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章 段轻尘,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轻尘一改近些日子的病体模样,恢复了之前的温文尔雅的笑容。

墨色斗篷帽檐下,他的一双眸子深遂如井,粉色薄唇微微扬起。

虽然穿着一身诡异的黑色斗篷,但,他给人的感觉依旧是那个清贵温和的儒雅公子。

只是,他的话让她心中生起几分排斥。

这个人是南诏国师?

她忽然想起段奕那天说的话,有个南诏国师一直在寻找雅夫人的家人。

而且,还救走了假贵妃西宁月。

“原来,你就是那个西宁月的同伙?你果然藏得深!西宁月杀我亲人,我同你,那就是势不两立!”

云曦眸色顿时一沉,袖中的银链“唰”地一抖,飞快地朝他的脸上卷去。

但他的动作更快,身影忽然一晃,让开了她的袭击。

她不敢大意,脚步加快,手中的链子也加快了速度。

一直在寻找仇人,谁知仇人就在附近。

这个人,藏得可真深!

但段轻尘的动作更快,云曦渐渐感到吃力。

她吃了一惊,脚步悄悄往院墙边靠拢。

“你难道不知道?来得容易去得难吗?进了这座院子,可就走不了了。”他依旧浅浅含笑,手中的招式将她困住。

他的表情看不出恶意,但说的话语仍让她周身感到一阵寒意。

他处心积虑地,将她一步一步,骗来这座院子!

云曦手中的链子晃了一晃,同时脚尖一点向院墙上跃去。

但他比她更快,伸手一捞,将她的手腕钳住,拽了回来。

“放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云曦试着去挣脱他的钳制。

他拖着她朝前走,没有回头。

声音依旧温和地说道,“你反抗也没有用,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若想活命,就得配合我。”

她的确没法挣脱开。

他的手劲这么大,却为什么感觉不到普通武者的那种气息呢?

难道,他不会内力?

或者是,武功到了那种超凡的境界?

云曦挑眉,冷冷地看着他,“你将睿世子杀了,冒充他?”

“不是。”

她微微眯眼。

“我出生后就被人送入睿王府。我是段轻尘。”

“你怎么又是南诏国师?”

“身份的使然。这些,你也是。”

她吸了一口凉气,“那你究竟想干什么?还有,我的未婚夫是段奕,怎么可能是你?”

“段奕与你的婚约,是今年才定的。而你,从出生就与我捆在一起。你生,由我,你死,由我!”

她的心顿时一沉。

她的身上,究竟有多少她未知的事情?

“什么意思?”云曦眯起眸子看着他,神色清冷。

“说来,话就有些长了,你知道就好。你想活着,想段奕活着,就得乖乖地听着我的话!”

他拽着她的手腕,朝宅子内院走。

一直走到那个种着满园茉莉的小院。

段轻尘将她带到她上次进来换衣的屋子。

屋中没有点烛火。

但却在桌上,梳妆台上,床踏边,各放着几只硕大的夜明珠。

“今晚,你就在这里歇息着。”他松开了她的手腕,“若有什么需要,将床榻旁小几上的墨色玉石左右各转三下,可以叫来我,我在隔壁的屋子。”

他朝她微微一额首,转身朝外走去。

“段轻尘!”云曦喊道。

他转过身来,神色温和说道,“有什么话明天再说,现在已经很晚了。这座宅子四处是机关,你出不去,而且,这间屋子防火隔音,你想燃火呼救,都是行不通的。”

云曦冷冷的看着他,“……”

“而夏宅,原本是我的宅子,无论你们怎么修缮,那里面的机关依旧在,如果你不配合我,我可以随时毁坏那所宅子,以及宅子的人。”

“段轻尘——”云曦咬着牙,感到生生的无力感。

夏宅的宅子,她在谢府住了近六年,从不见有人进去,原来是他的私产。

段轻尘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随手关了门。

云曦怔在当地,她不仅被困住,段轻尘居然还拿她的家人威胁她!

她盯着那门许久没动一下身子。

段轻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出生就在睿王府?是南诏国人的阴谋?

段奕跟南诏国人是死对头,连他也瞒住了?

段轻尘将她囚禁在这里,又想干什么?

