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章 段轻暖替死,活人祭(修错字)/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云曦?她人在哪儿?”

夜色沉沉,四个穿着诡异的老头一齐盯着段轻暖。

四双锐利的浑浊老眼里,闪着寒意。

段轻暖暗自庆幸着,幸好当初谢家二小姐谢云容对她说过一些事情,如今,正好拿来除掉那个谢云曦。

原来,谢云曦根本就不是她现在的母亲夏玉言生的,而是夏玉言捡回去的。

夏氏自己的女儿死了,怕人发现,就捡了个女儿顶替。

几个月前,那夏氏与谢家老爷闹和离时,还嚷了出来,街坊们都知道了。

这样,正好对应了这些人的要求——生母已死,被人收养。

那么,就让谢云曦替她去死。

哼,就是因为那个谢云曦,她才被哥哥几次三番的训斥。

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哥哥总说那谢云曦比京中的任何女子都强,她段轻暖连她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了。

真是笑死人了,她这回定要让谢云曦死!

一个老头走到她的面前,“你说的是真的?”

“当……当然啦!就是她!你们不是说,要找的女子生母已死,可能是被人收养的吗?”

老头点了点头,“没错,她的生母早在元康十五年的时候已经死了。”

“那么就一定是她了。她也是元康五年出生的,而且,她现在的母亲夏氏不是她的生母,据说,夏氏的女儿当时死了。她是夏氏在外面捡回来的。”

老头们一齐说道,“马上带我们去找她!”

“是!”

段轻暖心中狂喜,太好了!谢云曦,你今天必死无疑!

一个老头伸手将段轻暖的胳膊一拽,她只觉得身子一轻,人已飞在半空中。

段轻暖吓得脸都白了。

这些人,武功居然这么高?

不过,是不是意味着谢云曦死得更惨?

她心中颇为得意。

几人顺着段轻暖指的路,很快到了夏宅。

四个老头往一旁段轻尘的别院看了一眼,均是一脸的疑惑。

要找的圣姑,怎么就住在国师宅子的隔壁?

难道是国师没有发现?还是国师……故意在隐瞒?

几人的脸色同时一沉,眉头拧起。

“就是这里了,这个府里,藏着不少的护卫,而且他们个个都会使刀,人人都是高手。你们可要当心啊。”段轻暖故意将夏宅说得坚固无比。

“哼,一个普通的宅子而已,还能奈何得了老夫们?进去!”

四个人带着段轻暖施展着轻功进了夏宅。

“什么人?”两个青年手提着棍子从暗处跳了出来。

正是白虎与玄武。

“呀,是贼子,打死贼子——”

两人大叫着朝四个老头冲去。

一个老头一言不发,袖子用力一甩,白虎与玄武被对方的袖风扫到一旁,双双晕死过去。

“哼,什么高手?不过是两个草包废物而已!”

四人一脸的鄙夷,旁若无人一般的朝夏宅的里面走去。

段轻暖的心中更是欢喜无比。

哈哈哈,护卫们的本事这么差,谢云曦,你跑不了了!

等着几人走远,白虎与玄武很快就睁开了眼睛。

玄武低声骂了一句不得好死的老贼子。

白虎招手叫着躲在暗处看热闹的青龙,“你大爷的,还不过来扶一下我们?哎哟,小爷的一世英名啊,一招便被人打‘晕’,今后还怎么混江湖?哎哟,小爷的屁股——”

青龙忍着笑,上前将二人扶起,“阁主说,不会让你们白白挨打的,你们明天就到他那里领奖赏去!”

玄武揉着摔疼的胳膊,小声地说道,“也不知阁主为什么要咱们装晕装死。”

“我知道,这是小主的安排。”青龙说道。

“小主?”玄武一脸讶然。

青龙点了点头,“小主与王爷设了一计,只等这些人入局了!”

白虎忽然踢了两人各一脚,睁大眼,谨慎地朝四周看了看。

“嘘,你们两个小声点。当心让那四个老头起了疑心。走,咱们悄悄跟上去看热闹。那四个老头可是阁主的死对头。武功实在是诡异高深,也不知大家伙今晚能不能将他们制服。”

青龙哼了一声,说道,“小主说了,制服不了也会让他们互相猜忌着!互相残杀起来。”

“对,窝里斗起来,咱们倒是省不少力气。”

三个人悄悄地往后宅里走去。

后宅里,早已响起了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端木斐,谢甜,还有谢枫,段奕,四人正围着四个老头厮杀。

谢甜的一根红绸舞得眼花缭乱。

她冷笑着骂道,“老不死的糟老头子们,一把年纪了还出来害人,也不怕死后下地狱?你们居然敢伤了我男人,老娘今晚要剥了你们的皮!”

