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章 谁不怕死的敢害你?/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安灵儿的声音。

隔着厚重的帏幔,云曦听到有不少脚步声进来了。

她的眸色一闪,是安灵儿搞的鬼?

安灵儿杀了自己的母亲,贼喊抓贼?

段奕忽然伸手搂着她的腰身,纵身往房梁上一跃。

两人刚躲开,只见帏幔一晃,一大群人从外面闯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安灵儿。

这群人中还有安家老夫人,还有两个老头,看那穿着,想必是安家的旁支老爷。

安老夫人正冷着脸,“谢家的人就不是好东西。那丫头是不是还记恨着当初咱们家想她嫁到府里来的事?哼,过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记着,真是个小心眼的人,没娶进门算咱家的福。”

安灵儿的脸上已不是刚才那种疾病来袭的虚弱模样,而是脸色红润,走路带风。

她的身后紧跟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公子,身姿修长,相貌出众,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云曦眯起眸子,这男子有些面熟,在哪儿见过?

段奕见她正盯着那个年轻男子在看。

便在她耳边小声地说道,“那是安夫人的侄子,董文。”

安夫人的侄子?

云曦赫然看向段奕。

难怪她看着这人有些面熟,原来是董菁的哥哥。

安灵儿与董文带着人一路往里间屋子里冲去。

很快,里面的哭声打闹声响成一片。

不用去看,事情的结果就可以想到了。

安夫人身上有伤,揪着安强在打。

她那身上的血水必然会流到安强的身上,如果她恨上安强的话,安强可就惹上大麻烦了。

“娘,你……谁伤的你?是不是谢云曦?”安灵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云曦的眸色一沉,这安灵儿为什么要揪着她不放?

“先出去。”段奕道,“安家的事,让他们自己闹去!”

段奕的脸色已不好看,云曦感到他握着她的手正在用力,而那眼眸中已闪着杀意。

所有的人都在里屋里,外间门外反而极为安静。

云曦拿回了她的两身染“血”的衣衫,段奕带着她悄悄地出了屋子。

躲开路人,段奕带着她进了另一间屋子。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伸手一扯将她身上披着的帏幔扔掉了。

她里面的一身中衣,衣衫上并未沾上“血渍”。

段奕拿起她手里染“血”的衣物看起来,很快,他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这是一种药,根本不是血,但比较像。”段奕沉声问道,“谁倒在你身上的?”

“药?”云曦的神色一凛,“这么说,这的确是一场蓄意的陷害?”

“陷害?曦曦,究竟是怎么回事?”段奕搂着她的肩头,眸色一寒,“本王的女人,也有人敢陷害?”

“我是这么推测的。”云曦道。

当下,她将刚才吃饭时发生的事情,以及安灵儿带她更衣,后来安灵儿犯了心痛病,她意外发现被人刺伤的安夫人,一五一十说与段奕听。

云曦的眸色一沉,“难道是安灵儿要害我?她故意推着宋雯的胳膊,让酒水酒在了我的衣衫上,又故意带我到听雨轩更衣,然后再带人来抓我?”

段奕默了默,“她跟你以前又没有结仇,无端的害你,只怕这中间还有原因,或是还有人。”

还有人?

云曦正眯起眸子想着问题,冷不防身子一轻,紧接着眼前一花,她已被段奕打横抱起来。

她拿眼看向门那里,伸手戳了戳段奕的胸脯,压低了声音说道,“段奕,这是在外面,不可以。”

段奕根本不理会她,口里哼了一声,一直抱着她走到里面的一张榻上。

“这是本王在观月楼定的房间,谁敢闯进来?”

云曦只好闭上嘴,因为段奕的脸色太难看了。

他拉过她的左手,用着几乎严厉的目光看着她,“若你再割手掌的话——”

他顿了顿,眸中闪着紧张。

云曦讪讪的一笑,“段奕,那安夫人快不行了,所以,我才喂了她一点掌心血。只是割了一个小口子,不碍事。”

段奕一脸阴沉,“她死就死了,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本王只想你好好的!”

她望进他深遂的目光里,“安夫人死活,当然和我没关系。但是,若她死了,安昌就会伤心一辈子。安昌活着,最大的心愿是想得到母亲的谅解,而且,论品形行,才学,相貌,他都比安强,这世子之位,就该是他的。”

“安昌?”段奕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你竟然还在操心他?那书呆子竟敢同本王抢媳妇,本王没收拾他,已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了,不许你帮他!更不许见他!”

