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章 幕后执棋手/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云曦扔在地上的是一块明黄色的卷绸——皇帝颁发的圣旨。

上面的朱红色印戳正是梁国元武帝的玉玺印章!

冥生当然认识这个印戳,神色陡然一沉。

那是一道册封圣旨!

册封梁氏为一品颍国公。

梁国皇帝最是痛恨南诏人,却册封一个南诏的灵族左使为女国公,显然,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比如这次的路线泄密……

“老身不认识这个!”梁婆叫嚷起来。“这是陷害!”

“不认识吗?”云曦轻笑一声,“这道圣旨便是刚才的疯丫头从你的身上偷下来的,她可是个神偷圣手,这圣旨上还沾有你衣物上的药香味。梁左使,各位,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仔细地闻一闻看一看。”

梁婆一肚子的狐疑想要伸手去捡,却被冥生抢先一步抓在了手里。

“冥护法——”

“先杀敌人,这件事情稍后再说!大家都行动起来!”冥生大声说道。

他的脸上没有半丝儿责骂与怀疑梁婆的意思。

云曦的眼角挑了挑,冥生不愧是四人中最心细的。

的确,这个紧要的关头,窝里斗起来,无疑,是敌人最想看见的。

然后,他又看向段轻尘那里,“也请国师放下私人恩怨,共同御敌!”

“冥护法,孤可是从来没有记着什么私人恩怨,倒是冥护法一直记着吧?”段轻尘轻笑。

冥生忍了忍,“国师,老夫回南诏后会当着族人的面向国师道歉。”

“但愿冥护法的记性好。”段轻尘淡淡说道,然后也走到路中间来。

冥生没再同段轻尘辩解,与另外两个护法摆着阵形守着马车附近。

梁婆森冷的眼神朝英儿扫去,简单地擦了一下额头上的血后,也站到了路中间。

云曦则是退到“玄生”的马车旁。

英儿紧跟在她的后面。

很快,一大群骑马的人到了他们的近前。

冥生的手一挥,与另外两个护法及梁婆厮杀起来。

这队追来的人正是化了妆的谢枫与青一,以及一众青山隐卫的人,还有不少双龙寨的人。

当然,穿的都是一身羽林卫的营服。

就在安氏的大儿子谢诚还在羽林卫当着头领的时候,云曦使计偷了谢诚的羽卫头领的腰牌。

谢枫借用腰牌装成谢诚的样子,进了羽林营里搬出了不少的羽林营服,以及几箱梁国兵营里惯用的宽口大刀出来。

一共是一百套。

之后运出了城,一直藏在双龙寨里。

现在,一百个人装成羽林卫来抓人,冥生哪里会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再说,谢枫本身就是朝中差官,一身正气,他装成头领,通身的将者威严之气让人不得不信。

两方人厮杀起来。

青一一边挥着砍刀,口里一边喊道,“梁婆子,你怎么还帮对方?他们人少知道不?要不了一柱香的时间,小爷我就将他们全都砍倒!拿了他们,咱们到皇上的面前得赏钱去!”

梁婆大怒,“你们胡说八道,老身不认识你们!”

青一依旧高声地说道,“哎哎,你怎么翻脸不认人了?昨天,皇上就已经下了圣旨了啊!”

好大的口气!

冥生冷笑,“梁国皇帝么?得杀杀他那嚣张的锐气,将那瘦猴子给老夫活捉了来!”

“哈哈哈,死老头子,枉想!”青一大笑起来。

谢枫则是一言不发,他朝云曦那儿看了一眼,依旧闷声杀敌。

虽然青一与双龙寨及青山的人武功不济,但有个沉稳地,身手与段奕不相上下的谢枫带头。

再加上他们人多,冥生几人虽然没有败下阵来,但也胜不了。

不过,他还是心中焦急。

因为这必竟是在梁国的地盘上,万一再来更多的追兵,他可以逃,重伤的玄生必定会落在对方的手里。

族里的机密就会泄密。

“羽生,你去护着玄生的马车!”冥生吩咐着。

“好!”

冥生这时发现一个黑脸的青年不说话,却身手相当好,居然能将寓生踢翻在地。

梁国皇旁座前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黑脸青年正是化了妆的谢枫。

冥生冷笑着扑上前,掌力用着十层力拍向谢枫。

段轻尘忽然眸色一闪,装作不经易地阔袖一挥,将两人拂开了。

谢枫一怔,有人救他?

段轻尘?

这个人,不是抓了云曦吗?他究竟是站在哪边的?

但他不敢多话,怕漏出破绽来。

因为段轻尘的敷衍御敌,从中作梗,而冥生这边的人又少,加上还有一个受了重伤的玄生要人护着分了人手,原本僵持着的两方就分了胜败。

很快,南诏这边的人就招架不住了。

梁婆更是被青一狠踢了两脚。

忽然,又从林中跑出了几个人来,有男有女!

“大小姐!原来你在这儿啊?”

这些人欣喜的跑向云曦。

“大小姐,阁主说你出了城,吩咐属下们四处找你,没想到咱们运气好,真找到你了。”

这几人,正是易容改装的朱雀四人,以及吟雪与吟霜。

云曦点了点头,“你们来得正好,咱们遇到了官兵的追杀,快来救援!”

“是,小姐!”

