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章,谢婉怎么死,你就怎么死!/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去哪儿?你可别忘记了我对你说的那些话!”段轻尘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云曦恼火的想抽出胳膊,但抽不动。

“她想去哪儿与你何干?”又有一人走来,忽然朝段轻尘发功将他推开几步远,然后将云曦拉入自己的怀里。

段轻尘马上挑眉。

“段奕?这个时候,你还有心事吃醋?”

段奕冷笑道,“吃醋?那要看看你够不够格!她的心中都没有你,我拿什么吃醋?”

云曦嘴角抽了抽,没吃醋跟她跟得这么紧做什么?

段奕损人还不忘自夸一番。

段轻尘轻笑一声,“段奕,你就不怕我揭发你?你居然杀了玄生来顶替?要知道,南诏人最是厌恶你们大梁人!”

“那么,你就去揭发好了,若你不想你的计谋成功的话!”

远处篝火的微微亮光照在段轻尘的脸上,一向温和的人,脸上也现出寒意来。

他的脸上一半明一半暗,这模样,似变了个人。

而段奕的唇角虽然浮着浅笑,但那双眸子里却早已浮着森森杀意。

云曦见状忙伸手握着他的手。

段奕偏头看向她,正要说话,前面忽然有人喊道,“谁在那儿?”

南诏的一个族人举着火把忽然朝这边走来。

三人的神色同时一敛。

段奕揽上云曦的腰身飞快地跃上了一株大树。

很快,冥生带着两个族人也朝这边走来,边走边问,“出什么事了?”

段轻尘的手里拎着一只野山鸡从暗处走出来。

“这只野山鸡咕咕咕叫得让孤心烦,孤便杀了它!怎么?孤杀一只野山鸡,冥护法也要过问?”

“不敢!天晚了,国师请早点休息。”

段轻尘将那只野山鸡扔到冥生的怀里,淡笑一声,拂袖走开了。

冥生将怀里的野山鸡扔给身旁的族人。

“护法,这天都黑了,山鸡还会叫吗?”一个族人问道。

冥生挥手制止那人说话,眯起眼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又将目光看向树上。

云曦透过树叶,正看到树底下的冥生朝上面看。

她轻笑一声,这老头,果然狡猾!

段奕的手已摸出了几枚银针。

云曦伸手按着他的手,摇摇头,然后从一旁的树上摘了一片叶子,卷起来做成了一只叶笛。

一阵极细微的声音从她唇间发出。

没一会儿,从这棵大树的枝丫上窜下一条大花蛇,吐着信子顺着枝杆往下爬去。

“护法,蛇,蛇,……蛇!”

那条蛇有一只小儿的臂膀那么粗,三个族人吓得连连往后退。

“一条蛇而已,怕什么?没用的东西!”冥生朝那向人骂了几句,冷着脸甩着袖子离开了。

原来是一条大蛇在树上,根本不是刺客。他这是杞人忧天了!



树上,云曦刚刚丢掉树叶,忽然,她发现前方一辆马车那里有人正悄悄地靠近着。

那是梁婆的马车!

她的眼神微微眯起,悄悄地来找梁婆的人,会是谁?

冥生的人?不可能,要找的话,直接找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偷偷摸摸。

段轻尘带来的人只有一个老李与英儿。

而英儿不会武,老李受着伤走路还拄着拐杖,而那走近梁婆马车的却是个女子!而且身手矫健。

难怪梁婆在被冥生下令关起来的时候,她冲云曦笑得诡异,这是她的同伴来救她来了?

想继续活命?

那是妄想!

云曦看了一眼,低声说道,“现在,树下没人,快带我下去。”

段奕似乎心情很好,“这里人少,而且,树高看得远。你没有发现吗?秋夜的天上,星星更亮?”

云曦的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她只觉得蚊子很多。

“曦曦,务必将这片天上的星星数清楚,待会儿来考你。”

段奕说完,身子忽然向下飞快地跃去。

她伸手去拉,只来及碰到他的一角袖口。

段奕已如一只大鹏跃进树下的荒草里。

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过后,她便看到一团黑影子朝远处的一辆小马车而去。

那个方向……是梁婆的马车?

段奕这是要去杀梁婆?

这株树有十来几丈高。

云曦扯了扯唇角,若是以前,她的确恐高不敢下去。

但现在,莫说是十几丈高的树,就连百丈高的悬崖,她也敢往下跳。

云曦抖了抖手腕上的银链,借着树叉一步一步地落到树下。

她悄悄往梁婆的小马车那里走去,却发现马车前早已不见了那个女子。

也不见段奕的身影。

她挑起车帘子,里面空无一人。

是女子将梁婆带走了,还是段奕将梁婆弄走了?

