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章 段轻尘说,我等着这一天很久了/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吟雪冷笑起来,“你想得美,我不会让你得逞!小主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背叛?吟霜,你居然是个小人!”

吟霜站在吟雪的面前,眯着眼一脸戾色,“随你骂,你死了也就影响不到我了!”

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来,微微一笑,便弯下腰来。

吟雪的腿脚都被反捆在身后,面对不怀好意的吟霜,她只得扭动着身子往后退。

她扬了扬唇冷笑一声,“吟霜,我们从小一起学武,你现在居然要害死我,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亏我还一直当你是姐妹,算我瞎了眼!”

吟霜对吟雪的谩骂不为所动,缓缓地拔下手中小瓶的盖子。

她唇角一抿,一手摁着尖叫的吟雪,一手拿着瓶子递到吟雪的嘴边。

而这时,附近有人忽然哈哈冷笑一声。

她吓了一大跳,忙回过身来。

吟雪惊魂未定地大口喘息着。

“你在做什么?吟霜?”青一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地站在十来步远的地方看着她。

“是你?”吟霜扬了扬眉,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她朝附近看了看,发现只有一个青一走来了,便面不改色地将瓶子盖好塞入腰间的荷包里。

“如你看到的这样,吟雪想自杀,被我拦着了。”

“你胡说……,我才没有自杀!是你要杀我……”吟雪尖叫起来。

青一冷笑,“吟霜,你还是到主子们面前解释一下吧!我可比你先到,你的一举一动我早就看得清清楚楚,抵赖也没有用。”

吟霜没说话,袖中的手指悄悄在运力。

忽然,她脚尖一点朝青一扑去,而手里已多了一把匕首。

“就凭你?也能杀我?我可是主子身边的第一高手。”青一冷笑着闪身一让,伸手就来抓她,反手一拧,打开了她的匕首。

吟霜也不甘示弱,见匕首掉了,就挥着拳头朝青一身上揍去,两人在柴屋前打了起来。

忽然,一粒石子弹向吟霜,吟霜腰腿一软,身子往下倒去。

青一趁势一钳,便将她摁住了。

两人同时朝身后看去,云曦正与段奕一起走来。

云曦盯着吟霜的脸,声音清冷的开口。

“我就知道是你,当我斥责吟雪的时候,人人都是诧异的神色,独有你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那声气息很轻,别人听不到,但我只要屏息去听,就不是难事。果然,我将吟雪关起来,你便来下手了,她一死,就死无对证了。”

青龙跟着云曦的身后。

他看到吟霜被青一抓住,一脸吃惊,“吟霜,怎么是你?你为什么要害小主?”

吟霜被摁在地上,扭过头来,轻笑一声,“拿人钱财而已。”

“不对,你缺钱吗?阁主怎么可能没给你钱?你的穿戴可比一般小户的小姐都要穿得好。”青龙盯着她的脸,一脸的不解。

“对,你们对我是不错,可是……”吟霜的目光飘到云曦的脸上,目光锐利,“你太自私了,你同王爷好我们都不反对,可是,你为什么伤他的心?你脚踏两只船!水性扬花!”

云曦被她的话,堵得心中一哽,眯着眼冷冷看着她。

“我伤了谁的心?我怎么就脚踏两只船!水性扬花了?你的话,我不敢苟同!”

就连没有见到南宫辰(后来的太子段琸)之前,她先遇上了段奕,段奕向九岁半的她求娶,她都拒绝了。

她那时,也只是当他是兄长,也还根本不懂情爱,心中只想着自己有个未婚夫。

后来与段奕分散,见到南宫辰,也是一心一意地做着准备,好嫁给南宫辰,从不与其他男子来往。

就连现在的顾非墨说喜欢她,她也是一口回绝了。

吟霜看了她一眼,将头偏过去,眼角微红。

“还有谁?小主,曦小姐,你明明已同王爷圆房,大梁皇帝的赐婚圣旨都已发下了,却又夺走另一人的心。小主跟王爷恩爱,却让那人伤心。”

云曦盯着她的脸,冷声说道,“所以,你便故意的在我的饭菜上做手脚?口里说的是让王爷另给我开小灶,其实是心中不愿意烧饭?”