房间里的摆设,同之前见到的一样。

只是,烛火改为了夜明珠,其他的,连梳子的摆放位置都同以前一样。

他说他等她许久了,那么,这间屋子根本就不是段轻暖的,而是为囚禁她准备的!

她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

还是朝床榻边走去。

果然,小几上有颗手心大小的墨玉石。

她左右各转了三下,片刻后,门开了。

段轻尘站在门口,没有穿那身诡异的斗篷,而是只着了一身天青色家常长衫。

他温和说道,“曦小姐,怎么还没睡?快四更天了。”

“你以为,我会睡得着?”云曦朝他走近几步,“有些话,想问你。”

“你只能问一个问题,其他的,我以后会告诉你。”

云曦眸色一沉,冷声问道,“你与我的几次相遇,是不是有意的?”

“对,是有意的。”他很坦然地点了点头。

果然!

她猜的没错!

段奕接近她,是为了找她。

顾非墨纯粹是朋友间交往,而且是谢枫的师弟。

只有这人看不出目的。

但真相却是目的明确!

“第一次,我被谢锦昆关进了祠堂的那一天,段奕喜欢我去救我,顾非墨是我朋友去救我。安昌是谢府的亲戚去救我。只有你,非亲非故的,却跑到谢府,说什么是想看顾非墨与段奕打架,谎话扯得实在是太牵强。以你的性格,怎么可能喜欢看热闹?”

段轻尘目光温和地看着她,“……”

“第二次,我从青州回京,你在一座小镇上忽然出现,是不是故意在那里等我?你身为南诏国国师会迷路可是个天大的笑话!请我吃饭也是为了博我的好感!”

“……”

“第三次,在大街上与我偶遇,是不是刻意的?”

“……”

“第四次,假贵妃西宁月被围剿的那一天早上,我带着几辆马车出城,在城门口遇见了你,原本是上朝的时间,你却出现在了城郊,是不是有意的?而且,你救走了西宁月!”

“……”

“第五次,我与段奕的赐婚圣旨颁下后,你故意在我面前掉下一副画卷,说画上是你的未婚妻,故意引起我的好奇,也是有意的?”

“……”

“而后,你在我面前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包括送了乔迁礼到我家,‘好心’的救了被太子纠缠的我,带我来这里换衣?”

“……”

“装病,博我的同情,让我生起关心之心,最后将我引到你这里来,再囚禁起来?”

“……”

“一步一步,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是将我引来这里?”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是的,你说的没错。”

“为什么?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跟那西宁月又是什么关系?”

“以后会告诉你。今天,你的问题问完了。”他看了她一眼,没再理会她,伸手关了门。

屋中又陷入了寂静。

云曦拧眉,她的生由他,死由他?什么意思?

以他的武功,他可以随时抓她!他犯得着费这么大的周折来抓她吗?

这时,她隐约听到了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睿世子,我家小姐是不是来了你家?”青衣的声音。

“没有,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来我这里?你不要乱说话,这可会坏了她的名声,咳——咳咳——”

他又在装病。

青衣又道,“不可能啊,我只是去端了杯茶水,她就没了踪影,我家的护卫,说她出了宅子。而且,在你家的院墙上发现了一片紫色的缎带,正是她衣衫上的。”

云曦低头看向自己的衣衫,果然,披风上的一角缝成紫牡丹的缎带,掉了一根。

青衣真是细心,不知道她能不能找到这里来。

“仅凭借一根缎带能说明什么?也许是风吹来的呢?”

“睿世子,能否容在下在世子的院中找一找我们小姐?”这是朱雀的声音。

“请随意。”段轻尘道。

青衣与朱雀一起说道,“叨扰了。”

脚步声散开来,这是开始寻找了。

云曦走到门边去拉门,拉不动。

又伸手砸门,声音很大,但砸了很久,明明外面有青衣与朱雀的说话声,但却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又过了一会儿,青衣与朱雀道,“我家小姐果真不在这里,打搅睿世子了。”

“不妨事。”段轻尘说道。

随后,两人的脚步声也消失了。

这间屋子,真的是隔音?