一棵树下站着穿一身灰色披风蒙着面的云曦。

她眨了眨眼,哑着嗓子好奇地问道,“姑姑,你男人是谁?你什么时候多了个男人?”

谢甜白了他一眼,“小屁孩少问,站一边去,别挡我道。”

云曦:“……”

端木斐淡淡看了她一眼,眉梢扬了扬。

段轻暖被扔在一旁,一脸的吃惊,夏宅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

小皇叔也在?

四人打四人,刀剑声音响成一片,昏暗的灯笼光照射下,刀剑闪着渗人的寒光。

肃杀之气笼罩在这处小园里。

段奕朝段轻暖脸上看去一眼。

他轻笑一声,“轻暖,你今天可是立了一件大功,待小叔叔除了他们,一定会送一份大礼给你。当然,小叔叔说话算话,会答应你,让顾非墨到你家去提亲。你哥哥不同意这门亲事,小叔叔给你做主,他不敢不听!”

段轻暖更是惊住,小皇叔在帮她……撮合她与顾非墨?

蒙着面的云曦,服了药丸,早已改了声音。

她也笑道,“是啊,轻暖郡主,你哥哥是他们的国师,但国师却想一人独吞一笔宝藏。只是苦于没有机会除掉他们。正好,他趁着长老们到处寻找圣姑的机会,来了个挖坑陷害,他说,事成之后,会分一半宝藏给我们,这笔买卖好划算,我们家便接了。”

四个老头同时一怔,狠狠地盯着云曦,“小姑娘,你说的是真的?”

云曦点头,“那还有假?咱们家又与你无冤无仇,干嘛要设计抓你们?轻暖郡主也与你们无冤无仇,干嘛要将你们骗来?咱们家只是想得到一笔钱,而轻暖郡主只是想嫁给心上人而已。”

段轻暖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段奕小叔叔和这个蒙面女人在胡说什么?

什么叫是她引了他们来?

这不是故意地害她么?

“不,小叔叔,轻暖没有引他们来,轻暖只是——”

“轻暖,放心,小叔叔不会食言。”段奕又道。

云曦扭头马上看向段轻暖,微微眯着眼,藏在面巾后的唇角浮着冷笑。

段轻暖居然敢算计她?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段轻暖迎上云曦森寒的目光,顿时吓得不敢往下说。

这眼神好熟悉,这蒙面女人究竟是谁?

段奕与云曦的话果然引起了老头们的疑心,四人马上恶狠狠地朝段轻暖看去。

其中一人还用力地踢了她一脚!

“你敢骗老夫?老夫会要了你的命!”

“啊——”

这一脚直踢段轻暖的心窝。

她被踢飞出去,跌倒在云曦的面前,心口疼得“噗”的一声大吐了一口血。

云曦俯下身盯着她的双眼,用着暗哑低沉的声音说道,“段轻暖,我从来都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居然引人来杀我?”

段轻暖捂着发疼的心口,惊得张大了嘴巴,“你……你是谁?”

云曦冷笑,“你说我是谁呢?呵呵,我已经死过一次,哪能这么容易让人杀了我?你太小看我了!”

“你放心,我们说话算话,会让顾非墨到你家提亲的。”然后,送你上路!

云曦轻笑一声,招惹她的人,她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段轻暖的脑子一时转不过来,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她为什么这么好的心?

顾非墨会到她家提亲?真的……还是哄她的?

“你……你……”

段轻暖咳嗽了两声,口中又涌起一丝腥味。

她顿时大怒,这个蒙面的女人敢胡说八道,害得她被老头们打,着实可恨。

她冷笑着朝云曦扑去。

“找死,老实呆着!”云曦身后的一个男子猛地朝段轻暖踢去一脚。

段轻暖疼得又吐了一口血。

她回头朝那男子看去,一惊住了。

这人……怎么那么像一个人,像晋王府死掉的南宫世子?

