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章 武举风波(上)(修)/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枫的眼神一眯,大白天的当街劫杀,看来这些人的胆子不小!

十来个人的服装虽然各式各样,但出手狠戾,而且招招下着杀手,不像是一般的匪徒。

看来目的只有一个——要他的命!

谢枫冷笑一声,跳下马来,“唰”的一声抽出长剑迎上这些人。

双方厮杀了片刻,谢枫的心中生起疑惑,刺客的武功竟然不差,与羽林卫们有得一拼。

这究竟是什么人?谁家的护院家丁?不太像。

能养出这样的高手,没有一定的财力实力,办不到。

谢枫不敢大意。

衙门里有急事,而这些人又拦着……

他眯起眸子沉着杀敌。

但那些人似乎不将他制服不罢休。

两方人一直纠缠了一个多时辰,谢枫杀不了那些人,而对方也杀不了谢枫。

谢枫的武功纵然再高,但这些人一直这样纠缠着,不被他们杀死,也会被车轮战拖累死。

而且,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再加入。

再说,衙门里紧急找他,不知又是出了什么事。如果耽误了,上头怪下来,他免不了又要费些心思应付。

虽说从他救过皇上一命开始,大家对他一直客气着,但是,他必竟官职低下,上头能差遣他的人太多了。

哪怕只有一个人刁难,也会让他疲于应对,特别是在武举比试前,不能出任何差错。

想到这里,谢枫咬了咬牙,拼命厮杀。

这时。

远处忽然响起马蹄奔跑的声音,很快,从街角奔来一匹马。

马上的人二话不说,长鞭子卷起,用力抽向一个刺客。

刺客被卷了起来抛到了地上,动弹不得,谢枫趁机用力一刺。

噗!

长剑入肉,立刻毙命。

“王爷?”

谢枫很意外,段奕这个时候怎么来了这里?

这一大早的——

而且他还穿着朝服,这是直接从宫中来的?

段奕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谢枫,有人想为难你,你马上到衙门里去!记住!明天的武举比试,你不能出任何意外。这里交给本王。”

谢枫马上退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段奕,拱了拱手,“多谢王爷相助。”

如果他输了,只会让云曦与母亲失望。

母亲为他忍辱多年,等的便是他风光的进谢府,扬名声。

而云曦为他做的更多。

她身为女儿家不畏权势将整个谢氏长房与谢五房的人全部除掉,为的便是他。

所以,他并没有客气,翻身上马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刺客们见谢枫跑了,马上往前追,有人从巷子里牵出马来,朝谢枫的方向追去。

段奕的眸色一沉,长鞭子在地上一卷,扫起一把砂石射向那几个骑马的刺客。

扑通——

然后是几声的惨叫,往前追的几人被砂石击中,纷纷倒下马来。

人倒地,马却没有停,撒蹄继续往前跑走了。

段奕同时策马过去,依仗高处,鞭子所到之处,几声的惨叫后,倒地的几人脖子已断。

长鞭子飞舞,只听唰唰声中,刺客们接二连三的倒地。

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在追与不追中犹豫着。

段奕手中握着长鞭,俊眉微扬,冷笑了一声,“是谁派你们来的?为什么要杀谢大人?不说实话,你们的结局也同他们一样!”

这几人对视了几眼,然后朝相反的方向跑。

没跑几步,又有一人骑马而来,动作很快,几乎看不清马上人的模样。

刺客们前后受敌,只得举剑纵身一跃,朝后来的人刺去。

段奕忽然神色一变,鞭子“啪”的一声飞快地卷起一人,怒道,“找死!”

只听咔嚓一声,脖子被拧断。

后来的人也不弱,手中持剑,坐在马背上刺向刺客。

只是不等她的剑刺到,段奕的长鞭子已将一个刺客卷起,抽紧,再松开,动作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十五个人,现在只剩了三人。

“段奕,别打死完了,留着这几个!”后来的人正是云曦,她见谢枫匆匆往衙门而去,随从也不带,不放心便追了出来。

哪知三人忽然举剑朝自己腹部刺去,全都自尽而死。

云曦眼睛微眯,自杀?

段奕正要说话,从远处又策马而来不少人。

那些人一边策马一边高喊,“都不准走!拿住当街斗殴者!”

他冷笑道,“来得倒是快!”

来的一群人官服齐整,是顺天府的一众衙役。

“段奕,我哥呢?我一路追着他来的,他人呢?”云曦扭头看他。

这条道是谢枫去衙门的必经之路,谢枫不在,段奕却在。

“我让谢枫先走了,我拦住了这些人。这前后的时间,不过一个时辰,顺天府的人便来了,你不觉得奇怪?”他微微扬眉,唇角浮着冷笑。

云曦的神色一凛,冷眼看着地上死掉的十五个人。

很快,顺天府的人便到了。

刘捕头往段奕与云曦二人脸上各看了一眼,惊异的问道,“是……王爷?曦小姐?”

“刘捕头以为是谁?”段奕弯唇冷笑,盯着刘捕头看。

刘捕头的心头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讪讪笑道,“王爷,卑职受府尹大人的差遣,前来抓斗殴的人。”

“斗殴?”段奕眸色一冷,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捕头刘松,“刘捕头,你想将本王抓到顺天府去?顺天府新上任的井府尹,是不是不想当差了?”

“王……王爷,卑职不敢,府尹大人只是……”刘松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了这个冷面王段奕?

段奕轻笑一声,“本王与曦小姐路过这里,遇上了不明身份人的袭击,幸好本王命大没死成,怎么到了你们的口里却成了斗殴?你敢诬陷本王!”

