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章 给太子一顶绿帽子!/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士林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

他扯唇冷笑,“赵玉娥,你威胁我?”

“……”

“你也不想让你的外祖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吧?当然,若我抱着你的尸体去见她,她也不会无动于衷,必竟你以前也是我的未婚妻!”

赵玉娥冷笑说道,“我与你的婚约早就已经解除了,还有,你敢说你们白家攀上我赵家时,不是看中我父亲的权势?”

“……”

“你们白家难道不是看中我母亲的身份才提亲的?你当我外祖母不知道内情?你还想带着我的尸体去,你以为她会软弱得被你左右?”

她袖中的手在发抖,她怎么就忘记了白士林是个模仿他人字迹的高手?

他居然模仿了谢枫的字迹骗她来茶室。

现在想想,其实是有破绽的,因为谢枫根本不懂画。

她却一时迷了心窍相信了那封信。

白士林轻笑一声,“我与谢枫,大家彼此彼此,你选他,是不是因为他有一个即将成王奕王妃的妹妹?实话告诉你,太子是不会让他们顺利成婚的。”

“……”

“所以,你嫁一个七品小吏的谢枫,不是委屈了你自己?而你要是选我,我会好好的待你,这次的武状元,我一定会将谢枫比下去,哦不,他可能都参加不了了。”

门外忽然有人说道,“公子,属下们已将消息放出去了,谢枫正往这边赶来。”

“是吗?”白士林的眉梢扬了扬,得意地说道,“做好准备,拿下谢枫!最好给公子拿活的,他对太子殿下很有用。”

“是,公子!”门外的护卫应道。

随后,那脚步声渐渐地远去了。

赵玉娥的一颗心狠狠地揪起,她望向白士林冷笑道,“原来你捉住我是想抓谢枫?你以为你杀得了他?”“那么,试试看不就知道了?”白士林俯身下来,双手按在榻上,微微勾唇冷笑。

赵玉娥神色紧张地往后躲。

她飞快的拔下一只发钗抓在手里,“白士林,你……你敢再上前试试看!”

“我们订婚那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你,唉,想当初,我怎么就一时犯傻同意了退婚?你说你这么大的一个美人,嫁一个不懂风雅的谢枫,委不委屈?”

“你滚开!”赵玉娥又气又羞,一脸煞白。

他的手用力地抓住赵玉娥的手腕,双腿压着赵玉娥的腿。

“放开我!”赵玉娥用力地挣脱着。

她两眼凌厉的看着这个衣冠禽兽,心中原本一直厌恶着父亲,但那薄情的父亲却退了这门婚,也算他活了一场为她办了一件好事。但白士林的手劲很大,赵玉娥只是个深闺小姐,哪里挣脱得开?

她忽然咬住了舌头,白士林发现她神色不对,一掌朝她头上劈去。

“你想来个殉节?让我白士林背个奸杀女子的罪名?你做梦!”

赵玉娥怒目看着他,“你关住的不过是我的一副身子,你想借我上位,做梦!”

“本公子就先用了这身子再说,我倒要看看你这身子能换多少钱。”白士林勾唇一笑,困为双手正按着赵玉娥的胳膊,他便俯下身用牙开始咬开赵玉娥的衣领。

赵玉娥大声怒道,“白士林,当初退婚,两家都没有异议,我也尊敬你,你却是这样的一个小人,你敢侮辱我,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砰——

忽然,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了。

赵玉娥看到来人,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又惊又喜。

那人的身影飞快地扑向床榻,飞起一脚就朝白士林踢去。

眼看一脚踢来,白士林只得放开了赵玉娥。

他的身子一跳,落在了地上,然后反手一拳头打向来人。

但那人的动作更快,大手握拳狠劲朝白士林的脸上揍去。

白士林忽然被袭击,脚步踉跄了一下。

他冷笑道,“谢枫,你来了这里,就别想出去。”

“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拦着本公子了!”谢枫的两眼怒得通红,伸手将赵玉娥从榻上抱起来护在怀里,又抬起一脚朝白士林踢去。

白士林也不弱,身子一闪让开了。

谢枫将赵玉娥护在怀里扶着,腾出另一只手抽出身上的配剑朝白士林的身上刺去。

白士林早就有准备,也抽了剑迎上谢枫。

两人在屋中厮杀起来。

“快走!这是他们的地方,他们有埋伏!”赵玉娥心中焦急,她用力的推着谢枫。“白士林抓的就是你啊。”

“让我先宰了这个无耻的小人。”谢枫怒道。

白家设在京中的别院正好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他谎称查反贼,去了白家的别院搜寻,结果什么也没有。

路上却遇到了赵玉娥的一个丫头正心急如焚与双龙寨的两个人说着什么,这才查到了这里。

他踢开门,正看到这白无耻在欺负着赵玉娥,叫他怎么不恼火?

