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章 一个一个的清算!/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轻尘的眸色闪了闪,走到了云曦的一旁站定。

马车里,“玄生”轻笑一声。

云曦感到两道如剑的目光刺向她的后背。

“……”。

段奕这是在闹哪样?

她忙将脚步挪离段轻尘三步远。

装傻的英儿看了一眼车内,又紧张地看着云曦,一双明亮的眼睛飞快地转来转去,大有梁婆敢诬陷云曦她就再装疯扑上去的架势。

朱雀几人的脸色也是齐齐一冷。

话多的白虎马上冷笑起来,“死婆子,分明是你做贼喊贼,被人发现了强拉一人进行诬陷!”

“哼,你们怎么不让她揭开脸上的面纱让大家瞧一瞧?老身是不是诬陷她,你们一看便知!她便是端木雅的另一个女儿!送到谢宅里藏起来养的谢曦!现在的名字,叫谢云曦!”

所有的人都赫然看向云曦。

朱雀与吟霜几人更是紧张得不得了,玄武与白虎已经将手悄悄地放在了腰间的配剑上。

梁婆笑得一脸的得意。

云曦眯着眼,双眸似剑的盯着梁婆。

这婆子的一双眼不可谓不毒!

她居然能认出她来?

难怪梁婆一直盯着她的眼,难道是她的这双眼与谢婉的太像了?

她此时又明白了段奕的一番苦心,为什么他带着她进宫时,总是将她往丑里打扮。

原来,这京中就一直有窥视她的人,因为她们姐妹俩与母亲端木雅长得实在太像。

不将那些人不怀好意的人找出来,对她来说,危险便时刻存在。

冥生捏了一下胡子,略一思索,朝云曦抬手示意,“言姑娘,请取下你脸上的面纱。”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谢云曦是谁,我带面纱自有我的想法,为什么要给你们看?”云曦眯着眼冷笑一声。

她的拒绝越发激起这些人的好奇心。

“你不敢摘掉面纱便是心虚!”梁婆叫嚷起来。

“摘下来!”另外两个护法老头也跟着叫嚷着。

而冥生的态度也不像刚才那般和气了,两眼似鹰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

她的脚步往后退去,眸光乱闪显着慌乱。

梁婆冷笑着,忽然跑到云曦的面前一把扯下云曦的面纱。

但,她却惊住了!

“你……你敢揭我面纱?”云曦夺过面纱,装着惊惶的样子,抬手便给了梁婆一巴掌。

“怎……怎么回事?”梁婆盯着云曦的脸一时傻眼,连被云曦打了一把掌也浑然不觉。

段轻尘微眯起眸子,未说话。

朱雀几人反应过来,一齐扑向梁婆,六个人围着她便是一顿狠揍!

“死婆子,敢揭我们大小姐的面纱?揍不死你丫的!”

“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我们小姐难堪?给小爷狠狠地揍!”

羽生与寓生互相对视一眼,弄错了?

冥生也一收脸上的冷傲,朝云曦拱了拱手,“姑娘,刚才多有冒犯,是老朽误会了!”

云曦的脸上满是怒意。

她慌忙将面纱又重新带上,冷笑道,“分明是这婆子的事情被本姑娘揭发了,她怀恨在心,才来个转移视线说本姑娘是什么谢家小姐。本姑娘因容貌的问题才打扮成这样,从小到大被人误会的次数多得去了,不在意这么一次,但是,梁左使的背叛,可是会给大家带来灭顶之灾!”

冥生的目光在二人的脸上扫视了一番,冷沉着脸略有所思未说话。

反而是羽生叫嚷起来,“对,姑娘说的对!梁左使背叛族人,死劫难逃!”

因为对云曦误会了,因此,朱雀几人暴打梁婆,他们也不劝阻。

六人打一人,没一会儿,梁婆的脸上便开了花,嘴角被打歪,血水混着尘土一身狼狈。

“死丫头,你敢诬陷老身?老身不会放过你!”梁婆恶狠狠地叫嚷着。

她死死地盯着云曦的脸,明明那双眼同那个丫头一模一样,为什么一张脸是截然两种样子?

还有着一脸的麻子?一块青色胎记?

完全是个丑女!

