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章 我是顾凤!/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枫蹙眉看向他。

顾家与元武帝,与太子,起初并没有仇恨。

当年为了助元武帝夺得帝位,顾家不仅拿出所有家产,还送了个文武全才而且是大梁第一美人的女儿相助元武帝。

可谁想到,到了最后,落得个女儿惨死在地下五年才被人发现的下场。

而且元武帝不仅不查凶手,还态度冷淡。

甚至在假贵妃的事情曝光后,太子公报私仇全城通缉顾非墨,元武帝借机削了顾非墨的兵权。

顾太师是彻底寒了心。

顾非墨更是想除掉太子。

顾家于他有恩,云曦想必一直是记在心里的,所以才将这手刃仇人的机会让与顾非墨。

“非墨,这具体的细节,咱们还得同王爷商议着。”

“他?”顾非墨扬了扬眉,鼻子里哼了一声。

一封信,惜字如金,只有二十几个字!

段奕这是将曦曦管得多严?写封信给他,字还这么少。

小气!

谢枫正色说道,“他手里有兵马!你不要小觑他!你真当他是个清闲王爷?”

顾非墨看向一旁正没什么好脸色的青衣。

他扯了扯唇,威胁说道,“那封信光明磊落,除了说正事,没有半句风月,你不要瞎猜想,更不准乱打小报告!”

“……”,青衣的脸色更加一沉,“小姐的为人,王爷自然放心了,否则,这封信也不会送到公子的手里。”

“有其主必有其仆!”顾非墨冷嗤,牙尖嘴利!这意思是说他心生龌龊了?

谢枫忙叉开话题,“既然太子要行动了,咱们也准备起来!”

顾非墨点头,“他出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准备好的事。再说,他在明,我们在暗,得赶在他的前面。”

两人又作了些细节上的商议,顾非墨就在雅间里给云曦写了回信。

写好后,他拿着信纸扔到青衣的面前,眉梢一扬。

“没有写风月,别多想,还有,用最快地速度送出去!”

青衣看了他一眼,唇角一撇,“是。”

她借着屋中的蜡烛,将信纸做成蜡丸塞入腰间荷包内,然后朝谢枫行了礼,这才匆匆离去。

顾非墨又喝了一杯茶水,与谢枫闲聊了几句后,也离开了这里。

他走到楼道时,不经意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朝另一处楼梯口走了进去。

他心头一惊。

那人明显是看见他后又飞快的躲开了,难道是跟踪他的?

他与谢枫定的这间雅间,是在楼道的最边上,除了这青楼的扫地小仆,不会有人来。

再说了,他早已对这青楼的老鸨吩咐过,今天不准仆人来打扰。

这又是什么人来?

他与谢枫谋划的可是惊天大事,一旦泄密,后果不堪设想。

他眉尖一拧,放轻了脚步飞快朝那人追去。

绕过楼道口,便见一团花团锦簇的影子飞快地闪进了一间屋子。

这间青楼的女人?

他扯唇一笑,偷听了他与谢枫的对话,这个女人就不能留。

他脚步一跃,来到那间屋子里,同时抬脚一踢,门被他踢开了。

屋中有两个女人,一个被踩倒在地,一个傲然站着,都是脸上遮着面纱,一身花花绿绿。

站的人,那双眼看着非常熟悉。

顾非墨眯了眯眼,一脸杀意地看着二女,“刚才,是你们两人到翠红轩的门口偷听是不是?”

站立着的女子,一只脚踩着地上的一个女子,说道,“非墨,是这个女人在偷听,被我抓到了!”

林素衣的声音?

他的神色旋即一沉,冷笑道,“林素衣,分明是你在偷听,却说是这个女人,是不是?”

同时,他发动掌力飞快地朝林素衣拍去。

林素衣伸手将地上那个女人一捞,身子一跃闪身跳开。

“非墨,我没有骗你,不信,你问问这个女人!我跟在你的身边几个月了,什么时候坏过你的事?更没有害过你!”

顾非墨收了手,冷眼看她。

“好,你来审问这个女人!”

他倒要看看这两个女人都在搞什么鬼!

林素衣揪着那个女人口的衣襟,厉声喝道,“谁派你跟着顾公子的?说!”

女子哆嗦着说道,“没……没有,我……是这里的姑娘,我是路过……路过……”

林素衣冷笑,“路过?你骗谁呢?那间屋子的前面就没有路了,你路过到哪里去?分明是不想说实话!”

“是……是路过,我找……找我的一个相好……”

“说慌!看来,你这张脸是不想要了!”