“快走——,枫!不然你会死!他们要杀你!”赵玉娥焦急地用力的拉着谢枫的胳膊。

白士林忽然冷声一笑,“转身从窗子里跳了出去。”

谢枫正要去追,忽然,外面又有不少人高喊起来,“抓刺客!”

脚步声,兵器的撞击声响彻在房间外。

“枫,咱们被包围了,是我害了你。”赵玉娥愧疚的说道。

她的眼睫闪了闪,滚出两粒大大的泪珠。

谢枫搂了搂她的肩头,温声地说道,“你别自责,咱们前天刚刚商议好今天要一起出来赏画,这个白士林马上仿造我的笔迹写信约你,所以你才会深信不疑,只怕这件事的背后一定大有文章,咱们先冲出去再说。”

“可是外面的人那么多——”赵玉娥心中慌乱不已。

“有我在,别怕。”谢枫搂紧她的肩头,神色凛然,“待会儿,我持剑杀出去,你别怕!拉着我的胳膊千万别放手。”

“好!”赵玉娥抬头看着他。

虽然谢枫安慰着她,但,要不是她的大意,她哪里会被人劫持?

谢枫搂着她持剑向外冲去。

果然,外间屋子里早已站满了手持弓箭的护卫。

白士林站在最外围,负手而立,一脸的傲然,“谢枫,将赵玉娥放下,白某人便放你一马!这赵玉娥原本是我的未婚妻,是她老爹贪财,以高官的权势强行退的婚,一直心仪赵小姐,从来没有接受过退婚一事。”

“休想!”谢枫抱着赵玉娥,脚尖点地,身子朝前快地跃去,同时,他手里的长剑唰唰刺向这些护卫。

“给我射!”白士林伸手一挥。

“我给射!”一个女子的声音忽然说道。

白家护卫的箭只咻咻的射出三五只箭,但他们身后却射来更多的羽箭。

伴随着啊啊啊的惨叫声不时的响起,白家的护卫们倒了一大片,没倒的也吓住了。

白士林忙扭头看去,发现来是一群穿着杂色衣衫的男子,站在最外面的是一个紫衣的蒙面女子。

“来这所宅子的人都不许跑了!”白士林怒道。

他的命令下达后,两方的人都厮打起来。

谢枫借机带着赵玉娥跳到人群之外。

“哥,玉娥姐,你们没事吧?”紫衣女子正是云曦,她看了二人一眼问道。

“我们没事,曦儿,你怎么来了?”赵玉娥从谢枫的怀里走出来扶着云曦的胳膊问道。

“我猜到了,双龙寨的人正满城的找你。是丽儿发现了情况不对,她焦急的准备谢府报信时,遇上了双龙搴的两个人,大家才一路寻到了这里。大哥先一步到,我带着人后一步赶来了,这里既然是白家的另一处别院,护卫当然不会少。”

“抓住那个白士林,本公子今日要将他万刀砍碎!”谢枫一指正在与双龙寨的人厮杀的白士林怒道。

“枫公子,敢欺负大嫂的,便是咱们整个寨子的仇人!”赵胜领着几十人与白家的护卫们奋力的厮杀。

双龙寨的人比白家护卫多一半多,没一会儿,白家的护卫已死伤大半了。

白士林一看不对劲,悄悄的往一处角落里退。

“嘿嘿,你今日死定了。”赵胜带着十几个人将白士林逼到了墙角。

几个人正磨拳擦掌的伸手来抓白士林,白士林这时却是忽然鄙夷一笑,接着,他身后那堵墙壁忽然开了一道口子,白士林身子一矮,钻了进去。

赵胜心中吃了一惊,连忙伸手去抓,但那门在白士林进了洞里后,飞快地合上了。

赵胜与双龙寨的人惊异之下,一齐跑到墙壁下伸手去摸,但那面墙上却没有再出现那个门洞。

“小姐,白士林跑了!”赵胜懊恼的说道。

云曦也发现了那面墙壁的诡异。

她走过去,伸手在墙上摸索了几下,却怎么也找不到机关。

她又看了一眼墙前的石头地板上,什么也没有发现。

谢枫这时说道,“赵胜,带一半的人速到城里去搜白士林。其余的人都仔细的搜搜这所宅子!”

