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章 最后的较量(一)/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宗人府里。

因为淑妃已昏得人事不醒,段琸担心带着她坐马车会颠簸得更疼,而坐轿子又更慢,便索性让人将太医们都叫来,一齐会诊。

“动作快点!娘娘若有事,本宫要你们陪葬!”段琸一把揪住一个太医,眼中透着森森杀意,恨不得吃了对方。

“臣……臣一定尽力……”太医吓得一脸惨白。

其他的几人也是不敢多话,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施针,把脉,包伤口。

腿都断了还怎么诊治?

太医们望着两只断下的腿一筹莫展。

经过商议,决定先保住淑妃的命,将断腿装起来再说。

……

里间屋里,一盆一盆的血水端出来,宫女太监们紧张地忙出忙进。

谁也不敢多话,尽量的放轻着脚步,将存在感降在最低。

段琸立于外间的窗前,双眸盯着窗外,抿着薄唇,一脸肃杀。

明黄色的太子服裁剪得体,衬得他身姿欣长,这个男子,以前可是宫女们最思慕的对象。

但此时谁也不敢上前同他说话,纷纷躲开。

暗鹰这时来回话,“殿下,属下追了许久,都没有看到有什么异样的人。”

“没有?动作这么快?”

夏公公小跑着走进来,“太子,左大人找到了。”

段琸咬牙怒道,“叫他给本宫滚过来!娘娘惹着皇后被送来这里,他居然不经审问就动酷刑?他这是不想活了吗?”

夏公公一脸为难,“可是……殿下,他没法走路。”

段琸挑眉,“怎么回事?”

“左大人被人打伤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段琸眯起双眸,脸色一片阴沉。

夏公公忙道,“就在殿下来到宗人府后不久,左大人说要请示皇后娘娘与三公,他的轿子才走出小半个时辰,就遇到了劫匪。他被人抢了财物,贼匪们将他打得晕过去了,抬轿子的两个轿夫也没躲过去,三人都伤得很重。”

段琸抿着唇,一言不发,而脸上更是阴沉沉一片,双眸中翻腾着杀气。

夏公公与暗鹰都吓得不敢吱声。

淑妃被人砍了腿,该负责的人却又是在太子来时被人打伤了,便是一点责任也没有。

而施刑的刽子手也找不到。

太子这是有火不知找谁发,有仇找不到仇人,生生憋在心里而郁闷着。

咔嚓——

段琸捏碎了一只杯子,微微眯起眸子盯向窗外一处。

顾非墨,好一出调虎离山计,将左胜武调走,再进地牢里对淑妃施刑。

伤他母妃的人,他绝不罢休!

忽然,他想起一件事来。

一早,顾非墨出现在皇宫的门口,他说那轿子里坐着的是端敏公主,还有那个三青……

都值得怀疑。

默了半晌,从他牙缝里吐出几个字来,“暗鹰,带上人,随本宫去抓顾非墨!”

“是!”

段琸又道,“夏公公,派人去找找端敏!看看她在哪儿?居然拿端敏做幌子骗本宫?该死的!”

“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

……

顾府里,顾夫人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正对几个管事婆子吩咐着事情。

“二福,梅园的屋子必须在天黑前打扫完毕。”

“李妈妈,马上到翠云坊去定制时下最新的首饰,就……先订制一打吧。”

“张家媳妇,选一些浅色的上等绸缎,每色选两匹送到上房来。记着,是林姑娘喜欢的浅色,那些深色的老气颜色别拿来!”

仆人们个个面面相觑,夫人今天是怎么回事?

收那林姑娘为义女,在昨天时已经定下来了,当时,老爷夫人除了心情好点,也没有这么的反常啊。

今天的老爷与夫人怎么高兴成这样了?首饰定一打,这得花多少钱?

而且,夫人居然提到了梅园,要知道梅园以前可是永贞皇后住过的地方,平时可是从不让人进去的。

假贵妃在那里办了一次宴席,将梅园的梅树都快糟蹋完了。

夫人伤心了很久,再没让人进那座园子,一直锁着。

今天不仅让人打扫园子,还要添置物品,这可有些反常。

二福首先问道,“夫人,梅园里的屋子,不是小姐最喜欢的一处地方吗?她先前不让人动呢,今天怎么……”

顾夫人的脸色一沉,“让你清扫就清扫,不要问那么多,这处园子,可是要清理出来给林小姐住的。一个一个都仔细点!谁有一点做得不好,我饶不了他!”