段奕的声音说到最后几乎森冷,一字一字透着杀意。

“卑职弄错了,卑职眼花……”刘松吓得额头都要磕出血来了。

云曦冷声说道,“刘大人,这些人刺杀王爷与本小姐,刘大人一定要查出凶手,王爷改日也会到衙门里问情况!”

这刘捕头也只是个受人差遣跑腿的人,况且,他已经说了是受井府尹的差遣。

那么真正使坏者,应该是到顺天府报案的人。

她看向段奕,段奕点了点头,两人调转马头离开了这里。

云曦朝段奕的身上看去,只见他穿着一身绛红蟒袍的朝服。

她眨了眨眼,“段奕,你这是直接从宫里出来的?”

他点了点头,一双冷眸更加深沉。

“我来找谢枫,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他。如果我来晚了一步,结果可就变了。”

云曦抿着唇没说话,段奕说的没错。

谢枫如果与人在街上厮杀而被顺天府的衙役当场遇见,他的官声就会黑上一笔。

段奕是亲王,他可以强说是有人刺杀他,顺天府不敢说二话。

但谢枫官职低,顺天府会诬陷他与人聚众斗殴,说不定强行抓到牢里去,有理说不清。

这可于明天的武举比试不利。

因为负责监考的兵部已经有明文规定,官声名声都有污点的比试者,会被直接取消比试的资格。

若有人真要害他,只怕是一计不成会接着施二计。

谢枫离开这里又匆匆往衙门里去了,莫非衙门里出了事?

“我去看看我哥,他可能有麻烦了。”云曦微微蹙起眉尖对段奕说道。

“一起去!”段奕将手伸向云曦,“过来!”

“啊?”云曦一愣神,整个人已被段奕提到了他的马上。

他将她抱过来放在马背上坐在他的身前。

“谢枫是你哥哥,你担心,我也会担心,咱们一起去。”

她扭过头看向他,正对上他的深遂眸光,从她回夏宅后,他似乎更忙了,来夏宅,也是匆匆而走。

他这么忙,还要管谢枫的事?

段奕温和一笑,伸手抚向她的脸颊,“虽说他不是你的亲哥哥,但他是夏氏的儿子,也一直护着你,冲这份情,我就不该坐视不管。明天就是武举比试了,他今天不能有事。”

云曦点了点头,“好,一起去。”也只有段奕能镇住一些人。

两人很快到了谢枫办差的城东门兵马挥使的衙门前。

段奕正要下马,却有一匹马奔来拦到他的前面。

他的脸色顿时一沉。

那人重重的哼了一声,也不看段奕与云曦,翻身下马后,背着手大步朝衙门里走去。

云曦眨了眨眼,顾非墨?他怎么也来了?

他前几天不是与段奕和好了吗?两人还一起商议事情了?怎么又闹翻了?

随后骑马而来的小仆阮七,跳下马来,飞快地跑到段奕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着礼,“奕王爷。”

段奕坐在马上低头问道,“阮七,你家公子的赌坊破产了?”

阮七眨眨眼,“王爷,没有啊?”

段奕指向顾非墨的背影说道,“他这样整天黑着脸,客人也会跑掉,只怕明天就会破产。”

阮七:“……”

已经走到衙门里的顾非墨又转身出来,一脸黑沉。

他正要开口回驳段奕,又看到了云曦,马上垂下眼眸转身走开了。

云曦的眸光闪了闪,正要自己跳下马背来,段奕已伸手扶着她,揽着她的腰身从马上一起跃下。

然后,他抓着她的手不放。

她心中一阵无语,段奕这是吃的哪门子醋?

两人往谢枫的办事衙门里走,段奕施施然拉着云曦的手,无人敢拦。

段奕进去,是因为身份,但顾非墨呢?

她不知道顾非墨是怎么闯进去的,以前他是这些人的上司,可现在已经不是了。

二人走到衙门的后堂。

云曦一时惊住。

段奕也停了脚步,微微拧眉,冷眼看向前面。

只见七八柄刀架在顾非墨的脖子上,谢枫的面前也是同样亮着几柄亮闪闪的大刀。

“奕王爷来得正好,这二人在密谋造反。”太子段琸从后堂走出来,目光阴沉的看着段奕。

但旋即,他的眼底又闪着更大的怒意。

因为,他看到段奕正拉着云曦的手,两人亲密的站在一起。

而云曦对他直接是忽视的,眉头拧起看向顾非墨与谢枫那里。

“哥,这是怎么回事?”

“不用担心,曦儿,身正不怕影子斜。让他们查!”谢枫冲她笑了笑。

“某些人用不正当的手段上位,总担心旁人非议,便想来个赶尽杀绝,太子,本公子说的对不对?哦不,是本国舅说的对不对?”顾非墨眉一扬,冷笑说道,“不知太子殿下找到了本国舅造反的什么证据?”

同时,他伸手将挡在自己面前的刀往外推,但很快,又有人抽刀拦着他。

他顿时怒了,暗自运起力来。

云曦眯起眸子看向他,摇摇头,这个时候动粗,便是更加说不清了。

看来,这些人当场拦住顾非墨便是想激怒他。

顾非墨与云曦对视一眼,抿了抿唇,放弃了。

段琸看了顾非墨一眼,眸色一寒。

“太子殿下这是想干什么?明知本王要大婚了,却拦着本王的一个——侧妃,一个大舅哥,侄儿这是想公然对叔叔的婚事进行干扰吗?”段奕的唇角虽然浮着浅笑,但一双眸子中却是杀意腾腾。

侧妃?

顾非墨怒目看向段奕,云曦向他使眼色。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段奕,哼了一声,将头扭过。

“将证据抬上来!”段琸忍着怒火,朝身后的人喊道,脸上布满戾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