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章 不如让你尝尝我一样的死法!/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鸿宇大殿当职的三青得到消息,皇上昏迷,今日早朝休朝。

他到殿中查看了一番,觉得没什么意外后,往自己的住处而来。

才推开房间的门,便看见在自己身边打杂的小太监,被人打晕在地。

有刺客?

他吃了一惊,没敢再往前走,身子悄悄地往后退。

这时,“嗖”一声,从屋里飞出一条女子的披帛将他卷了进去。

同时,一个男子的袖风一扫,他的腿一软,身不由己的跪倒在地。

“你跑什么?我们又不杀你!”

顾非墨抱着胳膊从里屋走出来,身子靠在桌边,挑着眉闲闲看着他。

“顾……顾公子?您这一大早的,您找奴才什么事?”

顾非墨与林素衣本来要趁着夜色出宫的,但二人不经意地发现,那淑妃的宫里居然藏着几个高手。

就这样走掉,刘皇后不一定能制服得了淑妃,只怕前一晚是白忙。

林素衣便想到了负责鸿宇大殿的三青——段奕安在宫里的一只暗哨。

三青看到顾非墨心头一跳,然后,一阵头疼。

不,现在是所有人看到他都头疼。

保不准他犯了什么脾气,将人揍一顿。

这位主自从知道王爷要大婚后,脾气更是古怪,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像是掘了他顾家祖坟的人。

听说,王爷身边的人都吃过他的亏。

他忽然跑来,难道是自己几时惹着他了?

“不是爷找你,是另外有人找你!”他侧身让过,一个一身宫女装的蒙面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身材娇小,眉目如画,明明是个小宫女的打扮,却有一双让人不敢直视的眸子,通身散着威严。

顾非墨搬了张椅子放在女子的一侧。

她拂开袖子,矮身坐下。

这副身段,行动间,竟不输于宫中的娘娘们。

而顾非墨又对她非外的恭敬,不用说,这人来头不小。

三青身子一颤,眯着眼看着她,“姑姑是……”

“你是小奕的人?”她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找你当然是有正事。”

三青一怔。

小奕?奕亲王?

如今,敢这么喊王爷的人,只有王爷的师父与太后,还有阁主。

连皇上也不敢这么喊王爷,这人是谁?

“你是什么人?”他神色一凛。

“墨凤凰的人!”林素衣道,同时,抬手举起那块墨凤令。

三青心中大吃了一惊,传说中的墨凤令?

这块令牌不是失踪了吗?

王爷找了几年都没有找到,居然在他们的手里?

不过,这本来是顾家的东西,又被他们捡到,也没什么稀奇。

他转眸看向顾非墨,“顾公子,你们找到在下,究竟是何事?”

见他一脸的警觉,林素衣笑了笑。

道,“三青,我既然能找到你,就知道你们王爷的事,你是七年前被他安进宫里来的是不是?”

三青眯着眼不说话。

“你看,我连你进宫的时间都知道,何况你们的事?”林素衣笑道,“放心,我不会供出你来,只是想让你为我们做一件事。”

被人发现了,不做事也不行。

三青只得回道,“姑姑请说,三青在宫里头,跑跑腿的事还是能做的。”

林素衣点了点头,“刘皇后已经去了琉璃宫抓淑妃,但那淑妃狡猾,身边也有隐卫,只怕是拦不住。你马上带着人去拦着,将她给我抓到宗人府去!”

“淑妃?淑妃犯了什么事?”三青不解的问道。

“涉嫌谋害皇上!皇上昏睡了一晚没醒来,便是她害的。”顾非墨扬了扬眉,“本来,抓着淑妃可是大功一件,但小爷我大方,将功劳让给你!”

三青唇角一抽,明明是他不好正大光明的去抓淑妃,才求到这里的,还说什么让?

不过,三青不敢得罪顾非墨。

再说那淑妃与太子又一直是王爷厌恶的人,不用顾非墨出手,若他们有机会也会抓住那母子二人!

他忙回道,“顾公子,姑姑,二位请放心,三青一定不会放过淑妃!”

