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 董菁之死 (改错标点)/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28章董菁之死

丽儿坐在马车内,看了一眼云曦,又看了一眼青裳,眨了眨眼说道:“曦小姐,青裳姐姐……,真的可以抓住白士林,给小姐出口气吗?”

那天,那么多的人都没有抓住他,今天只有她与曦小姐来,就能抓住白士林?她有些不相信。青裳的唇角一撇,伸出一根手指头点了点丽儿的头,嗔道,“只要你这小丫头不要说错话,就不会出问题,记住了没有?”

丽儿点了点头,“让住了。”

“怕不怕?”青裳斜睨着她揶揄一笑。

丽儿将胸脯一挺,“不怕。”

“不错,是个忠心的丫头。”青裳笑了笑。

丽儿神色凛然,那天,要是她细心一点,小姐也不会被捉住。

小姐回了谢府后,一直都不说话,她也不敢多话,看到小姐的样子,心中便将那白士林恨死了。

只想将他抓了让枫公子狠狠地揍一顿。

……

马车走得并不快,青二的脸上贴着胡子,装成谢府的一个车夫,憨憨厚厚的模样,看不出是个身手不凡的高手。

青二懒洋洋的扬着马鞭子赶着马车,朝永福街的一间酒楼缓缓而行。

半个时辰后,他们这辆车的后面跟上来一辆马车。

青二的车慢,那辆车也慢,青二将车赶快,那辆车也快起来。

谢府的马车穿巷了,那辆马车也穿巷子。

他的眼神眯起,伸手敲了敲车壁,“小姐,有人一直跟着咱们的马车。”

“让他们跟着,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往事先安排好的地方继续走。”云曦说道。

那辆马车忽然跟上来,她也发现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那一定是不死心的白士林。

赵玉娥一听白士林的名字,神色就变了,想必之前这白士林也跟踪过她,难怪她极少出谢府的府门。

马车到了永福街的一家酒楼前停下。

“小姐,到了。”青裳挑起车帘子往外看了看,说道。

云曦从青裳挑起的车帘子里看去,酒楼前,一个头戴面纱的年轻妇人也从马车上走下来,正扶着一个老嬷嬷的手往酒楼里走。

年轻妇人身着一身普通的棉布裙子,装成一个贫女的妇人。

但她头上的一只发钗出卖了她,那种款式的金钗,只有宫中有品阶的女子才有。

年轻妇人走的是宫中女官的步子。

面不斜视,端端正正看向前方,上身不动,只有一双脚在轻快的往前移动,裙摆轻飘,那身姿倒也是个美人。

只是,美人的心太贪,可就不要怪他人的心太狠。

她弯起唇角轻声笑了笑,这年轻的妇人,一定是董菁。

“太子那里怎么样?”云曦问青裳。

青裳说道,“小姐,没问题,紫玉说想来这家酒楼吃饭,太子已经同意了,正带着她坐马车往这里而来。”

云曦点了点头,没有马上下车,而是坐在车内等着,估摸着董菁上了楼后,她才对青裳与丽儿说道,“该我露面了。”

丽儿吸了口气,挪到云曦的一旁等着。

青裳从马车的暗格里取了一块赵玉娥常用的面纱,给云曦遮面。

一番打扮后,青裳笑了笑,“小姐只要不说话,没人会相信您是曦小姐,一定会认为是赵小姐。”

丽儿也点了点头,“曦小姐这身模样很想我们家小姐。”

“嗯,走吧。”云曦道。

青裳推开马车门,丽儿当先跳下,将手伸向马车里。

云曦学着赵玉娥的模样,伸手搭在丽儿的手心,借着她的力道踩在小凳子上缓缓的下了马车。

“小姐,仔细脚下。”丽儿说道。

“赵小姐,快进去吧。宋小姐也到了呢。”青裳扶着她的胳膊说道。

云曦微微偏头向后看去,一直跟踪她的那辆马车也到了酒店的门口。

那辆车的车帘子飘起了一点,有个湖兰色长衫的青年男子正侧头往她这里看来。

她暗暗地冷嗤一声,自己找死!

