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章 她是本王用命换来的!/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冥生抬了抬下巴,傲然一笑,“老夫身为族里的护法,去哪里用得着向人汇报?”

云曦盯着他的双眼,唇角微微弯起,“你的确是不需要向大家汇报,但是……你若是背叛族人呢?”

冥生毫不示弱的冷笑一声。

“胡说,老夫怎么可能背叛族人?哼,老夫倒是要怀疑你进入梅州城的用心!言姑娘,谢三小姐,你到底是哪个身份?你敢带着大家到京中走一番吗?”

云曦笑了笑,清冷的眼眸中闪着戾色。

“我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姑娘没有为了自己的私心,而同外人勾结害本族的人!拿整个梅州城的城民做自己谋取私利的筹码。”

她的话一落,围观的人马上纷纷议论起来。

“什么?圣主,你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冥护法真的与外人勾结了?”

“冥护法担着族中事务多年,不见有私心啊?”

云曦指着地上散落的药材。

“这些还不是私心?他将城中的所有药材都藏了起来,要的便是让城中族人们出现恐慌,而让城外的琸太子大军顺利的攻城!好得到太子的丰厚报酬!”

人们惊呼一声。

云曦扬了扬眉,又道,“而且,他刚才出城,便是去会见那个太子去了!”

冥生的脸色忽然大变,“胡说,你敢诬陷老夫!”

大怒之下的冥生,袖子一甩,运起劲力就朝云曦的身上拍去。

“你想杀人灭口吗?”云曦冷笑,脚步一动便朝旁边闪去。

还不等她躲开,有人将她拉到身后,同时迎上了冥生的掌力。

冥生被迫后退了几步。

很快,化妆成普通南诏人的青二朱雀几人堵在了冥生的身后。

“师弟,你为什么帮这个妖女?她在诬陷你师兄!”

冥生见出手救云曦的,竟是自己的小师弟“玄生”,脸色顿时难看。

“她没有诬陷你!”扮成“玄生”的段奕淡淡说道。

一双细长眼眸森然看向冥生。

冥生明面上爱护着他这个“师弟”,背地却捅着刀子!

杀淑妃,冥生也有份,却对太子说是他干的!这个人是活到头了吗?

冥生的老眼一沉,眼角颤了颤,诧异地看向“玄生”。

“玄生?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也跟着这个妖女怀疑师兄?”

“玄生”段奕轻笑一声,“冥生,这看看这是什么?她有没有诬陷你?”

他从袖中取出一张信来,修长手指捏着信纸的一角,朝围观的众人展示着。

云曦看了一眼图纸,微微扯唇,段奕这背后捅的一刀,可有得冥生好受了。

围观的人也纷纷将头伸过来看。

只见信纸上写着,大梁大军到梅州,如何发兵,如何杀梁国奕亲王段奕与永贞皇后的弟弟顾非墨。

城内,冥生该如何配合等等细节。

而给的好处是,冥生为新的梅州知州!

信纸上都一一写得明了。

云曦看向众人朗声说道,“看清楚了吧,城外太子带来的大军,分明是冥生带来的!只是太子不和他合作了,翻脸了改作了攻城,要杀整个南诏遗民!这场祸事,都是因他而起!”

“……”

“而我们一早商议的计策,是让太子的人内部斗起来,谁知冥生却向太子报了信!太子不相信他的人会起兵的话,咱们只有挨打的份。”

“……”

“而且,我建议在城头挂起琸太子已起事的旗帜,让太子的人不再信太子,而窝里斗起来,他也迟迟不行动!件件事情都向着外人,还说没有私心?这上面还有你的签名呢!冥生,你自己解释!”

她一说完,围观的人也纷纷看向冥生。

“冥护法,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家敬你,可你却是为了当官要害死一城的人!”

冥生大怒,“老夫没有在上面签名!”

他当然没有签名,是段奕伪写上去的,段奕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天,早已看会了他的笔法。

“不承认也没有用,你却按着上面的一条条做了!”

围观的人有一二百人,你一言我一语,逼得冥生哑了口。

忽然,他伸手抓起一个离他最近的族人,举起那人扔向云曦。

趁着段奕护着云曦而分神的时候,冥生拔腿就跑。

云曦大声道,“追!别让他跑去给太子报信!”