……

琉璃宫里。

刘皇后的手一招,身后立刻扑上来两个身材壮实的嬷嬷。

一左一右的来擒拿淑妃。

淑妃身子往后退,厉喝一声,“人都在哪儿?”

“娘娘,奴才们在呢!”两个老太监扑上来拦在淑妃的面前。

刘皇后大怒,“大胆,敢跟本宫顶撞?给本宫将那两个老货带走!”

淑妃虽然掌着凤印管着宫中的杂事,但刘皇后身份尊贵,又不是个软弱的主,且一直想拿淑妃,现在抓着把柄,当然是不会手软。

而淑妃躲过了顾凤与西宁月两人的管制都没有死,一方面是元武帝的暗中保护,一方面,她也有着自己的势力。

因此,刘皇后带人来抓,她当然不会老实的束手就擒,也叫出了身边的隐卫。

两个太监同时出手,将刘皇后的人打翻在地。

撕扯中,刘皇后也被挤倒在地。

两个太监带着淑妃飞快朝琉璃宫外跑去。

一个妃子居然冲撞她一国之母?还当着这么多宫人的面?

刘皇后勃然大怒,发髻歪了也不去扶,招手叫着人怒喝一声。

“反了!来人,来人,淑妃谋害皇上,还要谋杀本宫,护卫,拿住淑妃者有重赏!”

“是,保护皇后娘娘!拿住淑妃!”有太监高喊一声。

很快,一队皇城护卫飞快地朝淑妃追去。



淑妃被两个太监带着仓皇逃跑,才绕过一处宫门,便被几人堵住了去路。

站在最前面的是鸿宇殿当职的大太监——三青。

顾非墨与林素衣离去后,三青马上派出段奕安在宫中的其他人,去追淑妃。

因为,要抓就要快,若是太子得到消息进了宫,想抓住淑妃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奴才见过娘娘。”

三青不慌不忙的朝淑妃行了一礼。

这条宫巷窄小,三青带着三四个小太监往路上一拦,淑妃便没了去路。

“青公公?没见本宫要过去吗?让……让开!”淑妃努力的平复了心中的慌乱,依旧摆着往日的架子。

“不,娘娘,皇后娘娘说,让奴才在这里候着您!”三青微微扬眉一笑。

“什么?”淑妃大怒,“让开,不想死的话,赶紧让开!”

她身后的两个太监朝三青扑去。

“淑妃涉嫌谋害皇上,拿下淑妃!”三青朝左右一招,跟着他的几人也同时出手与淑妃的人厮杀起来。

段奕安在宫中的人都是青山的隐卫,淑妃的人虽然身手也不差,但必竟人少。

再加上三青的武功可不比青一青二他们差。

没多久,淑妃身边的两个太监全部被刺倒。

“娘娘,得罪了,有什么事,请到宗人府里说明白,奴才们只是奉命行事!您要怪,就怪刘皇后好了。”三青依旧笑得客气。

“你们敢!你们……放开本宫!唔——”

两个小太监飞快扑上前,将她胳膊反手一拧,又快速塞入了一块布到她的嘴里。

三青唇角一扬,抖出一个大口袋将淑妃套了进去。

“动作快点,走!”

淑妃身边被刺倒的两个暗卫则被小太监拖到了一处隐蔽处藏了起来。

三青带着另外两个太监扛着淑妃离开了这里。



宗人府设在宫外。

为了不让太子发现,带淑妃出宫除了坐轿子再没有其他的办法。

虽然宫里也有马车,但坐车,动静就会闹大,还得请示宫里的内务监。

一层一层地批下来,只怕早就惊动了太子。

而宫门处就停了不少进宫换乘的轿子,三青命两个小太监抬着,他跟在轿子的一旁。

但他们走到宫门口时,发现前方有不少人停步一旁,在朝一人行礼。

“太子殿下早。”

太子?

三青神色一凛。

小太监低声说道,“青公公,怎么办?太子为人狡猾,刘皇后指出淑妃谋害皇上,太子一定是知道了。否则不会来得这么早,这才辰时时分呢!”