“李安,你站后面去,别踢死她了!”云曦拉开李安。

李安与双龙寨的其他人大部分在京中管着生意,昨天听说夏宅出了事,他便自告奋勇地留下来帮着看院子。

段轻暖又惊又吓,身子又疼,果真老实多了。

云曦伸手一拍将段轻暖拍晕在地,拉过她的手腕,在那块有着守宫砂的红色印记上轻轻的一抹,那印记便不见了。

李安好奇,“大当家,你这是干什么?”

“倒时候就知道了!”

做戏么,当然要全套,云曦冷冷一笑。

……

两方人的厮杀一直处于胶着状态,谁也制服不了谁。

云曦眯起眼,果然,能将舅舅打成重伤,能让段奕杀了几年都杀不死的南诏四大长老,武功果然诡异莫测。

她正在焦急时,心中忽然一亮。

栽赃么,当然是证据齐全最好。

她弯了弯唇,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一个小瓶来,用力扔给段奕。

“接着,这个是‘冰魄神针’,南诏国师果然好大方啊,居然送了我一大瓶!”

其实并不是一大瓶,只有六枚针而已。

而且这六枚针,还是在去年除夕时,段轻尘偷袭段奕后,她偷偷留下的。

段奕会心一笑,身子一个翻腾接在手里。

他的手指轻巧地一弹,几枚泛着幽兰之光的细针现于掌上。

老头们一听‘冰魄神针’的名字,齐齐脸色一变。

有一人大约不相信,回头朝段奕的手里看去。

他的分神,让四人的阵法乱了阵脚。

同时,段奕手里的剑便刺到了,另外,他的手指一弹,六极针齐齐射向那个乱了阵法的人。

端木斐与谢甜谢枫也是招式一转,合力朝那个分神的人发力。

蓬!

那人被四人合力踢飞在地。

段奕又飞掷长剑,直插那老头的肚子。

“啊——”一声音惨叫,老头晕死过去。

“不好,先离开这里!”其他的几人顿时神色一变,一起退出厮杀,走时还不忘将那个被打得半死的段轻暖带上。

眨眼间,几个人就都消失不见。

谢枫提剑要去追赶,被段奕拦住了。“枫大哥不用追了。”

谢枫的眉毛拧成一个疙瘩,“为什么?不杀了这几人,万一他们还会来查鬼月出生的女子怎么办?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

云曦说道,“大哥,王爷的意思是,杀人,为什么要咱们自己动手呢?现成的屠刀在一旁,自有人操刀。咱们,看着就好。再说了,咱们之前的计划本来就不是杀他们,是让他们与他们的国师产生矛盾而已。”

段奕点了点头,“曦曦说的没错,夏宅,王府,人多目标大,没必要明面上惹着南诏的人,打蛇打七寸,这四人并不是南诏最厉害的,他们还有不少人。”

谢甜走来拍拍谢枫的肩膀,“大侄子,那四个老头固然厉害,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们还有七大堂主,若这四个老头死了,七大堂主会直接顶替了位置,为老头们寻仇,咱们,为什么给自己拉仇恨?”

谢枫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咱们且先看着他们窝里斗起来。”

端木斐忽然说道,“一个长老被毒针所伤,他肯定会找国师要解药,那种解药并不好找,曦曦,你要保护自己,千万别让南诏国师发现你的与众不同。”

段奕赫然看向云曦,“别回去了,被他们发现你,会更危险。”

“不,那个背后告密的人还没有找出来,我不能走。她将咱们所有人都算计进去了,这么大的仇恨,哪能就这么算了?再说了,段轻尘为了私利,不会交出我的。”

“曦曦——”

“我不会有事,段奕。”

真相正在一步步的揭开,她不能半途而废。

……

黑衣斗篷的老头抬着他们受伤的同伴,一人拎着段轻暖很快走出夏宅,朝附近的一处树林走去。

此时,天已蒙蒙亮。

但彼此间还是看不清对方的面孔。

段轻暖吓得不轻,心中不停地打着鼓。

他们会不会杀了她?

她又在心中骂几句谢云曦,该死的贱人,居然在家里藏着那么多的人!

一个老头揪起段轻暖的衣襟,恶狠狠地说道,“你居然敢骗老夫们,找死!”