众人心中泛着疑惑,还是纷纷答应道,“是,夫人!”

这边的几人一走,顾夫人又对另一边的几人吩咐起来。

“刘二家的,速去调十个仆人到园里听差,要选机灵手脚快的,呆头呆脑的不要!”

“是,夫人!”

顾太师坐在一旁捏着胡子,眯起眼想着事情。

等仆人们一走,顾夫人伸手在顾太师的肩膀上死劲一拧。

她拧着眉,怒道,“老头子,女儿回来了,你就坐着无动于衷?不给女儿准备点什么?”

顾太师疼得拍掉她的手,横了顾夫人一眼。

“谁说老夫没有准备了?哼!老夫自有主意!”

“你有什么主意?我就看你在这儿发了半天的呆!你就从来没有拿过一个正经主意出来,当年要是你少管管生意,多关心一下小凤,不要送她去习武,她就不会胆大得四处行走,就不会跟着那人走了,弄得现在……”

顾夫人说着说着眼眶又是一红。

顾太师拍了一把椅子扶手,“行了,她不是回来了嘛?”

“回是回来了,吃了多少苦!这能当事情没发生吗?”

顾太师眯起眸子,阴阴地一笑,“你说……老夫将整个朝中的大臣们都请来参加老夫的家宴,让他们见见素衣,怎么样?”

顾夫人睁大双眼,赫然看向他,“听说皇上还昏迷着,太子会容许咱家这么大张旗鼓的办宴席?”

“太子不同意又怎样?老夫这回就同他扛上了!”

二老正说着话,前院的罗管事跑来传话,“老爷,夫人,太子来了!还带了不少的羽林卫来。”

“太子,他来干什么?”顾太师冷笑一声,哼了一声,“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让他自己进来,老夫今天身子不爽,一身病痛,不能前去相迎!”

一身“病痛”的顾太师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走到窗下的小榻上一倒,两眼半闭,口里哼哼起来——装病。

罗管事看了自家老爷一眼,嘴角抽了抽,说道,“是,老奴这就去回太子。”

顾夫人的脸色也是马上一沉,走到小榻边坐下了。

她冷笑一声,“太子带着羽林卫来?还嫌咱家人的过得太舒坦吗?”

“哼,他来他的,想讨老夫的好脸色,门都没有!”顾太师的眼皮翻了翻,又开始哼哼起来。

罗管事还没有走到前院,就见太子带着一队兵差正大步走来。

“太子殿下,太师染了风寒,卧床不起,请太子……”

段琸看也不看他一眼,大步进了荣华堂。

羽林卫们挂在腰间的宽口大刀,撞击着身上的铠甲,发出阵阵铿哧的声音。

顾太师见他走进大厅,眼皮只撩了撩。

他淡淡道,“太子殿下,老夫年老多病,无法起身相迎,请太子见谅。”

段琸忍着怒火,顾太师长得一脸的红光,居然说有病?

“太师,敢问顾公子在哪儿?请他出来,本宫有话问他!”段琸走进正厅,开门见山的就问道。

这时,从外面又走进三个人来,正是国子监祭酒董大人,和刘太保,张太傅。

三人进了正厅,齐齐惊讶的说道,“太子,太师正病着,你为何还要这样质问他?”

顾太师大口喘息着,“三……三位大人,太子不是老夫……的亲外孙,不会体谅老夫的,要是当年……永贞皇后没有孤身一人闯西戎的敌营,要是当年的皇上没有受困于西戎的敌营,……永贞皇后也不会流产,老夫就有外孙了,可是啊……”

他眼里是满满的嘲讽。

“唉,太师啊,说的可不是嘛!”董大人跟着唏嘘一番。

刘太保与张太傅也跟着符合着。

当年,永贞皇后怀着身孕只身闯敌营去救被俘的皇上,却因劳累过度而流产了。

但别的妃子生的儿子却上门来问罪太师府。

老太师这是拐着弯的骂太子与皇上忘恩负义了。

太子的脸上一阵窘迫。

“太子殿下,这是……”顾夫人站起身来,锐利的目光朝段琸身后的羽林卫们身上一扫,冷笑一声,“怎么,太子这副阵势,是要抓我儿吗?”