“对,我不愿意做给你吃!”

“那人是谁?”云曦盯着她的眼。

“你明知顾问,便是南诏的国师——大梁的睿世子,他还有个身份,是南诏国最后的一位齐王殿下,小主真正的未婚夫!”

“段轻尘?”云曦眼眸微微眯起,“吟霜,原来段轻尘知道我的事,对我的喜好了如指掌,是你告诉他的?我还以为他真的是神通广大!”

“……”

“在谢府曦园的时候,你常常半夜三更出去,是不是去会他?我那时武艺不精,追不上你,但我有一双听得远的耳朵,我听得到你常常与一个男子在说话!”

“……”

“后来,我莫名的遇到他,也是你通风报的信!对不对?真是好得很!看来,端木舅舅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你居然是段轻尘的人!”

吟霜看了她一眼,声音一哽,“他是个好人。”

云曦冷笑起来。

“他是好人?你便要毁了另一个人而维护他的好人形象?在我背后刺我一刀?他是好人,我便要嫁给他?”

“……”

“我也没有伤他的心,全是他在一厢情愿,你为什么这么说我?居然将我的事散布出去!我怎能饶恕你?”

吟霜微微扯唇,看了云曦一眼,“可你与他的婚约在先,又与王爷许下婚约,难道不是水性扬花?”

柴屋里,吟雪怒道,“吟霜,你胡说什么?这件事,阁主也没有办法解决,是当初雅夫人决定的,都以为那位小齐王已经死了,谁知他竟成了梁国睿世子还担着国师的身份……”

站在一旁的段奕,眸色间冷如冰霜。

这时,他忽然开口,“青一,挑断她的手筋脚筋!按着青云阁的规矩,背叛的人,都得受到严厉地惩罚!”

“是,主子!”

吟霜忽然冷笑,“不劳你们动手,我自己来,曦小姐,你会一直愧疚的,他为你放弃一切……”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将那个放在腰间荷包的小药瓶子拿在手里,飞快地往嘴里倒去。

青一伸手去夺,却是慢了一步。

吟霜惨然笑了笑,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口鼻中都溢出血来。

云曦怔在当地,一句话也说不出。

“带下去,这也是她自寻死路!”段奕淡淡看了一眼说道。

“是!”青一抓着吟霜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青龙已经解开了吟雪胳膊上的绳子,扶着她走出柴屋。

云曦朝她走过去,拉着她的手说道,“委屈你了吟雪,将你捆起来,便是我设的一个计,我是想找出那个真正的设坏者。”

吟雪摇摇头,“不委屈,奴婢被阁主派来,就是服侍小主的,为小主分忧是奴婢们的份内事,吟霜的事,小主就别想了,她那是脑子想不开。”

“……”

“雅夫人与段轻尘的家人都过世这么多年了,谁知道段轻尘说的是不是真的?那婚书八成也是假的。”

段奕走到云曦的身边,伸手搂着她的肩头,温声说道,“走吧,还有一个人没有处理呢,这件事就不要想了。”

云曦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但她的眉尖仍是微微拧起,吟霜的事,她没法做到一下子就忘记。

……

前院的宅子门口依旧有着叫嚷的声音,段奕将云曦送到后宅的屋子里。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脸,温和说道,“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外面的事自有我去处理,处理完这里的事,我们就可以回京了。”

她抬头看向他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好。”

等着段奕一走,云曦马上来到二门外喊道,“青龙!”

青龙从屋顶上跳下来,嘴里吐掉一根草茎,哼哼说道,“那些顽固不化的南诏人,真是可恨!”

