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章 宫里的告密者是谁?(修)/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又对英儿叮嘱了一番。

英儿抱着那堆买回来的棉布等物去找老李。

老李在院门一旁的耳房里,把守着门。

英儿的嗓子受过热汤的灼伤,说话吃力,她向老李打着手势。

“小姐不满意买回的东西?”老李往她怀里的布包看去。

英儿点了点头,哑着嗓子说道,“布料太粗糙,棉花发黄,是旧年的陈货。”

老李的脸色顿时一沉,“那你是怎么跑腿的?买回来这些次等品?”

英儿低着头,一脸的委屈,“世子只给了奴婢一个时辰的时间,所以……”

“所以你就慌慌张张买些不能用的?”老李不耐烦,“那还不快去换?当心小姐生气,世子拿你试问!”

“没银子了……”

“拿着,不要担心时间,买到好的为止!”老李塞给她一张百两的银票。

“是,奴婢会办好差的。”英儿心中松了一口气,拿了银票抱着布包快步走出了宅子。

不限定她的时间,她才好办事。

找人写庚贴,怎样栽赃,她一个人可办不了,得找人相助。

她朝夏宅的方向看去一眼,没做停留,快步走进了一条小巷。

这时,前面有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没一会儿,那声音拐进了小巷。

马上的人轻绯长衫飞扬,策马的速度很快。

英儿立刻让在一旁。

马上的人认出了她,勒住马缰绳停在她的面前。

“王爷。”英儿低着头。

段奕朝四周看了看,眉尖微挑,“小姐还好吗?”

“小姐没有受委屈,睿世子只是限制了她的自由。不过,奴婢可以出门替她办差,传递消息。”

“被人关着还叫没受委屈?”段奕的脸色一沉。

“……”

“她让你做什么?”段奕盯着英儿问道。

这个毁了容的侍女居然是婉婉当年的婢女,他就放心了。

在北地的时候,有两个十分忠心的侍女常常寸步不离地跟在婉婉的左右。

“王爷,小姐说,已经找到一个法子让人替她消灾。”

段奕诧异,“她要怎么做?”

“小姐说,抓她的人在问她的生辰八字,可见,还不知道所找之人的相貌,不如,找个替死的。奴婢现在出门,便是去找人做一份假的生辰庚贴,让小姐躲过搜查。”

假的庚贴?

这个主意还不错。

段奕眸色闪了闪,“你到狮子胡同十八号,找一个叫青峰的人,他会给你安排的。”

“是,王爷。”

段奕抖了抖马缰绳继续朝前策马奔去。

英儿看着段奕的背影,心中则是松了一口气。

有王爷的人帮着,这件事就容易的多。

她心中又想着,小姐兜兜转转间,居然又遇上了王爷。

要是当年老爷夫人不出事,也许,就没现在这些事情发生吧?

……

段奕穿过小巷子,到了夏宅前,宅门紧闭着。

他看了一眼,并没进去,而是在隔壁的段轻尘的别院前停下。

大门关着,他冷笑一声。

段轻尘,隐藏得可真深!

但,狐狸再狡猾,总是会露出尾巴来。

段奕跳下马背,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抽剑朝门上一劈。

剑尖刺进门缝。

哗啦——

里面的门轩被劈开。

“谁——”守门的老李在里面大声问道。

“砰——”门被踢开,段奕持剑大步朝里走。

老李诧异了一瞬,然后恭敬地说道,“奕亲王,您这是……世子不在别院里,想必是进宫了。您到宫里去寻他吧。”

段奕冷笑一声,一脸杀气,“不在正好!”

他二话不说,提剑朝老李刺去。

老李忽然一个翻身躲开了刺来的长剑,从腰间抽出了软剑迎上。

“王爷想干什么?这可是私人的宅子,王爷想进去,是不是也要容主人同意?”

“本王想去哪儿?用得着他人同意?不想死的就马上滚开!”

段奕的唇角微微一扬,手中的长剑翻转得让人眼花缭乱,刺得老李连连后退。

“让开!”

“王爷,宅子里什么也没有。王爷进去做什么?”

“放肆!你不过是一个下人,居然敢质问本王?”

