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章/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黑衣人刺客的动作也快。

她飞快地捡起那只短剑,纵身一跃朝云曦扑来。

发髻上戴了花钿,这分明是个女人,但那双眼,却苍老,是个老妇?

那双眼,像在哪见过?

云曦双眼微微眯起,侧身让过了那人的剑,大声音地喝道,“青二,青裳,拿下那个妇人!”

“是,小姐!”

青裳手中的剑势加快。

青二护在云曦的身前。

两人合力与黑衣刺客厮杀。

云曦眯眼,这人究竟是什么人?

忽然,街角响起了马蹄声,黑衣刺客马上收了剑,朝一处巷子里飞快地退去。

青二提了剑就去追。

云曦却喊住他,“青二,别追了!”

“小姐,就这样让那人跑了?”青二愤恨的收了剑退回来。

云曦摇头说道,“当心那人有同伙,咱们人少。”

她现在的身边只有青二与青裳,马车里还坐了一个惊慌着睁大眼往外看的丽儿。

追那个不知底细的刺客,极为冒险。

她从地上捡起那只赤金花钿,捏在手里仔细看着。

花钿的花纹非常特殊,不是大梁国女子们首饰上的常用花饰。

这花饰在哪儿见过呢……

她低了头正努力的想着,一声高喊将她的思绪打断。

“谢云曦!真的是你?呵呵,小爷今天运气不错,头回上街,就遇见你了。”

她抬起头,正是东平侯的两个儿子,安强与安昌。

两人正骑马朝她走来,刚刚说话的是安强。

安强的一双豆子眼,盯着云曦滴溜滴溜地转着,目光中闪着贪婪。

云曦挑眉,这个安强还没死?

安昌伸手拉着他的袖子,“哥,你不能对曦小姐无礼,她马上就是奕亲王妃了。”

“滚开!要你多话!”安强抽起马鞭子朝安昌的身上抽去。

云曦两眼一眯,“唰”的一声将那马鞭子卷了过来,扔掉了。

安强的手上忽然一空,吃了一惊。

但他却没有停下来,而是伸手朝安昌的脸上扇去。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

安强怒道,“你敢管我的闲事?我告诉你,我才是东平侯的世子!你想进那个家门,永远都得听我的!”

安昌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诧,脸色涨红,抿唇未说话。

安强则是得意的昂着头朝云曦走去。

“曦表妹,虽说你娘跟我那离世的姑父合离了,但在名义上,咱们还是表兄妹不是吗?哎,表哥可一直惦记着你呢。”

青裳与青二怒得马上抽剑护在云曦的面前。

云曦站着不动,也没有生气,而是微微弯着唇角。

忽然,一声尖利的啸音从她的口里发出,安强坐的马匹忽然前蹄一抬。

他的手一时没有抓牢马缰绳,从马上掉了下来。

啊——

这一重摔,摔得安强鬼哭狼嚎的叫起来。

“安昌,快来帮我!”安强躺在地上,肥胖的脸上疼得五官都扭曲起来了。

安昌正要上前,云曦忽然说道,“安世子,奕亲王正在找安二公子有事,安世子还是找自己的随从帮忙吧。误了奕亲王的事,你可是吃罪不起的。”

安昌看了一眼安强,又看向云曦,神色纠结。

“安二公子,走吧,王爷正等着呢!”云曦朝他点了点头,转身坐进了马车。

“安昌,你敢走,我饶不了你!”安强咬着切齿看向安昌骂道。

安昌想了想,还是翻身下马。

他伸手将安强从地上拉起来,“哥,弟弟还有事,不能护你回家了,你自己先回吧。”

“哼,假惺惺,当心娘的鞭子!”安强揉着摔疼的胳膊腿,用肩膀将安昌撞开,狠狠瞪眼看了一眼云曦的马车后,自己骑马走开了。

云曦又走下马车。

她看了一眼安昌,无奈地摇摇头。

安夫人一直不接受安昌,安昌始终是个多余的人。

安昌见云曦走来,忙拱手一礼,“曦小姐。我哥哥他……还请曦小姐原谅,他在牢里关了这么久,心情不好。要不是出了假贵妃的事情,哥哥险些没命了。”

云曦微微挑眉,“安二公子,你哥哥这样待你,你还在帮着安强说话?”