云曦没理会他的话,“你去将赵胜找来,我有事情吩咐他做。”

她不能看着段奕只身面对外面那些疯狂的南诏遗民,而自己坐着什么也不管。

青龙眨眨眼,“小主,王爷不让您管着这些事啊!”

云曦一笑,“我又不出去,是别人办事而已。”

青龙想了想,“好,属下这就去叫赵胜来。”

吟雪这时走来,手里的托盘上放着几样东西。

“小主,这是从吟霜的屋里搜出来的。上面有些古怪的文字,看不懂。”

云曦朝她的手里看去,托盘上有香囊,荷包,也有帕子,全是男子们用的式样。

而那些东西的上面,都绣有南诏早期的一个文字——“齐”字。

齐?

南诏最后一个齐王段轻尘的?

原来,吟霜喜欢段轻尘。

她挥了挥手,“拿走吧,我已经明白了,你拿去交给青一,让他放在吟霜的身边,一个痴心的女子做的傻事罢了。段轻尘的心性高傲,不可能会喜欢上她的。”

吟雪朝手中的东西看了好会一儿,暗叹一声,“是,小主。吟霜也真是鬼迷心窍了。”说完,她端着东西转身走开了。

云曦眯起眼看了一会儿屋子前的那一排紫竹,抿着唇进了里屋。

上了门轩,这才走到铜镜前解开衣衫来。

那天被淑妃揪住不放时,段奕在她的背上抹了药水遮盖了刺青,但洗去药水后,刺青地图又会出现。

她盯着身后看了许久才穿好衣衫,凭着记忆将刺青上的线条一一地画了出来。

又回忆着谢婉身后的刺青图,也画了下来。

两幅图就摆在桌上,拼在一起,便是一幅完整的地图。

图上的山脉河流清晰可见,东西南北的方向都作了写明。

还有几个古老的文字——九姑山?

宝藏在九姑山?

但上面为什么还画着城郭?

九姑山附近有城郭的,不是只有梅州城吗?

那么到底是在九姑山还是在城中?

她有些看不明白了,记熟悉了图纸后,又将图纸撕毁烧掉。

而这时,外面园子里有脚步声传来。

“小主!”

云曦开门走出去。

青龙正在二门那里。

“小主,没有找到赵胜,他被王爷安排差事去了。”

“王爷带走了?”云曦点了点头,“昨天他们就碰面了,应该是在处理那批东西,算了,既然王爷在安排,我们静观其变就好了。”

“是。”青龙道。

这时,朱雀几人也回来了。

几个人兴冲冲地进了屋子,一起围着云曦。

“小主,属下们发现那个冥生了?”

青龙忙问,“人呢?为什么不抓住?那老头一肚子坏水呢!”

朱雀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那老头弄毁自己的脸,装成一个老妇人藏在青楼里,青楼里则藏着许多高手,属下暗地里闯了两次,一直闯不进去。又装成客人,但那老鸨一副势力眼,不是说梅州当地口音的人不让进去。”

青龙怒道,“你不会装成哑巴?真是没用!再或者是装成一个青楼姑娘也可以啊?”

朱雀几人看看自己高大的身材:“……”

云曦摆了摆手,“装成哑巴和红姑娘都没有用,他不是说里面也有不少高手吗?三个人就算是混进去了,带出那冥生也是件难事。”

青二这时说道,“小姐,那怎么办?要不,再多带上几人围了那青楼?”

青龙横了他一眼,“闹大了对咱们有利吗?这个城中九层都是南诏遗民,你想被包饺子?给小主和王爷添仇恨?得用计!”

青二:“……”

“不!”云曦眯起眸子,“现在,你们出去散播谣言,就说……当年尹国老国主的宝藏藏在祭祀山上!”

朱雀眨眨眼,“会有人信吗?”

“当然,因为王爷在那儿埋了不少银子!挖出一个元宝,你们不会说是挖出了一百个?那冥生一直想得到宝藏,不可能不会去!然后,给我抓住他!这次绝对不能再让他跑了!”

