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章 关城门捉太子/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奕的目光森然,脸上翻腾着杀气。

他看着倒在地上的段轻尘,冷笑一声,长剑滑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插回剑鞘。

段轻尘用剑支撑着身子,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轻笑一声。

“你说我在编造往事?那么,为什么她的事情非得旁人说与她听,你为什么不敢说真话?直接面对她?”

段奕偏头看他,唇角浮着冷笑,“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们俩如何沟通,与你有什么关系?”

段轻尘抬手拭掉唇角的血渍,微微眯起眼眸看向段奕,“夫妻?呵,你还没有她同大婚吧?区区一份婚书也能禁锢一个人?要说婚书,我的这份可比你的早!”

“段轻尘!”段奕大怒,长袖一挥,拔剑又朝段轻尘刺去,“把你的婚书拿出来!本王今日就不杀你!”

段轻尘站着没有动,任凭段奕的长剑刺向自己。

“你可以杀了我!但我不会拿出来给你!你若杀了我,她会恨你一辈子。因为,我可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她的事,你杀我,是在乱杀无辜!”

段奕反倒是怔住了,手中的剑停在段轻尘咽喉前半寸之距的地方。

他眼神微缩,眼底翻滚着杀气。

面前这个人,他的确无法杀掉!

他不是太子段琸!

太子段琸一家害得她孤苦飘离,但段轻尘,似乎还救过她。

手中的剑颤了颤,还是重新收回剑鞘。

“本王可以饶你不死!但,若你再敢对她胡言乱语,你这辈子都别想当上南诏王!而且,就连你现在的国师身份,本王也可以给你除掉!”

段奕说完,再不看他,转身朝马匹走去,翻身上马。

没一会儿,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段轻尘在原地站了片刻,脸色渐渐变得冷沉,也离开了原地。

云曦听着马蹄声都消失之后,才从山石后走出来。

她苦恼一笑,母亲当年为什么会写下一份婚书给段轻尘?



南园的门口,守门的林公正探着头往街上左看右看,见到她回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公子急疯了一样,派了所有人出去找你去了,城外有兵,城内人心惶惶,你一个姑娘家,这是去了哪里?”

“我不是跟着公子的方向走了吗?你没跟他说?”云曦跳下马,将马缰绳扔给林公。

南园的人都不知道段奕的身份,他在这里化名南凌奕,仆人们都喊他南凌公子。

林公接过她扔来的马缰绳,说道,“说了,但公子还是去找您去了。”

云曦正要走进宅子,身后有一串马蹄声停下来。

青龙从马上跳下来,“小主,祭祀山上的淑妃不见了!”

云曦冷笑一声,“就算她跑了,她也活不了多久的,那食血蛊虫咬着她,可是咬着肉就不会放的,除非放火烧,用药毒,但那样,淑妃也会死!”

青龙愤恨说道,“那就让她这样跑了?要是她不要命的真的拿药毒那食血蛊呢?”

云曦摇摇头,“她跑不出城的,有人盯着她呢!”

“谁?”

“她的仇人!”

在祭祀山上时,林素衣看向淑妃的眼神就不对,那眼底闪着的恨意几乎要生吞活剥了淑妃。

她想不明白,林素衣为什么会跟淑妃有仇?

云曦朝园子里走了几步,想了想又走出宅子。

“青龙,跟我一起去城门那儿。”她从宅园门一侧解开马缰绳,飞快地翻身上马。

吟雪正走到宅院门这里,见她又出门,忙追了出来,“小主,你累了一天了,不歇息一会儿?”

青龙也说道,“小主,王爷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事,小主不用担心。”

“不,我要亲自去看着!”

那个人一心想上位,她怎能不看着他狼狈的从高位上掉下去?掉到谷底,再无翻身的机会?

……

梅州城的城墙上,果然如青龙所说,早已悄悄地准备着琸字大旗与南诏人的图腾大旗——上面印着多脚蛇图腾!

护城河前面的山林里,隐隐约约的可见一些兵马隐藏在里面。

云曦在城楼上看了一会儿,便又下来了。

青龙与吟雪一路跟着她。

“随我出城,我会会顾非墨他们。”

青龙眨眨眼,“小主,不用担心,王爷全都安排好了,只等着太子到呢!那冥生偷偷的去报信,反倒帮了咱们不少忙。太子一直停在几十里处不来,他听了淑妃被害的消息,还不得亲自己赶来?”

云曦点了点头,说道,“他武功不差,又善于伪装,你们可要仔细着,别着了他的暗算。”

青龙与吟雪的神色双双一凝,“小主,属下们不会让他伤着你。”

云曦看了二人一眼,抿了抿唇没说话,翻身上马朝城外而去。

梅州知州已被段奕软禁起来了,这座城里,虽然大部分还是南诏人,但青隐卫早已控制着城中的武装。

过了护城河,云曦策马进了林中。

没走多远,便被一人拦住了去路。

一身银色铠甲,着一身墨色锦袍的顾非墨骑马停在小路的中间。

“多谢。”他看了她好一会儿,唇角扯了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

云曦微微挑眉,“顾非墨,你谢我什么?你又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西面的营地吗?”