“他绐终是我哥哥。”安昌说道。“我父亲在皇上面前求过多次情,母亲也在四处寻关系,皇上才放了他。我娘离不开他。”

云曦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东平侯安家的事,她还真不好多说。

她原以为,安强在牢里,她帮安昌除了一个安杰,帮安昌入仕,这东平侯世子的位置就会落在他的头上,

哪知安强出了牢房,还是个废人,这世子之位还继续的坐着,依旧没安昌什么事。也不知是安昌的命运太差,还是安夫人太狠心,不让他做世子也罢了,进家门至少会吧,哪知还是同以前一样对他视同路人。

“安二公子,其实王爷并没有找你,刚才是我想为你解围找的借口,你不会有意见吧?”

安昌马上摇头说道,“昌没有意见,多谢曦小姐一直帮助昌。昌还想着护曦小姐呢,哪知还要曦小姐帮忙,真是惭愧。”

他低着头,书生气的脸上带着愧疚。

云曦笑道,“安二公子,你也帮过我的忙,上回在青州,要不是你指挥着车队,他们早乱了。醉仙楼的粮食车队哪里能顺利的进青州?”

安昌抬头看了一眼云曦,匆匆地又将头低下,“昌愿意帮曦小姐。”

“真的?”云曦敛了笑容朝他走近两步,正色说道,“安昌,若我助你当上东平侯府的世子,让你母亲认你,你会不会帮奕亲王?”

安昌赫然看向云曦,正色说道,“曦小姐若有办法助安昌被母亲认回,那世子不当也行。至于奕亲王那里,既然他娶了曦小姐,昌自然会站到他的那一边。”

“好,一言为定!”云曦微微一笑。

东平侯是个老奸巨猾的人。

自从假贵妃的事出了后,朝中被皇上清洗了一大片官员。

他本来是向着假贵妃的,但皇上破例留了他。

因此,东平侯一朝吃亏就狡猾了,现在一直是哪边也不靠,和着稀泥,做着中间人。

若安昌继承东平侯的位置,那么,朝中又有一位大员向着段奕,而太子的势力也会更小一分。

……

安昌走后,云曦坐进了马车,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她的手里一直捏着一那只花钿,而眉尖微拧,花纹在哪儿见过呢?在哪儿见过——

丽儿见她神色肃然,坐在马车的角落里便不敢吭声。

青裳的目光往云曦手里的花钿上瞥了一眼,神色一震。

她张了张口,将想说的话又咽下了。

云曦回到夏宅的曦园,见吟霜双手抱膝呆坐在园子的门口。

青裳朝里看了一眼,对一脸木然的吟霜揶揄地问道,“里面有吃人的老虎吗?你怎么坐在园子的门口?”

吟霜抬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的说道,“屋子里没有老虎,但有一个奕亲王。”

青裳的表情一僵,看向云曦一脸的求助。

“呵呵,背后说主子的坏话,青裳,你死定了。”吟霜朝青裳翻了个白眼。

“吟霜!”青裳咬牙。

两丫头在园子门口打闹,云曦已朝屋子里走去。

她回夏宅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见到段奕的次数不多。

有时是她睡着了,早起时发现床上多了个枕头,就知他来过。

有时是白天,但都是匆匆来同她说上几句又走了。

里间屋里,碧纱窗边。

段奕今日穿了一身银色夏衫坐在摇椅上闭眼休息。

云曦悄悄的走过去,俯下身看向他。

他的眼帘下有着淡淡的青色,樱色薄唇紧抿,唇角下垂,显着疲倦。

前阵子,他说元武帝他派去监工皇陵,这是累着了?