她拔下头发上的一只发钗比划上青楼女子的脸,钗尖缓缓地扎进女子的肉里。

钻心的痛,加上什么东西顺着脸颊往下流。

那女子吓得尖叫起来,“别……我说!是……宫里的一个嬷嬷……”

“叫什么名,长什么样儿,说实话!”

“大家叫她余姑,长得……普通……个子瘦小……”

余姑?

顾非墨的眸色闪了闪,“那是什么人?”

“淑妃身边的人!”林素衣道。

“你怎么知道是淑妃的人?”顾非墨看着她,眼神带着审视,“你居然知道宫里的人?”

每天跟踪他的人,不是老皇帝的,就是太子的,现在发现是淑妃的,也没什么稀奇。

都是担心他在暗处搞什么动作罢了。

林素衣迎上他的目光,坦然一笑,“想知道就知道了。”

他上下打理着林素衣,这个女子,通身都透着诡异。

她几乎寸步不离的追着他,却又不像其他的那些脂粉女人一样对他犯着花痴病。

她参与他的所有事,却又看不出恶意。

她的脸上一直蒙着面纱,看不到真实的面目。

“现在,这个女人怎么处理?”林素衣看了他一眼问道。

顾非墨偏头看向林素衣,神色莫名的说道,“林素衣,这个人就交给你了!你说她是跟踪我的人,就仔细地问问!”

他倒要看看林素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刚才在楼道口的女子,动作很快,显然会武。

这二人,总有一个是,或者两个都是,那么,若是一起的,正好让她们互相厮杀!

女子吓得脸色发白,因为林素衣的发钗还抵在她的脸上。

“顾公子,饶命啊,奴……奴什么也没有听到。”

顾非墨却是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林素衣这时冷笑一声,“装成小白花,就以为非墨会同情你?你的主意打错了!可知,还有一个最是厌恶你们这些女人的我!偷听了他们的话,你就活不了了!”

林素衣手指一转,发钗扎向女子的脖子。

那女子竟然也是个武功好手,身子一翻,去抢林素衣的发钗。

“本事太差,还想做暗哨?”

林素衣动作比她快,发钗一晃,直刺女子的脖子。

“啊——”女子低哼一声,倒地而亡。

她鄙夷一笑,从怀里摸出一块帕子塞到女尸的衣领处,又伸手拍了拍,一个婆子走了进来。

林素衣一指地上的女尸,对那婆子说道,“将她扔到淑妃的宫里去!”

“是!”

婆子动作很快,从屋里翻出一个袋子将那女尸一捆,扛了出去。

林素衣脱掉外面的红绿长裙,从屋里翻出她的白色雪丝锦长裙换上,也很快地离开了这里。

……

顾非墨坐着马车离开了卧红楼。

马车经过一条巷子时,便停着不走了。

“罗远,怎么不走了?”他正在想着事情,伸手敲了敲车壁。

“公子,有人拦住了,不让走。”

“打,打到他让道为止!”顾非墨睁开半阖的双眼淡淡说道。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挡他的道?

罗远看着面前的人,一脸为难,“公子,打不过啊!”

“没用!”顾非墨一把扯开帘子看向外面。

他的脸色马上一沉。

马车前,林素衣正骑马拦在路中间。

这条小巷窄小,不能掉头,也没法从她的马旁挤过去。

高坐在马背上的林素衣,白衣墨发,面纱遮着脸,笑得眉眼弯弯地盯着他。

顾非墨恼恨的跳下马车,弃车大步往反方向走。

这个女人,打不怕,骂不走,着实可恨!

“顾非墨,你怎么见了我一句话也不说?”林素衣看着他的背影喊道。

“没看见!”

林素衣:“……”

罗远看着林素衣,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这林姑娘怎么就看不懂少爷的白眼?

少爷都骂上她了,见了她就走,她居然还不生气?

顾非墨没理她,依旧大步往前走。

林素衣又喊道,“等等我!你去哪儿?”

顾非墨没有回头,身影已饶进了另一条巷子。

林素衣微微叹了口气,策马追了上去。

她的脚尖在马背上轻轻一点,身子如一只轻盈的燕子落在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林素衣!小爷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他挥袖朝她拍去,同时,另一只手飞快地去扯她脸上的面纱。

面纱没扯着,却不经意从她腰间扯下一块腰牌来。

墨色玄铁腰牌上,刻着一些古怪的图腾,中间刻着几行北疆的文字。

顾非墨的脸色忽然一沉,双目似剑盯着林素衣,“你是北疆王室的人!”

