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章 她是妖女/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云岚累得瘫坐在地上。

而这时,她发现段琸的目光,至死都一直望着云曦的方向时,更是怒从心来。

“谢云曦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我早就发现他喜欢你,你这个挑拨离间——,啊——”

她正要往山坡上跑,却被人拽了回去。

一只手硬生生的插进了她的肚子里,将一大块肉抓了下来,露出里面的脏腑,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你……诈死……”谢云岚又惊又怒。

段琸却不放过她,生生用手撕着她的肉,一脸狰狞。

“你敢诬陷她?毁她清白?找死!……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我一直喜欢她,曦曦便是婉婉,……是你害死了她,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谢云岚疼得几乎要晕过去了。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撕心裂肺地哀嚎起来。

“从她死,我便想杀了你,你却狡猾地逃掉了!今日又落在我的手里,我怎能放过你——”

“……”谢云岚疼得一张脸都扭曲起来。

“我喜欢的女人,也只有我来羞辱,……你又算什么东西?”段琸被她刺了几刀也是渐渐地体力不支,但仍咬着牙坚持着。

“……”

“你毁她前世还想毁她今生?你简直是痴心妄想!你去死吧,贱人——”

他的一只手指扎进了谢云岚的咽喉,而谢云岚也森然一笑拔下头上的一只铜钗扎了他的咽喉。

“啊——”

“呃——”

一声尖叫与一声低哼同时响起。

两人不再纠缠,却互相死死地抓着对方目光森然地盯着对方,都是一脸恨不得弄死对方的表情。

云曦听到声音从营帐那里走了过来。

她一脸惊愕地看着山坡下的那对男女,但旋即,她的唇角浮起了讽笑。

去年最后看到那二人胶缠在一起时,是在她的筱园。

屋外寒风瑟瑟,屋内春意盎然,画面香艳。

隔着薄如轻纱的帐子,男人女人的低哼声从里面时时传来,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在床榻上翻滚,床上挂帐子的金钩被摇晃得叮当作响。

——“我比她如何?”那天,谢云岚曾巧笑问着那个男人。

——“她是个木头人,不懂风月。”男人笑道。

——“可你要娶她。”

——“父母之命而已,谁规定男人只能娶一个?她是我带到外面装样子的,而你,是要在床上的……”

——“咯咯……”

……

“小主,两个都死了!”吟雪厌恶的看着山坡下的男女,说道。

“派人将他们一家三口装敛起来,要装在一个棺柩里。他们生前喜欢纠缠,死后就让他们在一起,是互相爱着也好,互相恨着也罢,让他们永世的纠缠下去!不要再骚扰他人!”

吟雪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是,小主,奴婢这就去准备去。”



次日,云曦走进了段奕的营帐。

青一正守在里面。

“王爷还没有回来吗?”云曦微微蹙眉。

“还没有……,不过小姐也不用担心,王爷身边有人跟着呢!”

跟着也是帮不了什么忙,高手对决,护卫能起什么作用?

只怕早就被甩得老远了。

段奕追那个面具人居然追了两天都没回,顾非墨都收到京中的讨伐圣旨了,居然还没有他的消息。

她心中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段奕的武功也渐渐的恢复了,能让他追这么久的人,只有当年段轻尘的师父南诏老国师。

那么说,面具人的本事,一定不在段奕之下,那究竟是个什么人?

云曦没再说话,而是转身走出了营帐,到路口那儿等着。

她坐在一株大橡树下的石头上,眯着眼沉思。

那个银色面具人说的话十分坦然也不像是假话,可,为什么这么多的地方都出现了那种短箭呢?

“云曦——”顾非墨从远处走过来,见她正看向前方的小路微微蹙眉,不禁问道,“你怎么坐在这里?”

“嗯。”她站起身来,抬头看了他一眼,“那谢云岚手里的刀子,是不是你让人塞给她的?”

她也记得谢云岚的手中没有刀,否则,在杀淑妃时就不是用脚踢而累得她差点虚脱,而是直接一刀结果性命!

而当时,顾非墨的护卫阮七同谢云岚说了几句话。

“你不觉得让他们相爱相杀更有趣?贱女配渣男,天设一双!我这是成全他们!”他漂亮的剑眉扬了扬,讥讽一笑。

云曦却是微微蹙起眉尖,“段琸与谢家大小姐两人都死了,皇上要你缉拿太子,但太子却是一个尸体了,会不会对你有麻烦?”

虽然,她也想着让段琸马上死掉,但至少是进了京后。

元武帝的判决圣旨扔下来,扔到他的面前,那才是真正的嘲讽。

她将谢云岚带来看段琸,便是想狠狠地羞辱一下谢云岚,她从谢婉手里使计抢来的男子,结局竟是这般狼狈!

而他的母亲杀死他的儿子,他该是活得多么的失败!

顾非墨见她眸中闪着担忧,不禁又笑起来。

“你真是多心了,抓贼,那贼却凶狠异常,若是不反抗不还击,正方一方反而会死。你说,该怎么办?”

“当然杀了贼子自保!”