云曦的心一沉,在床边坐下来。

看来,只好等到明天再说,段轻尘总不会一直将她关在这间屋子里。

……

青衣与朱雀走出了段轻尘的别院。

院门在他们身后关上。

两人走到夏宅的大门前。

门前站着青龙白虎与玄武,还有云曦的另外几个侍女,青裳几人。

青龙提着个大灯笼,焦急的看着他们。

青衣快步走上前,“青裳,小姐回园子了没有?”

青裳摇摇头,“没有,你们找到她没有?”

青衣抿了抿唇,摇摇头。

青裳急道,“那她会去哪里?”

青衣扭头看向朱雀,“朱雀,你真的看见小姐进了那所宅子?”

“你去端茶水后,我看见她身影一晃便不见了,方向正是段轻尘家的别院。而那墙角上又有她衣衫上掉的缎带,一定是进了段轻尘家的宅子。”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啊?那宅子只有一间院子,我里外都翻找了好几遍,也喊了小姐,可还是不见人啊,小姐的听力过人,不可能听不到。”

朱雀拧着眉,“难道,真的像那段轻尘说的那样,那根缎带,是被风吹过去的?”

青衣在原地转着圈,“怎么办?王爷知道小姐不见了,还不得杀了奴婢?”

吟霜与吟雪怒道,“青衣,你是怎么看人的?就这么会儿时间,小姐就不见了?”

白虎手一挥,“行了,别吵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朱雀说道,“王爷肯定会发火,那也得告诉他!小姐失踪不是小事!青衣,你去奕王府通知王爷!我去通知阁主,白虎,你去通知枫公子。”

青衣咬了咬牙,“好!”

白虎点头,“知道了。”

几人分工行事。

白虎转身朝内院走去,才过照壁,便见谢枫也朝这里走来。

“公子。”众人忙迎上去。

谢枫蹙着眉,清冷的目光朝几人的脸上扫去,“怎么回事?你们几个半夜三更的在做什么?”

青龙与白虎对视一眼,小心地说道,“小姐……小姐不见了。”

“什么?”谢枫眸光一沉,“什么时候的事情?”

“半个时辰前。”青龙说道。

“半个时辰?”谢枫的脸色又沉了几分,“所有的地方都找了吗?”

青龙几人点头,“宅子里所有的地方都找了,没有看到。不过,朱雀怀疑小姐进了隔壁睿世子家,但,朱雀与青衣去找,却没看到人。”

谢枫眯着眼,“他们两个人呢?”

“去通知小姐的舅舅与王爷去了。”

谢枫没有说话,那丫头去过段轻尘的别院?

他看向面前几人,神色冷然。

“关于小姐失踪的事情,你们几个从现在开始,只能暗中查找,不可以说出去!若明早夫人问起,就说……她被王爷接去王府住去了。她以前也在哪里住过,夫人不会起疑心。听清了没有?若外面传出小姐失踪的事情,本公子可绝对不轻饶!”

一个年轻女子失踪,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的消息,京中的长舌妇们,指不定会怎么乱嚼话题。

大家一齐点头,“公子放心,在下们明白事情的轻重,绝对不会说出去!”

“那好,分开去找!”

……

众人散去。

谢枫想了想,还是朝隔壁段轻尘家走去。

七月初三的四更之夜,暗沉一片,街上更是静得骇人。

段轻尘家的别院门前,挂着两只挡风的琉璃灯笼。

谢枫伸手敲了敲门。

没一会儿,里面传来脚步声。

“谁啊?”一个老者的沙哑的声音问道。

“隔壁夏宅的谢枫,找睿世子有事。”

“稍等啊。”

门开了。

老头客气地朝他行了礼,“枫公子,世子还未睡呢,您请吧。”

“麻烦请带路。”

后院,段轻尘果真还未睡,着一身家常天青色长衫,正坐在外间的桌旁看书。

谢枫依照下臣见长官的礼节见礼,“睿世子,打搅了,下臣有事想问问睿世子。”

段轻尘放下手中的书册,微微一笑,“枫公子不用客气,说吧,什么事?”

谢枫见那老仆知趣地走开了,这才说道,“在下家中的仆人看见我妹妹进了世子家,世子是正人君子,下在相信,也不会做那种藏人的把戏吧?”