朱雀与青二马上朝冥生追去。

而那些族人见到冥生与淑妃太子写的信,也是怒气冲冲的一起追过去了。

姜家石堡前只剩下扮成“玄生”的段奕与云曦。

“总算是安宁了!走,回南园!”段奕抓起云曦的胳膊,朝前方停着的马车走去。

云曦想起他还没有回答她的话,居然事事都瞒着她,心中懊恼,便用力地抽回胳膊。

她斜斜瞥了他一眼,凉凉说道,“玄护法,男女授受不亲!”

“嗯?”段奕眯着眼眸,高出她一头的个子生生将她头顶的阳光遮挡住了,脸上阴阴沉沉俯身看向她,“你敢说授受不亲?”

云曦眨眨眼:“……”

他扯掉脸上的胡子与人皮面具,“现在可以亲亲了吗?”

云曦:“……”

她朝四周看看,咬着牙,“你露真面目就不怕被人看出来?”

“当年,只有四个护法见过本王,如今已经死了三个了,虽然还有一个冥生活着,但他也活不久了!”

段奕抓着她的胳膊不由分说的,将她拖进了马车。

马儿也老实,段奕拍拍车门,马儿竟自己拖着马车在大街上行走起来。

坐进了马车,云曦看了一眼段奕,主动与他隔着距离。

段奕看了两人中间那一尺多宽的位置,微微挑眉,手指在软垫上拍拍,“过来。”

云曦不动。

段奕的长胳膊一伸,拉住她的胳膊,然后……开始脱她的外衫。

她怒目,双手捂着胸口,“大白天的……,段奕你想干什么?”

段奕抓着她的胳膊,手一顿,微微眯起眼,“刚才那冥生的掌风扯破了你的袖口,给你换件外衫而已,曦曦以为为夫想干什么?”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云曦僵住,脸上一脸黑线,“……”

他就不能说清楚了再动手吗?

段奕在马车的一个箱子里翻了翻,拿出一件女式的外衫,“快换了。”

云曦囧:“……”

果然是她想多了。

替她换好了外衫,段奕也换下那身护法们常穿的灰白麻布袍子,穿上平时的玉白外衫。



马车到了南园。

云曦自己挑帘子刚走下马车,段奕忽然将她打横抱起来。

“段奕,你干什么呢?我能自己走路!”她愤恨地咬着牙,宅子门前也有很多人的好吧。

他时不时抽疯,她担心她过不了多久会吓出病来。再说,她现在无端多了个“圣主”的身份,还受着南诏族人的膜拜。

“在外面走了那么多的路,脚不累?”段奕俯身看向她,温和笑道,已抱着她走进了宅子。

守在宅子门口的林公林婆见到段奕,正要开口说话,但看到段奕的眼神马上将话吞进了肚子里。

当然,云曦的脸贴着段奕的胸口,没看见他们打的哑语。

段奕抱着她一直走到后院。

“曦小姐……,你这是怎么啦?”

云曦一怔,扭头朝一旁看去,只见园中的紫竹下,站着穿一身天青色长衫的段轻尘。

换掉了一身黑沉的斗篷外袍,他依旧是那个温和的清贵公子,只是,望着云曦看的脸上,笑容有些僵。

“曦曦的脚走累了,本王心疼而已,轻尘,有什么奇怪的吗?”

段轻尘眼底的笑容彻底消失。

“当然奇怪,她现在还只是王爷的未婚妻吧,就算是已经大婚了,王爷这么抱着她招摇过市,有没有想过她的名声?”

段奕的眸色一沉。

云曦感到他抱着她的腰身上的手,正在微微用力。

她顿时觉得头痛。

段轻尘没事又跑来干什么?她都帮他除了四个护法,还不满意?

“而且,她目前的身份是圣主,圣主可是南诏灵族人心目中的神的化身,王爷这么做,可有些自私!”

段奕冷笑,“本王的女人,当然由本王自私!旁人有什么腹诽,那是多管闲事!再者说,本王在外面时,什么时候没有顾及着她的名声?轻尘这么说,是想挑拨我和曦曦的关系?”

段轻尘的脸色忽然变得煞白,“不敢,只是心疼曦小姐而已。”

“这世上心疼她的男人只能是本王,别人来心疼,可就有些居心叵测了!”段奕的脸色越来越黑。

再说下去,只怕这二人会打起来。

云曦揉了揉额头,“我的脚麻了,你放我下来吧,让我走动走动。”

“腿麻了,进屋去给你揉揉就好了。”段奕不再理会段轻尘,抱着云曦进了里屋。

只是,他那脚步踩在地上嚓嚓响,带着一股火气。

云曦无语扯着唇角,段奕这下可是气坏了,段轻尘没事跑来干什么?

这不是自己找骂吗?