云曦笑了笑,“小心眼。”

“本王心眼只有针尖大!”

他俯身捧着她的脸,就要吻下,云曦笑着伸手推开他,“今天还有事,别闹。”

“谁家的事少了?相公亲媳妇,天塌了也挡不住!”

“啊——”云曦忽然低呼一声,“疼,你碰着我的手了。”

段奕看了她一眼,脸色郁黑,起身走到外面,“青一。”

一个脚步声轻快地走来,“主子。”

“到马车上将外伤药拿来,再吩咐青裳,让她找一套曦小姐的衣物来。”

“是,主子。”

青一的动作很快,取来了药。

同时,青裳也到了。

两人站在门口,都不敢看一脸黑沉的段奕。

“主子,奴婢请罚。”青裳捧着一捧衣物在门口跪下,低着头。

青一也不敢说话,默默站在一旁。

段奕没看她,而是从青一的手里接过药径直走到里间去了。

“你怎么回事?怎么被人捆起来了?还算那人手段不残忍,否则你还有小命?”青一狠狠的瞪了一眼青裳。

青裳低着头,“我去拿衣衫,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王爷不是派了青二赶车吗?小姐怎么不坐那辆沉香木的马车,却坐了谢府的马车?”青一压低着声音问道。

青裳一脸的委屈,“是小姐不坐沉香木的马车。不是我的主意。因为人多,大家都坐的是东平侯府的马车,谢府的马车只是装的两位小姐的随身物品。”

“哼,说什么也没有用,你等着被主子罚吧!”青一伸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

青裳更觉得伤心了。

段奕进去了一会儿又出来了。

他从青裳的手里拿过云曦的衣物。

青裳吓得将头低得更下了。

“在这里给本王跪着!一直跪到明天早上再回到曦小姐的身边。”

“是。”青裳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罚跪,不会赶她走。

段奕又走进里间后,青一白了一眼青裳,“要是小姐真出了事,你自己拿命换,主子也不会原谅你。”

青裳低着头,自责的落着泪。

“你罚青裳了?”里间,云曦问段奕。

段奕抖开她的衣衫给她穿衣。

“那丫头做事太粗心了,而且你身边的人也太少。还是让青衣回来吧。”

云曦抬头看他,笑道,“我想将青衣嫁给关云飞,你将她叫回来做什么?这不是拆散他们?再说了,青一年纪也不小了。”

段奕冷哼一声,“表现好就同意他们的婚事,表现不好,就让他们二人等着。”

云曦:“……”

“而且,过几日,端木舅舅派给你的另一个侍女吟雪,那个也要回来,那个丫头的轻功,连青一也追不上。四个侍女跟着你,本王才放心。”

“为什么安排这么多的人跟着我?”云曦问道,“我又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要靠别人,我没那么弱呢。”

段奕捧着她的脸,看了她一会儿,又将她拉入怀里,紧紧的搂着。

云曦能感觉到抚在她后背上的手指正在缓缓的用力。

“我将你弄丢过一次,不想再弄丢第二次。”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发髻上,声音低哑。

“……”,云曦的身子一僵。

“那天那个刺杀你的黑衣人,不可能是一种偶然,我这是担心你的安全。”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段奕,我看见那人用的武器上有双头蛇标志。和我父亲死时,所中的短箭上的标志一模一样。”

段奕将她松开一些,双手依旧搂着她的腰身,而眸色中却隐着担忧。

他盯着她的脸,“这件事,我一直在查,你就不用管了。这应该是一群势力,不是单个人。”

她的双眼眯起,凝神看着他,“一群势力?”

“这不是你能力范围内的事,你只要每天开开心心的,将身子养得壮实一点,做我段奕的媳妇就好了。”

云曦垂下眼眸略有所思。

段奕扶着她坐下,温声道,“你在这儿先歇息着,我去看看东平侯家里的事,本王倒想看看,是谁不怕死的敢害你。”

云曦却站起身来,微微一笑,“不,他们说我刺伤了安夫人,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个诬陷!”