啪啪啪——

几声清脆的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饶命啊!我真的不知道里面有埋伏,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确实打听好了,那夏氏的养女就是在鬼月出生的。”

“狡辩!咱们遭了人的暗算,还重伤了一个同伴,你就得拿命来换!”

一个老头恶狠狠的抽出了刀来。

微微泛起的晨曦光印在寒刀上,像地狱里鬼面手里的索魂刀。

她吓得哇的一声哭出声音来,“别杀我,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可是王府的郡主……哇……”

另一人拉着这个提刀的人,“教训一下就好,这个丫头可是睿王的女儿,今天那宅子里不少人看见咱们带着她,杀了她,睿王迟早就会知道,咱们何必惹事?”

提刀的人想了想,对段轻暖道,“先放了你——接着找去鬼月出生的女子,你要是再敢再骗老夫们——”

“不会,不会。”

老头提刀“唰”的一声削掉了她的一只耳朵,“再敢骗人,便是削另一只,让你成一个丑八怪的活着……”

“啊——”她疼得尖叫起来。

老头们理也不理她,丢下她快速地离去。

段轻暖疼得捂着少了耳朵的头,扑在地上咬着草茎死劲地哭着,口里也一直骂着。

“谢云曦,我不会罢休的,走着瞧!”

……

与段奕几人又商议了一番后,云曦又回到了段轻尘的别院。

段轻尘依旧对他的别院自信着,只在前院安排了两个家丁看守。

因此,她轻巧地翻进了院墙。

这园中的机关已被她全部破解,晚间走路,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英儿见她回来,松了一口气。

她打着手势说道,“睿世子刚才来过,奴婢将帐子全部放下来,还在被子里塞了一个枕头,说你已经睡了。”

“他来过?”云曦神色一凝。

刚才,夏宅里那么大的打斗声,都没有惊动他?

这可有点说不过去,他能一次二次从段奕的手里逃掉,能与西宁月合谋,玩转一个朝庭,不可能没有缜密的心思。

“他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英儿摇摇头,“奴婢没觉得他有什么异常,听说你睡了就走了。”

“就这样?”云曦拧着眉毛,这个段轻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房间外,又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云曦眼睛一眯,“他来了。”

英儿压低了声音,“小姐,快睡到床上去!”

云曦飞快地退了身上的灰色披风,钻进被子。

英儿接过她的衣物,塞到了床下,这时,门上的机关转动起来。

紧接着,门开了。

英儿吓得连袖中的手指都在颤抖着。

段轻尘淡淡扫视了她一眼。

他隔着帏幔朝里面问道,“曦小姐,你……还好吗?”

“世子,小姐睡了。”英儿低头说道。

段轻尘却没理会英儿的话,忽然伸手挑起床上的帐子,同时,一阵掌风朝床上击去。

英儿吓了一大跳,却因为身份的原因不敢上前拦。

云曦反应快,身子一翻滚到了床里头。

但掌风袭来,让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她冷笑一声,“段轻尘,你终于要杀我了?”

“你的嗓子——”他蹙眉看向云曦,“你的嗓子怎么回事?”

她摸了摸喉咙,冷笑道,“段轻尘,多谢关心,我死不了。”

刚才在夏宅里,是为了不让段轻暖因为她的声音而发现了她,她便事先吃了药丸下去改变了声音。

要想完全恢复,得过十二个时辰才好。

“我去拿药丸。”他放帐子,转身走了出去。

英儿马上朝云曦看去,一脸的担忧。

云曦摇摇头,“我没事。”

她眯起双眸,这个段轻尘,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一会儿,段轻尘果真拿着一个瓶子走进来,递向她。

“这里是些清热解毒的药丸,治嗓子的效果比较好,拿好。”

“不需要。”

“今天不需要,以后也许用得着。”

段轻尘没理会她,强行塞入到她的手里。

云曦微微扯着唇角,“我担心你毒死我。”

段轻尘的眉尖动了动,看向她的眉眼忽然微微一笑,“能让一个人永远恨着,也是一件幸事不是吗?”

云曦心中一窒。

她眯起眼眸抬眸看他。

“快天亮了,你休息吧。”段轻尘道,又转身看向英儿,“看好小姐,若小姐有什么闪失,本世子可不会放过你。”

“奴婢明白。”英儿低头回道。

段轻尘一走,云曦马上掀被起身。

“小姐,怎么啦?”