朱雀青二玄武三人马上点了点头,“小主,这主意不错。咱们这就去!”

云曦又向朱雀要了那冥生的最新相貌图,如果冥生去了祭祀山,可就别想着活着下山!

…。

城中的州府衙门里,段奕沉着脸,听着青峰的汇报。

顾非墨已带着人北上,梅州城外只剩了青山的两万人马,以及双龙寨的一小部分人马。

他微微眯起眸子,“将梅州城外的人再增派一万人进来。”

青峰眨眨眼,“主子,虽然皇上已下发了讨伐太子的圣旨,但那位林姑娘提醒属下,皇上其实心中正怀疑着这件事,已暗派了隐卫来查。这么多的人聚集到城中来,会不会引起皇上怀疑起主子?”

“分成小股人马,一一进城,不震慑一下,他们就一直会闹事!”

“是,属下明白。”

…。

梅州城里的街道上,赵胜正装成南诏人,混在一众民众间,正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在游说。

“听说了吗,祭祀山上出现了祥瑞之气。”

有人马上就问,“昨天是龙蛇相斗,蛇赢了。今天又是什么?”

赵胜道,“圣主图像出现在了祭祀山的山石上!她的手指向的地方,出现七彩霞光,有人在那片霞光下面挖出了元宝!”

“什么?元宝?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刚刚还挖出了两个元宝呢!现在回家叫上我兄弟儿子一起去,人多力量大,挖得也多。”赵胜的一个部下从怀里摸出两个银元宝来。

众人马上围上去看。

有人细心,“没错,正是十五年前尹国国主铸造的,看,上面还有年号!”

“那还等什么?一齐去看啊!”

“挖元宝去了!”

原本围在南园门前的人,听到街市上传来的议论声,也按捺不住地跟着跑走了。

一个小个子的丑面女子朝那些人看了一眼,微微扯唇一笑,朝南园走去。

她站在南园的门口,纤细的小手扣了扣门,“请开一下门,我找你们的言姑娘!”

那声音沙哑得厉害,看她的脸上烫伤了大半的面积,想必那嗓子也是烫坏的。

有人在门后问道,“你叫什么?”

“英儿!”

“等着!”

门前一直有人在闹事,宅子人都不敢随意开门。

不一会儿,脚步声音又来到宅门前,门开了,林公上下打量了一下丑面女人,“进来吧!”

“多谢。”她赏了林公一角银子。

林婆走来说道,“随我来吧。姑娘在后园!”

…。

后园园子的紫竹下,吟雪送了东西也回来了,正与云曦说着话。

云曦坐在小石桌边正在想着事情。

“小主,青一说,咱们明天就可以回京了是吧?”

“嗯,差不多了吧……”云曦点了点头,找到了冥生,除掉他不是难事,安抚好南诏遗民也不是难事。

但是那段轻尘……

“姑娘……”林婆带着英儿走来,“人带来了。”

云曦抬起头,朝英儿招了招手,“你来了?来了就不要走了,跟我回京吧,明天,最多后天,我们就可以回京了。”

英儿看向她,眸光闪了闪,走到她的面前屈膝一福,“多谢姑娘。”

“说什么多谢?你是婉姑娘的人,也就是我的人啊!”云曦上前拉着她的手,笑道,“跟我进屋去,我有话跟你说。”又朝身后喊道,“吟雪,你守在外面。”

“是,小主。”

英儿盯着云曦牵着她的手,目光一瞬不瞬。

“这儿有个台阶,当心脚下,英儿?你在看哪儿呢?”云曦扭头看她,发现英儿只盯着她拉着她的手在看。

英儿的手上有块烫伤的疤痕,便是她逃出谢府时被人烫伤的。

云曦笑了笑,干脆停下来,双手握着她的手,“别怕,你既然来了这里,我就不放你走了,段轻尘来要人,我也不会放!”