段轻尘看了这几人一眼,没说话。

云曦也不藏着掖着了,反正段轻尘已知道了她的所有事情。

而且,她暗中与段奕在来往的事,他也一定知道。

她也就没必要再瞒着了,以他毒辣的眼光,与长久窥视她的心计,她身边经常出现的人,再怎么装扮,也骗不过他。

而她,要骗的只是几个不常来京中的护法,段奕的人跟着他与南诏人多次交手,只怕会认出来,她便全部用她的人。

况且,段轻尘受伤了,要是真打起来,他不一定是段奕与谢枫的对手。

而且,说不定还打不过她的这几个侍女与护卫。

段轻尘又与几个护法不合,对方想抓她,他却藏着她,难道他是想利用她达到什么目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与他,也可以算是临时的盟友了。

冥生倒是欣喜地朝云曦拱了拱手,“多谢姑娘相救!”

“不必客气,咱们走的是同一条路,帮你们也是帮我!国师与你们是一族的,我又是国师的朋友,这样算来,其实大家都是朋友。”

云曦微微笑着,但,她的笑意后藏着戾色。

帮你们,帮你们一步一步地走向鬼门关!

凡是手上沾上她父母鲜血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就在段奕那天闯进段轻尘的别院时,她与他就做了周密的谋划。

当段轻暖想害她,引那几个护法到夏宅抓人时,她与段奕就在夏宅设下了圈套。

将计就计引这几个护法上钩,让青龙等人假败,让南诏护法们轻敌,继而与端木斐谢甜谢枫几人合力剿杀几个护法。

她早就听舅舅说过,这几个老头的武功出神入化,当年,舅舅只身进入南诏时,就被这几个老头追杀受了重伤。

而且,段轻尘那天同他们打了一架,也没赢。

这几个护法这样厉害,只得使计进入他们的中间,驳他们的好感。

再一一除掉!

她与段奕在夏宅设下圈套,几人围攻也只重伤了一人。

虽然只有一人,却伤的是四人中的枋心人物。

虽然玄生的武功最差,但占卜术最高明,又懂一切诡异机关还会各种谋略,连心细狡猾的冥生,做事前都会向他请教。

擒贼先擒王!

云曦又让谢枫找到顾非墨与赵胜,在城门口合伙演了一出戏,趁着乱,众人偷走了棺柩里的受了重的玄生,段奕混了进去进行替代。

而这,只是她们潜入南诏人内部的开始,再接着便是这里的半路相救了。

冥生几人的武功再高,怎敌得过青一的人多?再加上一个武功同样出神入化的谢枫?

很快,冥生这一方开始败退,那么,她再来个英雄救难!

由于朱雀几人的加入,再加上谢枫青一几人的“配合”,胜负就已分了。

青一满脸焦急,高声一喊,“统领!打不过他们怎么办?”

“回去搬人!不能放这些人离去!皇上出的赏银可是不少。”谢枫瓮声瓮气的说道。

“回去搬人——”青一的手一招,来势汹汹的一众“羽林卫”立刻调转队伍,马蹄溅起尘土,跑没了踪影。

冥生这边的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冥生还暗自嘲笑了一番。

果然,吃着皇粮的人都是只拿俸禄不干事的人,一个个的贪生怕死!

被人救于危难中,冥生自然是感激不敬的。

当下,他就走以朱雀几人的面前,“多谢几位相助。”

另外两位老头护法也是放下了脸上的傲慢,与冥生一起对朱雀几人客气行礼。

冥生又走到云曦的面前,“不知姑娘是哪里人氏?姓什名谁?也好让老朽们记住姑娘的恩德。”说话的语气不像之前那么冷然傲慢,也客气了几分。

“小女子父亲姓言,家中做生意的,父亲是尹国人,母亲是南诏人,不过,都死了。”都被你们害死了。

尹国与南诏本来就是一个民族。

尹国在一百多年前本是南诏的一个亲王所立,后来与南诏都被大梁所灭,所以,云曦才说是尹国人,若说是大梁人,冥生几人一定会要她的命!

况且,她对南诏文字也粗略知道一些。

而说姓言,父亲在外对人一直都说是言先生,“言”字,取自“谢”字的一部分。

段轻尘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玄生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低哑说道,“既然姑娘也是南诏人氏,又救了我们大家,正好,一同回旧地吧。”

“多谢老先生不嫌弃。”云曦朝马车里的人微微一礼。

“不嫌弃的老先生”脸色一直不好看。

刚刚将她拉入马车,她又跑到外面去了,那段轻尘的目光就一直跟着她。

哼!

那个段轻尘,一时又杀不了。

扮成玄生的段奕,脸上黑沉一片。

而朱雀几人心中可是齐齐一松。

云曦能光明正大的跟着冥生回南诏旧地,那么,作为随从的他们也能自由进入了。

这样,小主与王爷的身边就多了帮手,不再是孤军深入的冒险。

玄生发话,其他的人自然没意见。

云曦忽然看向梁婆,“不过,本姑娘对刚才的事还有疑问呢,冥护法,这梁左使身上的圣旨,难道不请她解释一下?”

梁婆正坐在一旁,给自己包着伤口。

刚才厮杀时,因为她是最弱的一个,青一几人几乎是追着她在打,现在是一身狼狈,头上有英儿打的伤,身上更是断了骨头。

当然,云曦早有授意,这些人,哪能这样轻易的让他们死?

话题又扯回来,梁婆当下就慌了。

“玄护法,属下没有背叛,这个女人在胡说!她才是奸细,她的身份可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