他走到那块她坐过的山石上坐下,扬眉笑起来,“不是挺聪明的女人吗?怎么还想不明白?太子便是那个凶狠反抗的贼!本公子为了抓他,失手之下,杀了!”

“可他必竟是太子!身份不同,皇上如果反问……”她没想到谢云岚居然真杀了段琸。

“杞人忧天!”顾非墨冷呵一声,“我们顾家既然敢反他,敢抓他,就没想让他活着,让他死在自己玩弄过的女人手里,老天也算是给了个报应!”

这次出兵,段奕说,其实,段琸带出的兵大部分是当初顾凤的兵。

是顾非墨找出了当年的老将,暗中调换了,所以,若是一起兵,太子便会被架空。

但,那些老将都一直在西山军中,为什么这次才全部出现?为什么不在太子夺了他的权的时候,策反呢?

“顾非墨,太子的兵,你是怎么调动的?”她好奇地问道。

段奕的金龙令只能调三万,而且,也不可能在太子点的兵中全部用上那些人,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因为段琸也特意的点名了一些他自己的人。

“因为,我姐姐回来了。是她找到了她当年的部下。”他道。

云曦眨眨眼,顾凤来了?什么意思?

“你说的是什么意?什么叫永贞皇后来了?”

“素衣便是我姐姐,顾凤的再生!”

“素衣是永贞皇后?”

云曦惊在当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再生?同她一样?

带着怨恨的魂魄久久不散,之后,借着他人的身体而重生了!

她前思后想了一会儿,心中的一些疑团也渐渐地解开。

难怪林素衣对京中的路线无比的熟悉,也难怪死追着顾非墨不放。

也难怪对淑妃仇深似海。

而且,她在状元的选拔上,动了大手脚。

除了谢枫一人外,其他一些与太子走得近的人,都被她动过了。

要么得了最末的名次,要么是被林素衣使计早早的就提前出局了。

以至于这回太子带兵出征,选的将领都是一些军中的年长者,且是中立的没什么能力一直混着军饷的人。

因为,他找不到能力强的心腹!

而顾凤的回来,可不仅仅是杀一个太子一个淑妃这么简单了。

再加上段奕一直在怀疑着先皇的死与元武帝有关,那么这二人联手,元武帝的皇位可就岌岌可危了。

但那又是个狡猾的人,假贵妃西宁月在他身边不住的加害他,他居然都没有死掉,可见,他也不是个弱者!

……

绵绵九姑山一带的一座荒山上。

黑衣面具人拂了拂袖子,走到一块大石头上面坐下。

他朝离着他十来丈远的段奕说道,“真不错,一如当年的某。恒心可佳!可是,你是追不上某的,而且,你现在有任务在身吧?何必将时间浪费在某的身上?”

段奕立在山石下,清冷地说道,“摘下你的面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本人的脸,你不配看见,我只给一个人看——!虽然大家都说她死了,但我相信,她还活着,我等着她揭开我的面具!”

段奕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继续问道,“宫中淑妃的琉璃宫里,出现过你的双头蛇短箭,是不是你放在那里的!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呵——,本人最是厌恶那里,所以还没有去过!又怎么会丢下短箭在宫里?不过,我迟早有一日会踏平那里!”

段奕的眉梢一扬,暗自冷嗤,踏平那里?这人口气倒是不小!

面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昨天那个小丫头来问某的时候,某也已经说过,梁国的哪个地方,某都有办法进,皇宫也不例外,但某不屑做阴事!做了便做了,不会不承认!”

“……”

“你也不要将时间浪费在本人的身上,如果你真的很闲,就一路跟着吧!某的下一个地方是京城!有个老朋友很想会会了,哈哈哈——”

他大笑一声,脚尖一点,已跳下山石,很快便消失在一片灌木林里。

段奕没有再追上去,而是转身朝梅州城而去,那里的确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他离开之前,早已对部下们作了详细的吩咐,一直围兵京城,不是一件难事。



又到了傍晚,云曦又走到路口,前方依旧没有任何人走来,她一阵失望。

正当她要转身离开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有人施展轻功由远而近的飞快跃来。

不多时,那人到了近前。

“夫人在等为夫?”段奕走过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颊。

云曦挥开他的手,嗔道,“林子里那么多的人!”

“那就……到营帐里说!”

两人相携而行。

“小奕!”有人在后面喊道。

段奕一怔,忙回过头来。

脸上蒙着面纱的林素衣神色倦怠的走来,朝段奕招了招手,“那个面具人你追到了吗?”

云曦看向林素衣,眯起眼眸,想象着传说中一身墨裙只身一人闯入西戎救夫君元武帝的那个风华女子。

她虽然神色疲惫,但一双眸子看人时却依旧锐利。

小奕?段奕也惊讶的看向她。

林素衣见二人一脸吃惊的模样,讪讪一笑,“王爷,云曦,你们知道面具人的真实身份了吗?”

