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章 珍娘被抓/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围观的人被刘捕头驱赶出了铺子。

但他们也想看个究竟,并没有走多远。

一个一个的站在铺子的门口朝里探头探脑。

此时,众人见到珍娘的嬷嬷身上又掉了一个血玉镯子出来,又纷纷议论起来。

“咦,怎么又有一个镯子?”

“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的啊?”

黄掌柜眼快,飞快地抓在手里。

他左右看了看,大声嚷起来,“这个才是我们铺子的东西,上面还刻着字呢,被这个妇人藏了起来!又拿了假的来陷害人!”

“你这恶妇,为什么要害我的铺子?”夏玉言指着珍娘怒道。

刘策的脸色更是难看。

“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你就是个无可救药的人!哼。”

说着,他甩着袖子不理珍娘,站到了夏玉言的身后。

夏玉言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珍娘惨白着脸。

她忙朝刘捕头递着眼色,刘捕头拧着眉连连摇头,当众打了自己的脸——无救。

云曦与段奕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珍娘的事,她觉得应该让夏玉言自己去处理最好。

才能狠狠地打击那个不死心的妇人。

珍娘又向同伙薛夫人求救,但薛夫人一见情况不妙早退到一边去了,“奴家只是路过,什么也不知道。”

珍娘气得咬碎一口银牙。

她勉强扯了个笑容,对那黄掌柜与夏玉言说道,“真想不到是我的婢女偷偷换了东西,冤枉店家了,我就说嘛,这百年老字号的店里怎么会有假货呢,原来是误会呀,误会。”

她面上笑着,心下却在麿牙。

该死的秋嬷嬷,竟然怕一只猫?

敢将她的镯子露出来,坏了她的好事。她可饶不了这婆子!

珍娘狠狠地瞪向秋嬷嬷。

秋嬷嬷的身子晃了一晃,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她大声的说道,“大人们,夫人,奴婢有罪,奴婢一时财迷心窍了,才想起了偷夫人的东西,用假的换了真的,奴婢该死,捕头大人,不关我家夫人的事,您要抓就抓奴婢吧。”

云曦的唇角浮着冷笑,秋嬷嬷替珍娘顶罪?

“秋嬷嬷,你没有说实话,你在撒谎!”夏玉言紧紧地盯着她的脸。

刘策也喝道,“若是撒谎,我可不会饶你!”

这二人,齐唰唰怒目看向秋嬷嬷,珍娘气得咬牙,两个狗男女。

“不,奴婢没有,奴婢说的是真的。是奴婢的错,夏夫人,你快让人抓了奴婢吧。”

云曦眯起眸子,这婆子自己认罪,还求人快抓?难道有鬼?

珍娘得意地抬了抬下巴,朝刘捕头看去一眼。

刘捕头的手一挥,“来人,将这个恶婆子带走!”

“慢着!”一直站着,静静看着这出闹剧的段奕忽然开口。

众人都看向他。

“王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刘捕头小心地问道。

他就知道,他来跑这趟差,准没好果子吃。

这夏夫人可是王爷的未来岳母啊。

“自己认错固然是好,但是,这中间要是有隐情呢?”他弯起唇角,似笑非笑。

“什么隐情?”云曦抬头问他。

段奕偏头看向她微微一笑,“马上就知道了。”

他朝青一点了点头,青一飞快地朝铺子外走去,没一会儿,手里拎了一个人进来。

那是个身材矮小一脸病容的少年,看到秋嬷嬷哇的一声哭了,“娘——”

珍娘的身子猛的一颤动,急忙往后退去。

“这是……什么情况?”云曦眨眨眼看向段奕。

“继续看着。”他含笑说道。

云曦的唇角一撇,段奕这是故意卖关子?