英儿抬头看向她,微微一笑,“好。”

两人进了屋里。

英儿马上将门关了。

“关门干什么?吟雪又不会——”

英儿忽然脸色一变,飞快地出手将云曦的胳膊擒拿住了。

“曦小姐,对不住了。”

这声音——

段轻尘?

云曦偏头看向他,冷笑起来,“你居然会缩骨的本事?装成我的旧女仆来蒙骗我?你把英儿怎么样了?”

“她没事,但由老李看着,她暂时只能待在国师府!”段轻尘将她推到里屋里,同时,也关了房门。

云曦被他封了穴位,无法动弹,两眼警觉的盯着他。

段轻尘将她摁在椅子上坐下,然后,一一去掉脸上的伪装物,露出了原来的面目。

他在她的面前蹲下来,依旧眉目温和。

“云曦,我不会害你,你别怕!我只是想见你——”段轻尘温声说道,“我之所以这样进宅子,是因为段奕在南园的附近安插了不少暗卫,我才出此下策的来见你,我本想跟段奕合作,但他顽固不化,还要杀我……”

“见我?”云曦冷笑起来,“你买通我的侍女吟霜勾引她,害得她为你而死,你可真是阴险!”

段轻尘轻笑一声,“我只是给了她一些钱而已,勾引,不存在,在轻尘的眼里,那只是个棋子!她要死,那是她太蠢,暴露了而已!”

“段轻尘!”云曦怒道,“我的侍女就在外面,暗护也在屋顶上,你最好放了我!”

“他们现在恐怕全都睡着了。”

“你说什么?”云曦眯起眸子,“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我让吟霜放了一些药物在他们的饭食里。”

云曦的心头一惊,段轻尘的城府果然深!

“你将我的仆人们全都药倒了,又将我关在屋子里,还安慰我不怕?你可当真是小人!你究竟想干什么?非礼我?抱歉,我的男人这辈子都只有段奕一人!”

段轻尘的脸色忽然一变。

他望向她的双眸,半晌,惨然笑一笑,“云曦,我向来不会同人争抢,所以才输了自己的国……才输了你。我从小被亲信们送进大梁,想谋一番大事,却一直输给他,就连找个人,也是慢他一步,我是个失败者……”

云曦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了几分悲凉,便也不说话,“……”

“所以,还争什么呢?”

他站起身来,伸手去脱云曦的衣衫。

云曦怒道,“段轻尘,你果然是个伪君子,你……”

段轻尘的眉尖颤了颤,手中的动作一停,“我只是想给你换身衣衫,让你装成英儿的样子,我会是那样的人吗?”

云曦一窒,“……”

他果然只是脱了她的外衫,然后将自己身上的那身英儿的衣衫脱下来穿在她的身上,又强行喂了一粒药丸到她的嘴里。

她张了张口,居然同英儿的声音一样沙哑。

而段轻尘则是从他随身带的包裹里,取出衣衫来一件一件地穿上。

那身衣衫,正是在京中他的别院里时,他给她备下的四百多套中的一件——一身雪白的羽纱裙。

他缩小了骨骼,穿了她的衣衫,竟然大小合适。

他走到铜镜前,拿出几个小药瓶倒了些药水往脸上一抹,又用笔勾画起眉眼,再转身看向云曦时,云曦竟惊住了。

他不用人皮面具,也能画出同她一模一样的面孔来。

只是,那眉眼间,带着苍桑。

云曦的眉尖莫名地一跳,耳边传来他曾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记住,这辈子都不要穿白色,白色……不祥!

那他为什么穿了一身的白?

这间屋子里,段奕早给她准备了几十套的衣物,没有一件是白色的。

段轻尘收拾好了自己,又给云曦重新梳了头发,也是整理得同英儿一模一样。

他解开她的穴位,牢牢地抓着她的手,“现在,跟我去祭祀山!我是你,你是我的旧女仆,英儿。”

“祭祀山?”云曦冷笑道,“段轻尘,上回你莫名扣了一顶圣主的帽子到我的头上,害得我被冥生那几个顽固不化的人一直盯着,不明是非疯狂的南诏族人更是扬言我是妖女。这一次,你又想害我什么?”

