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章 总有小人在使坏/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41章总有小人在使坏

云曦马上挑起帘子朝外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四岁的妇人正趴在马车轮下。

妇人一脸的血,哭得很是伤心。

“救命啊,夏宅的马车撞死人了啊,还想跑掉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啊!来人啊——”

“你胡说什么啊,谁撞了你了?”今天赶车的依旧是青二。

青二跳下马车正怒气冲冲地指着地上的妇人怒道。

“就是你撞的!你竟然还不承认?奴家的头都流血了啊,你看,你看啊!来人啊,救命啊——”

妇人坐在地上一手捶地,一手捂着头,哭得声嘶力竭,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

“呀,夏宅的马车撞人了还不承认,快来看啊。”

“这不是欺负人吗?夏宅的人太不像话了!”

“听说他家的公子要去考武状元,这是看不起咱们这些穷邻居了?”

从四周渐渐地走来一些人,围着她们指指点点。

“怎么回事?青二?”云曦将头探出车厢来看。

“这怎么就撞上人了?刚才并没看见有人在咱们家的门口,这位夫人是从哪里来的?”夏玉言也问道。

青二急忙说道,“夫人,小姐,属下根本没撞她,是她自己跑到马车底下的。”

“你胡说,哪有自己往车底下钻的,我路过这里,都朝你招手叫你停下,你是故意撞倒我的。呜呜呜呜——,欺负人啊——”

哭着的妇人捂着脸,看不清容貌。

“这是怎么回事?”谢府前,赵玉娥扶着小丫头丽儿也朝这里走来,问着赶车的青二。

青二说道,“赵小姐,这妇人说是咱们的马车撞了她,根本没有!”

“哪里没有?咱们都看见了。”有人高喊了一声。

“是真的吗?那夏宅的人可太恨了!”

“喂,你们怎么赶马车的?撞了人也无动于衷?”

“就是,你家有钱就不起了是不是啊?要么赔钱,要么到衙门里讨说法去。”

围观的人又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云曦微微眯起眸子来。

“娘,你坐着,女儿去看看。”她伸手推开了车门,下了马车。

“曦儿!”夏玉言伸手拉她,但没拉着,只好跟着下了马车。

赵玉娥看见云曦与夏玉言,忙走上前去,一脸的担忧。“伯母,曦妹妹。时辰已经不早了,枫大哥可是头场比试呢。可现在……”

夏玉言伸手挽着她,安慰说道,“别担心,没什么大事。”

已经骑马走了一段路的谢枫,发现府里的马车并没有跟上来。

他心中疑惑忙回头去看,却发现夏宅门口围着一圈人,正吵嚷着什么。

谢枫的眉尖拧成一个疙瘩,立刻策马往回赶。

“他就是夏宅的公子,在衙门里当差的,大家拦着他!别让他走了!他们家想抵赖呢!”

谢枫骑马刚刚靠近人群,这伙人便一起围住了他。

“枫儿,你怎么回来了?”夏玉言走到他的面前问道,“一点小事而已,娘会处理好的。”

“大哥,你还赶着时间呢,先走吧。”云曦也说道。

“枫大哥。”赵玉娥朝他点了点头,“你快走吧,这里的事,自有咱们呢。”

“出什么事了?”谢枫问道。

地上那个哭着的妇人忽然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拉着谢枫的衣袖不放手。

“你们撞了人,还想着跑?你们仗恃欺人是不是?”妇人大哭起来,“这个世道啊,穷人还活不活了啊——”

“谁说要走了?我家还在这里呢?你乱嚷什么?”谢枫抽掉了袖子。

“大哥,你回来做什么?这么一件小事还能难住我?”云曦伸手推着谢枫。

但那妇人却朝谢枫的身上扑去,一群人也围着他们。

“不许走!不给个说法不许走!”

围观的一伙人叫嚷的声音越来越大,“拦着他们,别让他们家的人走了,一定要到衙门里说个清楚!”

“对!到衙门里去,这可不是单单赔钱的问题,这是世风的问题,要是都撞了人跑掉,这世道不是乱了么?得让府尹大人狠狠地惩罚撞人想逃的人。”

“谁说不管了?”云曦清丽的声音忽然说道,她的眉眼间闪着戾色,唇角微微一扬,“我们只是想问问情况,怎么到了你们的口中成了不管?”

