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章 最后的博弈(七)(修错)/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姑看了淑妃一眼,有些迟疑,“娘娘,要不要同太子殿下说说?您这样单独进城……”

“不用,他不会同意的!你不懂,本宫忍了二十多年的委屈,没人能懂!”淑妃咬着牙,声音发颤。

“……”

“从来没有一个人懂本宫的心!本宫从小吃的苦本来是没有的,却拜他人所赐尝尽人间心酸!这口气咽不下!”

“……”

“只有看着仇人死在本宫的面前,本宫这心中的怨恨才能消散!才能睡个安稳觉!”

淑妃的眼底翻腾着怒火,两眼血红,几乎癫狂。

景姑只得点头说道,“是,奴婢这就下去准备着。”



段奕设在梅州城内的别院——南园。

云曦吃了点东西后,坐在窗下翻着一本梅州城的地图册。

这是她从段奕的书房里找出来的。

看了没多久,屋子里开始渐渐地变暗,原来已到傍晚了。

吟雪送来了烛台,“小主,天都晚了,您也赶了一天的路,还是早点歇息着吧。”

“朱雀回来了吗?”她揉了揉额间问道。

朱雀来汇报了景姑的事情后,她又吩咐他出门去了。

梅州城有几家药铺都是父亲的产业,她没有来过,每年只有账册送去京城里,也不知具体的情况怎样,便让朱雀去查一下。

“还没有呢,小姐让查的那几家铺子隔得比较远,梅州城中的人虽然不多,但地方大着呢。”

她点了点头,“嗯,坐一会儿再睡,你先下去吧。”

吟雪离开没多久,院子里又响起了脚步声。

林婆走到二门处问道,“言姑娘,有人找您。”

林婆与她的相公林公是这所宅子的看门人。

找她?

云曦讶然,这个地方,她可不认识什么人。

“小主要休息了,林婆,谁来找她?”吟雪问道。

“国师。”

段轻尘?

云曦眯起眼,他居然找到了这里。

不过,仔细想想,这便是他的家乡,又怎会不熟悉?

以他的能力,找一个人,或是根本一直派人暗地里跟着她,找到她不是难事。

何况,她又没有做掩藏。

“叫他进来吧!”云曦推开窗子朝林婆说道。

吟雪正站在窗前,“小主,虽然没发现他对小主怎么加害,但奴婢觉得还是离他远一点。那人太诡异了。”

要是让王爷知道小主同一个男子会面了,她可有得罪受了。

“不,叫他来吧。”云曦眯起双眸。

段轻尘话里话外,都隐着什么与她相关的事情,那时是在京城,没有明说,现在到了梅州,他难道还要藏着掖着?

吟雪见说不过,只得应道,“是。”

她朝林婆打着手势,林婆转身便往前院去了。

没一会儿,一身墨色斗篷的段轻尘来到后院。

云曦走出屋子,站在院中紫竹下,没什么表情地看向他。

因为宅子里都是自己人,她没有戴面纱。

“曦小姐。”他在她三尺远的地方站住了,一旁的紫竹上挑着的灯笼光印在他的脸上,依旧眉目温和,“让下人们都下去吧。”

“她们是我的人,我的事她们都知道了,为什么要避开?”她微微挑眉。

段轻尘迎上她清冷的目光,“那么,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段奕会娶你?你以为,这世上真有所谓的一见钟情吗?”

云曦的眼睫闪了闪,朝侍立在园子里的吟雪与吟霜道,“你们都下去吧。”

两人警觉的看了一眼段轻尘,“小主……”

“去吧……”云曦说道。

他要杀她,早在路上就动了手,那里路长林深多的是机会,没必要等到现在。

“……是。”吟雪吟霜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开了。

等两个侍女的脚步声彻底听不见后,云曦这才看向他,说道,“你可以说了。这里,只有我和你!”

段轻尘朝她走近一步,微微低头看向她。

两人身后的紫竹上,挂着一只橙色的灯笼,照得她的脸色如晕了一片胭脂一样,面容娇艳,但目光清冷。

段轻尘的眸光里,有一丝情绪闪过。

“你母亲本是南诏灵族中的人,生来就同常人不一样,幼年时,被尹国老国主发现后,悄悄收到宫里,再将自己的一个女儿换了出去。因为,南诏古老的祭祀中,占卜出来的那个圣姑是老国主的一个女儿。”

云曦一惊,不是她母亲!她母亲是个替死的!“……”

他又道,“选出的圣姑不能成婚不能生子,若族人有难,还要用作活人祭祀,如何祭祀,你已经见过了吧?便是如段轻暖死时一样,千刀割肉,以活人血告慰神灵!”