“是,枫公子!”赵胜应道。

“等等!大哥!”云曦的目光扫了一墙壁后朝谢枫走来。

“怎么啦,曦儿?”谢枫问道,“为什么不去追?白士林今日敢惹本公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妹妹也不会放过他!”云曦看着谢枫微微弯了弯唇,“就算抓住了白士林,哥哥想怎么做?杀了他?解一时的恨意?

然后呢,有人会告哥哥乱用责权抓人,还抓的是一个‘无辜’的好人。哥哥不但没有将白士林彻底的毁坏掉,反而让世人给白士林掬了一把伤心泪。再说,你有怨天的一堆事,”

谢枫的两眼微微眯起,“曦儿,难道让那白士林一直逍遥下去?”

云曦摇摇头,说道,“咱们没有证人,再说,他对赵玉娥还没有得逞,哥哥就算抓了他,他来个死不认账,你也治不了他的罪。”

赵玉娥也说道,“曦儿,你想怎么做?那个白士林竟然想抓我引出枫大哥,再杀了枫大哥,实在是太可恨了。”

要是她被白士林害了,谢枫一定会疯了,一定要跟白士林拼了,那就更着白士林的算计了,因此赵玉娥也想白士林不得好活!

“我有个办法!”云曦的眉眼弯了弯。

……

谢枫没有继续派赵胜去追白士林,而是带着惊魂未定的赵玉娥坐了一辆马车往谢府而去。

上车前他又悄悄的叫出了被云曦派来暗中跟着他的朱雀。

“公子,有什么吩咐?”朱雀问道。

谢枫的眼神森冷,“你暗中找找那个白士林,找到之后,给我狠狠地揍,也不要打死打,因为曦小姐还有大的差事叫他办!”

“是,公子。”朱雀脚尖一晃,身子已不见了踪影。随后赶来的青裳与云曦坐了另一辆马车。

放了白府的家丁,也不让赵胜继续追那白士林,青裳对云曦的决定没法理解。

马车里,云曦正坐在软垫上歪靠着车壁看书,神色淡然。

青裳眨眨眼,还是忍不住道,“小姐,奴婢不明白。”

“嗯,”云曦没抬头,目光一直盯着书本在看。

青裳心中腹诽着,小姐的这份坦然居然像王爷。

“小姐。”青裳问道,“小姐为什么要放了白士林不去追?那白士林实在太可恨了,他居然起了龌龊的心思想想害赵小姐,就该狠狠的收拾了。”

云曦放下书本抬起头来,微微眯起眸子,轻笑了一声,“青裳,这白士林是太子的人,他举家上京投奔太子,白家的钱且不少,是太子的一个新宠。若杀了白士林一人,白家的其他人一样的会助太子,这于我们有什么有好处?”

青裳眨了眨眼,问道,“小姐有什么良策?”

云曦的眉眼微微浅浅含笑,“如果他背叛了太子的话……,白士林得死,他的一家子也会被太子嫌弃,甚至除掉。”

……

太子府里。

紫玉这一日忽然收到了云曦差人暗中递来的密信。

她马上进了里屋拆开来看。

信上的字不多,只写了一个“醉”字。

醉仙楼?

紫玉将信烧掉后,换了衣衫就出了太子府。

她最近被段琸宠着,夜夜留宿,因此,她出入太子府时,守门的人都不会过问。

一辆小马车载着紫玉与她的小丫头小娟到了醉仙楼。

福生已经认识她了,马上让小图带她到了三楼。

云曦依旧在“尊”字号客房里等着她。

“紫玉夫人请坐。”云曦客气的朝她微微一额首。

“不知小姐这次找妾身来是什么事?”紫玉问道。

两人都是赶着时间,因此说话都是开门见山。

云曦看了一眼紫玉,说道,“董菁与太子行房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吧?”

紫玉攸地抬头看向云曦,不解地问道,“曦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她也许……怀上了呢?”云曦的眉梢一扬浅笑说道。

紫玉摇了一下头,“怀孕?这就不知道了,没听她说。也没见过她请过御医。”

云曦轻声笑了笑,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递到紫玉的手里。

“不,她一定要怀孕,你将这个倒入她的饭食里,她很快就会怀孕了!”

