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章 抓内鬼/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命人关紧院门。

段奕也吩咐着青一调增人手过来暗中护着南园。

霎时,南园里的气氛一片紧张。

段奕抓着云曦的手往后园走。

“不用害怕,不过是一些平民而已,闹不大的。要是真敢闯进来,咱们就换个地方住着。”

“……”

“梅州城,本王一定要将他拿下!大不了,将那五万人马,安在这里!看他们还怎么闹事!”

五万兵马管着十万平民,的确是闹不了事,但,这却是暴政执法。

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这么做!

云曦抿着唇,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南诏灵族人一直追着她不放,要除,也得想个两全的点子。

她一人活着两人的命,她绝对不甘心让那些疯狂的南诏人夺她的命。

斩草就要除根,光杀了几个护法,还远远不够!还会有其他的人站出来!

她与段奕都是隐着身份,虽然莫名被段轻尘扣了个圣主的帽子,但也没有对仆人们讲,这是谁透出的消息?

这个坏她事的人,一定得除!



而南园的宅子门口,化妆成普通梅州人的青一与几个青隐卫一齐跑了过来。

“出事了!出事了——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

他边跑边喊。

那些围着南园叫骂的南诏遗民纷纷朝他看,“出什么事了?”

“祭祀山出现了祥瑞图!龙蛇相斗,蛇已经打败了龙!”

“哦,有这么回事?”一众人纷纷问道。

南诏灵族人一直将多脚蛇当成他们的神灵真身,而大梁则是以龙身为祥瑞图。

南诏人又一向厌恶灭了他们国的大梁人,蛇打败龙,这可是好兆头!

“你们看看就知道了。”青一说道。

“看看去——”一众人呼啦着跑走了。

青一扯了扯唇,真是好骗!

谢甜师祖的法子一定会让那些人看得目瞪口呆。

居然能在一块大石头上射出一条蛇一条龙的影子来,而且,还在争斗,真是奇妙。

他挠挠头,不知道明天能不能也将这些人骗倒!

不过,总算是安静了。



云曦与段奕走进后园的屋子,无事人一般地坐着翻着书看。

而云曦则悄悄地观察着身边仆人。

两个侍女这回不敢跑掉。

吟雪站在一旁为云曦与段奕添着茶水。

吟霜则是站在门口听差,时不时朝外面看去一眼。

前院的叫喊声渐渐的听不见了,段奕刚才吩咐了青一出去,一定是想着法子将那些人驱散了。

云曦低垂着眼睫,放下茶碗朝外面喊道,“吟霜,关园门吧,已经二更了。你们也下去休息去。”

吟霜应了一声,“是。”

吟雪也朝她福了一福,两个丫头都各自退下了。

屋子里只剩了云曦与段奕。

云曦放下手里的书,蹙眉看着与她隔着一张桌子而坐的段奕。

灯光下,他着一身玉色家常衫,眉目温和。

她以前一直想不通,明明两人已经很亲近了,他却非要装个禁欲老僧的拒绝她,就算是睡在一张床上,也是什么也不会发生。

让她很是不解。

而且,端木舅舅也不同意她早早嫁人。

到了这梅州城的南诏国旧地,她才终于明白,她的身世,便是个隐藏的祸根。

就算她将段轻暖,淑妃找来顶替去死,但,谁能保证还会不会有人知道她的身世?而挑起疯狂的南诏灵族人来迫害她?

就像现在这样被人困在屋里?

处子之身!终身不得婚配!

终身奉献族人,谁娶她,那人也会受到牵连。

一如当年追杀她不听族规的母亲?

“曦曦,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来查几个仆人?”