难不成……

云曦心头一惊,他会将那份端木雅许的婚书当真?

娘都死了五六年了,她又从小生活在谢府,她并不知情啊?

“哼!遭蜂引碟!”头顶上的男人哼哼一声。

云曦:“……”

抱着她进了屋,段奕将她的腿平放在自己的腿上,正要揉时,外间屋子里,段轻尘脚步声又走进来了。

但,他没有进屋,而是站在外面说道,“曦小姐,梅州知州失踪了,我想,这事一定得让人仔细查一下。”

云曦拂开段奕的手,就要站起来,被段奕摁住了,“我去!”

她点了点头,“也好。”

有她掺和,只怕段奕又得有想法。

段奕走出里屋,一双俊美的眸子冷冷扫了一眼段轻尘,“跟本王来!”

段轻尘朝里间屋里看了一眼,跟着段奕走出园子。

两人到了宅子外面。

门前,早已停着两匹马。

“上马!”段奕看了他一眼,清冷说道。

段轻尘看了一眼另外一匹马,轻身一跃跳了上去。

很快,两匹马一前一后离开了南园。

云曦从后院追出来的时候,只看见扬起的尘土,二人的身影早已看不见了,只隐约听到马蹄声。

“林公,还有马吗?”

林公摇摇头,“姑娘,没有了,就两匹。”

没有马?

云曦的眼睛一眯,段奕这是不想她跟着去吗?

她朝街上看了看,因为城外,青隐装成段奕的样子围着城,城中的人不敢出门,个个都躲在家里,街上的行人稀少,连匹马的影子都看不见。

她咬了咬牙,脚尖一点,拔腿朝二人离开的方向跑去。

半是奔跑,半是运着轻功,不多时,竟然也追上了他们。

段奕与段轻尘在一处山崖边停下了。

云曦也藏在一处山石后面看着他们。

她担心段奕发现了她,站得比较远,好在她的耳力不错,隔着几十丈远,她仍能清楚地听到二人的说话声。

只见段奕翻身下马,忽然拔下马背上的配剑,抵在刚刚跳下马背的段轻尘的心口。

“拔剑!”段奕冷冷说道,俊美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温度。

“王爷……将轻尘约出来,不会是想同轻尘比剑吧?”段轻尘扬了扬眉,唇角浮着微微冷笑。

“睿世子,齐王,国师!段轻尘!你有着多个身份,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的目的!有本事挑事,没本事同本王决战吗?”

“好,奉陪!”

段轻尘身子一矮,躲开了段奕的长剑。

同时,他的手指一晃,从腰间抽出软剑,“哧溜溜”地一声响,迎上了段奕。

两人就在山崖边厮杀起来。

看不清他们的一招一式,只看得见一青一白两个影子。

躲在远处的云曦大气不敢出。

她知道,去年除夕的那天,段轻尘还伤过了段奕,几枚冰魄毒针差点让段奕过不了今年的初一。

她悄悄地握着从段轻尘处偷来的两枚冰魄毒针,眯着眼紧张地看向前方厮杀的二人。

若段轻尘敢伤段奕,她也绝不放过他!

乒乒乓乓的兵器撞击声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时辰,段轻尘的脚步开始凌乱起来。

而段奕手中的长剑却是越舞越快。

只听“噗——”的一声,段轻尘忽然被段奕一掌击飞三丈多远,倒在地上。

同时,段奕手中的长剑也抵在了段轻尘的胸口。

段轻尘捂着心口大吐了一口血,而一双眼眸似有不甘心的看着段奕。

云曦看不清二人的表情,心下心疑,段奕不是曾经输在段轻尘的手里吗?怎么才半个时辰,反而赢了段轻尘?

而且,段轻尘似乎伤得不轻?

“你好奇你输了是不是?”段奕轻笑,玉白色长衫轻拂,而眼神渐渐变得幽远,“你原本就不是本王的对手,本王能赢过四个护法,而你却赢不了,可见本王的武功在你的之上。”

“……”

“本王六年前初学艺就杀了你的师父老国师,何况是六年之后?之所以在去年除夕前夜被你偷袭中招,是因为,本王在不久前失了一半的元气。”

“……”

“本王用一半的元气,换她再活一世!”

段轻尘赫然睁大双眼。

“你一定知道本王说的是谁对不对?这样一个本王用命换来的人,哪能这么便宜让你带走?你若再挑拨我和她,对她胡言乱语,恶意编造往事,本王不建议撕毁我们之间的协议!”

“……”

“同元武帝对抗上,本王还有这份实力!不需要任何人来插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