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章 梅州定,段轻尘的成全/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边的冥生被愤怒的无以计数的南诏人,踩成了肉泥后,混乱的场面又在段奕的青隐卫与双龙寨赵胜几人的控制下,稳定下来。

现在,祭祀坛的周围渐渐地围起人群,而且越来越多。

个个都好奇地盯着祭祀坛中间的青石高台,上面放着莲花状一样的托盘。

个子高大的人挤到了最前面的一圈,但个子小的人就只有看人后背与后脑勺的份。

可苦了林素衣与云曦。

林素衣只身一人,来去自如,她悄悄地藏在那青石高台对面的一株树上,眯着眼盯着树下。

云曦也想去,奈何被段奕紧紧地抓着手,跑不掉。

她踮起脚也看不到场中央,又不能踩着人头跳过去看。

段奕见她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忽然笑起来,弯下腰抱起她的腿。

云曦一怔,继而脸上一热。

她回眸怒视,低吼说道,“这里这么多的人,你在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不放,你不是嫌弃个子矮看不到吗?这样不是看得见了?”

云曦:“……”

“反正前后都是人,他们现在只关心那七个圣珠是怎么回事,没人关心你这个奇丑无比的丫头。”

云曦怒目:“……”

两人站在第二排,前面是几个青隐卫,后面的一排全是赵胜的人。

段奕伸手托起她的腿,这样倒也与他一般高了。

“如何?看得到了吧?”

“……”



青石高台那里,七个堂主齐齐盯着段轻尘。

只见他低垂眼睫微微一笑。

一身白衣似雪,山风将他的墨色长发吹起,缩了骨头的纤细身姿衣裙翩翩,仿似随时会乘风而去。

云曦心中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她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只见他将手指伸进七只圣珠的中间,很快,他的手指上滴下血来。

她的心头攸地一紧。

青石高台的莲花石托盘里,艳红的血,浅青色的珠子,映衬下是如此的诡异。

而那七只圣珠也开始慢慢的转动,发出瑰丽的光彩来。

正当人们看着那圣珠上的光彩而惊异时,那个青石高台忽然飞快地往下落。

段轻尘随着高台一同掉了下去。

云曦大吃了一惊,用力推开段奕从他胳膊上跳下来。

“不要去,危险!”段奕飞快地抓着她的手。

她现在明白了段轻尘所做的每一件事,和说过的每一句话

他是在成全她!

他在替她而死,她没法做到视而不见。

云曦动作很快,义无反顾地往洞口跳了进去。

段奕的手抓空了,眼见她的身影消失在洞口,心头似空了一般,也跟着跳了下去。



青石高台这里的突然变故,引起了围观人群的不小的骚乱。

七个堂主互相看了一眼,似乎闪着得意的神色。

那个高个子的中年男子马上说道,“呵呵,果然,这圣主就是妖女,看看咱们的祭祀山,从远古时就有的圣山,因为她的出现,先是出现了城池被围,后又是朝中来了重兵镇压手无寸铁的灵族人!大家还等什么,一齐冲上去,填了这个洞口,让那妖女永生永世不得再出现!”

填了洞口?

那里面还有王爷跟曦小姐呢,这七个东西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双龙寨的人与青隐卫们当下就怒火冲天。

林素衣也看见了那处青石台忽然塌陷。

她的心中一阵生疑,想跳进去看个究竟,但又听到七个堂主的叫嚣污蔑声,冷笑一声,从树上跳下来。

她朝赵胜与青一几个带头的人使了个眼色。

赵胜最是机灵,马上扯着嗓子叫着嚷起来。

“哈哈哈——,在下不同意你的说法,你说圣主是妖女,可为什么她的影像会指出山上埋有银子的地方?你们几位不是妖人,你们倒是指个埋有银子的地方,让大家伙去挖啊?”

“就是,五堂主,你指个来看看?”

“城中被围与朝中来兵,是太子搞的鬼,他想造反没反成,反给咱们梅州城带了灾乱,这和圣主有什么关系?”

“说的没错!”

跟着赵胜附和的都是双龙寨的人。

这些人以前没有跟着云曦的时候,都是些泼皮无赖。耍赖吵架,是家常便饭。

再加上他们的人也不少,与段奕的青隐们一起嚷起来,声势不小,很快将七个堂主以及他们的护卫们的气势给压了下去。

而且,段奕早有防备,山上的近万人中,其中有近三分之一都是他的青隐卫。

山脚下,也隐着青峰带来的一万人马。

如果山上出了意外,南诏遗民们出现暴动,便来个铁血镇压。

当然,这也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



端木斐与谢甜这时也到了祭祀山,两人正准备爬台阶,便听到不少人在议论山上的事。

两人都大吃了一惊,出事了?

“不好,去看看!”

“端木,怎么回事?”谢甜发现他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紧张,一改往日的嬉笑,忙问道。

“我怀疑,有人发现了这座山的秘密。”

“秘密?”谢甜眨眨眼,“什么秘密?”

“传说,这座山上有着巨大的祥瑞与财富。”端木斐的神色暗沉下来,“但,却要以血祭来开启那扇门。”

谢甜冷笑一声,“呵!一群无知的野蛮人,对大自然不了解而产生的盲目的崇拜!血祭?那分明是谋杀!”

