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章 将淑妃送交宗人府/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琉璃宫里莫名出现了死尸,淑妃极为怒火,冲着宫里的侍女侍从们大发脾气。

虽然现在已是半夜三更,但没一个人敢去睡觉,所有人都惶惶不安的站在殿中。

且不敢站在最明显的位置上,纷纷将身子往暗处藏。

棒打出头鸟,众人都不是傻子。

林素衣换了一身宫女的衣衫,又往脸上抹了药水改换了容颜,将自己打扮成一个不起眼的宫女,混进了琉璃宫的正殿。

一众人听着淑妃训话。

她的旁边站着一个老宫女——黄嬷嬷。

她记得以前这嬷嬷不得宠,是在个一小宫苑打杂的。

但看这婆子现在穿的衣衫料子是上好的绸缎,可以看出,已经是个有着品阶的女官了。

林素衣弯了弯唇,这宫里,淘汰下来的都成了人精。

她不信,这几个嬷嬷的心都是齐的。

互相踩压,落井下石,对于这皇宫里的人来说,是生存之道,是家常便饭。

“黄嬷嬷,娘娘为什么只查外面宫里的人,却不搜这座宫里呢?要是这里也有人搞鬼,可是最容易啊。”

她个子娇小,眨着秋水眼眸,好奇的看着黄嬷嬷。

这表情,十足是一个单纯的小宫女模样。

黄嬷嬷盯着她的脸看,浑浊的老眼透着厉色,“你看出什么问题来了?”

“没……也没有。”林素衣的眼神躲闪着,“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黄嬷嬷抓着她的胳膊,低声安慰她说道,“别怕,一切都由我担着,你尽管说出来!”

“嬷嬷,你可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啊,是余姑,白天的时候,我看见她鬼鬼祟祟的同一个太监在说话,反复的提到了顾公子的名字。还收了对方的一个包裹。”

黄嬷嬷眯着眼,“……”

“嬷嬷,你说,咱们娘娘与顾府可是死对头,不可能同意她与顾公子的人来往,但她却收了人家的包裹,真的好奇怪啊。”

黄嬷嬷的老眼中戾芒一闪,撇着唇一笑,“是很奇怪。记住,这件事,你先不要对他人说,否则,顾府的人可饶不了你!会杀了你!”

她可是要拿头功的。

“奴婢……奴婢知道了,奴婢也只对嬷嬷一人说了。”

“表现不错!”

林素衣装作惊惶的样儿,忙将头低下来。

但她心中却是暗暗冷笑着,淑妃为人狡猾,身边的人也是个个奸诈。

黄嬷嬷在心中盘算了一会儿,来到淑妃的跟前,小声的耳语了几句。

“什么?你可是看清了?”

淑妃眯起眸子。

“错不了,老奴瞧得真切着呢,她收了足足五百两银子,还拿了不少的首饰。”

“这个老婆子!本宫对她不好吗?一直将她当心腹,她居然吃里扒外!先去看看,若真的是她,本宫饶不了她!”

淑妃咬着牙,噌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只带了这个婆子和另外两个一直使唤的太监宫女,脚步匆匆地到了宫女们住的院子。

“搜!”她站在屋子前厉喝一声。

林素衣一直暗中跟着淑妃几人。

她望着淑妃趾高气扬的样子扯唇笑了笑。

且先让你窝里斗起来,前辈子能将你关进冷宫去,这辈子一样能将你打得无法翻身!

黄嬷嬷得了淑妃的命令马上大步冲进屋去,她抢在其他几人的面前,一把将余姑床上的被子掀起来。

果然,“哗啦”一声,被子带着一个布包掉在了地上,有几块帕子飘了出来。

同时,还有一只金钗和几张大额的银票从布包里掉出来。

而那帕子是月牙白的,帕子一角均是绣着一只墨凤凰。

黄嬷嬷飞快地捡起来,口里“咦”了一声。

“娘娘,这帕子同那个女尸身上出现的一模一样呢!上面都是绣着一只墨凤凰。”

淑妃气得身子发着颤,伸手一指,厉喝一声,“拿过来!”

黄嬷嬷心中早已乐开了花,终于可以搬倒余姑了。

她将帕子双手捧到淑妃的面前。

淑妃一把抓在手里,一双眸子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她咬着牙大喝一声,“将余姑给本宫抓来!”