青衣几个侍女与白虎玄武几人怒得想挥拳头揍人了,被云曦一个眼神制止住。

打了人更加说不清,因为,过路的人也在围观起来。

她眯起眸子看向这个大半个脸上都是血污的妇人。

“夫人受了伤,得赶紧医治。白虎,找大夫来!”

“看大夫很贵,不如,你们出些银子让奴家自己去看病吧?”妇人忽然开口说道。

“那怎么行?那不是显得咱们太不负责了吗?”云曦走到妇人的面前,伸手去撩她的头发。

“曦小姐,在下略略懂些医术,不如让在下来看看?”人群外有个声音说道。

人们让出一条道来,段轻尘阔袖轻衫的走来。

“睿世子?”谢枫朝他拱手一礼。

云曦朝他微微额首,“世子懂医的话,就劳烦了。”

夏玉言前后也见过段轻尘两次,知道他的身份,也朝他福了一福。

“不必多礼了,轻尘听到声音就过来看看,大家不是邻居么?”他微微一笑。

云曦盯着他的脸眸光闪了闪,他懂医?

可他那脸色依旧苍白,仿佛病入膏肓一样的人,怎么不医好自己?

“啊,不用了,奴家只是受了皮外伤,出了点血而已。”妇人神色慌张的说道。

夏玉言冷笑,“你刚才不是说伤得重吗?怎么又只是皮外伤?又不用看病了?你前后说话矛盾,你这妇人想干什么?”

“请曦小姐派个女仆将妇人的血污擦掉。”段轻尘说道。

妇人慌忙摆手,“奴自己来,奴家不喜他人靠近奴家,你们赔些钱就是了。”

青衣已经从夏宅里找来一块湿的布巾来,她的唇角一撇,二话不说的上前抓着妇人胳膊,拿着布巾擦起血污。

妇人想逃,但青衣却抓得她紧紧的,“别跑啊,夫人,看看伤,才知道该赔你多少钱啊,是一两银子呢,还是一百两呢,你想赔一两吗?”

青衣的动作很快,三下两下擦掉了妇人脸上的血污。

旋即,她呵呵一笑。

妇人又羞又怒想跑,但跑不了。

“夫人,你的伤在哪儿啊?”云曦走到她的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这妇人有些眼熟悉,但她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围观的人中有人忽然哄堂大笑起来。

也有几人开始骂起来,“根本没伤嘛,原来是个骗子!咱们错怪夏宅的人了。”

“这世道,居然有往马车底下钻,装伤骗钱的人,简直是卑鄙无耻!”

“卑鄙无耻,打死她!”

臭鞋子与烂菜叶子从天而降全落在妇人的身上。

“老李,将她送到顺天府,请府尹大人好好的问问她,为什么要诬陷夏宅的人!”段轻尘朝身边跟着的老仆说道。

谢枫忙说道,“世子,这等小事就不劳烦你了。卑职家中的仆人眼下就在这里。白虎,将她带走!”

“是,公子!”白虎伸手一抓就将妇人给提了起来。

“放开我!我没有诬陷,就是你们撞的!”妇人的口里依旧不依不饶的叫嚷着。

白虎跑得很快,拎着人,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围观的人见热闹没得看了,又三三两两的散了。

“曦小姐,枫公子,时辰也不早了,你们也要出发了吧?”段轻尘微笑问道。

“是的,睿世子,时辰的确不多了,都是那个妇人在胡搅蛮缠,差点误事了。”谢枫朝段轻尘拱了拱手,又对夏玉言与云曦和赵玉娥说道,“娘,曦儿,玉娥,我先走了。”

“哥!”云曦叫住他,“若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你别管,只管走自己的。”

“好。”谢枫点了点头,又朝赵玉娥微微一笑,策马扬鞭飞快地离去。

段轻尘也朝夏玉言和云曦点了点头,微笑道,“夏夫人,曦小姐,轻尘也要去比武场了,先告辞。”

他的老仆扶着他的胳膊转身离开,坐上了他家别院前停着的一辆马车,很快,马车驶离了这里。

病成这样了,还去出门?

云曦的眉尖微微一拧,段轻尘的做法真让人看不懂。

“走吧,曦儿,玉娥,咱们给枫儿助威去,刚才那个妇人八成是个疯子,别想这事了。”

夏玉言一手拉着赵玉娥,一手拉着云曦,朝马车走。

“娘,等一等。”云曦停下步子,眯着眼凝神听着不远处的对话。

“怎么搞的?夏宅的人没有上当?谢枫又走了?哼,算他们运气好!”