青裳的手里提着个小包,丽儿扶着她进了酒楼。

三人进了酒楼后,青二也转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脱了车夫的衣衫,混入了酒楼,暗中跟在云曦的身后。

云曦几人进了酒楼后,那辆一直跟踪着的马车上,走下一个湖兰色长衫的年轻公子,正是江南白家的少爷——白士林。

他望着前面的酒楼,眼底闪过一丝冷芒。

“公子,要不要多带几个人去?”他的随从问道。

“身边只跟了两个丫头而已,还不是手到擒来?”白士林轻笑一声。

酒楼的一二楼人不少,但三楼都是雅座,因此,相对安静不少。

云曦与两个丫头进了一间雅间。

没一会儿,丽儿从里面走出来,往楼下走去。

赵玉娥的丫头?

一直跟在她们身后的白士林,往丽儿走出的那间屋子看去,得意的笑了笑。

雅间的门并没有关牢,而是敞着一条缝。

他伸手推门,轻轻地走进去。

屋子分前后两间,隔着屏风,隐约可见赵玉娥坐在屏风后。

一个侍女在说道,“赵小姐,丽儿到楼下去看宋小姐的马车有没有来,咱们要不要先点菜?”

“嗯。”装扮成赵玉娥的云曦说道。

她的耳中听着声音,有人已进了屋子,不是她身边的人,一定是白士林。

外间,白士林轻手轻脚在往里走。

他正要绕过屏风,忽然,从屋中又跳出了好几个人来,有人抬起一脚朝他踢去。

因为是偷袭,白士林一下子没躲开,身上挨了一脚。

他的心头一惊,中计了?

他转身拔腿就要跑,却被几只剑挡住了去路。

谢枫抱着胳膊挡在门口,冷笑道,“给本公子打!”

屋子里有八九个人,加上一个本身就比白士林强的谢枫,没出片刻,白士林便被踢翻在地。

四个人将他的胳膊拧住摁在桌子上。

白士林怒得骂道,“谢枫,没想到你也是一个喜欢暗中算计他人的小人!你不是个男人!有种单挑!”

“暗中算计?不是男人?白士林!你暗算他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也不是一个男人所为?”云曦从屏风后走出来,一直走到白士林的面前,冷然看着他。

白士林眯起眸子,咬牙怒道,“你……你不是赵玉娥?”

云曦的脸上蒙着面纱,冷冷一笑,“你这种卑鄙的小人,也配让玉娥姐出面?”

“曦儿,你让开,这等小人,打一顿再说!”谢枫冷喝道。

“你们敢!我是太子的人!你们敢动我一指头试试!”白士林看向四周,深知他今日必死无疑了,不如搬出背后的靠山。

“太子的人?”云曦冷笑,“白士林,很快你就不是了,太子会亲手杀了你。”

白士林忽然觉得周身一冷,“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哼,本公子让你看看。”谢枫朝白士林大步走去。

云曦马上伸手一拦,“大哥,不要打死,这人还有用,还有,不要打出伤来。”

谢枫偏头看了她一眼,“这个好办!军中以前打俘虏,都这么干过。”

他笑得森然,白士林更是紧张了。

忽然,谢枫抬起大脚板朝白士林的裤裆一脚狠狠地踢去。

噗!

嗷唔——

一声惨叫后,白士林的脸马上一片惨白,疼得全身发抖。

这一脚,可见踢得不轻,屋中所有的男子不由得双腿一紧。

跟随谢枫来的赵胜,嘿嘿嘿地笑了一声,说道,“枫公子,你歇息一会儿,让属下来。这人敢窥视大嫂,便是与咱们所有人作对,咱们兄弟今日一定一人送上一脚。”

一人一脚?

白士林吓得脸色更加惨白,这里有八个人,刚才的一脚已让他痛得死去活来了,八个人一人一脚,他还不得废了?

“住手!谢枫,我白士林认输了,我不会再去找赵玉娥,你放了我,我白家的财富分你一半怎么样?”白士林说道。

又疼又吓,他的身子都抖了起来。

同时,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怨毒,只要离了这里,他一定不会放过谢枫。

“少废话,枫公子,像这等小人,真接打废再说话。”赵胜恨不得一脚将这白士林踩入土里去。

几个双龙寨的人果真轮翻上阵,全朝一个地方踢去。

白士林很快就晕死过去了。

云曦这时问赵胜,“赵胜,我定的屋子里,都准备好了没有?”