“诬陷?”云曦轻笑一声,“请冥护法取出那份圣旨来!圣旨上的药香与梁左使身上的一样,怎么解释?明明往城中走的路上有埋伏,你却怂恿着大家往回走,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寓生与羽生的脸色一沉,冷冷看向梁婆。

冥生取出圣旨,在梁婆的面前抖了抖,“你自己解释,为什么那些人知道这里?还做了埋伏?”

“老身没有告诉他们路线!”

“你没有告诉,他们怎么会认识你?”冥生的一张桔皮老脸煞气沉沉,“圣旨上面的药草香味,可是只有你才会用的‘醉千里’!而且这种草药极为难寻!只在南诏的深山老林里才有。”

“……”

“而这种草药的气味可是最不易散发出去,除非与其他物件一起存放三天以上的时间。那么说,这道圣旨已经在你身上放了三天了!而我们昨天才准备要出城!你是早就谋划好的?”

“不,我不知道……”

“每个做了坏事的人都会说,自己没有做!梁左使!”云曦冷笑一声。

梁婆尖声叫嚷起来,“你这个丑丫头,为什么要害我?我婆子不会放过你!”

冥生的眼神一冷,说道,“羽生,寓生,将梁左使捆起来押回梅州!”

押回梅州?南诏人的老巢?

南诏小国被大梁吞并后,将那一片区域定为梅州。又强行勒令南诏族人到其他州分散居住。

但管制得了一时,管制不了一世。

数年间,南诏族人又陆续回到了他们的旧地。

这里距离梅州要翻过绵绵的九姑山,路途漫漫,押着梁婆在路上只怕夜长梦多。

云曦眼睫闪了闪,对冥生说道,“冥护法,刚才来的那批人败走逃回了城里,他们扬言说还会增派人来,若这梁婆再在路上留下什么记号的话,咱们可是会被梁国人围剿杀掉!”

“言姑娘放心,老朽自有办法让她老实待着,她身为左使,处死她,还得经过族人的公审。”

公审?云曦的眼睛一眯。

梁婆则看着云曦得意的一笑。

……

不知冥生使用了什么手法,果然,那梁婆全身就似软骨儿一样没了力气,只有一双眼还能动。

另外两个护法将她扔到一辆小马车里。

云曦自然是又被“玄生”叫进马车做服侍丫头。

段轻尘倒是没说什么,命老李将几辆马车整理好,他独自一人坐进了一辆马车。

英儿则是跟着老李。

朱雀与吟霜几人都是骑马。

几个护法也是骑马跟在马车一旁。

一行人朝梅州进发。



受了重伤的“玄生”的马车里。

装成“玄生”的段奕立刻塞了一粒药丸到云曦的嘴里。

因为几个护法为人机警狡猾,两人为了不让人发现破绽,在马车里都没有说话。

段奕拉过她的手,在她的手心里写道,“刚才给你脸上抹的药不能停留太长的时间,否则你会毁容,现在服的是解药。”

而这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云曦忙将身子坐正,使了个眼色给段奕。

段奕却是坦然坐着喝茶。

那脚步声在马车边上停了一下又离开了。

“冥生起了疑心!”段奕用口型说道。

她扭头看向他,眯起眸子。

他又用口型说道,“虽然他们几个狡猾,但,只要心中生起了疑心,就会让他们一步一步走入陷井里。”

“……”

段奕的眸中闪着杀意,“这些人已经活得够久了!”

“……”

他拉着她的手,温柔看着她,“我不想让大婚再推迟!”

她回望着他,始知,他为什么与她同床而卧时,也不碰她,她取笑他的胆小。

婚期被人一再阻扰延后,他也没有做出大的反抗,旁人以为是他的漫不经心,实则他在暗中做着准备,只是没有张扬而已。

只因为,她的身份被人套上了枷锁。

而他,是有着顾忌的。

那天在段轻尘的别院里,段奕对她说,南诏族人崇尚一种古老的祭祀。

每隔上十八年会选上一名未婚女子做圣姑,也不能再嫁人,否则会将女子的家人全部杀掉以做惩罚。

而对那名女子的惩罚便是千万割肉祭祀,让她的血全部流完自亡。

就像她的母亲端木雅。

若族中有着大灾难,作为护着族人平安的圣姑也要献身神灵,同样是以活人血来祭祀。

云曦得知南诏族人的这一古老祭祀时,当时心中除了震惊还有愤怒。

也难怪,当年的顾凤为什么要灭了南诏!