她心中狂跳,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本来不会死!“……”

“尹国虽小,但也是一国!堂堂一国的国主,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做祭祀?但南诏国的护法武功高深莫测,南诏国当时的国力可是尹国的数倍,老国主无奈之下只好找了个女子顶替他的女儿。将换下的女儿送到了大梁避难。”

“……”

“只是后来,尹国被南诏国吞并,你的母亲也不见了,老国主的长女也在很小的时候失踪了,冥生几个固执的护法不得已,才找来西宁月赞时顶替着做了圣姑。”

“……”

“但是,却又一直没有放弃追查逃掉的圣姑,所以,你的母亲才会被杀。”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换下的那个女儿是淑妃。”云曦说道。

端木雅曾对谢婉说,谢婉与南宫辰的婚约是自小就订下的,是亲上加亲。

那么,不用问,她口中说的亲,便只有南宫辰——也就是现在的太子——段琸的生母淑妃了。

因为尹国被南诏国吞并之后,尹国王室的人除了未婚的端木舅舅,就没有其他人。

母亲将淑妃当亲人,可人家却不!害死她的女儿,羞辱着她的女儿!

“不是她。”

“不是?”云曦眯起眸子,“那是谁?”

“段奕的母亲,德慈太后。”

她吃了一惊,“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是不是有一位舅舅?而段奕同他长得十分相似?”

云曦的唇角颤了颤,“他是太后的弟弟,当然像!他是老国主抱养到王室的。若是亲生的,哪里轮得到我的母亲做王太女?灭国之前还被封为国主?”

“错!真相是太后是他的姐姐!德慈太后才是被送出去的那一个!你的母亲是他们一家子的替死鬼!”

“……”

段轻尘语气急促,朝她走近一步,眸色沉沉的看着她,“云曦,你还不明白吗?他们对你好,可是从头到尾的一个骗局!段奕接近你,救你,娶你,只是完成德慈太后姐弟的嘱托!他根本不是喜欢你!目的在于,拿回属于他们一家子的东西——老国主留下的宝藏!”

她没说话,而是垂下眼睫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一对金镯,那是德慈送给她的,上面刻着一些古老的文字。

“知道我为什么说你是我的未婚妻吗?”段轻尘又道,“你的母亲端木雅所在的家族,是灵族中血统最高贵的那一支——南凌氏,他们的后代,一直都是与南诏皇室通婚。雅夫人生下你时,已将你的生辰八字送给了我的父王,现在在我的手里。”

他从袖中取出一张朱红庚贴,抖开在她的面前,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婴儿手印。

她抬起头,怔然看着,“……”

“夏夫人那里的庚贴,是假的,这份才是真的,上面的手印是你出生那日,雅夫人抓着你的手印上去的。你出生,便是属于我!”

云曦抬眸看向他,淡淡道,“那么,为什么你现在才拿出来?才告诉我这些?”

“因为……找到你……已经太迟了。”他涩然一笑,将庚贴塞到她的手里,“你的婚事,你自己做主,我不能强求,但,我等着你……”

“……”

他没再说什么,洒然转身,墨色斗篷在月色下扬起一抹清冷,身姿俊雅。

云曦仔细看着庚贴上的日期,七月二十二?

今天?

她再抬起头时,段轻尘的身影已消失在夜色里,又过了一会儿,脚步声也听不见了。

……

救她?

娶她?

利用她?

段奕——

“你在想什么?”

头顶一个声音忽然说道,她吃了一惊,忙抬起头来。

她竟然没发现有人进了园子……

段奕正站在她的面前,眯起眼眸,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此时的他,恢复了正常容貌,一身玉白色长衫,风姿绰绰,眉眼温柔。

“娘子,……这是在想为夫?”他俯下身来,伸手搂上她的腰身。

这丫头,一本正经了这么多天,现在还在一本正经,鼓起小脸,嘟着粉粉的唇,眯着杏眼,这是要跟他清算服侍了他一路的账?

他现在来,不就是来服侍她么?

“曦曦……”

云曦忽然一把推开他,退离他三步远,朝园子的门口喊道,“吟霜吟雪,送客!本小姐要休息了,今天谁也不见!”

吟霜与吟雪走到小园的门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不敢上前。

段奕一怔,“曦曦,怎么啦?谁惹你生气了?”

“谁?你!段奕!太后是不是姓端木?”

段奕一怔,“……谁告诉你的?”