秋嬷嬷忽然放开那瘦小的少年,指着珍娘朝众人大声说道,“是她,是他将奴婢的儿子关了起来,威胁着奴婢,说,如果今天的事情被揭穿了,就让奴婢顶着,否则就要杀了奴婢的儿子。”

众人吸了一口凉气。

铺子外头的人有人说道,“真不看出来那个妇人打扮得一身贵气,还做着这等卑鄙的勾当!”

“可不是吗?无耻的小人啊!自己做了坏事却要别人承认!”

刘策更是气得怒道,“刘捕头,还不快拿人?”

珍娘忽然勃然怒道,“她在胡说,明明是这恶婆子将奴家买的镯子调包据为己有,是她在诬陷奴家!”

她一把抢过一个捕快手里的杀威棍,一不做二不休地朝秋嬷嬷的头上抡过去。

“你这个十足的刁奴,再也留你不得了!老娘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你竟然敢害夏夫人!”

云曦眼神一眯,珍娘这是想杀人灭口,毁灭证人了?

她冷笑一声,“吟霜!”

吟霜手快,抬起一脚将珍娘踢飞在地。

珍娘的身子撞到一个凳子的角上,疼得泪花直冒,而一旁站着的就是刘策。

刘策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将脚步挪开。

“刘捕头,还不快将人走?”段奕清冷的声音又道。

“带走!”刘捕头的手一招。

“啊——,老爷,救我啊,老爷,咱们还有儿子啊,老爷,你不能这样无情啊——”珍娘吓得大哭起来,猛的朝刘策扑去。

刘策身子一闪,躲过了珍娘。

他冷着脸怒道,“儿子?我倒是希望他没你这个娘!你自己扪心自问,你都干了些什么事?你不羞愧,他也会羞愧!我见到你更是羞愧!”

珍娘瘫倒在地,两个衙役马上抖出铁索将珍娘捆起来拖出了铺子。

薛夫人也吓得不轻,生怕也要拿她,战战兢兢的向云曦等人赔着不是。

这个妇人只是被珍娘利用了一把,云曦没说什么,朝青一招了招手。

青一将薛夫人与一众看热闹的人全赶走了。

反正珍娘的丑陋嘴脸已展现给世人看了,没必要再留围观的人听他们自己人说话。

刘策这时朝夏玉言深深施了一礼,“夏夫人,在下替珍娘向你赔礼道歉,她被关进了顺天府,在下不保她,她会一直关着,不会再给你惹麻烦,你也不要生气了。”

夏玉言的脸色顿时一沉。

她抿了抿唇,怒道,“她是她,你是你,你们两个都和离了好几年了,你能代替她什么?她又是你什么人?”

刘策顿时一噎,看着夏玉言一时说不话来。

夏玉言不再理他,朝段奕福了一福,一言不发,错开刘策的身子大步朝外走。

走了两步,她又想起云曦,便回头催她,“曦儿,走了,咱们回家。”

云曦眨眨眼,心中不免好笑。

夏玉言也会使小性子啊。

她悄悄地拉了拉段奕的袖子,朝他眨眨眼。

段奕迎上云曦的目光,弯唇一笑。

“岳母啊,太后说,想同曦曦吃饭,让本王接她去王府。”

夏玉言一怔,讪讪说道,“太后想见曦儿?那,好吧,我自己回府好了。”

“娘,那女儿先走了啊。”云曦扯了扯段奕的袖子,又朝青衣与吟霜打着眼神,几人一起往外走。

“我送送你们。”夏玉言道。

“不用,不用,我有王爷陪着呢。”云曦笑着摆摆手,同时朝黄掌柜打着手势。

黄掌柜忙从柜台里捧着一本帐本来,飞快地追上夏玉言。

“夫人,这个地方请您看看,是不是这样记帐的。”

夏玉言只得停了脚步,“哪里?”

“这里呢。”

夏玉言看了一眼账本,说道,“没错,这么写可以。”

她又继续朝铺子外走,但,外面哪里还有马车?

不光段奕的马车走了,连云曦的马车也不在。

她眨眨眼,心中泛起嘀咕,女儿跟女婿,一人坐一辆马车走的?