“放心吧,大当家,全都准备好了。”赵胜道。

谢枫挑眉看向云曦,“曦儿,准备了什么?”他这妹妹心思一向古怪,旁人总是跟不上她的想法。

“我那天不是说了吗?打死一个白士林,还是会便宜了白家,白家平步青云后,一定会与哥哥为仇,不如一并除得干净。”

“曦儿,你想到什么主意?”

“他是怎么害人的,便怎么还回去!”云曦的眉梢扬了扬说道。

她朝赵胜打了个手势,几个双龙寨的汉子扛着白士林走到另一间雅间里。

谢枫也跟着走了进去。

赵胜命人直接将白士林扛进了雅间的里间。

出来时,他嘿嘿嘿地笑着对云曦说道,“大当家,属下给那两人各喂了三颗合欢散,包管他们大战到后天也散不开!”

云曦轻笑一声,“赵胜,主意不错。”谢枫见云曦与一个男子在大众广庭之下说起男女之事脸不红心不跳,他的脸一沉,“赵胜!你们大当家的是女子!是我妹妹!注意言行!”

赵胜的笑容马上一收,他怎么忘记了大当家是个女子?

他摸着头讪讪一笑,“枫公子,属下……属下忘记了。”

谢枫又看向云曦,沉声说道,“马上要嫁人了,也不注意一点。”

云曦,“……”

门外,丽儿敲着门压低着声音说道,“小姐,太子往这边来了。”

谢枫眸光一闪,说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云曦还怕谢枫说她,当先与青裳一齐快步走出屋子。

谢枫看了看四周,命两个双龙寨的汉子将雅间收拾成无人来过的样子。

众人刚刚退出屋子藏到了隔壁的雅间里,这时,楼道上便传来了脚步声。

紫玉扶着段琸的胳膊缓缓朝三楼雅间走来。

“你怎么想起要在这里吃饭?”段琸侧头看了一眼紫玉说道。

紫玉温柔的笑了笑,“妾身也不怎么出门,还是听董奉仪说这里有间酒楼做的新式菜品,味道可以同宫中的大御厨相比了,才想来尝尝鲜。”

紫玉今天着一身淡紫色的家常衣裙,头发上只简单的挽了一只白玉钗。

段琸看着她低垂的一弯粉颈,微微眯眼,这个女人,居然那么像一个人。

如果身边此时是她……

紫玉这时指着面前的一间雅间说道,“殿下,已经到了。”

她的目光温和,笑容温和。

段琸回过神来,又回复了脸上的清冷,声音没什么温度的说道,“好。”

紫玉低下头去,很快就收了笑容。

两人进了雅间。

雅间里的布置雅致温馨。紫玉走到茶几前,蹲下身煮起茶来。

“殿下,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动手,仿照得如家里的感觉,您想吃什么菜,都可以随时做来。董奉仪说她来这里同家人朋友吃饭,来过好多次了。”

此时的紫玉,像极了一个平民家的贤妻。

段琸看着她,神色有一丝恍惚,但很快就回复了平静的神色的。

他声音淡淡的“嗯”了一声,伸手一撩长襟正要坐下,忽然听到里屋里有什么声响。

紫玉见他的脸色都变了,忙朝外面喊到,“夏公公!”

夏公公是太子的长随,几乎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听到喊叫,他马上推门进来。

“殿下,夫人,奴才在呢。”

段琸的脸色已不能用生气来形容,只能用暴怒来形容了。

因为,里间的屋子里,正传来一个女人的低哼声。

经历过男女情事的段琸与紫玉,哪里会不明白里面正发生着什么?

太子不会进去拿人,紫玉是四品夫人身份,更不能进一个有男子的地方。

紫玉朝已吓得魂不附体的夏公公怒首,“夏公公,还不快进去将那个贱人给我拖出来!”

那女人的声音分明是董菁。

原来,谢云曦让她带着太子来这里,是来捉董菁与野男人的奸。

她微微一弯唇,这下,董菁必死。

“是,奴才这就进去。”夏公公哆嗦着往里间走去。

里间里,正上演着活春宫,而且是——董奉仪坐在上面,下面的一个男子已晕死过去。

夏公公这是彻底的惊住了,飞快的冲上去将二人分开来。

段琸一脸铁青的坐在外间,紫玉小心的侍立一旁,但她微垂的眸中,闪出一丝戾芒。

董菁被拖到外间,看到段琸的这一刻,她的心都沉了。

太子怎么来了?

