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章 栽赃/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琸看向段奕与顾非墨的眼神,藏着深深的阴狠与毒辣。

一身明黄色暗龙纹的太子袍服彰显着他的与众不同的身份。

紫金冠高高束于头顶,他那阴柔带些书生气的脸颊上,不知从哪个年月起,常常布着阴霾的神色,一双深遂的眸子里,隐着内心的情绪。

云曦的唇角微微动了动,轻轻垂下眼帘。

她心中暗自讽笑。

他果然,为了上位,在不择手段。

一方面派人来催促谢枫到衙门里来,且使了什么计谋骗来了顾非墨,另一方面便来个栽赃!

谢枫与顾非墨对视一眼,二人的目光很快就错开了。

从谢枫原来的小院中,走出几个兵差。

其中有两人抬着一筐书册与信件出来。

云曦的眼神眯起,脚步不由得往前走了几步。

段奕伸手将她拉住,自己朝前走去。

“太子,这便是你说的,他们二位的造反证据?”段奕指着一筐书信问着段琸。

他的神色冷俊,唇角浮着讽笑。

云曦望着那筐书信,眸色闪了闪,心中好一阵惊诧。

因为,有些信封上面的字的确是谢枫的。

顾非墨的字她不熟悉,但从他的神色上看,想必真是他写的字了。

顾非墨的眉梢一扬,呵呵冷笑一声,“太子,你身为未来储君,居然也来一套诬陷人的把戏?本公子几时同谢大人写过信了?”

段琸盯着顾非墨,扬唇冷笑,“你不光同谢枫有书信来往,而且,他还是你顾府一个管事的养子!他从五岁起,就进了顾府!你们的关系,不简单!你看似离开了西山军营,却在暗中与军中的将领们来往,想孤立本太子,是与不是?”

云曦的心头一怔,她也隐约听起谢枫说起过这件事情。

谢枫与顾非墨将这件事瞒得极为隐蔽,段琸是怎么知道的?

她赫然看向谢枫,谢枫的神色也是一凛,朝她摇摇头。

顾非墨轻笑一声,“顾某还认识朝中的更多官员,太子是不是也认为顾某在与人策划谋反?”

段琸看了一眼顾非墨,手一招,一个兵差从筐里捡起一封信来递给段琸。

他环视了一眼众人,唇角微勾,拆开信来抖了抖,“…枫兄,西山军营里的八大将领,会在每月逢八日到顺发赌坊相聚,汇报军营情况…请枫兄也一并参与,共商大事……”

顾非墨的眸色闪了闪,忽然呵呵冷笑起来。

谢枫马上扭头看向顾非墨。

云曦与段奕对视一眼后,也一齐看向顾非墨。

“这是假的!”顾非墨扬了扬唇角,一张脸怒得杀气腾腾。

然后,他掌中忽然用力,劈向前面两个架刀的暗龙卫,旋即,与他周围看着他的几个暗龙卫厮杀起来。

他的武功不弱,掌力之下,打飞的两人顷刻毙命。

随后,他飞快地抢到一柄剑,剑光飞闪中,又有两人倒地而死。

谢枫也同时出手,抬腿扫倒两人。

段琸站在人群外,冷眸微眯,伸手一挥,大喝一声,“弓箭手何在,给本宫射!皇上有旨,谋反贼子当场射杀!”

云曦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他这是借机杀了谢枫与顾非墨。

哪怕这二人杀不死,反抗也是罪!

谢枫的官声更是多了个污点,于他明天的武举比试可是大大的不利!

不等羽箭射出,她脚尖一点飞快的朝谢枫扑去,“哥,住手!”

段奕冷笑一声,“太子,本王深深怀疑你搜出的书信有假!你不让大理寺审案,不分清红皂白的指使下人射杀朝中命官与永贞皇后的亲弟弟,就不怕后人耻笑你?不怕史官给你记上一笔?”

他口里说着,也飞快地跃到顾非墨的面前,拉着他跳出了围杀。

“大哥,顾非墨,别打了!”云曦高声喊道。

顾非墨被段奕摁着动不了,谢枫被云曦拉着双手。

“谢云曦,你干什么?本公子焉能被人冤枉?”顾非墨咬牙冷声道。

谢枫也拧着眉。

两人一齐看向云曦。

云曦转身冷然看向段琸。

他不死,她便不死!

段琸的眸色一沉,将手一抬,“住手!”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脸。

“太子殿下!”云曦轻笑一声,“你说他们造反了?是不是该大理寺审了才定罪?”

顾非墨看向云曦,抬步便要上前,被段奕伸手一拦。

他怒得哼了一声,甩袖背身过去。

段琸的唇角微微一扬,眸中的杀意淡了下去。

他的手一挥,“来人,将顾非墨与谢枫押往大理寺!”

“是,太子!”

顾非墨赫然转过身来,一脸怒意。

段奕伸手一拦他的胳膊,盯着他的眼睛,云曦也看向他。

他垂下眼帘,扬了扬唇,一言不发的由着段琸的人押着他朝外走去。

谢枫看了一眼段奕又看向云曦,勉强笑道,“曦儿,不用担心,哥哥不会有事。”

“我相信你。”云曦道。

段奕朝谢枫点了点头,谢枫这才随着顾非墨朝衙门外走去。

喧闹的后堂很快就安静了。

段琸朝云曦走来。

她却将头扭过,拉着段奕的手,柔声说道,“王爷,走吧,咱们也去大理寺。”

她看也不看段琸。

段奕望向她的脸,温声回道,“好。”

他拉着她的手,二人很快就离开了后堂。

段琸盯着他们的背影,袖中的手指狠狠地握成拳头。

“太子,这些东西……”兵差指着一筐书信问道。

“送到本宫的马车里,本宫要亲自护着。”他的眸中闪过一道冷芒。

“是,殿下!”