“黄掌柜,将你的马车赶来,我要回府了。”

黄掌柜忙说道,“夫人,铺子的马车坏了,还没有修好呢。”

“坏了?”夏玉言抿着唇,一言不发的朝外走。

没马车,她租一辆回家也行。

夏玉言从荷包里摸出一角银子,来到铺子的外头等马车。

只是,奇怪的是,等了许久也不见一辆马车来。

刘策这时朝她走来,“夏夫人啊,其实,在下的马车还算宽敞,不如……”

夏玉言不看他,继续等着。

刘策也不恼恨,站在一旁相陪。

又见她站在太阳底下,晒得额上都冒汗了,刘策马上找了一把大油纸撑在她的头顶给她遮阳。

夏玉言挑眉,“你在干什么?”

刘策忙陪着笑脸,“这不,怕你中暑么,这七月的太阳,可是一年中最毒辣的太阳。”

夏玉言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刘策见夏玉言不赶他走,心情也舒缓了不少,还搬了椅子放在她的身后。

夏玉言没再生气,却也没有坐。

一直等到快傍晚,仍不见马车前来。

夏玉言心中疑惑,今天是怎么回事?

这条街上,平时出租的马车很多的,今天怎么看不到一辆?

或者,走到前面的一条街看看?

夏玉言提着裙子走下台阶。

“夏夫人,这都天晚了,你是要去哪里?你一个妇人家——”刘策跟在她的后面追上去。

夏玉言不耐烦,转身看他,“我都是妇人了,还怕劫色?还有,你总是跟着我干什么?”

“夫人胆大不怕,可您的儿女们呢?您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他们也不担心么?”

夏玉言一时怔住了。

刘策叹了口气,又说道,“夏夫人,在下同夫人顺路,夫人对在下有什么怨恨,先坐了马车回家,以后再说,你这样为难自己,又是何必?”

夏玉言想了想,他说的也有道理,大不了以为不理会这人。

“马车呢?”

刘策心中一喜,伸手一指前面,“就停在铺子一旁的巷子里。”

……

奕王府。

段奕坐在曦园草堂的葡萄架下,翻着一本《七国志》。

云曦窝在他的怀里,眯着眼,看着天上飘着的云发呆。

“你让青二将我的马车也赶来奕王府了,我娘一会儿要回家,她坐什么马车回去?”

段奕翻了一页书,闲闲说道,“不光这样,本王还吩咐青一将那条街封死,禁止任何出租的马车与私人马车通行。”

云曦一怔,从他怀里坐正了身子,睁大了双眼,“为什么?没有马车,我娘还怎么回家?”

“挺聪明的人怎么就笨了?”段奕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刘策不是有马车停在那里?”

云曦:“……”

段奕轻笑,“那个珍娘几次三番的惹着岳母大人,都是因为刘策。刘策的太心软,没将珍娘彻底的除掉,才让那珍娘一直嚣张着。所以,本王罚刘策向岳母大人赔礼道歉,并负责送她回家。”

云曦眨眨眼,段奕的心可真腹黑,算计到岳母的头上去了。

他放下书来,微笑看着她,“好了,夏夫人的事不用想了,我们去看看新房。嗯?”

“新房?”她的耳根一热。

“老夫老妻还脸红?”段奕捏着她红如珊瑚的耳珠,轻笑一声,“走吧,跟我来。”

老夫老妻就不脸红?

她无语的扯了扯唇角。

段奕牵了云曦的手进了完工的新房。

云曦惊得睁大了双眼。

因为此时,房子早已认不出原来的样子。

这是用段奕以前的书房改建的,屋中,大件的家具全都做好,只剩些小的饰物没有摆上。

“速度挺快的,大变样了,我都认不出来了。”云曦放开段奕的手,在几间屋子里来回看着。

见她一脸的喜悦,段奕又道,“我还担心你不喜欢现在的样子。”

“喜欢,你设计的,我都喜欢。”她走到段奕的面前,踮起脚,伸手勾起他的脖子。

“喜欢就好。”他望进她亮如星的眼眸,微微一笑,“曦曦。你跟我来。”

“嗯,去哪儿?”