段奕冷笑一声,长剑转了几个剑花朝老李刺去。

显然,老李的身手差了段奕一大截,没一会儿他就渐渐地招架不住了。

老李心头一慌,人还没反应过来,段奕的脚便到了。

噗——

这一脚踢得很重,老李的身子飞出了好几丈远,砰的一声撞在一块假山石上,晕死过去。

段奕轻哼一声,收了长剑,朝周围望去。

这宅子门口,居然只有一个老仆把守着,而且武功也不高,他只出手几招便将人打倒。

难道里面还隐着其他的护卫?

段轻尘抓了人,不可能这么大意的只让一人看着曦曦。

他也不敢太大意,低着头缓步朝前走去。

果然,没走出几步,只听一阵“嗖嗖”声响起,一排羽箭朝他射来。

段奕脚尖一点,身子往后一翻,躲过了飞射羽箭。

紧接着,四处的花木都变着阵形,而原本面前的道路,倾刻消失不见了。

他眸色一沉,马上转过身看那老李。

谁知,晕死的老李随着花木的转移方位,已经不知去向。

原来如此,他冷笑一声。

段轻尘蛰伏不出声,不可能没有动作。

比如这处低调不起眼的宅子,原来,里面布着无数的机关。

乱闯入者,不被乱箭射死,也会被困住出不来。

这的确不需要护卫。

“段奕!”

有女子的声音忽然喊他。

段奕立刻抬头,便见前方二三十丈远的树下站着云曦。

一身白衣似雪,眉眼依旧同几日前一样,正惊喜的看着她。

她从不穿白色的衣物,乍一看见,他的心头颤了颤。

这感觉……让人不喜。

“你没事吧,段轻尘有没有虐待你?”

“没有,我让英儿找你,她说了我的情况吧?”

“说了,但见到你本人,我才放心。这里有不少的暗器,你站着别动,我走过去。段轻尘居然敢将你囚在这里,还撒谎骗本王说没有看见你,本王不会饶过他!”

段奕手持长剑,在铺着青石板的小径上缓步前行。

“我走过去吧。”云曦微微一笑,朝他走来。

“别乱走动,这园中布局诡异,当心触动机关!”

地上的青石板,看似普通,实则藏着诡异。

每一块石板上都刻着花纹。

而那花纹,实际上是南诏人早期的一种文字。

正是机关的指引地图,踩错了,一定会触动机关。

那天是晚上来,没有细看,现在是白天,古怪的文字,在他面前变成了一个个的指引符号。

段轻尘以为这种年代久远的文字不会再有人认识,殊不知,他小时候就是看着这些字长大的。

云曦仍是微微一笑,不慌不忙提裙迈过一块石板。

段轻尘敢放心的只让一个人看着她,靠的便是机关。

哪知,她对这宅子的所有古怪文字,有着天生的熟悉感。

难道,她的记忆中谁又教过她,是谢婉的还是谢云曦的?

面前路,细细看去,她能认出哪是死路,哪是生路。

段奕已走到她的面前,“别乱走动!”

他伸手握着她的手,紧紧的,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忽然溢上心头。

“走吧,我带你回去。”

“不,我还不能离开这里。”她斟酌了一下说道。

云曦朝四周看了一眼。

她的神识已查了一遍宅子,这里除了前院的那个被段奕打得半死的老李,就只有她与段奕在。

便也不怕说的话被人听了去。

“曦曦?”段奕俯身看她,带着诧异,“那段轻尘城府太深,他居然是南诏国师,本王同他交手多次,都被他狡猾地逃掉了。在双龙寨时,我射了他一箭,他居然没死。可见他为人狡猾,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我想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他同他的下属们,似乎意见不合。”

段奕忙问,“曦曦,你发现了什么?”

“段奕,昨天晚上,有人来找段轻尘,他们正在找端木雅的女儿,线索是元康五年鬼月十五辰时出生的女子,而且,住在京城。”

段奕点了点头,握着她的手温声说道,“我已经知道了。我不会让那些人找到你的,你不用担心。”

“段奕。”云曦抬头看向他,“我想说的是,段轻尘应该知道了我的身份,否则,他不会这样关着我。”

“他知道?”段奕眯起眸子看向她。

她点了点头,“应该是,他已经找到了我,却不说给那些人听,很显然,他们并不齐心,而我们,为什么不让他们互相残杀呢?”