外间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一些。

白天的暑气散尽,屋中已渐渐阴阴凉。

云曦转身,准备去柜中搬锦被。

还没挪动一步,腰身便被人伸手揽住了。

“去哪儿?”段奕的声音暗哑。

“我怕你睡着后着凉了,给你去拿被子。”她握着他的手,扭过头看着他道。

段奕依旧闭着眼将头靠在她的腰间,一脸依赖的表情。

没一会儿,他又睁开眼来,从云曦腰间的荷包里的取出一件金饰。

“哦,这件东西搁疼你了?”云曦转过身来坐在他面前的椅内。

而刚才,他的脸就挨着她腰间的荷包上。

段奕的眉尖微微蹙起,将金钿正反看了一眼,又塞回了她的荷包里,只是那眸色渐渐的变冷。

“段奕,这花钿有什么问题吗?”云曦凝眉看向他,“这金饰上的花纹,我仿佛在哪儿见过,只是想不想来。”

“一只发饰的花纹而已,金匠们的故意卖弄,不用去理会。过来,让我抱一下。”段奕的脸上又回复了微和的笑意,伸手一拉将云曦拉入怀里,温柔的搂着。

云曦伸手抚上他眼睛周围的淡青色的,“老皇帝是不是派给你的任务很多?看看你都有黑眼圈了。”

“不是,是想你想的。”段奕望着她的眼眸哑声说道。

“有吗?”云曦眨眨眼,弯唇一笑。“有多想?”

“一会儿告诉你……”

他那带着青荇气息的唇已覆上她的唇,轻轻的探入,然后伸手在云曦的腰间上一点。

“段奕……”她的目光就开始迷离。

“嗯。”段奕将手伸进她腰间的荷包取出了那只金钿,伸手抚着她的脸说道,“好好的睡一下,我一会儿再来。”

“段奕——”云曦已阖上眼。

段奕将她抱到小榻上睡好,盖好薄被,这才大步走出屋子。

院子门口,两个正在互相瞪眼的丫头看见段奕走来,马上规矩的站好。

“王爷。”

段奕点了点头,将赤金花钿伸到青裳的面前,“说,这个东西,小姐是从哪里得到的。”

他的神色冷沉,眸光冷厉如剑。

两个丫头从段奕的手心看去,互相看了一眼。

吟霜略有所思。

青裳的心神一凛,忙说道,“刚才回谢府时,有个黑衣刺客偷袭奴婢与小姐。这只花钿便是从那人头上掉下来的,奴婢发现,她的武功并不高深,奴婢与青二合力,她就招架不住了。后来东平侯府的两个公子到了,刺客便跑了,青二要去追,小姐说恐怕有同伙在埋伏,让青二不要去追。”

段奕收了花钿,微眯起眼眸,“一个人?妇人?”

“是的。”青裳点了点头,见段奕的神色又冷了几分,她小心的问,“主子,奴婢发现这花钿的花纹,极像太后送给曦小姐的那对金镯上的纹饰。”

段奕的目光忽然一冷,厉声道,“这件事,不准对曦小姐提起,首饰上花纹的事,一个字也不准提!”

青裳吓了一大跳,忙应道,“是,主子。”

吟霜这时说道,“王爷,是不是那些人发现了曦小姐?可,这时间还未到啊,她还没有十八岁。”

段奕沉着脸收了花钿,朝院子门一侧喊道,“青一!”

青一从一棵树后跳出来,“主子。”

段奕道,“马上通知青隐,让他留意着城中有没有武功高深的外乡口音的老者。”

青一一怔,王爷的神色冷峻,出事了?“是!”

青一转身离开。

段奕随后转身进了曦园的屋里。

小榻上,被点了穴的云曦依旧在昏睡。段奕伸手抚着脸,眸光闪闪,略有所深。

园子门口,青裳这时才悄声地问吟霜,“喂,吟霜姐,王爷这么紧张,是出什么事了吗?”