“嘘——”她伸手制止他说话。

隐隐约约间,有两人在说话。

南园后面的一棵树下,站着一男一女。

“甜甜,夜深人静,打搅人家睡觉可不好。”这是端木斐的声音。

一身雪白衣衫温文尔雅的端木斐,正被谢甜拽着。

“夜是深夜,却不是静夜,刚才,你没听见宅子前面那么多的人在吵吗?也许还会来,端木斐,要不,咱俩一起杀了那些人?”谢甜拢了拢了袖子说道。

“我早跟你说过,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你看你,曦曦现在就遇到麻烦了。”端木斐半是责怪半是无奈的说道。

“我倒要看看是敢阻拦他们!迂腐愚昧的人类!”谢甜呵呵了一声。“居然要人奉献什么神灵一生!”

端木斐微微一叹。

“南诏灵族的古老祭祀里,有专门献身族人平安的圣姑,还有引着他们走向平安幸福的圣主,都不得成婚!”

“这是什么狗屁规矩?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谢甜愤愤然地撸了撸袖子,“老娘宰了那个定规矩的人!”

“规矩已经延续了一千多年,已经深深地植入了灵族人的灵魂,你要杀谁?”

谢甜呼吸一窒,“……”

“杀所有人吗?南诏国九层以上是灵族人,梅州城里,灵族人也是占了八九层以上,你能全杀?”

谢甜哼了一声,“那就让曦曦逃走吧!离开这梅州城,曦曦马上就是奕王妃了,小奕儿连他老婆都护不住,那王爷不当也罢!老娘还会抽他屁股。哎,端木斐,你去哪儿?不去看他们两人了?”

“去祭祀山!看看你的那个法子是不是将吵嚷的人给拖住了……”

“一起去!”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



“曦曦?”段奕忽然喊道,他已合上书册,微微挑眉,“在想什么?”

“段奕——”云曦收回心神看向他。

“嗯?”

她心中忽然升起悲凉,假若他们制服不了那些疯狂的灵族人——

她的将来便是端木雅的下场。

而段奕——

他其实可以不用娶她。

段奕发现她的脸色忽然变了,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搂着她,温柔说道,“刚才不是说不怕吗?怎么吓得脸都白了?”

她看他一眼,屏息听了一会儿外面的动静,确认屋外的仆人们都走得远了后,这才对段奕说道,“我要出去一趟。”

“嗯?这么晚了,你要去哪?不行!”

“揪出那个吃里爬外的奸细来!”

段奕的脸色一沉,“乖乖的在屋里待着,哪里也不要去!外面的事,自有你相公!”

“可是段奕,我已经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那也不行!”段奕不理会她,“再不听话,封了你的穴!”

云曦“……”

段奕叫出青龙,“守着小姐!”

“是!”青龙看了一眼云曦。

云曦黑着脸,她明明想了个好办法。



段奕穿了身夜行衣,只身一人出了南园。

他朝门口那群叫嚷的人看了一眼,眼底透出阵阵杀意来。

但很快,他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离开了这里。

不多时,段奕便到了一处小宅的门前停下了。

他扣了扣门,院门打开来,里面的人见到他大吃了一惊。

“王爷,您怎么来了?”开门的正是赵胜。

赵胜本来是跟着顾非墨看守着段琸,但段琸已死,他便来了城里在段奕的手里当差。

“跟本王来,顺便带上十个人来。”

赵胜眨眨眼,王爷的人手不够吗?到他这里借人?

“快点!”

“是!”

赵胜从屋里叫了十个人出来,悄悄跟上段奕。

走了几条巷子,到了一处地方——一间荒废的宅子。

段奕的手里捏着夜明珠在前面照着路,赵胜几人不明所以的跟着。

一行人进了内园。

“挖开这里。”段奕指着屋子正中间说道。

“是!”赵胜应道,同时朝身边的两人招手,“快行动。”

很快,地砖被撬开,露出几个箱子来,段奕打开一只箱子,霎时一片亮闪闪。

赵胜的眼睛一亮,好多元宝!

“这些给你们!”段奕道。

赵胜心中大喜,王爷果然比顾公子豪爽,一见面就是五箱元宝。

“谢王爷!”赵胜几人大喜,两人一组的去抬箱子。

哪知段奕只从箱子里捡出十一个最小的银锭,一人发了一个,“这是赏你们的,其他的另有用处!”