“混出去,就说是——端敏公主想出宫。”三青想了想说道。

端敏公主一向娇横,常常不回宫,或是一大早出宫,这样的事她可没少做。

“明白了。”

两人抬着轿子,一旁跟着三青,坦然朝宫门口走去。



段琸在东宫得到消息,说皇上晕倒了。

他马上急匆匆往皇宫而来。

却被几个进宫的大臣给拦在了宫门口。

刘太保,张太傅几人拉着他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几个老头话多,位高权重,太子段琸不敢太得罪。

应付完这个,那个又拉住了,他有火不敢发。

三青瞅准机会,吩咐两个小太监抬着轿子快步往宫门口走。

但段琸还是眼尖发现了他们。

“站住!见了太子居然不行礼?”段琸身边的夏公公怒喝一声。

“太子殿下早!”三青硬着头皮行了礼,轿子也被迫地停下了。

“轿子里坐着的是谁?”夏公公喝道,“太子在此,骑马要下马,坐轿得出轿!”

三青低着头,回道,“是端敏公主。”

“端敏?她这么早出宫做什么?”段琸缓步朝轿子走来。

三青紧张得手心里都是汗水。

“当然是跟本公子一同出游了,怎么?太子殿下,您管国管家管天管地,还想管他人去哪儿玩吗?”顾非墨不知从哪儿走出来,正靠在轿子旁的一辆马车边扬眉冷笑。

晨曦射在他的脸上,让他俊美的脸颊更增色几分,笑中带着几分桀骜。

着一身墨色长衫却不显得老沉,反而平添了几分慵懒的魅惑。

再加上他的一双桃花眼,斜斜飞起,能撩人心神。

难怪京中的女人都被他勾了魂。

段琸看到他,眼底马上生起浓浓的厌恶来。

三青朝顾非墨看了一眼,心中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位主来了,就好办了,太子遇到他,可是讨不到什么便宜的。

顾非墨蛮横不讲理可是出了名。

段琸看见他就来气,因为,这位明明是个卧花寻柳的纨绔,云曦却不反感。

还赤果果的玩弄她的感情,叫他如何不恼恨?

他冷沉着脸,抬步朝顾非墨走去。

顾非墨却呵呵笑起来,挑着两道俊眉,“大外甥,你这般认真的来给舅舅我行礼,但舅舅却没有带礼物,着实委屈了你,你也别生气,舅舅下回一定补上!”

然后,他整了整衣冠,负手而立,摆出了一副长者见晚辈的慈祥姿态。

段琸:“……”

那脸色顿时一黑,舅舅?外甥?

“顾公子,太子一向重礼,有无礼物,他都会尊重长者,公子多心了,请受他一拜!”

几个老得颤颤巍巍的老学究,刘太保,张太傅几人纷纷说道。

段琸脚步一顿:“……”

顾非墨心情很好的扬了扬眉,“……”

段琸大怒,见礼?怎么可能?

他明明是来询问顾非墨的,此时气得袖子一甩大步朝御撵走去,“去帝寰宫。”

“是,太子殿下。”

夏公公手中的拂尘一甩,一行人朝宫里快步走去。

刘太保与张太傅几个老头纷纷跑到顾非墨的面前,“顾公子,刚才帮你说话了,你可别跟老夫的夫人打小报告了。”

“昨天你看到的事不准说。”

“说话得算话,顾公子……”

顾非墨扬唇一笑,“好说,本公子心地一向善良。”

善良个屁!

这小子,手里捏着他们的一堆隐私小把柄,有事没事来要挟一下。

刚才让他们在宫门口拦太子,又要挟了一回。

三青见顾非墨将太子气跑,马上让人抬着轿子匆匆离开了皇宫。

而宫门外,早已停着一辆马车候着他。

上了马车,速度就更快了,转眼,皇宫就甩到了后头。



顾非墨见三青离去后,朝这些老臣们挥了挥手,“今日多谢各位,告辞!”

刘太保与张太傅几人仿佛虎口脱身,一个一个刚才还颤颤巍巍的,现在却是来了精神,拔腿就跑没了影。

皇上昏倒,他们得赶在太子的前头到帝寰宫里,太子,他们不信任!