段奕牵着她的手,朝新房的最里间走去。

里间的大床早已漆成了朱红色,帏幔还没有挂上,墙角摆着一个多宝阁架子。

他拉着她的手走到多宝阁前,伸手在一个六角型的格子上轻敲了几下。

旋即,书架挪开,现出一面画着红梅图的墙壁来。

他又在几朵红梅上敲击了几下,墙壁朝里凹陷进去,里面又是一间暗室。

两人进了暗室。

外面,书架与墙壁,自动地关上了。

云曦讶然的看着他。

“刚才,我的手势记住了吗?”他俯身看她。

她的记忆一向都好,点了点头,“记住了。”

段奕又道,“我之所以仍用书房做新房,便是因为这里。”

“只是一间暗室?”她看了一眼四周问道。

暗室没有窗子,但在桌上摆着一只鸡蛋大小的夜明珠,照得一室明亮。

“不,你再来看。”段奕牵着她的手又走向暗室中的一面墙壁前,伸手在墙壁上点了几下,墙壁前面立刻出了一个地道。

暗室中藏着暗室,段奕的心思可真缜密。

“这是通向哪里?”她抬头看他。

“青山!”他望她的眼眸。“那里驻着我的人马,晚上关了城门便出不去,我便挖了一条地道直达城门外,想出城,可以随时出去。”

“人马?”她惊异的看着他。

“先皇留给我的一支秘密军队,有五万人马。但目前还在北地那一带,这个月的月底会有两万人马到青山。目前,青山那里只有青山酷司的几百人守着。到时候,他们到青山了,我再带你去看看。”

“……好。”

她怔怔的看着段奕。

她一直知道他的手里有一只人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五万,按着段奕的性子,这五万人,想也不用想,一定都是精兵。

这个月的月底秘密到京?

而下月初八他与她大婚,段奕这是想……

她眯起眼眸看向他。

“我不想我与你的婚礼有任何意外。”他看着她的眉眼。“不想这场婚礼有一丝丝的不圆满,不想让人生留下遗憾,我要办一场前所未有的最盛大的婚礼,曦曦,你可会欢喜?”

“只要有你,就会欢喜。”

……

云曦在傍晚时,被段奕送到夏宅。

“我回家了,你也早些回吧。”

马车已到夏宅前,段奕仍抓着她的手腕不放。

她忍不住笑了笑,伸手点了点他的胸口,“你再抓着不放,一会儿我姑姑来了,她又会用强了,你会好几天看不到我。”

段奕的眉头皱了皱,“这都怪你武学太弱,她才这么做的,这也是为你好,若不是强制要你学,将来你会吃亏。”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姑姑跟舅舅都是为我好。”

段奕又想一件事来,“我记得师傅在教你一套束手接暗器的手法,‘拈花一笑’,你学到第几层了?”

“第五了。”

“不行,你得加油,最少得练习到第七层,如果能到第九层,最好不过。”

“为什么,一个接暗器的手法而已,为什么要练到那么高的级别?”

段奕的神色肃然,“曦曦,你还记不记得去年除夕时,我中了毒针的事?”

“当然记得。”她点了点头,“段奕,怎么啦?”

“那天晚上,我带着青一他们去追杀假贵妃西宁月,巧遇上了一个斗篷人。在我同西宁月以及她的同伴厮杀时,被他偷袭,朝我撒了毒针,手法之快,只在眨眼之间。”

“斗篷人?那是什么人?他救了西宁月?”

“对,他救走了西宁月,我怀疑他是南诏国的国师,传说,那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而且轻功与我不相上下,那毒针撒来,悄无声息,我但心你遇上他,躲不过他的毒针。还有,那个人一直在找婉夫人的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