段奕看着她,微微眯起眸子。

“我现在想起来了,当年追杀我家人的几批黑衣人中,就有昨天来找段轻尘的人,那些人说话的口音很特别。我不会记错。”

“……”

“另外,那些人说,皇上身边有一个人是我母亲的姐妹,这些人来追杀我,就是那人告的密。当年尹国国主将财富留给了我母亲却没有给她,她心中生恨,一直在查宝藏的下落。难不成,我一家子的灾难,是那人一手策划的?”

段奕的眸色一沉,“皇上身边的人?”

“我昨天晚上想了一夜,理清了这里面的头绪。”云曦的眼神望向远方。

“……”

“当年,追杀我父母的人中,明显有几批人,一个是假贵妃西宁月,另外便是那几个南诏口音的人,还有,便是使双头蛇短箭的人。”

“……”

“而那双头蛇短箭一定与宫中的什么人有关。前后几次出现的顺序是,先是在顾家梅园里。再后来是在淑妃的琉璃宫的荷花池里。”

“……”

“那只短箭被顾非墨拿走了。而顾非墨找到那个做短箭的人时,已成了白骨,但在现场却发现了太子身为南宫辰时戴的玉佩。”

段奕神色一冷,“宫里的人?曦曦你怀疑是淑妃?”

“若是淑妃,以她装疯卖傻蛰伏近二十年的聪明隐忍劲,没这样傻到将杀人凶器丢弃在自己的宫里啊?那不是引人杀她吗?”

段奕点了点头,“不是她,但也会和宫里的人有着某种联系。”

云曦眯着眼低头沉思,“……”

“假贵妃请客,本来是想抓住你,她也只是使了个小计谋,但谁想到里面有暗器,在自己请客的地方设暗器害他人,她也不会这么傻。这便是有人想陷害她。而她,也只和宫里的人有仇,所以,真相就出来了。”

“是的,若双头蛇箭不是淑妃的,又会是谁呢?”云曦眯起眸子,“持短箭的人,向那南诏人告密的人,我一定要找出来。所以,我还不能走。”

“曦曦,可你在这里危险。我不放心。”段奕攥着她的手不放,“听话,趁着没人来,我带你离开这里。”

“段奕,我等了快六年,我怎么能父母死得不明不白?这三批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曦曦——”

“段轻尘也知道了宝藏的事,而我身上的刺青,离开人体就会消失,所以,他不会杀我!已经失了一个谢婉,他不会再让我消失。”

云曦抽回了段奕的手,伸手环向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前。

“虽然,有些事情你不说,但我还是知道的。”

“……”

“我母亲一辈子在逃亡,还是死了,谢婉四处躲藏,还是死了。而我,被我母亲处心积虑的藏到尚书府,便是想我活着,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还是被人发现了。”

“……”

“逃不是办法,段奕,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舅舅与姑姑想着法子让我学武学,学奇门遁甲。便是想我好好的活着。”

“曦曦……”段奕微微一叹。

“你们护我能护我一世?万一有人对我下毒手了,至少,我不会马上死于非命,就像现在,我认出了这所宅子的机关暗位,我没有被真正的困死。我想出去便出去。”

“……”

“段轻尘与那几个南诏人一定还会见面,那么,我就能知道谁是那个告密的人,我要让那人不得好死!”

“曦曦……”段奕伸手抚向她的脸颊,“我会进宫一趟,再让三青暗中查一下。”

“好。”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云曦的眉尖一拧。

她一拉段奕的胳膊,“前院那里有人进来了,听那脚步声,应该是段轻尘!”

段奕将手中的剑一横,“我去会会他!”

“不,收拾他有的是机会!我现在是在这里蛰伏,你快藏起来,不要让他看见你了,咱们还有计划呢。”

段奕的脸色沉了沉,伸手拉着云曦,“到你的房间去。”

两人退到了云曦的那间大房间。

云曦飞快地关了门,又将门上的几个齿轮转好,做得同她出门时一模一样。

段奕攥着她的手,朝屋子里四处看了几眼,脸色黑沉一片。

她无奈一笑,段奕这是在吃醋?