真是防不胜防,舍了一个圣姑身份,又来一个圣主的身份!

段轻尘的眸光沉静如水,“总之,我不会害你!我等着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云曦眯起眼:“……”他在说什么?

…。

两人走出了屋子。

果然如段轻尘所说,吟雪正趴在园中的石桌上睡觉,而青龙也睡在屋顶上。

前院里,两个洒扫的仆人则靠在墙壁上睡着了,林公林婆倒是睡在小耳房里,只是睡在地上。

“走吧,时间快到了!”段轻尘的目光淡淡地从几个仆人的身上扫过。

云曦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知道多说多问也没用。

反正段奕在祭祀山附近安了不少的人马,段轻尘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来!

段轻尘抓着她的手往前园的门口走。

迎面走来一个人,正是林素衣。

云曦正要开口,段轻尘马上捏了捏她的手掌心,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英儿还在国师府里!”

她呼吸一窒,咬着牙看向段轻尘,居然又来威胁她!

“而且,这些人昏睡的解药只有我有。”段轻尘眉目温和一笑。

“你……”她愤恨地磨着牙齿。

林素衣已走了进来,她朝四周看了看,“咦,云曦,你这宅子里是怎么回事,怎么仆人们全都晕倒了。”

装成云曦的段轻尘马上说道,“他们误食了银丝草,我正要出门去寻解药呢。”

“银丝草?”林素衣眨眨眼,“那种草晒干了当枕心可以清火,但样子却像茶叶,喝少了没有事,喝多了就会昏睡个三天三夜,别是贪嘴喝多了吧?”

段轻尘说道,“正是呢,一群贪吃糊涂鬼!”

林素衣没有怀疑什么,摆摆手朝外走去,“那你忙吧,我去给你找几个人来看园子,门口有小奕的那么多暗卫,也不进来一个人看看,真是粗心!”

因为她与段奕一直隐着身份,当然不能带太多的人进宅子,一直都是藏在宅子的外面。

段轻尘没有再说话大步往外走。

林素衣进了一条巷子里找人去了。

段轻尘马上带着云曦坐上门口停着的一辆马车。

很快,马车驶离了南园。

…。

祭祀山上,早已围着一圈到山上寻圣宝的南诏遗民。

冥生也混在一群人里面。

他眯着老眼一直盯着那处山石在看,不明白为什么那山石上会出现一个女子的影子,而影子指的方向,还果真挖出了不少元宝。

看那装元宝的箱子和元宝的式样,又确是当年尹国老国主的财物,难道,这里便是埋葬宝藏的地方?

云曦被段轻尘拖进了人群。

段轻尘也仿着她的样子,脸上一直蒙着面纱。

他们的到来,很快就引起了哄动!

“圣主来了!”

“快看,那是圣主!”

“求圣主指出更多的宝物来!”

云曦眯着眼朝四周看去,耳中听到了不少人在议论,“宝物不多了……,还好圣主来了。”

她暗中冷笑,这些人,昨天听到有人诽谤她是不洁的妖女,便一窝蜂的起哄,今天发现了被段奕埋在这里做假的一批元宝,又个个的奉她为神灵。

段轻尘学着云曦的样子微微一笑,“当然,本姑娘既然是上天选的圣主,当然会为族人带人福祉。”

“谢圣主!”

而这时,有几人正悄悄地往这里靠近,正是赵胜与他的几个手下,还有一个陌生面孔的白脸书生。

书生是——段奕?