赵胜:“……”才十两银子?空欢喜了。

“不过,办好这件差事,可以赏你们一人一百两!”段奕又道。

赵胜几人心中又是一跳,王爷您说话一次说完好吧!

“是,王爷!”

“在这梅州城,你们见了本王,还是叫南凌公子为好!”

“明白!”赵胜点头,虽然没得一箱元宝,有一百两也不错。“王……啊不,公子,这银子拿去做什么?”

粗略数数,有几万两的样子。

段奕道,“你们这么做……”

赵胜听后顿时傻眼,“为什么啊,王爷,那些人可没一个好的。”

“就这么定了!这叫收买人心!”

赵胜只觉得浑身肉疼,这么多银子就这么扔了?

……

等段奕走后,云曦马上来到仆人们住的厢房。

吟霜正端着水去洗漱,见到她忙放下盆走到她的面前。

“小主,还没睡呢?”

云曦朝她身后的屋子看了看,招手将她叫到暗处。

“我怀疑是吟雪告的密,你要小心的留意她。”吟霜吃了一惊,点了点头,“是,小主,奴婢明白。”

“不过,我信任你,你可不要对吟雪说!”

“是,小主!”

等着吟霜去洗漱去了,她又悄悄喊出吟雪,“吟霜这几日行动诡异,你得留意着。”

吟雪也吓了一跳,“居然是她?小主放心,奴婢会盯着她的。”

她又用同样的法子将其他的仆人一一叫到无人的地方,指出与他们一同当差的人可疑。

这样,让他们互相监督着,如果真有人背叛,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发现。

内奸?她眯了眯眼,前世死在内奸的手里,这一世她怎么可能蠢死?

等着仆人们都安睡下来,云曦也穿了一身夜行衣悄悄地出了南园。

青龙一脸苦相的跟着她的后面,“小主——”

“嘘——别说话,否则,不准你跟着!”云曦横了他一眼。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

别人造谣,她便毁坏谣言!

因为不知道告密的人究竟是谁,她只带了青龙,没有叫两个侍女,更没有惊动南园中的其他仆人。

四个护卫还并不知道她与段奕已经圆房的事,其他的三人都有任务在身,目前只有一个青龙跟在她的身边。

“是!”青龙不敢大声说话,悄悄地跟着她。“小主要去哪儿?”

“跟着就是了!”

她带着青龙找到了一间父亲早些年开的药房。

因为为了除掉那个冥生,她使了栽赃计,让药铺的人卷起药材跑走了。

但也并不是全部运走,而是藏了起来。

她找到离着南园最近的一家铺子。

“小主,您到这里找什么?”青龙见她正拿眼四处瞧着,便不解的问道。

云曦没说话,而是眯起眼在后堂的库房里寻着机关。

果然,在一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刻着言字的砖石。

她取下绑在小腿上的匕首用力一撬,砖石弹起,露出一个洞来。

青龙的手里捏着夜明珠,他伸头朝下面看去。

“咦?这里居然还藏着东西!是……药材?”

“快取出来带走!”云曦从怀里抖开一布铺在地上。

“是!”青龙将手伸到洞里搬着一个一个坛子来,“小主找这些药材做什么?白天来不行吗?非得大半夜的来?要是王爷知道你不见了,又得数落属下了。”

“这个地方他找不到,再说了,时间也紧,一定要赶到天亮前带着!”

屋外,已听得到鸡叫声了。

青龙加快了速度。五个大坛子全部取了出来。

云曦自己搬了一个,青龙肩膀上左右两边各扛了两个。

两人很快离开了这里,趁着夜色往祭祀山而来。

山上静悄悄地,一个时辰前,这里还喧闹一片,一群南诏遗民看那龙蛇相斗看得分外起劲,一直到光影消失才散去。

云曦与青龙刚刚走到山上,便被人拦住了,“什么人?”