……

云曦并没有走多远,而是趁人不注意,与段奕又折回来了,两人隐在一堵墙壁后。

段琸要亲自护着那批书信?

那些信究竟是真是假?

她又听了一会儿,等到有脚步声走来了,这才与段奕飞快地离开,走出东城门的指挥使衙门。

她扭头朝身后的看去,神色冷然。

段奕抚向她微皱的眉尖,温声说道,“如果是陷害,总会有破绽,走吧。”

云曦迎上他的目光,点了点头。

刚才,段奕在她的手心写着,一定要忍着,先忍着,再反击!

若反抗,便是中了太子的计!

所以,她才大声制止着顾非墨与谢枫。

谢枫对段奕是信任的,只是顾非墨那里……

她有些担忧。

因为那条暴龙的脾气时好时坏。

“我自有办法,先离开这里!”

段奕将云曦抱到马背上,两个人共同骑着一匹马,策马朝大理寺而去。

没一会儿,段琸也走出了衙门。

守在衙门前的暗龙卫首领暗鹰朝他走来,“太子殿下!奕亲王带着曦小姐往大理寺的方向去了,是骑马,速度很快。”

“他们果真去了大理寺!”段琸冷笑,“本宫略施一计,他们居然就信了!哼,回太子府!”

暗鹰一脸惊讶,“殿下,为什么不去大理寺?这难道不是将顾非墨与奕亲王的大舅哥拿下并除掉的大好机会吗?”

段琸看向暗鹰,那深遂的眸光深深攒着怒意,“回太子府!”

暗鹰吓得忙将头低下,“是,太子殿下!”

段琸坐进了马车,宽大的车里,堆着近百封书信与书册。

他信手拈起一封信来,唇角微微勾起,浮着冷笑。

他不信,她不来找他。

在东城门指挥使的小巷里,正隐着一匹马,马上坐着二人。

云曦正眯起眸子看向段琸离开的方向。

“段奕,你看,太子没有去大理寺,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一定回他的太子府了。”她轻笑一声。

他究竟想干什么?

段奕也盯着渐渐走远的段琸的马车在看。

“我先送你回夏宅,我再去大理寺,虽然太子不去大理寺,但谢枫他们还是被押往那里了,我去看看。”

“我也去!”

“听话,回家去!段琸既然调动了暗龙卫来诬陷谢枫与顾非墨,他就一定要达到什么目的!否则一定不会罢休!”

段奕摁着她的肩头,声音柔了下来,“段琸的小心思,本王哪能不知道?他这是不死心!在大婚之前,我最不希望你有事。你要平平安安的,有什么事,自有我在,你不用操心。”

“师傅她将你带回夏宅,一方面是想你多跟她习武,另一方面,是王府最近的事情比较多,怕吵着你了。”

云曦抬头看他。

段奕没再说话,而是将她的身子扳正,一手搂着她,一的抖着马缰绳,策马朝夏宅的方向奔去。

到了夏宅前,早有白虎与玄武听到马蹄声,迎在府门前。

“王爷,小姐。”

段奕跳下马背,伸手将云曦从马上抱下来。

“到家了,放我下来吧!”大门前还抱着她,像什么话?云曦一时头疼。

但段奕根本不理她,一直抱着她一路朝夏宅走。

府里仆人撞见了,眨了眨眼,掩着笑意躲开了。

段奕却是客客气气的拦着一个嬷嬷,“曦小姐说身子不舒服,劳烦嬷嬷请夫人照传大夫来。”

传大夫?

嬷嬷眨眨眼,然后看向段奕怀里的云曦。

小姐一脸红光,哪有不舒服?还是……

她心头一亮,“是,王爷,老奴这就传大夫去!”

嬷嬷笑呵呵的告诉夏玉言去了,王爷不懂,这哪里要传大夫?告诉夫人就好了。

“段奕,我哪有病啊?”云曦一阵无语。

段奕说她身子病了,夏玉言知道后,还不得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当然有了。”说着,他伸手朝云曦的腰间拍了两下,云曦只觉得腰间一麻,身子便软了下来。

云曦:“……”

到了曦园。

四个侍女全都迎了出来,一齐惊诧的看着段奕,“王爷,小姐怎么啦?她没事吧?”

她能有什么事?她被段奕点穴了。

云曦在心中无奈一叹。

段奕这是不想她跟着他去大理寺,可是报仇,她不想假他的手!

太子,她一定要亲手拉下台!

“看好小姐!”段奕将她放在里间的床上,对四个侍女吩咐说道。“本王两个时辰后会回来!若她不在……”

他眸色一沉扫视了一遍四人。

四个侍女马上神色一凛,“奴婢们知道了!”

她们口里说着,心中却一齐哀嚎,现在的小姐,她们哪里是她的对手?

段奕离开了夏宅,很快又回到了奕王府。

青一见他脚步匆匆,忙问道,“王爷,出什么事了吗?您这急急忙忙从宫中出来,属下找了你一圈了。”

段奕未说话,也未回房间更衣,而是一直走到王府大书房的一侧墙壁前。

他伸手在墙上一处壁画的几个图案上点了点几下,墙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洞。

里面赫然便是一个小房间。

青一跟着走了进去。

但他仍是一脸的疑惑,王爷极少来这里,除非是出了大事。

“主子……”话未说完,却见段奕从一个箱子里翻出一个物件来。

青一吃了一惊。

段奕却轻笑一声,“太子敢诬陷谢枫,本王也送他一份大礼,让他万劫不复!”

而那,是一枚玉玺!

8月忙,真心忙,开学季啊,所以,每天只能更这么多,9月会恢复万更,包涵啊,包涵,谢谢亲们,么么达!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