段奕盯着装成云曦的段轻尘在看,然后微微挑眉,神色略有所有思。

云曦趁着段轻尘不注意,悄悄地朝他抬了抬手,做了几个手势。

果然,他神色一变,大步朝她这里走过来。

但段轻尘也发现异样,马上抓起云曦的手朝那块映射出图像的山石处走去。

人群中的冥生也悄悄地跟着看究竟。

“这个丑女,是不是偷了本公子的东西?”段奕已走到云曦的身旁,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从段轻尘的手里拉到自己的后面。

段轻尘的眸色马上一沉,死死地盯着段奕。

两人霎时剑拔弩张。

云曦趁机逃掉,溜到了那个冥生的身边。

她的博杀技能虽然只能同青一他们相比,但论近距离移动,步法的诡异,却是骨子里的潜能,连段奕也追不上。

再加上人多,又拥挤,冥生只发现有人靠近了,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便也没有起疑心。

她飞快地出手,将一瓶子姑姑曾给的诡异药粉倒向了他的袍子角上。

而这种药粉,据说只需微微有些热度,不用点火也会自燃。 段奕见她忽然跑掉,便丢开段轻尘马上又追了上来。

他低声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又威胁你了?”该死的段轻尘,今天一定不放他!

云曦没说话。

“哼,他究竟要干什么?居然穿了你的衣衫出来?”

云曦指了指嗓子,然后在他的手心写道,“现在,借着他的手,杀了那冥生。”

段奕眯起眸子看向她。

她微微一笑,继续在他的手心写道,“那处有影像的地方埋有银丝草,让冥生走过去,便会起火。他的身上,被我做了手脚。”

段奕的唇角一扬,点头道,“好!不过,你不得再乱跑动!段轻尘想穿你的衣衫来顶替圣主,便让他顶替好了。那圣主也不是什么好差事!”

他将她送到赵胜一众人的面前,低沉声音吩咐着,“看好她!这是你们的老大!若她出了事,自己将自己的脑袋砍下来见本王!”

赵胜看了一眼一副丑脸的云曦,还来不及琢磨是怎么回事,马上小心的回道,“是!”然后一双豆子眼盯着云曦看,就怕她被这山上的密密麻麻的人给挤跑了。

云曦朝他们笑了笑,“我不会跑。大家一会儿看热闹。”



段轻尘正抓着云曦,却有一个面孔陌生的书生走来二话不说的抢走了云曦。

而云曦又与那人一直在说笑。

他的神色暗了暗,暗自苦笑一声。

“圣主!”装成书生的段奕走到他的面前,拱了拱手,“据说,这山上便有当年尹国国主藏着的不少宝藏,只是,需要一个有缘人来找到开启之门。”

段奕说的声音偏高,因为人多,他故意将音量拔高几分。

他的话一落,马上有人喊道,“在下愿意寻找!”

“老朽愿意寻找!”

“老身……咳咳……”冥生装成老妇走到段轻尘的面前,“圣主,老身愿意。”

他装成头发全白的老妪,看看样子像是风吹吹就要倒下的样子,众人自觉的让开了一些位置。

而段轻尘盯着他看的眸色闪了闪。

段奕又开口,“圣主,在下觉得这位老婆婆眉目慈祥,一定能找到入口。”

冥生心头一喜。

不远处的云曦则是冷笑一声,冥生,你敢去寻,便是自己找死!

那不是宝藏入口,而是地狱之门!

“好,准了,老人家,请……”

段轻尘微微一笑,伸手做了个请字,领着他走到了一直画着影像的山石下面。

这时,却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噼啪声。

冥生的袍子上烧起了火苗。

旋即,一声爆炸,那块有着影响图的山石轰然倒下。

冥生吓了一大跳,纵身一跃跳到一边。

云曦这时朝身边的赵胜使了个眼神。

赵胜会意,马上扯起嗓子喊道,“那个老婆子不是有缘之人,而是身带邪恶,看看他,居然将指着元宝的图像石墙给毁坏了!”

他的嗓门很大,他一叫喊,他身边的人也跟着叫喊起来。

很快,整个祭祀上的人都回过神来,纷纷喊道,“那人是妖魔!抓住他!打死他!”