这种祭祀太血腥!

生为那里的女人,命运却被那几个护法与国师左右着。

他们说谁是圣姑谁就是,命运从一出生就定下了,除非逃,否则一生都被控制的活着。

不能有爱人,不能有家,比如假贵妃西宁月,被人操控着去杀人,一辈子做着违心的事。

难怪段轻尘说,她的生,她的死,与他捆在一起。

她不是个自由人!



段奕发现她的手指有些发凉,伸手在她的掌心写到,“进了九姑山,那里有青山的人蹲守着,你跟他们回去。段轻尘给英儿下的毒,自有朽木与舅舅找解药,你不用担心。”

“不!”云曦摇头,她怎么可以放任这些人逍遥着?

她若不亲手杀了那些害她成了孤儿的人,她会一辈子不甘心!

“曦曦……”

“段奕,你忘记了谢婉的死?还有那批传说中的宝藏?而地图只有我的身上有——”

段奕一怔,将她的手抓紧,半晌才道,“你便是我的宝藏!”

“……”

“若你那宝藏,哪怕前方有荆棘,前方刀山火海,前方再多阴谋险难,自有我走你的前面!”

“……”

“哪怕你要这天下,我也取来给你。”

“……”



车马队才刚刚出发,云曦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不少的马蹄声与人们的交谈声。

云曦挑起帘子,走来的男男女女都很年轻,有一二十人,那些人双目有神,显然,都是身手不错的习武之人。

这些人的衣饰各样,说着什么地方的方言

“那是南诏族人。”段奕用口型说道。

她听着似懂非懂,也许是身体中潜藏的记忆被唤醒,她竟能听得懂大半。

看来,冥生果然心细,这是防着她与段轻尘对他暗中下手。

因为再往前走,便是需要走上半个多月才能穿出的密林。

在密林里杀一人,可是件非常容易的事。

……

当车马队完全走进一条密林时。

马车外,忽然有马蹄声音向着他们相反的方向离去了。

因为是在林间行走,马蹄踩在草丛上的声音极小。

“有人走了。”云曦在段奕的手心写到。

他点了点头,“冥生一定去查雅夫人的另一个女儿的事了。”

云曦的眼神一眯,冥生!果然是老奸巨猾。

他表面上虽然对她客气着,但是——直不信任!

因为,她是段轻尘带来的人,而他对段轻尘也一直不敬!

刚才,那走到马车前的脚步声分明是他的。

他大约是想跟“玄生”说什么,但她在马车里,冥生便走开了。

云曦无声冷笑,分散行动,这可是下下策!

“不知谢枫与赵胜,青一他们能不能将那个走开一人杀了。”

段奕的眸色一冷,“还有舅舅与师傅等在那里。”

“他们?”

“这四人,一定要让他们死在舅舅的手里。已经除了一下,还有三个!”

若是端木斐与谢甜守着,她便不用担心走开的一人会侥幸的逃掉。

据姑姑说,当年舅舅之所以被他们偷袭成功,是因为母亲的亡故对他的打击太大,因而走火入魔了。

端木斐在最虚弱时被那几个护们偷袭了。



天色暗下来时,车马队在一处小湖边驻扎下来。

几方人都开始做起晚饭来。

“段奕,我出去一会儿。”

“曦曦——”段奕忽然拉着她的手,“不要单独行动!否则会惊动冥生。有什么事让朱雀他们去做。”

“好。”但,有些事,她必须亲自来!

她所受的二十一刀,她发过誓,要加倍的还回去!

云曦跳下马车来,悄悄地往梁婆的小马车走去。

她的神思一路上都在捕捉梁婆的声音。

冥生居然留着那婆子,不知还有什么目的。

但是,看那梁婆被几个老头扔进了马车时,却对着云曦在得意地笑。

笑?笑得莫名奇妙!

难道她还有什么后招?

与安氏合伙剥了谢婉的皮,她怎能留着她?

太阳落下后,林中的光线暗得很快。

只有空地的几处篝火在亮着,但,后面的草丛与林中却是阴沉昏暗一片。

云曦的身子飞快地一闪,隐藏进了一人多高的荒草中。

忽然,一人拉住了她的胳膊……

谢谢

顾慎之4张月票

陶雪舞051张月票

3138**57282张月票

更得好少,没脸见人,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