篝火在空地上燃烧着,四周散着马车与马匹,人们吃过晚饭后都在各自的马车里睡觉去了。

空地上只有两个南诏族人在看守。

她站在原地屏息听着附近的声音,密林中,有两人的脚步声渐渐地走远。

云曦眯起眸子,轻手轻脚朝那声音寻去。

林中昏暗,根本看不清脚下的路。

她不敢取出夜明珠照明,只是凭借着感觉朝前走,好在她耳力不错,跟着前方的脚步声一直没有跟丢。

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已经看不到停马车处的篝火光了。

走在前面的两人忽然停了脚步,其中一人手中一亮,一颗夜明珠现于他的掌心。

段奕转过身来,偏着头等着她。

“小主!”朱雀也停下来朝她一礼。

他的肩头上扛着一人,正是梁婆。

云曦挑了挑眉,缓缓朝他们走去。

她看向段奕,脸上带着微微的怒意,“为什么不叫我?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人对我来说,仇深似海?”

段奕将手伸向她,温和说道,“我说过,越往前走,危险越多,这种杀人的事,还是由我来处理为好。”

“可是段奕!”云曦的声音在颤抖,“那种被人一刀一刀割下肉皮的滋味,只要一闭眼就会出现在眼前,我怎能不一刀一刀的还回去?那种热石灰浆烫在身上的滋味,我怎能不让仇人好好的尝尝?否则,我死不瞑目!”

“曦曦——”段奕微微蹙眉,“我只是希望你忘了那些伤心的事,快乐的活着。这些人自有我来处理!”

“不,我要看着这些人在我的面前一个一个的下地狱!”

段奕默了默朝她走去,握着她的手,“好,我答应你!”

被朱雀扛在肩头上的梁婆,忽然惊骇地盯着云曦。

她的心中不停地回味着云曦的话。

什么叫一刀一刀的割了肉皮?什么叫被热石灰浆烫死?

她的口里被塞了一块破布无法出声,盯着云曦只能呜呜呜呜地低声哼哼着。

云曦冷冷地看着梁婆,缓缓的扯下了脸上的面纱。

她服了解药后,面容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梁婆,还记得我吗?我是谢婉!”

梁婆赫然睁大双眼,整个人吓得发起抖来。

这……

她究竟是谁?那个妮子不是死了吗?

面前的云曦,虽然着一身白衣,散着长发,但那张与谢婉酷似的面孔,仍让梁婆惊骇不已。

特别是那眼神,果真是谢婉的!

“段奕。”云曦盯着梁婆,眼底闪着戾色,“我要让她同谢婉一样的死法!否则,这口气我永远咽不下!”

“朱雀,速去办!”

“是!”朱雀将梁婆往地上一扔,转身离开。

他们站的地方,杂草不深,梁婆半趴在地上吓得发抖。

云曦的眉梢扬了扬。

“梁婆,你知道吗?安氏割了我二十一刀,我还了她二百一十刀,你说,我要割你多少刀才划算?”

梁婆怔住!

“呵呵,你们这些人,自私,贪婪!枉自夺人性命,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人知道吗?但,鬼神知道!被你们杀掉的我知道!世间事,每件都有因果轮回!我含着一口怨气不死去,就是要你们血债血还!”

“呜呜呜呜——”

夜明珠淡淡的光晕下,梁婆的一张脸吓得惨白。

她口里说不话来,只能死死的盯着云曦的眼睛。

“曦曦——”段奕伸手搂着她的肩头,手指微微地用着力,温声说道,“过去了——”

“可这些人还活着!段奕,都还活着!”

“他们活不了几日!”



朱雀的动作很快,再回来时,肩头上扛着一个布袋。

他朝梁婆嘿嘿一笑,“据说,这东西扔到水里后,冷水就成沸水了,能将鸡蛋煮熟,你要不要试试?来个温水煮人肉?”

不……

梁婆吓得拼命的摇头,坐在地上双脚蹬地,身子拼命的往后退。

但,早在白天的时候,朱雀几人就已经狠揍了她一顿,她身上的骨头都是断的,根本跑不快。

朱雀呵呵冷笑着抬脚踩上她的手指,伸手一抓将她提在手里,“前方就有个小泥坑,正好让你亲身体会一下!”

果真,他们走了片刻便到了一处空旷地,中间有一处凹地,里面有一洼水。

朱雀将梁婆往地上一扔,又将布袋里的东西倒入水里,片刻,水变白,腾起了热气,鼓起了一个个大水泡。

“请吧,梁左使!”朱雀大步朝她走来。

梁婆早已吓得毛骨悚然,身子更是吓得如筛米一样的抖起来。

“早知今日,当初你害人时,怎么没有想到会有今日的下场?你居然出这了这么个毒辣的主意给安氏,让我在石灰池里活活烫死!我怎能饶你?”