段琸一脸森然,扯唇一笑。

“难道本宫还是来吃酒的?顾非墨在哪儿?请太师和夫人交出他来,如不然,本宫只好自己进府搜了!”

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你已经进府搜了!太子私闯大臣的宅子,可是我朝的首例!难道身为储君就可以肆意妄为吗?皇上进臣子家的内宅也要得到主人的同意,太子却派人闯入内宅!难道太子的权势还高过了皇上?”

林素衣的手里拎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扔在太子的面前。

正是两个羽林卫。

刘太保三人马上指着段琸问道,“太子,您搜捕可有顺天府与大理寺的文书?可有皇上的圣旨?”

段琸气得一脸郁黑,他根本还没有派人进去搜!但,人却被顾府的人抓到了,他这时有口难辨。

一身白衣的林素衣,目光如炬地盯着段琸,“太子,请解释一下!为什么他们在我顾府的后宅?”

刘太保道,“太子,私自带人闯入臣子的内宅,可是会让臣子寒心啊。”

张太傅不客气的甩袖子,“太子,老夫只好到朝堂上向皇上谏言了!”

太子眯着眼,该死的,这几个老学究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老学究们正是林素衣派人“请”来的,而那两个羽林卫也是被她偷偷的擒住。

淑妃的儿子居然敢在顾府撒野!她不会让他讨到好处!

太子今日的狂妄举动,被臣子亲眼看见,明天,朝上弹劾的折子一定满天飞。

权力再大,名声不好,也得不到百姓的支持!

地位当然不会稳!

顾太师从榻上爬起来,颤颤巍巍地道,“我儿犯事,也得是顺天府的人来拿,太子拿人,是不是得讲个证据?他犯了何事?伤了何人?请太子说明!”

段琸冷笑道,“他伤了淑妃娘娘,就在一个时辰前!”

林素衣扬了扬眉,淡淡一笑,“太子殿下,指责别人可得讲证据!今天一早,非墨就被端敏公主请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府。哪里分得开身伤害淑妃娘娘?”

“是吗?端敏很快就会被请到,不知顾公子是不是跟在她一起?”段琸眯着眼,傲然看着众人。

林素衣盯着他的脸,面纱下,唇角微微扬起。

这个段琸果然是有备而来!

这是想拆穿她与非墨的谎言,而好捉拿非墨。

因为今天一早,她与非墨从宫中出来,在宫门口时,遇上了太子。

而那时,三青也押着装着淑妃的轿子到了皇宫门口。

为了不让太子起疑心,非墨说那轿子里坐着的是端敏。

段琸这是来查证据来了。

“殿下尽管查,身正不怕影子斜!”林素衣坦然迎上段琸的目光。

他的弟弟,怎么可能会输给淑妃的儿子!

……

永宁街上,一辆普通的马车缓缓而行。

车内,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在抱怨说道,“听说云曦生病了,我这巴巴的出了府去看她,她娘居然不让我看。”

另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说道,“公主,那夏夫人不是说,曦小姐得的是严重的伤寒吗?公主进她屋里,要是给过上了,曦小姐会过意不去的,娘娘要是怪罪下来,夏夫人也担当不起啊。”

“绿箩,是这样吗?”

“当然啊,不然,您是公主,夏夫人一个民妇,哪敢赶您走啊。”

主仆二人正是端敏公主与她的侍女绿箩。

端敏抿着唇,无聊的望着窗外,“你好像说得也对。可是,云曦一生病,就没人陪我玩了。”

外面赶车的小太监小安子忽然惊呼起来,“公主,小心,前面有一匹马疯了,正朝咱们撞过来!”