“夫人,怎么办?姨太太还被抓了呢?”

“走,先到比武场,太子说了,只要咱们拖住谢枫就好。快跟上去!”

拖住谢枫?又是谁?

“青衣!”

“小姐,什么事。”

云曦的脸色一沉,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巷子,“你去看看那里说话的妇人是谁,给我好好的教训一下!害我大哥,便是那人!”

“是,小姐!”

青衣转身走开了。

夏玉言与赵玉娥忙道,“曦儿,怎么回事?谁在害人?”

“娘,玉娥姐,咱们先走吧,这件事让青衣去处理。”云曦扶着夏玉言上了马车。

拖住谢枫?她眸色一沉,她怎能让人得逞?

……

巷子里,一个妇人与一个婆子正在说着话,冷不防被人踹倒在地。

“哎哟,是哪个不要命的敢踢老娘?”

“你家姑祖奶奶!”青一呵呵冷笑,一手拎着一个,“好久不见,珍夫人啊!?”

珍娘吓得脸都白了,“你……你,你想干什么?”

“呵呵,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想干什么,哼,你的小伎俩,能骗得了别人,骗得了我家小姐?本姑娘今日替我家公子好好的收拾你!”

嘭!

青一左右各挥去一拳头,将主仆两个揍倒在地。

“你……你敢打老娘,老娘不会放过你们的!”珍娘咬着牙大骂起来。

“本姑娘先不放过你!”青一冷笑,又是一拳揍去!

……

很快,夏宅的马车到了比武场。

赛场上,早有各家的仆人替主子们占好了位置。

各色遮阳帐篷在比武场四周散开。

主台上,是两座明黄色的华盖,不用说,那是元武帝与太子的。

时辰还没到,上面空无一人。

青二将马车停在一处阴凉的地方。

云曦与夏玉言,赵玉娥刚走下马车,青一便走来了。

“小姐,主子已经安排好了,夏宅的位置在那儿。”他伸手指向一个地方。

“王爷都安排好了?哎,其实不用麻烦……”夏玉言笑着说道,但旋即,她惊住了。

放眼望去,夏宅占的地方是最大的,也是位置最好的,有好几家的人正用着嫉妒与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们家。

但,虽然是夏宅的人坐着,一旁守着的护卫却全是奕王府的人,谁敢非议?

那高大飘扬的遮阳伞上写着大大的“奕”字,除非眼瞎的人才会来抢地盘。

“既然王爷安排好了,咱们坐着就是了。”云曦笑道,然后扶着夏玉言与赵玉娥坐下。

她要出来看比试,段奕哪能让她委屈了?

主台的下方还摆着几张桌子,正是这次的监考武师。

云曦微微眯起眸子,勉强看清那几人的面孔。

正是顾非墨,段轻尘,三公中的刘太保,中间坐着的是段奕,还有兵部江尚书,另外的两人则不认识,看那二人身材魁梧,一脸凛然,目光如炬,应是军中的人。

她看着台上的几人,蹙眉沉思起来。

段奕肯定是帮着谢枫的。

顾非墨不用说,他与谢枫,明面上虽然不怎么来往,但实则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又是生死之交。

段轻尘与她,与谢枫以及段奕都没有产生过矛盾,不知会不会帮。

刘太保与顾太师关系不错,如果有可能,会跟着顾非墨的决定走。

剩下的便是江尚书与两位武将了。

江尚书是太子的人,那可是绝对不会帮谢枫的。

那两个武将正与江尚书递眼神,不用说,那就是一伙的人。

这样看来,七个人,有三个是向着谢枫的,有三个是恨不得谢枫败的,只剩了一个不知站哪方的段轻尘。

……

比武场的另一侧较高的看台上,坐着宫里的主子们。

刘皇后与端敏坐在一侧说着家常。

元武帝新收进宫的几个美人正分成两派,有讨好刘皇后的,有讨好淑妃的。

淑妃现在没心情搭理外人,走下看台。

她的贴身嬷嬷则紧紧的跟着她。

“余姑。”淑妃眯起眸子,脸上布着阴霾,“你是怎么办事的?你不是说已经拖住谢枫迟到了吗?他怎么还提前来了?”