“是,娘娘。”黄嬷嬷得意地抬着下巴,手一招,三四个太监宫女跟着她去抓余姑去了。

站在暗处的林素衣冷嗤一声,也转身离开了这里。



余姑是淑妃身边的老人。

淑妃当年陷害顾凤,被顾凤扔进了冷宫里,余姑就一直在身边陪着。

如今淑妃翻了身,余姑也是跟着沾光,俨然是半个主子。

她对琉璃宫里其他的老宫人,不是打即是骂,从来都不放在眼里。

大家碍于她正得宠,不敢吱声。

眼下找到了余姑的把柄,而且淑妃又发火了,黄嬷嬷觉得扬眉吐气的机会到了,哪有不落井下石的理?

余姑一除,琉璃宫大嬷嬷的位置,可就会是她的了。

淑妃掌着凤印,因此,她身边的大宫女大嬷嬷们,地位都比其他宫的侍女侍从们要高。

余姑正带着几个宫女太监,刚从一个新封的美人住处搜寻完出来。

黄嬷嬷便带着人来了。

还在老远的地方,黄嬷嬷就扬着眉,喊道,“余婆子与他人勾结,杀了琉璃宫的宫女,还敢恐吓娘娘,来人,将余姑抓到慎刑司去!”

几个太监撸了袖子朝余姑扑去。

余姑叫嚷起来,“为什么抓我?不可能,娘娘不可能抓我,黄婆子,你敢!”

“证据证人都在,为什么不抓你?一个一个地动作快点!仔细娘娘发怒!”

余姑的神色一变,推开伸来的手拔腿就跑。

黄嬷嬷冷笑着手一挥,“敢跑?追!”

一直在暗中跟着黄嬷嬷的林素衣冷笑一声,手指一翻,一粒石子飞弹出去。

余姑“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摔倒在地,啃了一嘴的泥。

“将她捆起来,别让她跑掉了!”黄嬷嬷喝道。

没想到余姑竟是个练家子,摔倒后,她抬脚一勾就朝黄嬷嬷扫去。

“哎哟——”黄嬷嬷几人被打翻在地,嚎叫起来。

会武?那可是留不得了。

跟在林素衣身旁的顾非墨骤然眸色一沉,趁着夜色黑沉,众人又都摔倒在地的机会,他的身子纵身一跃,抬脚一踢便将余姑踢得晕死过去。

黄嬷嬷几人从地上爬起来,发现余姑已晕死,她大怒说道,“将她捆起来!”

这个余婆子居然敢踢她?她弄不死她!

余姑被拖到了慎型司。

黄嬷嬷想起余姑曾想杀她的凶样,更是气得眼都红了,人到了她的手里,还不是她说了算?

“给我打!让她交待背后指使之人!”黄嬷嬷朝慎刑司的人喝道。

当然,余姑是不会说的,黄嬷嬷便命人死劲打。

余姑武功也只是一般的水平,被顾非墨踢断了一根骨头,又被人捆起来了,三十板子不到,余姑便气绝身亡。



林素衣带着顾非墨离开了淑妃的琉璃宫。

顾非墨忽然停了脚步,蹙眉低头看着林素衣。

“姐,我刚才阻止你杀那老皇帝,你有没有怪我?其实,考虑云曦的婚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咱们为什么这么便宜他?一刀就结果了那个负心汉?为什么不让他慢慢地死!”

“……”

他的眸中闪着森森杀意,扯唇冷笑,“他对你的不关心,对其他人的纵容,致使你吃尽了苦,为什么不让他尝尝你吃的苦?杀他?早在我看到凤鸾殿中的白骨时,我就想一刀劈了那父子俩!”

林素衣伸手拍拍他的肩头,抬头看他,“不!非墨,我不怪你,你说的对,一刀就结果他的性命,那可是太便宜他了!”

“……”

“我要用钝刀割他的肉!他的位置是我扶上去的,我就要亲手拉他下马!他得到多少东西,我便要他失去多少!将他的身他的心一点一点地慢慢折磨死!”

“……”

“淑妃这个女人阴险狡猾,当年我被人暗算,其中就有她很大的功劳,我这次进宫,不除她,我枉活一世!”