“啊?”端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外面的小安子尖呼了一声。

接着,只听“嘭”的一声响,马车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车翻了。

“公主,小心!”绿箩伸手去抓端敏。

哪知还是慢了一步,端敏正坐在车门旁,马车一摇晃,她从车门处掉了下去。

“啊——”端敏吓得魂飞魄散,双手乱抓。

眼前一花,她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哪知被一人伸手一提,抓着她的胳膊跳到了安全的地方。

她惊吓之下一把抱着那人的腰身。

“多……多谢公子相救!”

“不用!”那人淡淡回道,同时飞快拉开她抱着自己腰身的手,快速闪开,再不看她一眼,大步离去了。

“公主,你没事吧?”绿箩与小安子一齐跑了过来。

端敏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一个走远的青年男子的背影。

男子着一身靛兰色长衫,身姿绰绰。

端敏的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她指着那人,道,“快……快,小安子快追上那人,那人救了我!”

小安子回头去找马匹,但那青年已翻身上马跑没了影子。

“废物,这么慢,人都不见了!”端敏怒得踢了一脚小安子。

小安子哭丧着脸,“公主,那人的身手太快,奴才追不上……”

“咦,公主,你的手里拿的是什么?”绿箩看向端敏的手里问道。

端敏低头一看,只见她的手里正抓着一只香囊,上得绣着一片枫叶。

她眼睛一亮,“回宫,让母后派人查一下,看看京中哪位公子喜欢枫树!”

“是,公主。”小安子与绿箩一齐收拾好了马车。

端敏的马车启动后没走多远,忽然,有一人踢开车门跳了进来,只听绿箩哼了一声后,就晕死过去。

端敏吓了一跳,正要惊呼,待定睛一看,却发现是认识的人。

她大吸了几口气平复好了心情。

挑眉怒道,“顾……顾非墨?……你胆子不小,你想干什么?”

顾非墨微微扬唇,“你又私自跑出宫来了?皇后娘娘要是知道了,你可就……”

“要你管!”端敏眉毛一竖,“顾非墨你敢打我小报告试试看!”

“我不会打你的小报告,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明义上的舅舅。”

“你敢威胁我?我不帮!”端敏怒得咬牙。

顾非墨闲闲说道,“不帮也行,但我保不准那天,我在皇后面前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你今天跑出皇宫两个时辰了。还同宫女太监往集市上走了一番。”

“你……”端敏气得说不出话来,顾非墨难缠,果然不假,“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哪得罪你了?”

还想当她舅舅,有这么损人的舅舅吗?

顾非墨见她话语放软,便正色说道,“你若不想被皇后娘娘罚,就说,是我将你带出宫来的,因为你不认识集市的路,要我带路。一个上午都是我跟在你身边。特别是太子问起来,你就这么说。”

“这就样?”

“就这样。”

端敏眼睛一眯,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一来帮了难缠的顾非墨的忙堵了他乱说的嘴,二来,有人替她背了一个黑锅。

到时候母后问下来,也不关她的事。

她抬了抬下巴,道,“好,就按着你的话说,不过,你还得帮我一个忙。”

见她同意了,顾非墨眉尖舒展开来,微微一笑,“说吧,合作愉快。”

端敏将一个男子的香囊捏在手里,在他的面前晃着。

“帮我查一下,看看京中哪个青年男子喜欢枫树,身上的饰物上有绣着枫叶的。”

顾非墨盯着那香囊,两眼一眯,谢枫的?

他神色一敛,“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哪来的?”

端敏扬了扬眉,“刚才,我的马车翻了,这个人救了我,我要以身相许。”

顾非墨惊在当地,心中为谢枫默哀了一把,被端敏缠上的人,可有得罪受了。

半晌,他才道,“端敏,不可以随便以身相许,你不怕人家已经有了妻室?或是身有隐疾?”

“我不管!他哪怕有了妻儿,我也要他娶我!大不了不休他老婆就是,给一个妾的身份。他身姿绰绰,怎么可能有隐疾?顾非墨,你不帮忙我也不帮你的帮忙了!哼!”

顾非墨揉了揉额头,心中纠结了一番,“好吧,我帮你找找看。”

找不找得到,他可不负责。

……

顾府里。

段琸的人来回话,“太子殿下,找到顾非墨了。”

“他人在哪里?”