“我住这间,段轻尘说他住隔壁。不过,我没注意他究竟有没有住隔壁。我的这间屋子的门关上后,很少打开,大约是怕我跑了。所以,他的情况我不知道。”

“他若敢欺负你,本王烧了他的宅子!”

云曦无语,段轻尘敢欺负她,她早就烧了这宅子了,哪里还等着段奕去做?

没一会儿,屋子的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云曦的眸色一沉,拉着段奕飞快地进了帏幔里面。

她又放下床帐,与段奕一起躺在床上。

门上的机关转动了几下,门开了,有人缓缓地走进了屋子。

“曦小姐,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宅子里了?”帐子外,段轻尘温和的声音传来。

床上,段奕咬着牙,云曦一把将他抱着,又将锦被往他脸上一蒙。

云曦冷笑一声,“不知道。段轻尘,你将我关在屋子里,我又出不去,外面的情况,我哪里知道?”

段轻尘顿了顿,咳嗽了几声。

“咳——咳咳——,那,曦小姐你休息吧,我也是担心你的安全才问上一问。刚才我进宅子时,发现老李被人打了,断了三根肋骨,只怕他以后都要卧床不起了。担心有贼人进来,伤了曦小姐。”

段奕冷笑,真是便宜他了,只断了三根!

要是那一脚再重一点,呜呼哀哉更好!段轻尘的帮凶,就该打!

云曦轻笑一声,“你放心,我出不去,也没人进得来。段轻尘,你这是得罪什么人了吧?当心走到街上也有人偷袭你板砖!”

帐子外面,段轻尘看了一眼云曦说话的方向,依旧微微一笑,“曦小姐没事就好,轻尘先出去了。”

云曦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果然,段轻尘说完就离了她的房间,依旧关了门,设好机关。

段奕伸手一捞将云曦搂在怀里,口里哼了一声,“假惺惺!”

“假惺惺也好,真惺惺也罢,他没有起恶意,正好让我好好的查一下那个宫中的告密者是什么人!你先回去,我再留意他们的对话。”

“曦曦——”

“时间要紧,还有那个段轻暖,我不会放过她!”

段轻暖居然也做了他人的帮凶!

……

段轻尘不知什么时候又离开了宅子。

云曦催促着段奕离开了。

一切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

段轻暖坐着马车依旧是来往于几个手帕交之间,打听着元康五年,鬼月十五辰时生的女子。

走访了几家都说不知道。

她正在发愁时,忽然想起了还没有去问过顾鸢。

想到顾鸢,她心中又是一阵欢喜。

因为顾鸢是顾非墨的堂妹,那么,进了顾府,是不是就可以见到顾非墨了呢?

她按耐不住心中的欢喜到了顾府。

彼时,顾非墨正骑马要出门。

段轻暖马上飞奔下马车,飞快地朝他跑过去。

“非墨,你……你这是要去哪儿?”

顾非墨看也没看她,抖了抖马缰绳策马离去。

“非墨,你是不是还在喜欢那个贱人谢云曦?是不是?你不理我,是不是她在你的面前说了我什么坏话?”

已经走远的顾非墨忽然回过头来。

他恶狠狠地盯着她说道,“你若敢再说她一句坏话,当心本公子让你永远也说不了话!”

顾非墨扬了扬手中的长剑指着段轻暖,哼了一声,又飞快地策马离开了。

一个白衣的蒙面女子骑马而来,忽然在她的面前停下。

她骑着马绕着段轻暖走了一圈,呵呵笑了几声。

“我说,轻暖郡主,你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谢云曦在顾非墨的面前说你的坏话?这话也只有你会说出口,真正可笑啊,你又有什么值得她说你的?”

段轻暖气得脸色惨白。

“你可是连谢云曦的十层之一都赶不上,她有那个必要说你吗?顾非墨不理你,不是因为谢云曦,而是因为你比别人差!你自己好好的反醒吧,啊,还有,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呵呵——”

白衣女子大笑了几声,策马扬鞭朝顾非墨的方向追去。

段轻暖气得咬了咬牙,一脸厉色,“谢云曦,走着瞧,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

转眼到了规定的时间。

四个黑衣老头找到了段轻暖。

“你找的人呢?”

段轻暖想起顾非墨的冷落与白衣女子的嘲笑,都是因那个谢云曦而起。

她冷声说道,“找到了!她叫谢云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