段奕摇摇头,“没有,那个人,说是不久就会去京城。”

“看他的身手也快,再跟着追下去,也浪费时间耽误正事,你做的对。”林素衣摆摆手,有些失落的走开了。

“小奕——,她居然叫本王小奕!”段奕眯起眸子,盯着林素衣走远的身影喃喃说道。

等林素衣的身影彻底消失,云曦这时说道,“段奕,林素衣的身份可不简单,你猜猜她是谁?”

“是谁?”

“顾凤!”

“是——她?”段奕也是大吃了一惊,难怪她叫他小奕。

当年,他与顾非墨可只是顾凤眼里的小毛孩。

……

在天黑前,段奕带着云曦回到了梅州城的南园。

守在宅中的吟霜早已让人备好了洗浴水和晚饭。

段奕沐浴后,换了身家常衫坐到桌边。

桌上早已摆好了一桌子的丰盛饭菜,但云曦却心不在焉地拿着筷子在碗里戳点着。

段奕挑了挑眉,笑道,“怎么啦?曦曦有心事?”

“我在想那双头蛇箭的事。你说,面具人不承认他去过黑水岭,也不承认去过淑妃的琉璃宫里丢下过他的短箭,那么,又会是谁干的?”

“……”

“西宁月说不是自己,淑妃也不承认,那又会是谁?”

“先吃饭,再想事!”他捏了捏她的脸,笑道,“我昨天不在,你的脸都瘦了,我来猜猜看,你是不是想我想的?”

云曦怒目,“没有!”

她愤恨地咬牙,段奕越来越喜欢逗她了。

她明明是吃不惯吟霜做的菜而饿瘦的。

不过,她真的没味口,吟霜的厨艺太差了,可看到段奕在外奔波两天一夜,她又说不出口让他下厨。

她拿着碗勉为其难的拔着饭,吃了两口强行吞下去,心中怒道,吟霜这丫头煮饭不放水的吗?这么硬!

她只好吃菜,可一口菜入口,马上就难受的皱起眉头来,忍了忍还是吞了下去。

被段奕发现,又得自己下厨。

但她心中早恨得不行,该死的吟霜,这是盐大减价,买多了吗,咸得都呛喉咙了。

她慌忙喝了一大口水,才舒服下来。

段奕看了她一眼,眸光闪了闪,忽然说道,“我想到了一个新的菜式烧法,现在就去做出来,看看好不好吃,曦曦先不要吃,等着。”

云曦从碗口上抬起头来,段奕已走出去了。

新的菜式,那她等着好了。

而园子一角,吟雪正低声地喝斥着吟霜,“你做死啊,将饭菜烧得那么难吃?看王爷不罚你!曦小姐都饿瘦了。”

“你懂什么?”吟霜朝她翻了个白眼,“你没发现,前几天曦小姐还对王爷因为瞒着她一些事情而动怒呢,吃了几天王爷做的饭菜后,两人不又是恩爱如初了?”

吟雪:“……”

“王爷将曦小姐的胃抓住了,曦小姐就离不开王爷了。” 吟霜嘿嘿一笑,“所以,我要继续将饭做成夹生的!”

“主意倒是不错!真不愧是阁主的人!面善心黑!”头顶上,一个声音冷沉沉的说道。

两个丫头同时吓了一大跳,“王……王爷。”

“吟霜,米,菜,限你在半柱香的时间里洗干净!否则,马上回到阁主那里去!”

“是!”吟霜吓得拔腿就跑掉了。

吟雪讪讪一笑,说道,“奴婢给曦小姐冲茶水去!”然后,也一溜烟地跑掉了。

段奕黑沉着脸,如何哄着曦曦,还用两丫头教?



屋子里,云曦歪在小榻上,才翻了几页书,段奕果然端着四菜一汤走进来。

闻到菜香味,她的口中口水都多起来,两眼闪着光,扔掉书就跑到桌边坐下,抓起筷子就夹了菜往嘴里送。

“味道怎么样?”

“……还用说?”云曦的嘴里咬着一口菜含糊不清地说道。



吃饱喝足了,段奕的目光便深深盯着她。

云曦眨眨眼,“怎么啦?”

段奕蹙着眉,“我那边的屋子漏水了,床是湿的。”

云曦:“……”

她的目光闪了闪,饭是生的,菜是咸的,段奕的床是湿的,她怎么觉得有什么不对呢?

“吟雪!”她咬着牙喊道。

外间屋子,吟雪正端着烛台走来,吓得转身跑掉了。

“吟霜——”

吟霜洗完菜就没来后园。

“曦曦——”段奕目光沉沉盯着她。

她纠结了一会儿,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过,都圆过房了,还计较什么?

“那……”

她正要说话,忽然神色一变,飞快地朝外跑去。

“曦曦——”又想跑掉!

云曦的脚步却不停,一直跑出后园。

而这时,暗中守着宅子的青龙也跑了过来。

“小主,外面有人闹事,你还是不要到前院去。”

“怎么回事?”段奕也跟着走了过来。

前院那里,已经能隐隐地听到有不少人在大声地吵嚷着。

青龙说道,“不少人在喊着,说小主是……是妖女!会给南诏灵族人带来灾乱,说小主不是处子!而圣主是要处子之身的女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