“当然,枫公子若不相信,可以自己去找。咳咳——咳——”段轻尘温和说道,同时,他伸手捂着唇剧烈的咳嗽起来。

谢枫微微眯眼。

这段轻尘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怎么藏得住他那个胆大不输于男儿的妹妹?

只怕一个不喜欢就将他踢飞了。

不过,既然来了,找一下,心中总会踏实一点。

“叨扰了世子了。”谢枫朝他拱了拱手,到这宅子中唯一的院中寻找起来。

几间屋子找遍,但,没有找到。

“在下能不能到宅子中的其他地方看看? ”

段轻尘点了点头,“枫公子请随意。”

谢枫在宅子中转了一圈。

宅子虽然大,但园子只有刚才那一座,因此,他没费什么气力的找遍了所有地方,没有看到人。

难道,她真的没来?

“打搅世子了。”

“咱们是邻居,枫公子不用客气。”段轻尘咳嗽着说道。

谢枫朝段轻尘抱了抱拳,转身出了这座别院。

没一会儿,老仆走进屋子。

“世子,您还不休息着?”

“休息不了。”段轻尘扔掉书册,病态的脸上又恢复了冷沉,眸色清冷地盯着前方的小径,“还会有人来。你去将院门打开,将那人迎进来。”

老仆看了他一眼,“是。”

没过多长时间,果然有人大踏步朝这座园子走来。

玉白的长衫,墨发倾泄半身,园子廊檐下的灯笼光照在男子肃杀的脸上,显得眸色更加森然。

段奕手中长剑一指段轻尘,双眸似剑,“她在哪儿?”

段轻尘微微抬头,面色不惊,“奕王爷问谁?”

“你明知故问!”

“轻尘不知。”

唰——

段奕也不跟他多废话,长剑飞快地朝他刺去。

段轻尘没有避让。

扑哧——

剑尖刺入段轻尘肩头的衣衫。

段奕双手钳住他的脖子,厉声说道,“睿世子,若本王发现你藏着她,若她受到半丝半毫的伤害,你与你的睿王府,都会灰飞烟灭!”

“奕亲王放心,本世子没有害人之心。而且,这座宅子,除了本世子与一个老仆,再没有其他人在。”段轻尘淡然说道。

段奕看了他一眼,抽了剑,打量起这座别院仅有的几间屋子来。

青衣刚才向他汇报说,已同朱雀进来找过一遍,谢枫也找过一遍,都说没看到人。

她有时也会一个人出门,但都对身边人做过交待。

除非是被人劫持,否则不会半夜里不见人影。

段奕提着剑,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寻起来,包括墙壁上是否有暗门,都寻了。

却,没有发现什么,是她果真不在这儿,还是这屋子另有机关?

他扭头看向段轻尘,见他脸上是坦然的神色。

段奕收了剑,转身朝别院外走去。

“老李!”段轻尘朝外喊道。

“世子,奕亲王走了,要关门吗?”

“关门。”

“是!”

外面的声音,云曦全听在耳内。

她敲着门,敲着墙壁,可,没人注意到这里。

这间屋子,只能让她听到声音,而外面的人听不到这里的声音?

房间的门忽然开了。

段轻尘站在门口。

“你果然瞒得好,将段奕也骗过了。他要是知道你藏着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曦小姐若见了奕亲王,夏宅的人和夏宅的一切,轻尘可就不保了。”

“段轻尘!”云曦怒道,“你在威胁我?”

“可以这么说。”他温和一笑,又道,“天晚了,你该休息了。”

随后,门又关上了。

云曦忍着怒火闭了闭眼,他究竟想干什么?

……

奕王府的临时书房里,烛火燃了一夜。

段奕一夜未眠。

天刚刚亮时,青一与青隐到了书房。

“吩咐下去了吗?”

“回主子,全部吩咐下去了。城门那里已派人暗中把守着。青峰已带着青山的人开始在城中搜寻。枫公子也通知了双龙寨在京城的所有人,在暗中查找,阁主与谢师傅也派了他们的人在找,只是……”

青一看向段奕,不敢往下说。

因为段奕的脸上阴沉沉一片,双眼血红。

青隐则说道,“主子,您不用太担心,曦小姐为人机灵,不会有事的。再说了,这才两个时辰的时间不到,若大的一个京城,全部找一遍也没这么快。”

段奕盯着桌面的地图,眸光森然,“南诏的那几个护法在京中出现过,本王担心曦小姐会遇到他们。若是那样……”

青一与青隐的神色忽然大变。

“派人盯好几个城门!”段奕道。“这些人一定还在城里。在城中就好办,若出了城,曦小姐可就有麻烦了。”

“是!”