“外面有人来了。”她眯起双眼。

如果她猜得没错,八成是那几个老头来找段轻尘来算帐来了。

她飞快地走到门边,将耳朵贴在门上屏息细听。

屋子外面,其中两个老头抬着一人,另有一人走在最前面,他们见了段轻尘就大声喝问。

“国师,请解释一下,为什么要与人合伙算计老夫们?国师就不怕招来整个南诏国国人的憎恨?”

段轻尘轻笑,“孤既是南诏国师,又是亲王,是南诏皇族身份最高之人,怎么会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一个斗篷老头冷哼一声,“国师若不相信,可以去问睿王府的轻暖郡主!”

“一个无知的丫头干的蠢事,你们也信?”

“那么,玄生所中的毒针——国师的专门暗器冰魄神针,却从夏宅一人的手里发出,他说是国师送的,国师怎么解释?”

“冰魄神针?”段轻尘的眼神微缩,“孤住在睿王府里,书房里失了窃被人偷走了,那书房又不是坚固不催,你们,不也是随去随走吗?”

老头们一噎。

“玄生中了毒,请国师拿出解药!”

“解药便是紫葵粉,孤这里没有,那紫葵粉一直产于南诏深山中,孤可是许久都没有回南诏了,哪里有解药?”

“国师见死不救?”

“巧妇难做无米之炊。”

嘭——

噗——

房间里,云曦的心头一跳,听那外面的声音,应该是打起来了。

英儿见她一脸的凝重,也跟着紧张起来。

而这时,外面的段轻尘又道,“放肆!你们这是想造反吗?”

“哼,国师,老夫们选你,也可以将你拉下神坛!”

“杀了孤,那批宝藏,可就永远沉睡于地下了,你们的什么复国,复江山,都是一纸空话!你们只能永远臣服于梁国!你们的子嗣臣民只能永远做梁国皇帝的奴隶!”

也许是这句话太过于震撼,老头们同时停了手,面面相觑。

段轻尘施施然一笑,“你们自己想想这中间的利害关系。”

“……”

“将玄生整个人泡到冰水里,再快马加鞭回南诏找紫葵粉,若赶在三天前回来,还是能保住命,不知他中毒,已经过了多久?”

三个老头互相看了一眼,连招呼也不打,抬了那个半死的人飞快地朝外走去。

脚步声再听不见后,段轻尘忽然捂着心口吐出一口血来。

仆人从门外跑进来,吃了一惊,“世子……”

“嘘——”他挥手制止了仆人的说话,又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着的门,这才指着地上吐的血,“将这里清扫干净。”

“是,世子。”

……

段轻暖想着前一晚受的耻辱,越想越气。

镜中,她少了一只耳朵,由于失血,而脸色苍白。

侍女兰秀乍一见她浑身血淋淋的跑回来,吓得都哭了。

“郡……郡主,你这是怎么回事?”

“哼,谢云曦,谢枫,夏氏,我要你们血债血还!”她咬着牙气哼哼的说道。

“是曦小姐伤的你?”兰秀吃了一惊。

“就是她们一家子!敢陷害我,我不会放过他们一家。”她咬牙切齿,“王爷,王妃,还有我哥在不在家?”

“郡主,世子这几日都不在府里,王爷跟王妃一早被皇上叫到皇宫里去了。”

“都不在家?”段轻暖眯了眯眼,“对,还有太子!我找太子哥哥去。”

她不顾少了耳朵的疼痛,命兰秀到前院备好马车,急匆匆地到了太子东宫。

因为今日沐休,段琸并没有进宫,而只在书房里看文书。

“太子哥哥。”段轻暖见到他马上就哭了。

“轻暖?你这是怎么啦?你怎么受伤了?”段琸站起身扶着她坐下。

“太子哥哥,你知道吗?那个谢云曦的哥哥居然同山贼相勾结,上回在富春山发生的着火事件,便是谢云曦自己的人放的火,她又与奕王爷救了大家,她就是个大骗子!”

“山贼?你可是看清了?”

“错不了,那个人长得同以前晋王府的南宫世子很像。”

段琸的眼一眯,同他以前的相貌相像?

谢云曦,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段轻暖见段琸果然起了疑心,心中一阵欢喜。

谢云曦,总有一计将你整死!

段琸的辰角微微扬起,朝书房外喊道,“暗鹰,带上人,随本宫前往夏宅!”

