵玉娥正在谢府的西暖阁里绣着花,丽儿拿着一封信进来,“小姐,有你的信,不过奇怪的是,没有写署名。”

“我看看。”赵玉娥接在手里,她匆匆看了一眼后,又一个字一个字的细看起来。

丽儿眨眨眼,“小姐,谁的信?你怎么看了这么久,才一页纸啊,也没有多少字吧?”

“你懂什么?”赵玉娥白了她一眼,然后掩着内心的喜悦说道,“快去备马车,我要出府一下。”

“小姐要去哪儿。”丽儿问道。

“出去再说。”赵玉娥又看了一眼信说道。

“不行啊,小姐,咱们出门都要跟老夫人说的,得报上地址。”丽儿皱着眉头。

“我跟枫公子出门,还要报地址?等着老夫人找到我看笑话?你这呆丫头!”赵玉娥伸手戳了丽儿一下。

丽儿眨了眨眼,“是枫公子啊,小姐,奴婢这就让前备马车。”

赵玉娥带着丽儿出了门,到了信中指定的地点。

她看向那个熟悉的背影,娇嗔说道,“你怎么约我来这里?”

他人没转身也没开口,身后却有一人忽然捂着她的嘴巴,接着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