“殿下,您听妾身说……”董菁吓得一脸的惨白,扑通一声跪下了。“妾身是被人害了啊,殿下。”

“殿下,小生是被谢枫那厮打晕的……”白士林被夏公公拖出来时已清醒过来。

当明白发生的事情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谢枫,使了好毒辣的一招,他这不仅是想除他一人,更是想除整个白家。

段琸的眼神森冷,看着二人,忽然浮起一抹讽笑。

董菁依旧在磕头,这时,从她胡乱穿着的衣衫里,掉出一张纸来,紫玉眼尖捡在手里。

她匆匆地看了一眼后,朝段琸福了一福,笑道,“殿下,董奉仪有喜了。”

段琸的眼神忽然一眯。

董菁的眼神却忽然一亮,“殿下,妾身在上午的时候,已让太医查过身子,妾身已有了身孕,一个多月了,正是同殿下在宫中吉香阁行房时。”

但她的话未讲完,段琸忽然沉声道,“夏公公,将这个淫贱的妇人董菁给本宫抓了,赐毒酒。白士林偷盗太子的机密信件,送交顺天府!”

白士林听到这声音命令,吓得脸色一白,太子要治他的罪,他可活不了了。

“殿下,妾身怀的真的是你的骨肉啊,殿下!”董菁的身子不停的抖着,脸色煞白。

段琸根本不理会这二人,脸色阴沉地朝夏公公挥了挥手。

“是,殿下!”夏公公站在门边叩了叩门,很快,十几个羽林卫闯了进来,拖着白士林就走。

“殿下,您还好了吧?”紫玉轻声地问道。

段琸抬头看了她一眼,微微浮起一丝笑意,“这个地方不能吃饭了,走吧,换地方。”

紫玉看了他一眼,“好。”

……

董菁被带到了太子府,她一脸惨白的蹲在一间屋子里。

紫玉端着一个拖盘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说道,“太子算仁厚了,赐你一个全尸!”

“不,我要见太子,我怀孕了!”董菁大叫起来。“我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我是被人害的啊!”

“没有做对不太子的事?”紫玉冷笑,扔给她几封信,“这便是你与白士林来往的密信,你想烧,而没有完全烧完。还有,你根本就没有怀孕,是我在你的粥里放了药!还有重要的一点,太子中过毒,不会令女子怀孕,你说,你怀孕了,他会不会杀了你,你与人苟且,还弄大了肚子,还能饶你?”

董菁的身子抖了抖,“紫玉,你这个贱人为什么要害我?”

紫玉轻笑,“反正你活不了了,不如告诉你,我想害你,但没想你死,却有一个人不想让你活,便是奕亲王的准王妃。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董菁忽然尖叫起来,“原来是那个贱人,不,我不会放过她!不——”

紫玉将一碗药酒倒入她尖叫着张开的口里,“董菁,好走不送!”……

淑妃宫里。

淑妃怒得拍起桌子。

“太子呢?他怎么就一下子杀了白家的少爷与东平侯夫人的侄女?他这是犯浑了吗?送上门的势力不要,他究竟在想什么?”

余姑说道,“娘娘,据奴婢暗中查访,这二人都是因为得罪了奕亲王的准王妃谢云曦,被她算计了一把。太子若不杀这二人,太子就得被扣上一顶绿帽子,娘娘,你想,哪个男子能容忍自己的女人与他人苟合?”

谢云曦?

淑妃的眼神眯起,一个不起眼的小女人而已,她竟然这等的本事?

“余姑,查一下这个谢云曦,本宫看看,她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是,娘娘。”

……

与谢枫分开后,云曦的马车往夏宅而行。

忽然,从街角冲出一个蒙面的人来。

青二与青裳马上抽剑迎上。

青二这时手中用力,长剑朝那人的头皮削去,一大把的头发被削了下来,同时还掉下一只花钿。

夕阳的余晖里,那个黑衣刺客手中的武器生着诡异的蓝光。

云曦双眼微微眯起,从车里跳了出来,同时手中的银链子朝那人飞快地卷去。

“咣当”一声,黑衣人的武器掉在了地上。云

曦的目光落在那武器上,心中顿时一抽,双头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