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章 最后的博弈(四)/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吟雪!

吟雪轻功高,替她传递着与京中的来信,这个时候匆匆而来,是京中有信到了吗?

此时,天色已渐渐暗下来,车队停下休息。

她缓缓朝马车走去。

“言姑娘。”身后有人叫住她。

云曦跟在车队里,一直自称姓言。

她转身过来,眯起眸子看向身后的人。

段轻尘浅笑着朝她走来。

“国师找我什么事?”她随着南诏人都喊他国师。

自从他将她强行带到他身边开始,她对他更加疏离。

段轻尘并不介意,淡然一笑,将手伸向她的面前。

“这个给你,吃吃看,是这山林中的一种特产。”

她眸色中闪过一丝讶然,特意来送她一个果子?

有几个南诏护卫从二人身边经过,朝他们驻步行了一礼,又离开了。

云曦看向他的手上。

只见段轻尘玉色修长的手掌上,放着一只褐色的带壳的果子,有李子般大小。

“不,我不喜欢这种颜色的果子。”云曦扭身就走。

“不吃吃看,怎么知道好吃不好吃?”

见她不愿拿,段轻尘上前一步抓起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塞到她的手里。

她眯着眼要拒绝,段轻尘已转身走开了。

一个果子,带着壳的?

段轻尘真是越来越古怪了。

她正要扔掉,忽然发现那果子的壳上有条裂缝,显然,这是已经打开过的。

给她一个吃过的果子,难道段轻尘在暗示她什么?

云曦朝他的背影看了一眼,快步朝自己的马车走去。



“小主。”

吟霜与吟雪二人正等在车中。

吟雪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一个粒蜡丸递给她。

“刚刚收到的。”吟雪低声说道。

果然有信到。

马车外面随时有南诏的人走动,三人都不敢多说话,以免露馅了。

信是顾非墨送来的。

——太子领军十万即将往梅州城进发,十六日启程。

——顾非墨为参军,段奕为前锋。

十六日?今天是十五日!

这么说,那天那个景姑来同几个护法商议的事情,果然在部署了。

段奕告诉她,景姑正是受了淑妃的差遣而来,显然,是淑妃在背后搞鬼了。

淑妃想除了段奕与顾家,竟唆使着元武帝出兵梅州!

十万大军,对付的不是梅州南诏遗民,而是段奕与顾非墨的私军吧。

将他二人调出来,在路上围抄,两方夹击!

这一招,果然狠!

但也劳民伤财!

十万大军出动,粮食,衣物,伤药,车马,哪一样,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淑妃魔障了,元武帝竟也魔障了?

太子的兵要到,而他们这里还有几个护法要除……

云曦眯起眸子沉思起来。

吟雪与吟霜见她神色凝重,忙问道,“小主,京中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她看了二人一眼,“对,出事了,也是早料到的,但没想到这么快,也没有想到会派出这么多的兵!”



她挑起帘子往马车外看去,山道狭窄,两旁都是参天的树木。

越是靠近梅州,前来护送的南诏人越多,从最初的几十人,到了现在的四百多人。

对付那几个护法,更不好下手了。

吟霜几日前告诉她,谢甜与端木斐杀了一个护法羽生。

羽生想到京中查她的消息,舅舅与姑姑当然不会让他得逞。

护法们分开行动,正好逐一除掉!

这便是当初她与大家商议好的。

但,护法还有三个,这几人不除,她的危险仍然存在。

这几个护法,可是一心要找出端木雅的女儿。

刚才,那寓生已发觉“玄生”与以往不同,要是被他发现了他们都是混进来的,他们这些人都会有危险。

而再要进入他们内部,只怕是再没有机会了。

云曦揉着额心,拿着手中的那颗果子不经意的敲着马车壁。

只听咔嚓一声——

果子碎了。

云曦摊开手一看,果子里面还有东西,竟像核桃那般,里面是空心的。

有一个小纸包藏在里面。

两个丫头也发现异样,一齐探头来看。

吟雪拿出小纸包打开来,发现里面是一包灰白色的粉末。

“这是什么?”云曦眯着眼,低声问道。

吟雪没说话,而是拔下头上的一根簪子,挑起一点粉末闻了闻。

过了一会儿,她挑着眉尖看向云曦,伸手在茶杯里蘸了点水,在小桌上写起来。

“寓生的独门蛊毒。同小主在东平侯府中的毒一样!血圣蛊!”

云曦眼睛一眯,“……”

“血圣蛊,有一种人的血可以养着这种蛊永远不死!那便是如小主身上的血!可以治毒的血!但,中了蛊毒的人,会血尽人亡!”

云曦一怔,原来安氏手中的毒,是从寓生这里来的。

安氏被西宁月控制着,而西宁月是南诏人,得到这种东西并不奇怪。

难道,安氏当时已在怀疑她,是拿了那蛊毒在作试探?