他拍拍马背,马儿朝云曦走去,停在她一尺远的前方。

“知道你会去西面,便在东面等着,谢云曦,多谢你的计谋,让那淑妃母子再无翻身的机会,让我姐姐一血心中的怨恨。”

“你姐姐,永贞皇后?”云曦眨眨眼。

她只是想让太子永远爬不到那个位置,怎么又扯上了永贞皇后?

“总之,多谢。”

“不用谢!我们是为了我们能顺利大婚,并没有想到去帮谁!”

段奕的声音忽然在林中响起。

云曦朝声音的方向看去,段奕正从另一条小道上缓缓走来。

轻绯色的披风,玉白色的长衫,清贵隽秀,只是神色带着冷然。

顾非墨看了他一眼,冷哼着调转了马头,正要离去时,又听身后段奕的声音传来。

“记得,听信号起事!”

“哼,小爷记性好着呢!用不着你废话提醒!”顾非墨脸色一沉,甩甩马鞭子策马离开了。

段奕忽然脚尖一点,纵身跃到云曦的身后,拍了拍马背,“走吧,带你去见他们!”

“你怎么在这儿?”她扭头看向身后的他。

段奕正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微微一笑,“找不到你,但想着,你一定也想来看看我的人,便在这里等着。”

她无语地扯唇,“就这么自信我会来?倘若,我去了顾非墨那边的营地呢?”

“本王相信自己的女人,你不会!”

云曦:“……”

青龙与吟雪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没有跟着段奕走——而是走了另一条路。

前方二人秀恩爱丝毫不想到他人的感受,虐心!



林中深处,静静的蹲守着黑压压的人马。

段奕带着云曦,朝几间帐篷走去。

两人还没有走到近前,便听到前面有人喊道,“主子与曦小姐来了!”

她朝前看去,只见从林子里走出十几个男子出来。

高矮胖瘦各不相等,年纪都在二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这些人走路的步伐个个矫健,显然,他们的武功不弱。

“曦小姐!”十几人一齐走到二人的马前跪下行礼。

“还有王爷呢。”云曦笑道。

“他们这次来,主要也是见你。”段奕道,然后扶着云曦跳下马背。

她早就听说过他的青隐卫,隐在青山的五万人马。

只是一直有事情耽搁着,这还是头次见着。

云曦跟着段奕进了行军帐篷,众人落座。

段奕将这些青山的将领一一介绍给云曦认识。

早在小胡同别院时,有一部的人已见识过云曦的身手,因此,这些人见到她,不再是像小胡同别院的人那样轻视着她,而是个个都一脸的敬重。

段奕仔细听着大家的汇报,时不时的点点头。

云曦坐在一旁看着图纸没有插话。

但让她讶然的是,段奕竟然让他的人沿着京城往南,各州府的城池外,都隐着人马。

他为什么动这么大的手笔,动用了他的所有人?

“曦小姐,这回啊,要闹就要闹得惊天动地!”

“对,老九说得没错!太子那小子,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西山的几个主要将领,他居然全部用他的人,还都是些连战场都没有上的人!他这哪里是带兵?这是要毁坏了西山军!”

“他是自寻死路,选的人都是一群草包,能干什么事?今天就让他们见阎王!”

“嘿嘿嘿,这回定要将段琸踩到坑里,让他再无翻身的机会!”

段奕又同他们商议了一番,这才拉着云曦的手出了营帐。

“想说什么?”二人走到一处小山包上,段奕俯身温和地看着她。

她刚才一直欲言又止。

“我只是想让段琸彻底败下来,用不着摆这么大的阵势吧?全部人马出动,花费定是不小。”

五万人!

段奕的五万人全部出动了!

围着京中的几个州府,全部悄悄的布下了兵马。

而且,他还调动了他的金龙令,在太子点好兵的十万人马中,临出城时,将其中三万人换成了他的人。

再加上顾非墨带着整编扩充后的一万双龙寨的人,全部加起来,能与段琸正面交手了。

但她,只要一个太子起兵的假象,而不是战争。

“你相公有钱,青山五万人加上西山八万人,全都养得活!不用曦曦拿出私房钱来贴补。”段奕揶揄一笑。

云曦怒:“说正事呢!”

她当然知道他有钱,五万人也一直养着,西山的三万人明面上还是官家的人,有着饷银,不会要他出银子。

但所有人马调动,花费却是会翻倍。

“曦曦。”他敛了神色,说道,“倒下一个太子,我担心还会起来一个段琸第二,我和你便永远都被打压着。当年我年纪小,皇上便起着戒心,如今我都要成婚了,他更会处处为难,还会为难你。”

“……”

“我不想让你受到他的迫害。而且,当年我父皇驾崩的那天,他杀光了宫中所有的太监宫女!先皇的死,很值得怀疑!”