余姑惶惶的回道,“娘娘,奴婢的确是安排了人在谢枫的家门口拦着他一家子,可谁想到……,不过,请娘娘放心,奴婢还有后招呢,谢枫这回夺不了头魁!”

淑妃厉声说道,“本宫不管你使什么法子,本宫只想看到结果!你现在马上去找江尚书,让他好好的办好这件差事!本宫少不了他的好处。那谢枫,绝对不能让他赢,他赢了,段奕可就多了一个臂膀。”

余姑小声的说道,“娘娘放心,奴婢已经安排好了,比武分好几场,只要有一场输了,都拿不了武状元。”

“好,你盯着这件事,不能出错!”

“是,娘娘。”

……

不多时,元武帝与太子双双入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山呼万岁后,比赛开始。

云曦往这父子二人的脸上看去,原先亲密无间的二人,这时是互相不看。

元武帝的脸上明显还带着怒意,眼神半丝儿也不瞥向段琸那里。

而段琸,低了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她微微弯唇冷笑。

果然,元武帝对太子段琸的好感度降低了。

而怀疑,只要种在一个人的心里,便如种子一样,会悄悄的发芽。

何况是对皇位看得比命还重的皇帝!

若要让这芽长得更快一些,像昨天那样的事情就要多出现几次。

那么,太子迟早会被元武帝抛弃!

谢枫是第一个上场的。

他的武功自然不用说。双人博击,射箭,兵器比试,都拿了头筹。

夏宅的人都欢呼起来。

夏玉言更是高兴得站起身来拍手,等了这么多年,只等今日一朝扬名。

赵玉娥也含着泪,捏着帕子朝谢枫挥手。

只有云曦没太大的激动,因为,最后还有一场比试的是马术。

人可以控制状态,但是马,却是由举办这次武举的兵部统一安排的。

江尚书看向谢枫一脸的仇视,只怕谢枫这回会在马术上吃亏。

“小姐,你为什么不高兴?枫公子连比五场都赢了啊!”青衣与吟霜一脸的不解。

云曦朝夏玉言与赵玉娥那儿看去,见她们准婆媳正聊得开心,没注意她这里,便拉着青衣与吟霜低声说道,“你们去看看枫公子的马。我担心马会出问题。”

“小姐,这回是官家统一安排,谁敢做手脚?”青衣小声问道。

“江尚书!”她眯起眸子,冷笑说道。

“江尚书?”青衣眨眨眼,“他为什么要害枫公子?”

“这可是拜谢家老爷所赐。”云曦冷嗤一声,“当初,谢锦昆任尚书时,这江尚书只是个侍郎,谢锦昆便百般的欺压着对方。谁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谢锦昆被罢了官,而江尚书却上位了。谢枫的身份虽然没有公开,但他冠着一个谢姓,江尚书便来个公报私仇怀恨在心,这次又是他主持比试还是太子的人,我担心他会暗中搞鬼,毁了谢枫最后的一场比试。”

“小姐,咱们要怎么做,才能帮着枫公子。”青衣与吟霜忙问。

“没法帮,你们先去看看马匹。”云曦道。

两个侍女对视了一眼,“是,小姐。”

她的确没法帮。

人还好办,可以交流。

但是马匹,不在他们的手里,不好管控,好与坏,都是兵部分的。

她只求兵部不要分给谢枫一匹病马。

青衣与吟霜离开后不久又回来了。

“小姐,这回比赛管得严,马都是临时发的,守卫的羽林卫很多,奴婢们进不去。”

临时发的?

“我知道了。”

她眯起眸子,看来,真的要见机行事了。

很快,赛马比赛开始了。

赛马,有多人赛,有单人障碍赛。

谢枫依旧排在第一个出场。

他坐在马上朝夏宅的方向看了一眼,赵玉娥与夏玉言都站起身来,一脸激动的看着他。

他点了点头,将马赶到了起跑点。

云曦则是一脸紧张地盯着赛马场。

这回比的是集体赛马,看谁最先跑到终点。

十匹马,得到号令后,一起撒开蹄子狂奔起来。

一圈,谢枫领先。

二圈时,谢枫的马儿就开始慢了起来。

云曦的心揪起来。

夏玉言与赵玉娥大气都不敢出,紧张地盯着场上。

三圈还没跑出十丈,忽然,谢枫的马匹嘶叫一声,前蹄一矮,向地上栽去。

同时,谢枫的身子也跟着狠狠地甩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