只有北疆王室的人,才有这种图腾的腰牌。

“没错,我不仅是王室的人,而且,我才是北疆公主,我叫依素!但我师父一直叫我林素衣。”

顾非墨的双眸紧紧盯着她,“你是依素公主?那么,住在静园的那个又是谁?”

“我的护卫!”

“护卫扮的?”顾非墨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腰牌,冷笑道,“一个北疆公主,却装成一个江湖侠客一直追着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说清楚,今天别想活着走!”

难怪那个静园的公主也是一直蒙着面纱,一直住在静园不出来,果然有鬼!

林素衣的眸光闪了闪,面对顾非墨一脸的杀意,并不介意。

并且,看向顾非墨时依旧是眉目温和。

“你带我进宫,我就告诉你!而且,我会给你一件你想要的东西!”

顾非墨冷笑,“你对宫中的事情了如指掌,又有着北疆公主的身份,为什么一定要我带着进宫?”

“非墨!”她道,微微叹了一口气,“我林素衣,在这个世上哪里都敢去,也哪里都有办法去,但,只有那个地方,想去,进不了!而且,我一定要再进宫走上了一番!”

顾非墨眯起眼眸看向她,“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进不去?”

“皇宫的五处宫门口,都设了阵法,我没法靠近!”

“阵法?”顾非墨上下打量着她,“那几处宫门,我从小到大进出了不知多少回了,从没听过也没见过什么阵法,你在撒谎!”

“我说的是真的!我试过了,貌似,那阵法是专门针对我一人的。”

“你?”顾非墨更好奇了,“为什么会针对你,你一个远在千里的北疆公主,又不会威胁到老皇帝,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呵——”林素衣忽然凄然一笑,“非墨,带我进宫,我告诉你一切!而且,我会给你一直想要的一件东西!”

“一直想要的……”顾非墨朝她走近两步,“你知道我要什么吗?”

“兵权!”她看向他,眉眼含笑。

顾非墨的眸色却是骤然一沉,“好,我带你进宫!”

……

一直等到了天黑,顾非墨与林素衣才到了宫门前。

两人并没有坐马车,而是施展着轻功悄然而来。

这时,宫门早已关闭了。

林素衣抱着胳膊,眯着眼盯着面前的宫墙。

“白天来多好,为什么要晚上来?”顾非墨不解地问道,“白天,我一样的可以进来!”

“不,那诡异的阵法,到了晚上,我才看得更清楚一些。现在,你带着我,听口令,咱们一起翻过宫墙去!”

顾非墨伸手揽着她的腰,脚尖一点,跃上宫墙。

一个皇宫隐卫听到声响朝这边飞奔而来。

林素衣飞快地出手,手中的披帛用力朝隐卫的脖子一卷。

隐卫马上眼皮一翻,晕死过去。

顾非墨正要带她跳下宫墙,忽然见她身子一抖,瘫软在地。

“怎么回事?”他伸手将她拉起来。

林素衣的牙关在打颤,“快!朝左移动三步,然后向前五步,再向左三步!”

顾非墨依照她说的做了。

只林素衣长吁一口气,“好了,走!”

……

淑妃的琉璃宫里,贴身宫女挑起床帐铺床,忽然尖叫起来,“娘娘,不好了,死人!”

“嚷什么?”淑妃走到床边。

床上,是那个被她派出去跟踪顾非墨的宫女。

宫女早已气绝,但衣领处却塞了一块帕子,帕子的一角,有一只墨凤凰。

“拿……拿过来,帕子……”

她一脸惨白,哆嗦着指向那个已死宫女的脖子处。

铺床的宫女也吓得手发抖,扯掉那块帕子递向淑妃,“娘娘……”

“打……打开……”

宫女依言打开帕子。

这是一块月牙白的帕子,帕子的一角绣着一只墨凤凰。

“娘娘,这是什么?”

淑妃早已瘫软在椅内,顾凤的帕子?

怎么可能?

那个女人都死了五年多了,这帕子却是崭新的,怎么可能,这是什么人在搞鬼?

“叫余姑来!给本宫查!居然有人敢将尸体扔到本宫的床上,找到那人!给本宫当场杖毙!”

……

元武帝正在灯下看奏章,忽然,面前有人影一闪,一个白衣女子立于他的面前。

“皇上,别来无恙啊!”

“你……你是谁?”元武帝惊得掉了手中的笔。

“皇上怎么不记得臣妾了?臣妾是顾凤,小凤儿啊!”白衣女子微微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