青一与青隐转身飞快的离去。

段奕的手指在桌案上轻轻的敲着,微微眯起眼眸。

这样大面积的找,也没找到,难道……方向错了?

他站起身大步走出书房。

前院的朱贵正搬着一沓账册,见他走来忙问道,“王爷,这是庄子上的账本,是不是都送到夏宅去给曦小姐?”

段奕的脚步一顿,“不用了,先放着。”

说完,他继续朝府门外走去。

朱贵眨眨眼,奇怪,为什么不送了?

段奕策马扬鞭到了太子府。

他等不及护卫们通报,跃下马背大步朝里走去。

他的脸上满是杀气,众人吓得赶紧跑开,谁也不敢拦着。

太子府的人避他如避瘟神,上回被打的伤还没有全好呢,谁敢再惹?

“太子在哪儿?”段奕手中的长剑“唰”的一声指着一个守门的仆人。

“在……在后院啊。太子今日休沐,没上朝。”仆人吓得哆嗦的说道。

“若骗本王,你便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不敢……不敢。”仆人吓得发抖。

段奕收了剑,大步朝里走去。

他逢人便问,长剑的威逼,再加上他的皇叔的身份,双重威逼之下,他很快就打听到了太子歇息的院子。

紫玉被云曦放跑,段琸一个人宿在书房里。

当然,这间书房又是一间,之前的那一间早被云曦的一把火烧没了。

不仅烧掉了皇帝对他的信任,还烧了他俸禄的不少银子。

元武帝虽然没有说他什么,但明显的召见的次数便少了。

淑妃不止一次的数落着他,要他注意言行。

言行?段琸依旧我行我素,直将淑妃气得跳脚。儿子不上进,她也是无可奈何。

书房前的仆人见段奕提着剑怒气冲冲而来,吓得忙陪着笑脸,“王……王爷,太子正在休息呢。”

段奕一言不发,将几个仆人骂退,“不想死的,滚!”

仆人们吓得纷纷逃掉了。

他一脚踢开了书房门,长剑一晃指着段琸,“你把她藏哪儿了?”

“变亲王又想反了吗?”段琸抬脚踢向段奕。

段奕的身形一闪,长剑不停的刺向段琸,厉喝道,“我问你,她在哪儿?”

他的剑风又快又狠,片刻,段琸的头发已被削掉了几缕。

“奕亲王,本太子不知你说的是谁。”

“你明知故问!”长剑抵在段琸的胸口,“她在哪儿?”

段琸冷笑一声,“王爷这是将谁弄丢了?没本事护着,何必逞能?”

段奕眸色一沉,“不是你?”

“本太子还没有那么坏的人品,做了不敢承认,一向敢做便敢当!”

段奕收了剑,“最好,你说的是真话,否则——”

“若王爷将那人弄丢了,本太子也绝对不会放过王爷!”段琸冷笑一声。

段奕转身便走。

走到太子府门前时,遇到段轻暖坐了轿子而来。

“小叔叔!”段轻暖朝他跑去,“轻暖想求你一件事。”

段奕脚步没停,“小叔叔很忙。你找别人吧。”

“只是一件小事,轻暖在打听一个人,但不知怎么找。小叔叔,你知不知道京中哪个女子是元康五年鬼月十五辰时一刻生的?”

段奕赫然回头看她,眸色森冷,“谁让你问的?快说!”

那一天那个时辰生的女子,正是曦曦,这是谁在打听?

段轻暖吓得一脸惨白,“怎……怎么啦?”

“若你骗本王,本王会杀了你!”段奕忽然伸手钳住她的脖子,厉声说道。

要完结了,舞写文的时间不长,从15年开始接触网文,16年真正的开始写,有许多不足,但在努力写好结局,做到不烂尾,但是,发现这个文挖的坑好多,感觉自己爬不出来了。(+﹏+)~狂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