但她的毒,后来被段奕找来的药给解了,安氏就没有发现她。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是独门的蛊毒,就不会随便外送,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几个护法都在暗中查访她,想用蛊毒来控制她。

只是,段轻尘为什么给他这个?

“小主,这种蛊毒,小主中了不会马上死,会慢慢的血尽而亡,但普通人会在几个时辰后就会毙命。也算是一种厉害的毒药。”

厉害的毒药?

她看着桌上的蛊毒粉末,心中忽然生起一计。

段轻尘与护法们不合,这是在暗示,他要与她合作了?

……

车马队停下后,不久,从各个篝火处飘来了肉饭香味。

云曦的马车前也生起了火堆。

她的四个暗卫与两个侍女,很快就烤好了一只山鸡。

吟霜找了块干净的荷叶包起来递到她的手里。

她捧着熟山鸡朝段奕的马车走去。

两人的马车离着十来丈远。只是,在途中,她被寓生拦住了。

“言姑娘。”寓生一张桔皮脸毫无表情,双目似剑的盯着她的双眼,“玄生的伤好些了吗?”

“好些了,寓护法今天不是去看过他了吗?”云曦坦然迎上他的目光。

这个人,阴险毒辣,肆意主宰他人的命运!

她绝对不会让他再活着!

“既然他的伤好了,从现在起,你就不要去他的马车了。”

云曦一怔,难道他发现什么了?

她微微一笑,“本姑娘自降身份服侍玄护法,冥护法既然这么说,正求之不得。不过,玄护法说本姑娘泡的茶水好,冥护法再去找一个泡茶高手吧。”

她将山鸡塞到冥生的怀里,扭身就走。

冥生看着那只熟鸡,想了想,还是叫住她,“你回来!先将这只鸡送去!”

云曦挑眉,转过身来,眯了眯眼,心中冷笑一声,“冥护法不是不让本姑娘去照顾玄护法了么,为什么还要我去?”

“既然玄生没意见,你继续服侍好了。”

云曦看了他一眼,接过烤山鸡,大步朝段奕的马车走去。

一进马车,段奕便将她拉进怀里。

“娘子今日送什么好吃的了?”

一手搂着她,一手夺那只烤山鸡。

吃?

云曦扬唇轻笑一声,反夺了过来,挑着眉揶揄说道,“那寓生就没送你吃的?”

段奕的脸一黑。

他的断袖只是装给元武帝看的,没想到到了这南诏人的内部,居然被一个老头惦记上了。

他的一世英名……



段奕扔开烤山鸡,伸手一捞将云曦反摁在身下,扬了扬眉毛。

“居然敢嘲笑相公,娘子想惩罚一下?”

云曦望着面前这张贴着白眉毛白胡子,和人皮面具的陌生脸,一阵恶寒。

她咬牙切齿,低吼一声,“这张脸太恶心!你不怕我晚上做恶梦?我感觉被一个陌生人非礼了!”

段奕:“……”

他哼了一声,放开她,又认真的拭弄那只烤山鸡去了。

云曦理了理头发,正色说道,“京中来信了,皇上派了太子来南诏剿匪,出兵十万,你为前锋,顾非墨为参军。”

段奕正用小刀割着一块鸡肉,切了一块鸡腿上的肉塞到她的嘴里,淡淡道,“我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了?可你不在京中,点兵那日,皇上要是过问,不是会露馅了吗?”

她能知道京中的消息,以段奕的警觉,不会不知道。

她来找他,也不是告诉他消息,而是来商议的。

段奕微微一笑,“嗯,还是娘子担心相公,不像其他人,只是操心着太子会不会胜。”

云曦一扯唇,“说正经呢,皇上多疑心,他怀疑了怎么办?”

“有青隐在,不会出事,他一直都是我的替身,我不在的时候,都是他代替我行事,而且,青山的隐卫,也一直都是他在代兵。”

“……”

“所以,这次出征,由他代劳,不会有问题。”

云曦将嘴里的鸡肉吞下,这才放下心来。

她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那枚段轻尘送给她的果子,放在段奕的面前,“段奕,这里面装有血圣蛊!”

段奕切着鸡肉的手一顿,脸色也跟着变了,低哑着嗓音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

“段轻尘给的,你说,他是什么意思?”云曦眯着眼。

段奕将那果子壳打开,只见里面是一个纸包,而纸包里,正是一些灰白色的粉末。

“你不能碰这个,危险!”段奕抓起来就要往车窗外扔。

云曦伸手抱着他的胳膊拦住了,“别扔了,我有个主意!”

段奕没有扔,而是扭头看她,“曦曦,你要做什么?”

云曦眨了眨眼,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弯着唇,狡黠一笑,“就这么办。”

段奕的脸一沉,“……”

“不同意?我还打算奖赏你一下呢,看来,你不想要了。”她皱着眉,叹息一声,斜着眼,瞄着段奕。

“曦曦,你居然要你的相公牺牲色相?”

“他只是一个老头,你也只是同他说说话,吃不了什么亏啊?”