顾非墨走到宫墙下的一顶轿子前,低声朝里问道,“姐,你还好吧?”

“好……,出宫。”林素衣坐在轿中,弱弱的说道。

来到宫门附近,她就会莫名的虚弱不堪。

听她的声音,明显的底气不足,顾非墨眼底神色一冷。

他扶着她走出轿子,又给她罩了一件斗篷遮着面孔。

“这里……”林素衣道,声音冷沉,“我还会再来!不是这般偷偷摸摸,而是正大光明的走进来!”

顾非墨扶着她的肩头,望向威严而空寂的皇宫,“一如当年坐着十六人抬的凤撵进宫,我不会让姐姐的念想落空。”

“非墨,我想先回家,那淑妃进了宗人府,就没那么容易出来。刘皇后一直记恨她,她不死,在里面也会掉层皮!”

“好,先回家!”

顾非墨虽然看不到那所谓的阵法,却依旧按着林素衣说的行路步子,两人快速走出宫门。

赶车的是阮七,他看着二人一脸疑惑。

自家公子今天很奇怪,昨天还喊着要杀了林姑娘的,今日一早怎么又和林姑娘这么好了?

他不敢多问,因为公子的脸色肃然,林姑娘的眼眶还是红的。

这又是闹的哪出戏?

马车很快离了皇宫,一路往顾府而去。

……

顾府前。

罗管事正指挥着仆人打扫府门前的道路。

阮七将马车停下。

随后,顾非墨扶着一个女子走下马车。

罗管事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他抬头望了望天,太阳刚从东边天升起,没错啊?

但,公子怎么扶着林姑娘?看起来还这么亲热?还是他眼花了?

他看向阮七。

阮七摊手,一脸茫然。

公子从宫里出来,整个人就变了。

“罗管事,快通知老爷夫人,就说……”

林素衣打断他的话,微笑道,“不,非墨,我去见他们!”



顾家后院的荣华堂。

老太师正捏着胡子端坐在太师椅内,眯着眼望着屋中一角。

今天不用上朝,据说是因为皇上晕倒了,晕就晕吧,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这老头子晕倒时,皇帝女婿都没来关心一下,他凭什么关心那位?

还不如在家安排一些事情,

他的心中盘算着请哪几位族亲来观认亲礼为好。

顾夫人则坐在一旁翻看着已经拟出的几个名字。

他们其实从没有去奢想过,有个同女儿一样性情的姑娘会认他们为亲。

也许是女儿在天有灵吧,丢一个女儿,又得一个女儿,虽不是亲生的,但好过没有。

顾非墨这时大步走进屋里来,同时挥退了屋中所有的随侍仆人。

老太师的脸一沉,翘着胡子喝骂起来。

“混小子,昨天一晚上都没有回府,又到哪儿混去了?这一大早的你又是干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顾夫人怒得将手往桌上一拍,瞪向老太师。

“哎,我说老不死的,儿子不回府,你骂,回府了,你也骂,你倒是让他回还是不回啊?”

老太师:“……”

平时这二人一吵,顾非墨一准跑掉,今天却例外。

他笑着走到顾夫人的面前,“娘,爹,我带个人来给你们见见。”

“谁?”老太师眯着眼看向顾非墨,儿子今天很奇怪。

“谁啊——”

“爹,娘,是女儿——”

林素衣缓缓迈步走进屋子。

当屋中传来老父亲与老母亲的吵架声时,她心中很是颤抖了一下。

这里,前些日子她也来过几回,有偷偷来的,有正大光明以顾家义女的身份来的,但每一回都没有现在这么紧张。

她不知父母能不能接受她,会不会被她吓着,必竟,老父亲都已经七十岁了。

而且,对弟弟说出自己的身份时,她也是在心中纠结了许久。

“哎,是素衣啊,来,来这儿坐。”顾夫人笑着招手叫着她,“你呀,干脆搬进来住好了,这小子敢赶你走,你就告诉我,看我不收拾他。”

“娘,冤枉,没有的事,我哪会赶姐姐走?”顾非墨讨好的捏着顾夫人的肩头,心中却是微微一叹。

“嗯,素衣,待会儿就让管家到客栈收拾你的东西去,小女孩儿家的怎么能住在外面?”