“……”

“所以,本王哪能让他逍遥的坐着皇位?”

云曦望进他的眸子里,问道,“段奕,你去年损了元气是怎么回事?”

段奕怔然看向她。

“你究竟要瞒我多少事?”云曦的脸上露出愠色,“段奕,我不是当年十岁不到的小丫头!你既然要娶我了,我就有权知道你的事!”

段奕默了半晌,深深看着她,“……为你!”

云曦呼吸一顿,“去谢府接近我,也是故意的?”

他温柔的说道,“是。”

她想起他居然跑到她的净房房梁上坐着,偷看她洗澡,更怒了,“还看我洗澡?”

段奕轻咳一声,讪讪道,“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身上有没有刺青。”顿了顿又道,“穿了衣服看不见,我又不能去脱,估计你也不会当着我的面脱光。”

云曦气得一脸通红,“我九岁半时被你看了就算了,十多岁的大人,你还看?”

“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你吗?”

区别大的去了!

九岁半的黄毛丫头跟大人的身子长得能一样吗?

云曦咬牙大怒,“你就不怕新身份的我没有刺青?又看了我,结果去找那个有着刺青的女人去了,毁我清白后又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曦曦,为夫哪会看错自己要找的人?那天在筱园的园门口看到你,就知道是你了。”

云曦怔怔看向他。

那么早,她成为另一个人才刚刚走出屋子……

段奕伸手揉着她滑如玉石的脸,微微一笑,“还在生气?要不,你回去也看一回为夫洗澡?”

“不要——”

“嗯,曦曦嫌少,为夫付一点利息好了,看两回?再不够,翻着倍数加上去也行?”

云曦:“……”

……

段琸得知了淑妃已被城中南诏人加害,舍弃大军,只带着两个贴身护卫,亲自骑马往城里赶来。

城门口守护的是“先头部队”。

见到他策马而来,飞快地让道让他通行。

只是,他刚刚进入城内,身后的大门则马上关了,又惊异地发现,城墙头上和城门口都忽然扯起琸字大旗,而不是梁字大旗!

而且,琸字旗帜的上面还印着南诏灵族蛇形图案。

他正诧异是怎么回事时,城头上忽然有人喊道,“欢迎南诏第三十一代王——琸王回城!”

山摇地动,呼喊声一声一声地传了出去。

城门口也忽然来了数百名的兵士挡着城门,有一人闲闲打马而来,居然是顾非墨!

“琸王的生母本是南诏灵族人,欢迎琸王回归故地!”

“国师已杀了陷害琸太妃的凶手冥护法与七个堂主,国师欢迎琸王!”段琸的脸顿时一片阴霾,顾非墨居然敢陷害他,该死!

顾非墨呵呵笑道,“本公子拥立琸太子在此自立为王!大家同不同意?”

“同意!琸太子文治武功都比元武帝要强!但一身疾病且昏庸的元武帝却久不让位,太子琸可自立为王!”

“誓死追随琸王!”

“打入京中,琸王自立!”

“请琸王登基为新皇!”

无数人,一齐扯着嗓子喊着。

这些人,是在双龙寨的四百人的基础上扩充的。

为将的是双龙寨的老人,都是些山匪无赖出身,跟着从不正经行事的顾非墨,更是练就一肚子坏水。

胡编乱造更是张口就来。

跟着段琸来的暗鹰忙道,“太子殿下,看来城中去不了。咱们还是先走吧。”

另一人也说道,“是啊,太子,没准淑妃娘没有遇到危险呢?你可千万不能冒险进城。”

段琸咬了咬牙,“撤!”

撤?

顾非墨冷笑,来了哪能让你走?

他朝身边的人招手,“来人,给爷上,小爷我今天要关门捉太子!”

“是,公子!”

……

与此同时,被段奕软禁起来的梅州知州已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心人”白虎,从地牢里救了出来。

二人正躲在城门口的林子里,便见到了太子起兵自立这震惊的一幕。

“哎呀,原来太子是南诏人啊!难怪这里没什么战事,却带着十万大军来攻城,说是攻城又不像是攻城,围着不发兵,原来是带着兵回故地啊!不过,想想这事也说得过去,皇上宠着贵妃,一直将太子的生母关在冷宫里。可见不得宠,太子这是寒了心吧?还不如自立为王。”

梅州知州没说话,而是想着这前后发生的事情。

白虎见他眯着眼沉思,便知说到他心里头去了,便又添油加醋的说着元武帝对太子与淑妃如何不好等等。

梅州知州咬了咬牙,“恩公,你好人做到府,带老夫去京城吧,老夫要上京揭发太子!”

正求知不得。

白虎伸手挠了挠头,勉为其难的说道,“那……好吧,正好,小人也要到京中看一个亲戚,就同大人一起上路了。”

“多谢恩公,老夫见了皇上禀明了事情后,一定会求皇上给恩公一份嘉奖!”

奖励?

他才不稀罕,他只求王爷不要在阁主的面前说他没用就好。

“那就快些上路吧,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