有人提着大刀跳了出来。

声音耳熟,赵胜?云曦一阵诧异,他怎么在这儿,她忙将夜明珠举过头顶。

果真是赵胜。

“赵胜,你怎么在这儿?”

赵胜眨眨眼睛看着面前的二人,也惊住了,“老大,青龙兄弟?怎么是你们?”

他的声音也惊动了不远处的人。

“谁来了?”

段奕从暗处走出来,看见云曦也来了,脸色顿时一沉,“不在家睡觉,怎么跑出来了?”

云曦没说话,而是朝祭祀台看去,不禁莞尔,原来,她与段奕想到一处了。

“跟你一样啊。”她指着手里抱着的一个大坛子说道,“银丝草,梅州这一带的人最喜欢却最难寻的草药。我要放在这里,做一场戏。”

段奕看了她一眼,扬眉一笑,“这算不算心有灵犀?”

云曦:“……”这个时候还有心说笑。



……

次日,天才蒙蒙亮,南园的门口又聚集起了一众人。

依旧是像昨晚那样肆意的谩骂着。

南园的人仆人们又是一脸的紧张,林公林婆与两个洒扫的仆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战战兢兢。

吟雪吟霜照旧忙着服侍云曦与段奕。

云曦梳洗好,便对吟雪说道,“去将所有人都叫到后园来。”

吟雪看了她一眼,“是,小主!”

外面的人叫嚷得比昨天还凶,小主居然像没事儿一般。

很快,所有的人仆人都来了。

段奕与云曦坐在园中的石桌旁。

云曦目光清冷的盯着众人。

而段奕则是看着云曦没说话,神色淡然。

她一直琢磨着内鬼的事,想必已经有了线索,看着她一副当家主母的样子,段奕心情莫名的好。

“我已经知道是谁散发了诬陷我的谣言。”云曦忽然开口。

六个仆人互相看起来。

啪——

云曦忽然一拍石桌,厉喝一声,“吟雪,跪下!”

吟雪吓了一大跳,哭起来,“小主,不是奴婢啊,奴婢虽然跟着小主的时间不长,但绝对不对做不起小主的事情?”

云曦不理会她的啼哭,冷笑道,“我问你,你那次为什么忽然不见了?这中间几个月去了哪里?”

“奴婢跟着主人啊?”

“胡说,你同梅州的南诏遗民有勾结,你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来这里的!”云曦厉喝道。

“不……不是啊,小主……”

“青龙!”云曦看也不看她,冷笑一声,“将她拖下去!关到柴房里!等见到你们阁主,让阁主狠狠的惩罚她!”

青龙看了一眼云曦,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将话吞了下去,“是,小主!”

啼啼哭哭的吟雪被带下去了,其他的五个仆人终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林公林婆说道,“这么个乖巧的小丫头,怎么会同南诏遗民勾结害姑娘呢?说言姑娘是不洁的圣主,言姑娘可是会被杀头的。”

另外两个做粗活的仆人也是唏嘘了一翻。

吟霜朝吟雪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低着没说话,云曦朝她看去,发现她正死劲的拿手掌擦着裙子。

云曦朝众人摆了摆手,“好了,事情已查出来了,大家都散了吧,门前那些恶意诽谤的人,公子也自然有办法解决。大家不用担心!”



一众仆人散去。

段奕这时说道,“曦曦知道是谁告的密了吗?”

云曦扬了扬眉,“你不是也知道了吗?”

“哼,找死!”段奕站起身来,沉着脸,“青一!”

青一从暗处跳出来。“主子。”

“盯着柴房!”

“是!”



吟雪被捆起来扔进了柴房里。

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轻轻地走来。

她抬起头来,眯起眼看向来人。

旋即,她咬牙冷笑,“果然是你!哼,你想干什么?”

“送你死!你死了,便永远无法开口!你便是那个告密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