外面?

她在外面住了很久很久了!她想回家。

她后悔十三岁就跑到外面去,她后悔爱上一个负心汉。

她后悔让整个顾家跟着她走上仕途,如今受到排挤。

像以前那样,父亲只做个乡绅多好!

林素衣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走到顾太师与顾夫人的面前跪下了。

她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爹,娘,女儿回来了。”

顾太师与顾夫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脸诧异。

因为林素衣今天的模样很奇怪。

“素衣,你这是……”顾夫人朝她抬了抬手,微笑道,“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到认亲那天才要行礼,快起来,非墨,扶姐姐起来。”

林素衣朝顾非墨摇摇头,然后,缓缓的揭开了脸上的面纱。

“爹,娘,我是凤儿啊,是你们的女儿啊,我回来了——”

顾太师与顾夫人惊在当地。

“你……你是小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皇宫里。

被淑妃的人推倒在地,狠狠摔了一跤的刘皇后,得到手下人递来的消息——淑妃已被送到宗人府了。

“消息可是真的?”刘皇后惊喜的问道。

“是真的,是三青公公着人送去的。”小太监回道。

刘皇后眸色一闪,“三青?哦,是鸿宇殿的掌事公公,嗯,这个人,待会儿好好的赏他。现在,跟本宫去宗人府。皇上一时不醒,这淑妃就得给本宫狠狠地处罚!”

……

段琸急匆匆到了帝寰宫。

朝中几个老臣也在殿外守着。

“怎么回事,皇上怎么会晕倒?”他大步走进内殿。

“太子问老臣们,老臣们也想知道,这件事,太子还是好好的问问淑妃娘娘。”

与太子一向不和的刘太保与张太傅,看着他不冷不热的说道。

两人刚才在宫门口对他的客气,早丢到一旁,此时正表情清冷的看着段琸。

福公公叹了口气,拉着段琸走到僻静一处。

“殿下,皇上晕倒后,奴才马上宣了太医,太医说是皇上中了毒才会晕倒。奴才正在查这毒的来源,哪知后宫中传来消息,说是刘皇后在淑妃娘娘的床上找到了这种毒药。”

“说清楚!”段琸的脸色阴沉沉,母妃会毒皇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当下,福公公便将前一晚,后宫中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

琉璃宫里莫名出现了死尸?

母妃带人去抓凶手,却被皇后反咬一口说琉璃宫的人偷了端敏的珠玉?

结果在琉璃宫里找到了毒药?

他的脸上布着寒霜,这是典型的连环计。

段琸正要前往琉璃宫,又有琉璃宫的人得知他到了帝寰宫马上前来回话。

“殿下,不好了,宗人府那里有消息来,娘娘被皇后抓起来送到宗人府去了!”

“什么?”段琸的眼风如刀子一般射向那个传话的太监,“什么时候的事?”

“不……不知道啊,皇后娘娘派人来抓淑妃娘娘。奴才们看见淑妃娘娘已经安全离开了啊,哪知——”

“废物,滚!”段琸一脚将那个报信的人踢飞在地,“什么时候被抓都不知道,要你们有什么用!不必留了!”

从段琸的身边跳出一个暗卫来,提着那个报信的太监就奔出了帝寰宫。

福公公闭了闭眼,无用则除,这是太子一贯的做法。

……

段琸又进了元武帝的内殿。

问了太医们一些元武帝的情况后,又匆匆往宗人府而来。

彼时,刘皇后因为是坐着马车,速度较慢还未到。

段琸快马加鞭先一步到了。

夏公公一直跟在他的一旁。

“殿下,奴才觉得,娘娘虽然是被冤枉的,但殿下这么去看娘娘,难保不会有人说是殿下指使娘娘这么做的。”

段琸的脚步一顿,眯着眼看了一眼夏公公。

想了想,他还是大步朝宗人府衙门里走去,“她是本宫的母妃,她被人冤枉,本宫怎么能不去看她?”