段奕看了她一会儿,只得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好。本王可真拿你没办法。”

若不同意,哪怕关着她,她依然有办法出去。

走出门时,她见青裳正在罚跪,青一立于一旁守着。

青裳看了她一眼,将头低下。

云曦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青山的规矩,错了就得罚,求情的话,连求情的人也会一并的罚。

段奕可是说一不二。

云曦正要走出门去,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王爷,既然安强说出了奶娘,不管他是说着逗我玩,还是真的,有个人可不能再出现了。我要让这件事,妥妥的变成真的,查无可查。”

“什么人?”段奕问道。

云曦微微眯眼,“安强的奶娘。”

段奕点了点头,“对,这个人不能再出现了,青一,马上去找安强的奶娘,让她消失在京城!”

“是,主子!”

……

听雨轩里,安灵儿看到安夫人正在揪着安强在打,她一时傻了眼。

“娘,哥,这是怎么回事?”

安老夫人看到屋子的地上斑斑驳驳都洒着血渍,也吓得脸色发白。

“媳妇,这是……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谢家小妮子,真的刺伤你了?”

而董文看着安夫人,眸光一沉,姑姑还活着?那一刀下去,明明刺中了要害。

安夫人坐在地上,蓬着发,两眼血红,满脸是泪,她扯唇笑了笑,“老爷呢?”

“娘,你说啊,是不是那个谢云曦杀的你?娘?”安灵儿在安夫人的面前蹲下身来,为什么谢云曦不在这里,为什么是哥哥?

云曦与段奕到了听雨轩的时候,正听到里面在说她是凶手。

她冷笑了一声,“安小姐在找我吗?”

安灵儿回过头来,看到云曦吓了一大跳。

她的脸色白了白,嘴唇颤抖着,“云……云曦?”

云曦已换了一身浅紫的衣裙,一身清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安小姐为什么说我杀了人?空口无凭,可是诬陷。”她可没得罪这个安灵儿,她为什么要害她?

安灵儿的身子抖了抖,走到云曦的面前,“云曦,我……”她看向一旁的董文,用目光求救。

董文的目光一沉,将头扭过。

她马上哭着说道,“是侍女们说,听到我娘的一声惨叫,而你又在屋子里……”

“是吗?”云曦的目光冷冷看向安灵儿。“你仅凭一个侍女的话就怀疑我,安灵儿,你有这么险恶的心,谁人还敢同你交往?”

安灵儿的身子往后退了退。

段奕松开云曦的手,缓步朝安强走去。

他伸手扶起安强,“安世子,你为何与安夫人扭打?这可是不孝。安夫人受了重伤,为什么还不请大夫来?”

安强一怔,段奕扶他?

段奕微微含笑,将手飞快地伸向安强的大袖子中,悄悄地放入了一件东西。

在安强一脸糊涂的表情中,他又回到云曦的身边。

安老夫人叹息一声,“老身家的丑事,让王爷笑话了。”

“怎么会呢,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段奕额首,又朝外间喊道,“青一,传大夫来!”

“是,主子!”青一应道,同时飞快的离开了。

“快将夫人扶起来!”安老夫人指挥着几人仆人。

“娘,你快起来吧,我刚才说的是假话,是哄曦小姐在玩的呢。”安强陪着笑脸伸手去拉安夫人。

“你滚开!”安夫人怒喝一声,将安强一把推开。

安强的脚踉跄了一下,袖子挥动扶向一旁的屏风架子。

咣当,一个匕首从安强的袖子里掉了出来,匕首上还沾着血。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住了。

安强更是吓得脸色惨白,连连的摆手,“娘,不是我,不是,我不知道,不……”

在场的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

而刚刚被嬷嬷扶起的安夫人,身子晃了晃,又险险跌倒。

她咬了咬牙,扶着一旁的桌子,冷冷的看着安强。

段奕盯着安强问道,“强世子,安夫人是你刺伤的?”

“不……不是我……,我没有。”安强的身子哆嗦起来。

“老夫人,就是强表哥刺伤了姑姑,你们看,这匕首上还有血,他的衣衫上也有血。”董文指着地上的匕首说道。

“不,不不不,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杀夫人?要杀我娘?我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干!祖母,救我,救我啊——”安强吓得不清,飞快地扑向安老夫人。

安老夫人看了一眼安夫人,又看向安强,“这,是怎么回事?”