“那么说是真的了?”云曦咬了咬唇,冷着脸扭身进了屋子。

段奕回头,发现两个丫头傻站在园子的门口,见他看向她们,吓得脸色一白,慌忙跑掉了。

他抬步朝屋里走去,才走到门口,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段奕:“……”

他伸手拍了拍门,“曦曦,开门,有话跟你说。”

“不听!”

“不听后悔。”

“开了门才后悔!”云曦在屋里咬牙切齿,“伪君子!”她加了一句。

“……!”

段奕拧着眉,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离开。

里间屋里,云曦发现外面的脚步声不见了。

她更加恼怒,段奕这厮不解释一下就走了?就这么走了?

她躺在床上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想了想还是走去开了门。

只是,刚刚探出头来,便被一人拦腰一抱,眼前景物一晃,她被人扔到了榻上。

胳膊被人钳住,双腿被人压着。

“放开我!段奕你这个伪君子!”云曦的眼风如刀子一般射向面前的男子。

“不放,放了你就跑掉了。”段奕沉着脸,“梅州城里蹲着一个窥伺你的,城外还有两个!谢云曦,你可真会惹事!”

“你敢对我不好,我就跑!”她怒道。

“我哪儿对你不好了?”段奕一脸冤枉,“哪,哪,哪?你说说看。新房布置好了,聘礼下了,侍女们调教好了,只等着这边的事了结之后,娶你进门!府里的帐归你管着,本王的私军也告诉了你!而且,本王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

云曦咬着牙,一副恨不得咬人的模样,“刚才的话还没有回答我!太后姓端木,我生母才姓南凌!”

“是不是段轻尘告诉你的?他刚才来过了。”段奕的声音沉下来,收了笑容,一双俊美的眼眸盯着她的眼。

“你只说是不是!段奕,你为什么要骗我?难道,你也想要我的命吗?想得到那些宝藏吗?”云曦的眼角渐渐泛红。

这世上人都骗她,她也不希望他骗她。

“曦曦!”段奕叹了口气,伸手抚上她的眼角,“不,我不会骗你,我只是……怕你知道真相不理我。”

云曦一怔,“……”

“我不知道段轻尘对你说了什么,但当年的两个幼儿互换,并不是老国主的意思,而是一场意外。”

“……”

“两个郡主中的长女,被人掳走了,那天又恰逢国主夫人病重,在弥留之际想见女儿,老国主便在一群沿街乞讨的小孩中,找了个年岁差不多大的女孩,换了衣衫顶替着。送走了亡故的国主夫人后,又有南诏的巫师寻来,非说雅夫人是他们的圣姑。”

“……”

“老国主见换了衣衫的雅夫人气质不凡,知道真正的身份一定不简单,便不同意放人,想着自己丢了一个女儿,又得了一个女儿算是与她有缘,便收了她做女儿来护着她。她天资聪明,端木舅舅与太后的身体都不好,老国主便有意将国主之位传给她。”

云曦眯着眸子看着他,“……”

“却也因此得罪了南诏人,两国早先年本是一个祖先,分分合合打了多年的仗,那回,算是彻底交了恶,南诏人杀进了尹国。”

“……”

“但是曦曦,不管怎样,太后不会害你,端木舅舅不会害你,我更不会害你……”

云曦没说话,垂下眼睫。

段奕翻了个身,将她搂在怀里,“明天午时,冥生会启动祭坛重新占卜,寻找圣姑。我不会让他们找到你!”

云曦抬眸看向他,“……”

“有人会代替你!……二三十年前的恩怨,也该了结了!”

“但是段奕,段轻尘跟你说的不一样!”

“你认为,是我骗你,还是他在骗你?”段奕道。

她没说话,她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消息。

“你放开我!”

“不放!”

“你……唔……,浑蛋!”

“床头打架床尾和,刚才打了,现在该和了。”

“不要,你这浑蛋!唔……”



云曦醒来时,天已微微发亮,而她的身上已经被人退了外衫,正窝在被子里睡着。

床上两个枕头并排摆放,她伸手朝一侧摸去,果然,那一侧的被子里还是热的。

段奕这厮!

她恼恨地拍了拍床沿掀起被子坐起身来。

外面,吟霜轻轻地说道,“小主,天已经亮了,您要起床吗?”