“是,太子!”

……

段轻暖在忙着,其他的人也没有闲下来。

顾非墨的墨园。

顾非墨与顺发赌坊的人商议事情一夜未归,天刚亮才回到自己的院子。

这时,他看见院中坐着一个不速之客。

那人着一身轻绯色长衫,正施施然地坐在石桌边自斟自饮。

桌上没有菜只有一壶酒一只杯。

他扯了一下唇角,口里哼了一声,“一大早喝空腹酒,也不怕烂肠子。”

最好烂死掉!段奕这厮活着就是来气人的!

要娶亲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隔三差五的到他面前炫耀!

丫丫呸!

这回居然炫到他的家里来了!

其心可恶!

其罪可诛!

“本王会长命百岁,非墨公子就不劳你多费心操心本王的性命有多长久吧。”

顾非墨又哼了一声,“本公子闲的会操心你?”

“那倒也是。”段奕点了点头,“坐下,请你喝一杯。”

“谢了,还想多活两年!”活着看着你丫的早死!

顾非墨朝他翻了个白眼。

“不喝也行,本王找你有事!”

顾非墨呵呵一声,“看出来了,不可能是给我送银子。”

“不,本王的确是来给你送银子的。贵府的正厅里,已放着十万两银子的纳吉礼。”

“什么?”顾非墨大怒,“唰”的一声抽出身上的配剑刺向段奕。

段奕这厮居然真的下纳吉礼给他?要他做侧妃?

做梦!找死!

段奕眸色一沉,身子一转让开刺来的剑。

“姓段的,小爷我看在曦曦的份上,才没有一剑劈了你,才给你跑了两次腿。你就以为爷怕了你?敢羞辱小爷!今天定要砍掉你的四肢!做爷院子里的凳子!”

两人乒乒乓乓地在院中打起来。

“本王也是看在曦曦的份上,才没有羞辱你,而是亲自上门来拜托你一件事。”段奕侧身一让,同时钳住了他的手腕。

“呵呵——,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听我说,有南诏的遗民出现要抓曦曦,我有个主意,让她躲开这一劫难。”

顾非墨的手一顿,眼神一眯,“南诏的遗民?”

“对,算本王求你一次。”

顾非墨扬眉,奕亲王求人,好比母猪上树,呵呵——

他的心情莫名的好起来,“什么事?”

“你拿着那十万两的礼金到睿王府向轻暖郡主提亲。”

“什么?那个草包女人?不要!”顾非墨的手一挥,黑沉着脸怒道,“小爷最是厌恶那样的女人!”

“做个样子而已,说不定你还没有走到睿王府,便有人通知你不用去了。”

顾非墨的眼神一眯,“段奕,你别卖关子,直说吧,怎么回事?”

段奕也深知顾非墨口里说的喜欢云曦,无非是看在谢枫的份上,有一份亲情在里面。

他是谢枫一同长大的玩伴,不是亲兄弟,却胜过亲兄弟,两人可是患难之交。

夏宅的事,没有必要瞒着他。

因此,他便将这两日发生在云曦身上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他听。

“段轻尘搞的鬼?”顾非墨的眼底杀气一闪,“难怪呢,小爷从小看他就觉得他浑身透着诡异,一副生人莫扰的样子。原来藏得这么深,原来他是那个国师!原来我姐姐的死有他一份力!”

顾非墨冷笑一声,提了剑转身朝院外走去。

段奕忙伸手一拦,

“虽然知道他是那个国师,但这其中还有一些未解的迷题,永贞皇后的死,不会那么简单。”

“怎么讲?”

“她虽然杀了南诏的不少大将,但是,那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你觉得她会憋屈的死到没人知道吗?她的死,难道不会有什么隐情?”

“……”

“假贵妃西宁月说是她杀了永贞皇后,但是,依本王看来,这宫中一定有人与南诏人相勾结,里外合击,将永贞皇后困住,西宁月再杀了她,最后又顶替了她。”

“宫中的人?”顾非墨一顿,眯起眸子,“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是谁?”

“不清楚,曦曦正在查。”段奕道,“所以,段轻尘先不要动他,动了他,线索便断了。”

“将他拿住,十八般酷刑用个遍,还怕他不说?”