云曦松开段奕的手抬起一脚用力朝梁婆踢去。

扑通!

投了石灰的水洼,被梁婆的身子溅起两三尺高的水花。

“啊——”一声音惨叫传来。

梁婆嘴里塞着的布掉了下来。

她扑腾着想往岸上爬,朱雀马上补上一脚将她踢回了石灰池里。

“臭……丫头,你……你别得意!有人不会……放……过你!你……你的身边,早有人想害你……,呵呵……”

梁婆疼得惨叫着,一双恶毒的三角眼死死盯着云曦冷笑。

段奕眸色马上一寒,厉色问道,“说,是谁?不然,让你死得更惨!”

“呵呵……”梁婆笑而不语。

云曦眯起眸子。

她忽然想起刚才那个出现在梁婆马车旁的神秘女子。“朱雀,将她捞上来。”

梁婆已经被烫得没有人形。

她森森然的看着云曦,“哼,呵呵……我不会说的,我要让你整天惶惶不安的活着,哈哈哈哈——”

她忽然咬着嘴唇,唇角浮着冷笑,有一丝血渍从她的嘴角往下流。

梁婆这是要咬舌自尽?想痛快的死?

云曦挑了挑眉,干脆一脚又将她踢回了石灰池里。

啊——。

又是一声惨叫响起。“你敢威胁我?恐吓我?”云曦冷笑,“你以为我会害怕?我自有法子引出你们所有人!欠了我一家子的全部要还!七月鬼节!鬼门大开,我会让你们一个一个到地下去团聚!”

段奕皱了皱眉,“朱雀,这婆子的嘴巴既然这么硬,给本王狠狠的灌泥浆进去,烫软烫烂!”

“是。”

朱雀又变戏法一样,从身上摸出一只舀酒喝的瓢,舀了一瓢石灰浆朝梁婆的嘴巴上淋去。

呜呜——

啊——

几声的惨叫后,那洼泥浆里,便再没有了动静。

几个泡泡后,一切都安静下来,只有氲霭的水气浮在石灰池上面。

云曦忽然感到一身疲软,盯着石灰池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每一回看着这些害过她的人死,她的心中为什么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是无尽的烦闷呢?

段奕忙伸手搂着她的肩头。

朱雀识趣的干干一笑,“王爷,小主,属下先回去看着,以防被人发现咱们的行踪。”

段奕点了点头,很快,朱雀的身影就消失在密林里。

“曦曦。”他道,“自少,有我在,自少,我对你的心从未变过……”

“段奕……”她抬头看他,心中一暖,是的,他在,他仍同六年前对她一样……

……

段奕与云曦悄悄地回到了停马车的地方。

云曦的身份是段轻尘的客人,而段奕化妆的是护法中的玄生。

白天,她可以与“玄生”待在一起,但到了晚上,陌生男女有别,就得分开。

快二更天的密林里,一片静谧。

忽然,云曦听到有脚步声又朝段奕的马车这里走来。

“听那脚步声像是冥生,那老头,心思最是缜密。我得离开了。”

段奕正与她说着梅州城的情况。

听到云曦这么说,他的脸色攸地一沉,口里轻哼了一声,“他几次打搅本王,这账,本王会同他好好的算算!”

然后幽怨的看着她。

云曦挑了挑眉,好笑的说道,“我得走了。我现在不是你娘子!”

“哼!记住,更不可能是那个段轻尘的!”

“段奕——”

她抽出被他握着的手,挑起帘子,飞快的跳下马车,隐入暗处,然后,悄悄地朝吟霜吟雪的马车走去。



朝奕的马车走来的果然是冥生。

云曦一走,段奕化妆成玄生的脸上马上现出一脸的病容,他歪靠在车内的车壁上,微微阖眼。

冥生爬进了马车,朝他小声的喊道,“玄生?师弟?”

“玄生”缓缓睁开眼来,“哦,是冥生师哥啊,你还没有睡吗?”

“还没有,本来要睡来着,但是有客人来就只好等一等了,那人,你要不要见一见?”

“客人,谁?”“玄生”挑了挑花白的眉毛。

“大梁皇宫的人。这回,那人连夜赶来,是不是也得知了咱们族里的事?想来分一杯羹?哼,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师弟不想见的话,我这就将她打发走!”

“不!”“玄生”说道,“先探探她的底,看看那位宫中的人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有给些回扣的好处,分就是了,若是没有,绝交也行!”

冥生想了想,点头说道,“师弟说的没错,我这就将她带来见你!”

冥生走后,装成玄生的段奕眯起眼眸,大梁皇宫的人,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