“正在街市上,带着端敏公主玩呢。”

林素衣扬了扬眉,“太子殿下,非墨不在府里,太子是不是可以走了?太师年纪大了,可经不起你的这番惊吓!”

段琸怒得咬着牙,“打搅太师和夫人了,告辞!”

……

淑妃被段琸带回了琉璃宫里,而这时,元武帝也醒过来了。

淑妃的腿被人斩断的事很快也传到了元武帝的耳中。

“什么?你说淑妃被人砍了腿?”

元武帝又惊又怒。

“是的,皇上。”福公公叹了口气说道,“皇上晕倒了,太医们诊治出皇上是被人下了毒。皇后娘娘便派人到宫中四处搜寻,结果在淑妃娘娘的床上找到了毒药瓶子,经过太医们检验,正是令皇上中毒的药。”

元武帝眯着眼,“淑妃毒杀朕,根本不可能。”

福公公也道,“奴才也是这么认为的,但证据确凿,皇后娘娘便命人将淑妃娘娘押送到了宗人府,谁知竟出了意外。”

元武帝怒道,“将宗人府执事左胜武给朕叫来!”

“皇上,左大人在淑妃娘娘还在受刑前,已经被人打伤了啊,他也不知情。现在还断了骨头在床上躺着呢!”

嘭!

元武帝怒得砸碎了床上的玉枕!

“将皇后给朕找来!”

“不用找了,臣妾已经来了。”刘皇后款款从帏幔后走进来,俯身跪下了。“臣妾有罪,臣妾不该担心皇上的身体,皇上中毒,完全可以不用管的,不用追查施毒人,那么,淑妃就不会被小人算计了。”

“……”

“臣妾有罪不该管着后宫,后宫美人们爱藏着毒药爱杀个宫女,臣妾过问,可真是多事,请皇上杀了臣妾吧。”

“你……”

元武帝气得一口气堵在心头上不得下不去。

刘皇后低着头,微微弯唇冷笑,他只会关心那个淑妃,其他的女人死活,他从不管。

老天真是开眼,也不知是谁下的毒,让她正好借机收拾了那个淑妃!

淑妃这回断了腿,连个凶手也查不到,还追究不了宗人府的罪,报不了仇一定憋着一口气。

疼不死她,也可气死她。

这可真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你……你出去!”元武帝暴怒。

后宫妃子作乱,身为后宫之主的皇后过问,并不是什么罪。

而淑妃在其他的地方出了事,的确怪不到皇后的头上。

“是,臣妾告退!”刘皇后福了一福,唇角微不可察的浮着笑,低头退出。

“皇上。”福公公上前轻轻抚着元武帝的后背,给他顺着气,“当心身子啊,皇上。”

“走,去看看淑妃,她一定很是伤心。”

……

刘皇后从元武帝的宫里出来,微微弯着唇角望了望天。

“走吧,咱们去看看淑妃,得赶在皇上的前头,气一气她,也好让她在皇上的面前撒撒娇。哈哈哈——”

一旁的尹嬷嬷笑道,“娘娘,淑妃这回可是吃个闷亏啊,莫名其妙丢了一双腿,还找不到凶手。她一个劲的咬着,说是顾家的公子干的。可人家有不在场的证据。她又说是宗人府的左大人下的令,可左大人在她断腿之前就受了伤呢!”

刘皇后双眸中戾芒一闪,扯唇一笑。

“呵,活该!自做孽不可活!仗着自己有几分美色就霸着皇上,霸着也就算了,还想着踩下本宫,痴心妄想!”

……

琉璃宫里。

淑妃已经醒了过来。

她的第一感觉就是——疼!

腿那儿钻心的疼。

她脑中一个激灵,动了动腿,发现——脚上没感觉了。

“我的脚,我的脚呢?来人,本宫的脚在哪儿!”

“娘娘,娘娘,你怎么啦?”宫女们慌忙跑了过来。

“我的脚怎么不见了?”淑妃揪起一个宫女的衣襟,两眼血红,“我的脚在哪儿!”