“拿住他也没有用,南诏国的人分了几派,宫中蛰伏的人万一不是他的人,那么,你将他整得掉一层皮,他也说不出来,反而会惊动其他的人。”

“依你的意思……”顾非墨心中,只觉得有一口怒气堵在心头没法发泄,而让他无法呼吸压抑难受。

“让段轻暖去挑起南诏人内部的纷争!”

段奕说着,将一张写好的生辰字庚拍在石桌上,“这便是女方的庚贴。”

顾非墨吃了一惊,“这个时候出生的女子,可是大不详啊。段轻暖是那天出生的?”

“写了,便算是的!”段奕淡淡地说道。

……

段奕走后,顾非墨到了自己家的前院。

罗管家看着一堆的银子礼品盒愁得都要哭了。

“公子,奕亲王说这是送咱府里的纳吉礼。老奴不敢告诉太师和夫人,怕他们受不了。”

他心里哭道,奕亲王搞什么呢?

自己要娶王妃了,还真个儿的给非墨少爷送侧妃礼啊?欺人太甚!

顾非墨抬脚朝他腿上踢去一脚,“老奴才,你想什么呢?这是本公子委托王爷办的纳吉礼,是送往睿王府的。”

段奕要是真的纳他为侧妃,他定要拆他的王府再一把火烧了,最后将他的王妃拐跑!

“不……不是?”

“当然不是了,罗管家,快准备起来,趁着早上天气不热,将彩礼送往睿王府,本公子意欲求娶轻暖郡主。”

“啊?公子,你怎么会看上那个刁蛮还无理取闹的郡主?”

“多管闲事!”

“可,现在是鬼月,不宜送彩礼。”

“本公子喜欢!,还不快去!”

很快,从顾府里走出一队家丁,个个一脸的喜庆,抬着彩礼往睿王府而去。

两个喜婆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沿路发着喜糖。

有路人好奇地问道,“喜婶啊,这个鬼月不宜嫁娶啊,还有,永贞皇后的丧期还没有过吧?”

“我说哟,你懂什么啊。这叫冲喜!因为啊,睿王府的轻暖郡主,是在元康五年鬼月十五那天的辰时一刻出生的。”

路人说道,“呀,是个命里带煞的生辰呢。”

喜婆子一笑,“可不是吗,只是啊,苦了咱们顾公子了哦。”

这边一唱一和,已经引起了围观人群中的一个老头的注意。

正是南诏国的那四个护法中的一个,原本几人已上了路,但遇到城中排查严谨,他们的马车没法出城。

如果不受伤,倒是可以跃到城墙,但还要带着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就没法跃过城墙去。

眼看着同伴的毒渐渐的攻进内脏,三个老头一合计,先派一人混出城去回南诏,一人在住处守着受伤的同伴,一人到城中先寻些解毒的药来。

看热闹的,正是那个寻药的。

他神色一凝,上前一把抓起那个喜婆子,“庚贴给老夫看看。”

喜婆吓得尖叫起来,“来人,非礼啊。谋杀啊——”

老头伸手一拍将喜婆子拍晕了,掳了她就走。

老头在人群里穿来穿去。

最后,在一处僻静的街道停下来。

他拍醒喜婆子,恶狠狠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庚贴呢?”

喜婆子吓得发抖,“在……在这儿呢……”

她从怀里取来递上。

老头翻开来看,果然是真的,时间对得一丝不差。

“这份庚贴给老夫了!”老头说完就走。

喜婆却追上去,“喂,老头,别走,你拿了人家大姑娘的庚贴,还让人怎么提亲啊?啊,喂——”

老头已走远了,压根听不见她的话。

喜婆眉眼一亮,啊,戏演完了,回去找顾公子拿赏钱!

……

段轻暖对段琸报了信后,又回到了睿王府。

她在心中乐滋滋地盘算着。

谢云曦一家子几个时辰可被抓。

这时,从窗外跳进一个黑斗篷的老头,二话不说,掳了她就走。

她吓得尖叫起来,“哥,父王,救我——”

老头一怒之下将她拍晕!

等段轻暖再醒来,发现已穿着一身的白衣,正坐在一处密林里。

“圣姑——”四个老头朝她一拜。

“什么圣姑?”段轻暖吓得不轻,他们搞什么名堂?

老头们一脸凝重,“以活人血,祭祀我族人永世平安的最圣洁的圣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