段奕的脸一片黑线:“……”



夜色黑沉,冥生与寓生站在篝火前说着话。

“二师弟,三师弟一直没有传来消息吗?”

寓生眯着眼,正想着刚才“玄生”对他说的话,——有重要的事跟他说。

心事早已飘远。

“师弟,国师这几日也没什么动静,老夫瞧着有些奇怪,他可太平静了。”

“师兄,国师手中无权,还能怎样?还不是咱们说了算,师兄太忧心了。”

两人正说着话,寓生的马车却忽然起了火。

“快灭火!”一群人叫喊起来。

大家七手八脚的扑灭了火。

怎么会忽然起火的?“来人,去查一查!”冥生的脸色很不好看。

寓生却是眸色一亮,“大师兄,烧了就烧罢了!我晚上正好到玄生的马车里同他一起过夜,聊聊感情。”

站在不远处的朱雀听到二人的话,吓得差点没跌到。

糟糕,正好便宜了那老头了,烧马车果然是下下策!寓生敷衍着对大师兄冥生说了几句,又匆匆到了小师弟“玄生”的马车里。



“小师弟,你说有重要的事对我说,是什么啊?”寓生一双三角眼,笑眯眯着看着“玄生”。

“玄生”抬眸看了他一眼,眼中风情万种,“我发现一处地方,适宜看月色,特别是今晚正是月圆的时候,我想在那儿对你说……”

“可是今天是鬼节……”

寓生缩着脖子朝马车外看去,天已全黑,偶尔还听得见几声猫头鹰的叫声。

阴森森的有些渗人。

“师兄怕鬼?大师兄都不怕……”“玄生”段奕拧着眉,一脸失望的表情。

“谁说我怕了!我胆子比大师兄的大!”寓生挺了胸脯。

“寓师兄果然没让师弟失望。”

段奕的几句夸奖,让寓生飘飘然。

“师弟,那……那就走吧,你在马车里呆了些日子,身子也大好了吧?是该走走了。”寓生意味深长的看着“玄生”段奕,伸手就要抚他。

段奕不着痕迹的抽开手,微微带着恼意的说道,“师兄,给人看见不好。咱们俩还是悄悄的去为好。”

狭长的眸中闪过一丝愠恼,寓生心头一怔,小师弟就是可爱,他笑了笑,“好,好,师哥先下车,给你找个棍子拄着。”



寓生带着“玄生”段奕避开了人群朝密林中走去。

圆月的光照在山林间,竟也看得见脚下的路。

两人踩着荒草到了林子的深处。

已经走得看不到那片篝火了,寓生忍不住问道,“玄生,你要带我到哪里?你想说什么啊,就在这儿说吧。”

“送你进地狱!”树上,忽然飘下几个人来。

当先一人,脸上蒙着面纱,正是云曦,身后则是她的四个暗卫。

“是你们?你们想什么?我是护法!”寓生当即吹起了胡子,怒目看向云曦。

“护法?都是你们这些人,我娘才死得早!死得那么惨!”云曦厉喝一声。

“你娘?你是谁?”

“端木雅的女儿!”云曦冷笑一声,伸手揭开了脸上的面纱,她手中长剑一晃,“我来索你的命!”

“原来你就是端木雅的女儿?哈哈哈,你来了可就休想走!你胆子不小,竟敢混进了我们的车队里!”寓生忽然挥袖子朝她发力。

“我既然敢来,就不怕被你们杀!既然告诉了你真相,就不怕你说出去!因为今天,你必死!”云曦手中的长剑晃着剑花朝寓生的心口刺去。

“口气不小!只怕死得更快!”寓生冷笑着还击。

“死得更快的是你!”装扮成玄生的段奕冷笑起来,接过朱雀扔来的便就迎上了寓生。

寓生的脸一变,“师弟……你……怎么……”

段奕恢复了他本来的声音,“我不是你的师弟,那个玄生,早已进了地府,今天鬼门大开,你正好赶上同他一起上路!”

四个护法的武功都诡异莫测,但现在有六人围攻他,没多久,寓生的身上就被众人刺了好几剑。

云曦的手里拿着段轻尘给他的蛊毒粉末。

她忽然脚步变幻,身子顷刻就不见了,只见一团白影子在寓生的面前晃了一晃。

“都住手!”云曦忽然说道。

朱雀不甘心的抽了剑,“小主,为什么不杀了他?”

为什么?

这老头的武功太高,一直厮杀下去,不知得到什么时候,引来其他的几百个南诏人,他们可就麻烦了。

“我有个更好的法子!”她扬着眉微微一笑。

寓生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哼,你们以你们能杀得了我……”

“我不会杀你,但会让你尝尝自己蛊毒的滋味!云曦轻笑一声。

寓生的脸色一变,想走动两步,却发现浑无力,”你们……你们……“

”寓生,这蛊毒,两个时辰不解的话,全身的血就会干涸而亡。对不对?“云曦盯着他的眼,冷笑一声,”你要不要试试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