“窥视小姐的人到了。”吟霜道。

“是谁?”青裳吸了一口凉气。

吟霜看了她一眼,“总之,若小姐有事,你们王爷会杀了你,我们阁主也不会让我活,记住这一点就是了。”

……

安强回了东平侯府。

府门前候着的跑腿小厮见他进来,马上一拥上来,个个讨好的说道,“世子回来了!”

“世子,夫人一连问了您好几遍呢,正等在前院的小花厅里。”

安强一言不发地朝府里走去。

在前院的照壁处,他正低着对朝前走着,冷不防撞上了一个人的胸口。

那人的胸口如墙壁一样,对方没倒,安强却倒在了地上。

刚才,他已在外面摔了一跤,这又是一跤,又是后脑勺着地,疼得他嚎叫起来。

“啊——,哪个不长眼的,疼死小爷了。”

“强表弟?你还好吧?”一个年轻公子将手伸向安强。

安强揉了揉疼得发裂的后脑勺,眯起眸子看向这人。

他的口里哼了一声,斜眼看着对方,“原来是你?董文表兄,幸会,幸会,呵呵。”

“……”

安强自己从地上爬起来,“听说,你那妹子不守妇道,被太子一杯毒酒给送了西天?”

董文眯着眼,“……”

“哟,这未来的国舅做不了啦?哈哈哈——”安强哈哈哈的笑起来。

董文的两眼眯起,而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口中咬牙,盯着安强一言不发。

“不服气是不是?你说你家怎么有个那么耐不住寂寞的妹妹,害得本世子出门都觉得丢脸。”

董文的拳头正要揍出,前方一个妇人走来对安强笑道,“强儿,你回来了?”

来的人是董文的姑姑——安夫人。

他只好悄悄的退下了。

董文回了董府。

董老爷早已侯在家中的正堂里,“阿文,怎么样?你姑姑怎么说?咱家能不能取回你妹妹的尸骨?”

董文看了一眼董老爷,说道,“父亲,儿子倒觉得,女儿尸骨不急着取,姑姑帮得了便帮,帮不了,咱家的日子照过!”

董老爷怒了,“你说的是什么废话?那是你妹妹!你姑姑一定会帮的,你姑姑不帮,不是还有她姑父帮忙么?”

董文冷笑道,“父亲,你以为姑父还会帮咱们家?儿子今日去的时候,姑姑与姑父亲就已不给我家好脸色了。”

“是这样?”董老爷一脸的不相信。

董文看了一眼他父亲,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往自己的书房走去。

东平侯府,安强一个废物还霸着世子之位,姑姑那榆木脑袋怎么想的?竟然要一个不能同女人行房的男子做世子?

而安昌,又是姑母心中的一根刺。是不会让他回府。

安昌回不了府,这真正的世子之位就会旁落。

如果他努力一把呢?

董文的眸光闪了闪,柔弱唇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

跋扈无头脑大哥安昌,老实孩子安昌。

这二人一除,东平侯府还不是他的?“少爷,查清楚了。”一个护卫马上上前说道。

“是谁?一直与小姐为敌的人是谁?”董文的目光阴桀,盯着护卫问道。

护卫说道,“是谢枫的妹妹,奕亲王的准王妃——谢云曦!她与小姐在宫中已公然起过冲突了。”

“原来是那个女人?哼!”董文冷笑一声,敢害死她妹妹的,他一定不要放过他!

“少爷,对付那个女人可不好办,少爷,她身后的势力可不是一般的小,咱们动她,若不成功,得罪了奕亲王的话,少爷可是完了。”

“不!本少爷才不出亲自出面!”董文的目光一冷,唇边浮着冷笑。

“不出面,少爷有好计谋?”护卫疑惑的问道。

董文笑笑没说话,一双眸子却阴狠冷戾。

……

次日,董文便派小厮向安府发贴子,邀请她们都来一家酒楼赴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