“段奕人呢?”她没好气的说道。

默了默,吟霜道,“奴婢没看见。”

那就好,不管怎么说,瞒着她这么多的事情,就不可原谅。

“进来吧,我要起床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

吟霜讪讪笑着捧着衣物进来。是她平时穿的紫色的羽纱裙,鞋子,钗环全是一个色系。

换好了衣衫,吟霜服侍着她梳洗好,外面有人正在摆着饭菜,香味勾起了人的食欲。

她吸了吸鼻子,推门走出去,愣住了。

旋即,她冷着脸朝身后的吟霜看去。

吟霜的脸一白,“奴婢记得林婆刚才叫着奴婢来着,先……先走了。”

吟霜拔腿就跑。

云曦:“……”

“起来了?过来吃饭。”段奕朝她浅浅一笑。

一身素白长衫的他,清贵儒雅,但——腰间却系着一条花围裙,左右两只手上各端着一盘菜。

这身打扮实在太违和。

“你……”

她不知该说什么。

昨天晚上被他摁在床上,她记得她一直踢着他,她的武功已大有提升,打他时,下着十分的力气,他没恼恨?

“这是梅州城的一种野菜,配着肉末吃清粥最是美味,快来尝尝。”段奕走来拉着她的小手,拖了张椅子扶着她坐下。

她的面前摆着一碗粥,并七八样小菜。

云曦瞪了他一眼,没说话,吃——吃饱再跟他清算!

只是,等她吃完漱好口后,发现段奕已离开了。

“小主,王爷的时间紧,先走了。”吟雪小心地说道。

时间紧,这是怕她骂他吧?

“小主,王爷现在伪装的身份还是‘玄生’护法,他得赶回去,否则,那个狡猾的冥生发现不对劲,咱们还怎么掌控南诏人?”

云曦看了吟雪一眼,没说话。

她以前的丫头,还分两派,一派听段奕的,一派听她的。不知什么时候起,所有人都听段奕的了。

“吟雪,王爷给了你多少红包?”云曦咬着牙盯着吟雪的脸。

“啊,啊?”吟雪眨眨眼,神色顿时一僵。

云曦轻哼一声已经走开了。



朱雀从外面走进园子里。

“小主,事情全都办好了。一共是八家铺子,属下已派人将所有外伤的药材收起来了。藏在一处隐蔽的地方。”

云曦点了点头,“好,另外……”她取出一张写着一条条要求的单子给朱雀,“再去办这些事情。”

朱雀接在手里,眼神在上面扫了一番,嘴角抽了抽,小主跟王爷果真是一家,这害人的法子都一个样。

见朱雀一个人在哪里嘀咕着,云曦挑眉,“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地说什么?”

朱雀一怔,想起吟霜叮嘱他的不得说起王爷的事,他马上摇头,“没有,口里长了泡,要多说说话。”

口里长泡要多说话吗?

云曦眨眨眼,再回头,朱雀捏着单子已经跑掉了。

……

段奕一早离开了南园后,也马上叫出悄悄随行的青一。

“马上联系上顾非墨与随行的青峰,让他们准备着!太子行动,让他们也马上行动着。时间提前了!”

“是,主子。”青一飞快地离开了。

吩咐好青一,他也马上返回了“玄生”的住处。

……



梅州城外,淑妃换了身普通的妇人装,由景姑带着正悄悄往梅州城而来。

景姑身手敏捷,带着淑妃骑马,一百里路快马回鞭,至清晨时到了梅州城。

“先找到冥生!”淑妃道,“南诏内部,实权都在他的手里,连国师也被架空了!”

“是,娘娘。”

“到了城中,就不用叫娘娘娘了,喊夫人就是了。”

景姑点头,“是,夫人。”

晨曦洒在梅州城的街道上,两人共骑一匹马策马在街道上急走。

路上的人不多,与大梁京城的人相比,显得比较寒酸。

淑妃的眼底却没有嫌弃,而是一直闪着喜悦。

“景姑,你知道吗?这梅州城当年本是尹国的国都,却被野蛮的南诏人抢了去,设成了他们的首府。”

“……”

“他们杀了老国主,夺了尹国所有的州府,让尹国人沦为他们的贱奴……,这些人,都不得好死!”

景姑扶着她坐在自己的面前,看了一眼她的头顶,没说话。

“去找冥生!”淑妃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心情说道。

“是,夫人!”

……

云曦由两个侍女陪同,走出南园,宅院的前面,早有青龙赶着马车守着。

“小主,上车吧。”

“好,走吧。”

她正要上车时,忽然发现后面十来丈远的地方,也停着一辆紫黑色的马车。

马车华贵非凡,车身前还印有蛇纹。

蛇纹?

南诏人最神圣的图腾!

“后面那辆马车诡异,你们注意点。”她对青龙吩咐着。

“是,属下们一早就发现了。有白虎与玄武悄悄地跟着,另外,王爷也派了十个青隐卫悄悄随行,小主不用担心。”

她点了点头,“好,走吧。去祭祀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