不抓他才怪,祭祀山上的人,不仅没找到传说中的巨大宝藏,反而将这小小的埋有银元宝的地方也给炸毁了,简直是恶魔再世!

疯狂的人群一齐涌向冥生。

冥生吓得拔腿就跑,就算他本事再强,也奈何不了这里人多,何况,他本身的身份就是个被人追杀的对象。

只是没跑上几步,他便被人一把给揪住了!

“老小子,当年,那些杀我的人中,是不是有你?”

抓他的人正是林素衣。

“哼,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冥生冷笑一声,挥袖便朝林素衣劈来。

林素衣大怒,抬脚朝他身上用力一踹,“找死!”

“想死得更惨吗?”段奕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他的身后,伸手一劈,便将他劈倒在地。

他揭开冥生脸上的人皮面具,笑了笑,高声说道,“大家快来看,原来那块祥瑞石墙会倒,是因为这个人确实是个恶魔,他便是上回偷偷藏了药材的冥生!”

“原来是冥生,打死他!”

“而且——”段奕冷笑,“他还四处散播谣言,说圣主是不洁之身,圣主会给族里带来灾乱,可是,大家也看到了,明明是圣主与圣主的图像指引着大家找到了地底下埋着的不少元宝,却被这个恶魔毁了,他才是族里的不祥之人!”

“打死不祥之人!”

冥生本身打不过段奕,再加上一个武功莫测的林素衣,此时,他被一群疯狂的南诏族人揪住,便只有挨打的份。

这山上的人足有近万人,一群人奋力地挤过来,没一会儿,冥生的口耳便出血了,浑身是伤。

人群愤怒地踩在他的身上,云曦眯着眼看去,那一只只的脚下,早已看不出早先还有个人,已成了一堆肉泥!

她眯着眼看向天上,娘,爹,女儿又送了一个仇人下地狱了。

自此,世上,再无肆意决定人命运的四大护法!

正当她以为从此会高枕无忧时,有人在段轻尘的面前冷笑说道,“祭祀坛上的七枚圣珠,每隔一个月,便要用处子之血来喂养,若是用圣主的血,圣珠会大放异彩,圣山会出现祥瑞之光。而族中又多年不曾出现圣主,现在圣主降临,正是圣珠的福祉到了,请圣主赐血!”

处子血喂养圣珠?

那圣珠又是个什么东西?

段轻尘离着云曦并不远,因此那人的声音,云曦听得分明。

来的一共是七个人。

而说话的是其中一位高个子的中年汉子,她见他曾与冥生说过话而且看起来关系亲密。

看来,是冥生的死党,这是来为冥生来报仇来了?

“而且,要的是处子之血,若圣主不是处子之身的话,这整座祭祀山都会灰飞烟灭!”那人又笑着补充说道。“而,圣主只能是处子之身,对吧?”

云曦吸了一口凉气。

处子?假若那个堂主问的是她,那么……

她的手被人握住,她抬头看去,段奕已走到她的身边,悄悄地握了握她的手心。

他的眸色中分明在说,“别怕,我在!”

而她,马上又看向段轻尘,处子之血!

若段轻尘不是处子之身的话……

“好!”段轻尘微微一笑。

“圣主,请!”

段奕尘向前走去,但没走上几步,又回过身来。

他目光沉沉地看向云曦,好一会儿,才微微一笑又转回身去。

明明是与她一样的眸子,可云曦却从那眸色中看到了凄然。

段奕却是轻哼了一声死劲地抓着她的手。

祭祀坛的正中央有一个高台,因为隔得远,云曦看不到那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每月的初一才摆出来一次,今天正是初一。”段奕小声对她说道。

一个月一次?

她的耳边响起段轻尘的话,“时间不多了,错过了,机会就没有了?”

难道,他等的也是这一天?

他扮成她的样子,等着这一天又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