“强世子,你刚才说了,安夫人不是你的生母,你的生母是奶娘啊,是不是因为这个,你才要杀安夫人?”云曦微微一笑说道。

安强吓得惊住了,“不,假的,我说关玩的。”

“来人,将安强带下去!”董文朝外面大喝一声。

这些安家的人,不是仆人就是老头老太,一个安灵儿是个女孩儿,董文的命令竟然没人反对,很快,上来两个仆人将身子抖得如筛糠的安强拖了下去。

“娘,老夫人,匕首不是我的,我不知道。”

安夫人不说话,安老夫人便不说话,安家的两个族人更是不敢说话。

因为安夫人的淫威可不是个传说。

云曦偏头看向董文,董文的目光中正有一闪得意神色闪过。

得意?

她微微拧眉。忽然,安夫人大笑一声,“老爷在哪儿?他人在哪儿?”

云曦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安强说的那番话,安夫人无疑是听进去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她都得问一问。

心上裂了一条缝,缝补起来的话,也会有裂痕。

她问东平侯,东平侯一定不会说实话,问奶娘,奶娘已被青一弄走,那么,这事可就成悬案了。而且,从安强的身上掉了一把带血的匕首,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一切。

而安强,就得完。

门口一个随从忽然跑了进来,“夫人,不好了,老爷中毒了!”

云曦与段奕对视了一眼。

东平侯出事了?

……

观月楼的另一间雅间里。

安昌正扑到东平侯的身上哭着,“爹,爹——”然后又朝外面的仆人吼道,“大夫来了没有?”

“二公子,已经有人去找大夫去了。”仆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怎么还不来?”安昌揪起仆人衣襟,俊颜怒得也成了煞神,“你,再去找!老爷要是有事,本公子一刀劈了你!”

文弱书生发火,一样的吓人。

仆人吓得拔腿就跑,但没一会儿,他又回来了,“二公子,老夫人与夫人来了。”

一众人进了雅间,已经简单包扎过的安夫人在婆子的搀扶下走到东平侯的面前。

东平侯正躺在雅间里的小榻上,面色青紫,双眼紧闭。

安夫人看了一眼两眼通红面色焦急的安昌,张了张嘴,没说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侯爷怎么会中毒了?大夫,大夫去请了没有?”安老夫人又急又气的跺着脚。

在门口守着的仆人说道,“老夫人,二公子从外面带了一坛酒与老爷在这里吃酒,谁知老爷口吐白沫倒地不醒了。”

董文忽然上前一把抓住安昌,厉声道,“老夫人,姑姑,是安二表弟,是他毒死了姑父!”

“不是我,我没有,你在胡说!”安昌的身子在颤抖,连声音也在颤抖,他红着眼,“侯爷是我的父亲,我为什么要毒倒他?”

云曦扭头看向段奕,伸手在他的手心写了几个字。

段奕的眸色忽然一冷,伸手将她的未割伤的右手牢牢的握住,然后摇摇头。

她抿了抿唇,又写道,“有奖赏给你。”

段奕依旧摇着头,“什么奖赏也没有你的命重要!”

“段奕,我要言而有信,我不能失信于人。”她伸出左手在他的手腕上一拍,段奕只觉得手腕一麻,手一松,云曦的手已从他的手心挣脱开来。

他的脸色沉了沉,无奈一叹。

云曦走到董文的面前,微微勾起唇角,“董公子,你为什么说安二公子毒倒了他的父亲?”

“原因很简单,安二公子一直得不到家中人的认可,他便怀恨在心想杀了家中的人。”董文看向云曦说道。

他浅笑的眸子中闪着一丝戾芒。

云曦依旧浅浅笑着,“只是看表面就说一个人杀了人,董公子,若你为顺天府尹,这京中得冤枉死多少人?”

董文的表情不自然起来。

他怒得咬牙,“曦小姐,你看看这桌子上的酒,这便是姑父被昌表弟毒倒的证据!”

云曦端起来闻了闻,然后看向安昌。

安昌一张俊美的书生脸,此时一片惨白,“曦小姐,酒是昌买来的,但绝对没有下毒。昌可从来没有恨过家里人,昌更不可能害自己的父亲。”

安夫人被婆子扶着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冷眼瞧着屋中的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安昌的脸上,唇角动了动,但没说话。

“酒有毒吗?本小姐闻着没有毒。”她说着,抓起酒坛便往口边送。

“曦小姐!不可!”安昌惊呼一声,伸手来抢。

段奕的眸色也跟着一沉,抢在安昌的前面飞快地抢过了她手中的酒坛。

“本王试试看,这可是十五年的杏花醉。”

然后,他就着酒坛喝下一口酒。

云曦惊愕的看着他。

谢谢:

clemclem 1月票

馨月怡人1月票。

么么达(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