“曦小姐。”紫玉看见云曦的眸色中闪着戾色,小心的问道,“这是……什么药?”

云曦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不需要多问,照着做就是了。董菁一除,你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她虽然不得宠,但身后有东平侯在帮她,太子也不敢太得罪,她便肆无忌惮的与你作着对,经常派人到你的园子里骚扰,是不是?”

这位曦小姐怎么对太子府的事都知道?

紫玉心中对云曦起了敬畏之心,没敢再问,便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曦小姐,妾身这就去准备着。”

……

紫玉回了太子府,她挥退了小丫头小娟后,一个人往董菁的屋里走去。

远远的看见董菁的一个嬷嬷走在前面,手里还端着一个拖盘,上面放着一碗粥。

她的眸光闪了闪,将手中的一个镯子脱下来,丢了过去。

镯子是赤金雕花的样式,价值不菲。

果然,那嬷嬷见到镯子从她身边滚过去了,马上放下拖盘追了上去。

紫玉立刻从暗处闪身出来,将云曦给的瓶子中的药倒进了那碗粥里。

她又伸出一根手指搅拌了几下,待药粉全部化掉了,紫玉这才悄悄地走开了。

那嬷嬷捡了镯子后喜滋滋的又回到放碗的地方,端着拖盘往董菁的院落而来。

董菁自从在宫中与太子有了春风一度,太子便再没有理她过。

这让她心中极度的不平衡,看到紫玉一直模仿着谢云曦而受宠,她心中更是恼恨。

而府里的其他的丫头们也发现了这个秘密,全都一身紫衣。

段琸一时心情好,也留宿了一个侍女,同时书房里也多了两个侍女。

这让从没受过太子一天半日爱怜的董菁怒得又砸了一通茶碗。

谢云曦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为什么整个太子府的女人都要模仿她?

“白士林那个蠢货,居然拿不住一个赵玉娥?”董菁在自己的院子里发着脾气。

陪嫁嬷嬷端了粥点过来,说道,“小姐,这是刚刚熬好的莲子粥,快尝尝。”

董菁因为一上午都在生气,现在才发现饿了,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这时,又有小丫头来传话,“奉仪,有您的信。”

信是白士林写来的,约她到老地方见面。

“他居然还有脸来见我?”董菁怒道。

但随后,她又想了想,不见面,怎么能骂骂他那个蠢货?还想着依附她来靠上东平侯与太子府?没点本事谁要他?

“奉仪,现在要出府吗?”她的陪嫁嬷嬷问道。

董菁将信投入烧茶水的炉子里烧掉了,对随侍嬷嬷说道,“出府,穿得素一点。”

白士林与谢枫在白家的另一处宅子里拼了一次剑后,心情一直郁闷。

他没有想到谢枫的剑术那样高强,带着一个赵玉娥都能赢他,如果是到了那天比武的那一天,他还不得三招就被谢枫打得滚到台?

不!他一定不要让谢枫赢!

那么,赵玉娥,他得一定要抓到手里。

只是让人更恼恨的是,赵玉娥现在做了个缩头乌龟,整天缩在谢府不出门了。

而这比武的日子也没剩几天,谢枫却依旧逍遥着,让他心中更是恼火。

他烦燥的在屋子里踱步,他的随侍急匆匆来回话,“公子,发现那赵玉娥出府了,正坐着马车往永福街走去。”

“赵玉娥去永福街了?”白士林的眼睛一亮,神色也明亮了几分,“备马,随本公子去永福街。”

前往永福街的路上,写着“谢氏长房”名牌的马车正缓缓前行。

马车里面,一个杏色衣衫的女子正在自己同自己下棋。

“小姐,按着您的要求,奴婢将信送给那董菁了。只是,她会不会出来?”一身青色衣衫的青裳问道。

云曦点了点头,“她当然会了,白士林办砸了一件事,那么计划就得变了,白士林与董菁一定会见面商议后面的事宜。”

“可是小姐——”青裳上下打量着云曦,“小姐为什么要穿了赵小姐的衣衫出门啊。”

云曦轻声一笑,“董菁会同白士林商议后策而出门找白士林。但白士林因为没有办好差事心中肯定不痛快,但他也有出门,也有牵引点。

那便是玉娥小姐。玉娥小姐出门不方便,我来装扮是最好不过了。另外——”她顿了顿,“最后,还得请太子到那个‘老地方’。”

青裳眨眨眼,“小姐,抓白士林,找太子做什么?”

“给太子一顶绿帽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