“可是太子,您看看就好,千万不能带人走,奴才以为,带走娘娘会中了一些人的圈套。”

“刘皇后——”段琸的眼底杀意一闪。

……

宗人府,皇亲们犯了事,都会被送到这里来。

宗人府管事的是个头发胡子全白的瘦小老头,名叫左胜武。

见到太子,他的礼数做得很全,很是客气,但就是不让太子进牢里看淑妃。

老头恭敬的问道,“太子是否有皇后娘娘的懿旨?”

段琸不耐烦,“本宫只是来看望娘娘,要什么懿旨?”

“那么,是否有朝中三公们的保释信?”左胜武开始打太极。

“左大人什么意思?”

“啊,太子,娘娘涉嫌谋害皇上的罪,可是要杀头的,太子不避嫌来看望娘娘,可见母子情深,让老臣很是感动。但这件事情实在太重大,太子一定要看望淑妃娘娘,请容老臣请示三公与皇后。”

“那就快去!”

“是,殿下!”

然后,请示的时间比较长,段琸一直等着。

左胜武早跑没了影。

因为,在太子来之前,左胜武收到了一封信。

一封只印着墨凤令的空白信。

墨凤?

已故的永贞皇后?难道是她的隐卫出现了?

朝中一些老臣们都见识过顾凤的狠厉手段,谁人敢不听?

而顾家与太子一向不和,墨凤令到,不要说,一定是顾家插手淑妃的事了。

左胜武可不敢惹着顾家的人,特别是永贞皇后顾凤的人,便一直拖着太子段琸。



宗人府的地牢里。

淑妃揉了揉发沉的头,睁开眼来。

待发现自己已不在皇宫里,而是睡在一处陌生的地方时,她的心头一惊。

两只肥如小猫的老鼠追逐着从她的前面跑过。

这是哪里?

地上堆着一些散着恶臭的稻草。

唉——

有人在她的身后长长的叹息一声。

声音是个女人,很年轻。

她赫然转头,只见一个白衣女子坐在椅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因为屋中的光线太昏暗,她看不清那人的神色。

“淑妃,好久不见!确切的说,是五年零四个月又三天。”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淑妃摸摸索索地从地上爬起来。

“淑妃贵人多忘事啊。”女子轻笑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缓缓走向她。

油灯的光此时正好照在白衣女子的脸上。

如画的眉目,倾城的容颜,一双摄入心魄的杏眼,带三分妖媚,七分威严。

正直勾勾的看着淑妃。

“啊——,鬼——啊——”淑妃瘫软在地,脸色如死灰的白。

林素衣忽然笑起来,眼波扫过,万物失色,整个地牢里,因她的笑容而增色不少。

“哎,我说淑妃,你有胆杀人,为什么不敢见到鬼?”

淑妃吓得往后退,“别过来,……我……我没有杀你,顾凤,砍你腿的是那个南诏的女人西宁月,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动的手,我亲眼看见她砍了我的腿,又将我扔进了地洞里。但是,出这主意的,是你吧?淑妃!以那西宁月的脑子,也想不出这等奸诈的主意来。”

“……”

“她只会冒我名,偷宫里的财罢了,占着权势,连个皇位也得不到,可见是个没心计的人!连你这个被关进冷宫的女人都能将她糊弄过去指挥着她,她还能想出什么计策来?”

淑妃吓得身子发抖,牙关打着颤,“顾……顾凤,真的是他们,他们杀的你,我什么也……不知道……”

林素衣走到她的面前,长长的裙袂拖在地上,白的衣,森寒的眼,让人不寒而栗。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淑妃,眼底闪着戾色,“是那些人没错,但是,却是你将他们引进皇宫来的!是你同段元醇一起害了我!西宁月只是个操刀手罢了!你们两个奸夫淫妇一直盼着我死!好得那墨凤令!”

“……”“但老天开眼,让我重见天日,那处宫殿被挖开了!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让我成了不死之身呢?不如,让你跟我一样的死法,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