“你的脚?呵呵,淑妃,本宫知道!”刘皇后这时缓缓走到她的床榻前,笑吟吟的看着她。

“你来干什么?”淑妃的唇角哆嗦着,盯着刘皇后双目似剑。

“我来告诉你关于你的腿的故事。”刘皇后浅浅说道。

她朝后一挥手,宫女们都不敢再吱声一一退下了。

“你是来看本宫的笑话的?皇后娘娘!”淑妃咬牙说道。

要不是刘皇后这个贱人诬陷她对皇上下毒,将她送到了宗人府,她也不会被人砍了双腿。

“不,我哪会笑话你,淑妃,我只是同情你,来告诉你一个梁国的传说。”

“……”

“偷人银子,不久,自己的银子也会被偷。而偷了他人腿,不久……”刘皇后意味深长的看向淑妃的小腿处。

淑妃吓得身子一个哆嗦。

“妹妹早些歇着吧。”刘皇后扶了扶鬓角,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淑妃咬牙:“……”

走到屋子的门口时,刘皇后还对守在门口的宫女说道,“守好淑妃娘娘,要是她的胳膊也被人偷了,本宫便要砍了你们所有人的胳膊!”

“是,奴婢们不敢!”宫女们惶惶不安的答应着。

刘皇后明明不喜欢淑妃,为什么还这么说?

里间屋里,淑妃坐在床上一脸惊惶。

偷了他人的腿,不久会……

“皇上驾到——”

一声高呼将淑妃惊醒。

元武帝坐在轮椅上被福公公推进来。

“娘娘,皇上看您来了。”

“皇上,您得为臣妾做主啊。”淑妃咬牙切齿,哭起来。

“娘娘莫要伤心,皇上自然会为娘娘做主的。”福公公忙着安慰。

元武帝掀起被子,撩起淑妃的睡裙,果然,下面空了半截。

他的脸色旋即一沉,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福公公这时忙说道,“奴才到外间候着。”

同时,又将外间门口守着的一众宫女们全赶走了,关了门,自己守在门口。

“皇上,一定要杀了顾家所有人,是他们,是他们害的臣妾!还要做一场法事,将那个顾凤的魂魄超度走,她竟然来吓臣妾,那个贱人死都死了还来吓臣妾,皇上,不能放过他们!”

“到底是怎么回事?”元武帝的眸色森然,问道。

淑妃便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是这样——

世上哪有鬼魂一说?一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他当时虽然惊吓住了,但现在细细想来,那个女人有影子,不是鬼!

元武帝眯起眸子,捏着胡须沉思起来。

他在昏倒前,有个长得同顾凤一样的白衣女子到了他的寝殿,以顾凤的口吻同他说着话。

而淑妃也说在宗人府的牢里,看到了那个同顾凤长得像的白衣女子!

那么说,便是有人先是害得他晕倒,再将毒药瓶子扔到了淑妃的床上,再唆使着皇后去查抄后宫,便一查一个准了。

而又趁着他昏睡之际,刘皇后将淑妃送往宗人府,对方再将左胜武弄走,进了地牢加害淑妃。

连环计!

顾家!

他阴沉着脸,是绝对不能留了。

“皇上,臣妾上回跟您说的事,你觉得怎样?顾太师一把年纪了也掀起不了什么风浪来,顾家二房只是个做生意的,顾非墨又没有官职,那么,唯一的说法就是奕亲王在他们背后怂恿着他们一家。”

“……”

“奕亲王与那顾非墨,可是一对断袖!皇上,奕亲王这么做,一定是有所图谋!”

“这二人,都不可能留着!”

元武帝微眯起眸子说道。

……

次日,元武帝下旨。

梅州出现了匪患,南诏人意图谋反。

以太子为帅,带军十万剿匪。

顾非墨为参将,段奕为前锋,三日后出发。

……

淑妃得到前殿的消息,唇角浮着冷笑,“来人!将景姑叫来!”

景姑到了淑妃的里屋。

“娘娘。”

“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景姑点头道,“回娘娘,那边都说好了。只等着咱们这边的人到呢!”

淑妃的眸中戾芒一闪,红唇浮着冷笑,“哼,这回,我要他们有去无回,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