顾非墨扬了扬眉,眸中闪着狡黠,“姐,我有个更好的主意,咱们只需坐着看热闹就好。”

“哦,你要怎么做?”林素衣偏头看向他。

眼前的弟弟,已经不是那个只会跟在她后面的小跟班了。

这几个月,她一直暗中观察着他,纨绔是他的表面,论谋思,他其实比他人都要心细。

“不是还有一个刘皇后么?那个女人,可是一直想将淑妃扳倒!姐姐除淑妃,为什么不借她的手?”

林素衣的眸色闪了闪,笑道,“对!今晚,咱们索性闹大点!”

两人又趁夜潜入了端敏公主的宫苑里。

宫苑中的人早已睡熟,门口的护卫,对于二人来说,只是摆设。

林素衣低声对顾非墨说道,“老规矩,站在外面,我进去。”

“姐,还是我去吧,哪有事事让你做的理?”

林素衣揶揄一句,“平时,追着你跑的一堆女人中有端敏吧?你不怕她发现了你,让老皇帝赐下婚约来?”

顾非墨的脸一沉,“不要,端敏跟那段轻暖一样,刁蛮任性!”

“好,那么,你就站在这里放哨!”

林素衣动作很快,进出端敏的宫苑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她朝顾非墨挥了挥手,“好了,现在咱们回家睡觉去,明天一早,宫里一定有好戏发生,早起看戏去!”

……

琉璃宫里。

折腾了大半夜的淑妃也不敢睡那张床了,只得命宫女们在偏殿里收拾了床铺。

办好了差事的黄嬷嬷这时来回话,“娘娘,那余姑嘴硬,怎么也不肯说出幕后的主使,奴婢恐吓了她几下,哪知她自己受不了罪,自己撞死了。”

“死就死了!”淑妃怒道,“什么人指使,本宫心中已有数!”

又有几个宫女太监慌慌张张的捧着东西来回话。

“娘娘,不好了,宫中四处都是这种诡异的帕子。”

“什么?怎么回事?”淑妃往七八个宫女太监的手里看去,果然,一模一样的帕子,人人都有一副首饰与帕子卷在一起。

“娘娘,这——”黄嬷嬷也傻眼了,怎么这么多墨凤凰帕子?

“一群废物!滚!”淑妃暴怒。

所有的人吓得跑没了影,连黄嬷嬷也吓得拔腿就跑了。

既然出现帕子的地方不止一处,那么,余姑就是被冤枉的,但,人却已经被自己下令打死了。

很显然,放那帕子的人,是想让她自己除掉身边的人!

而帕子是那个贱女人顾凤的,她又派余姑跟踪过顾非墨。

难道说,这些帕子是顾非墨故意让人放在琉璃宫里吓她的?

顾非墨,居然是个阴险的小人!走着瞧!

……

次日一早,琉璃宫才开宫门,便见刘皇后怒气冲冲的带着一大群人冲过来。

“淑妃,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借着搜寻刺客的借口,而命人偷了端敏的珠宝玉器!”

“哟,皇后姐姐,这是怎么说的?臣妾宫里的珠玉难道会比端敏的少?真是笑话!”淑妃堵在殿门口,不让刘皇后进。

“放肆!淑妃,你仗着皇上对你宠爱,居然对本宫无理?来人,给本宫进去搜!淑妃有没有派人去偷盗,查一查不就知道了?”

刘皇后的手一招,三四个腰圆臂粗的婆子将淑妃推到一边。

“来人!来人!本宫手里有凤印,刘皇后敢藐视皇上的旨令,后宫中凤印为大!”

“凤印为大,你就为所欲为想毒杀皇上吗?”刘皇后忽然冷笑道。

淑妃大怒,“胡说,本宫什么时候毒杀皇上了?刘皇后你敢污蔑本宫,本宫要到皇上那时告你!”

一个婆子捧着药走到挤刘皇后的面前,“娘娘,你看!找到了!”

刘皇后捏着药瓶,扬了扬眉,冷笑一声。

“污蔑?淑妃,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这可是从你的床上搜出来的!这种药,就是令皇上昏迷的药,这种药只有南诏国才有,皇上今早一直昏迷着,淑妃,你来解释一下!”

“不可能,臣妾没有毒杀皇上,皇后你在胡说!”

刘皇后才不理会她,朝身后的人一招手,冷笑一声,“将淑妃送交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