“得赶快去阻止!”端木斐拉着她朝山上飞快的跃去。



山上的一场一触即发的暴乱,被林素衣与赵胜巧妙的化解了。

而山洞里,只听哗啦一声响,段轻尘的身子落入了一个水潭里。

两人一齐吃了一惊。

段奕抓着云曦的一只胳膊,低沉说道,“别乱跑,这里情况莫名!”而他的另一只手忙从衣内取出一粒夜明珠来照明。

云曦忙朝前看去,只见两人的面前便是一汪碧潭。

碧潭上荡漾着水纹。

但没一会儿,潭水开始渐渐地变红。

不多时,整个潭水一片殷红,散着刺鼻的血腥味。

云曦的脸色顿时一白,胃中一阵翻腾。

活生生的一个人落入水里,顷刻间竟然成了一堆血水!

难道是底下有机关?

段奕也是怔住了,紧紧抓着她的手,“别乱跑!”

“段轻尘?”她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只有隐约的回音。

但没一会儿,那潭血水也渐渐地下沉下去,露出两块巨大的印着古怪花纹的青石板。

左右两块青石板上,各有一对凹槽,都有一个手镯般大小。

“段奕,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段轻尘不见了?刚才的血是怎么回事?”

她盯着那处还残留着少量血渍的青石板,整个人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仿佛,刚才的那一幕,只是个幻觉。

常常神秘莫测的段轻尘只是跟她开了一个玩笑,玩着故弄玄虚!

段奕没有说话,微微蹙眉打量起这处地洞。

地洞并不深,只有几丈高,能清楚地听到上面的说话声。

云曦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青石板上的血渍。

血,青石板上的诡异图案……

这时,她的脑海中,忽然出现那两份刺青地图。

那图上的线条,正是指的是这里,山是祭祀山,水便是这汪碧潭!城郭是梅州城的城墙。

对,没错,正是这里。

“段奕!”她激动的说道,“这个地方,便是宝藏的入口。”

“宝藏?”段奕一脸的讶然,“关于这处宝藏,有个传说。那就是用血祭来开门!而且,必须是处子之身的人!”

云曦赫然看着他,“……”

“所以,才会有雅夫人将两幅图分别刺在你们两人的身上,又不让你们住在一起的做法。她不想让这处宝藏开启!”

“……”

“说你们元气互相排斥,其实是雅夫人自己舍了她的元气将婉婉的命格改了。她若与你接近,就活不久。”

“……”

“雅夫人很早就发现这处宝藏若要开启,便会牺牲一人性命的秘密。她宁可让婉婉不习武,病弱的活着,也不想她被人残忍的拿来祭祀。”

“……”

“谁知婉婉的身份还是暴露了,阴差阳差,婉婉还是到了京中,还与你住在一个家里。而且,你们两个成了一个人!这是她万万想不到的。”

云曦没有说话,转过身去盯着那处残留着段轻尘血渍的青石板发怔。

“他是个好人。”吟霜曾说。

他以他的死,成全她的生!

只是这份好太沉重!

“上面那七个堂主!”云曦的眼角一红,咬着牙,“我要让他们全都下来给他陪葬!我也要他们用血肉来祭祀!”

“曦曦——”

“段奕,要不是灵族中几个掌着权势之人的贪婪,我爹娘就不会死!所以,灵族掌权的人,一个都不能再活着!”

段奕点头,“今天便是他们的死期!”



两人又一齐看向那处青石板。

可这个地方,该怎么开启?

她盯着那青石板沉思,段奕却拉过她的手,从她的手上退下那对德慈太后送她的金手镯。

“这便是钥匙!”他道。

“这就是钥匙?”云曦朝那几处凹槽看去,原来是放在那里的。

“站着别动!”段奕扶着她走到地洞的石壁旁站好,而他则拿着两只镯子走到一块青石板上,将两只镯子放进两处凹槽。

忽然,那处青石板的另一半缓缓地挪开了,有一排石阶露出来。

段奕正要朝下走去,云曦忽然变了脸色,“别去!”

她听到了那地底下发出了一阵奇异的响声。

段奕脚尖一点,飞快地跃到了她的身边。

他回头看去,从那处台阶那里,正在不停地弹射着暗箭。

“看来,做这处机关的人是个聪明的人。”段奕道,“这是死门,乱闯者死,那么,另一半一定便是生门!”

等着那处石阶那里再没有发出暗箭来,门也自主地合上了,段奕这才取下镯子放在另一边的石门上。

果然,另一边的石门挪开,同样显现出石阶,却没有一只暗箭射出。

段奕盯着那处地洞看,眉梢微微一扬,“曦曦,过来看。”

“宝藏吗?”

“对!无以计数的!”

云曦心头一跳,飞快地走到他的身边,低头朝里看去。

她惊得睁大了双眼。

沿着石阶而下的地方,数不清的金珠玉器堆满在地洞里,闪闪发光,夜明珠更是一箱一箱的堆在角落里。

里面还有一条小路一直沿伸过去,不知那里还有多少东西。

段奕抓着她的手,“我们去看看,你跟在我身后,别乱跑。”

“好。”

两人一起走到里面,果然如她想的那样,从上面看的只是几个洞穴中的一个,下面还有二三十个同样大小的洞穴,都是堆满了灼目耀眼的珠宝玉器,金银元宝。元宝上面都刻的是尹国的年号。

正是老国主留给端木雅的!

这些财富足可以敌一国之财!

云曦环顾着四周,心头一直沉闷着。

便是这些身外之物,引得那么多的人追杀她的父母。

“段奕。”她道,“我不想要这些东西。”

段奕低头看她,有些讶然,“可这是你父母用命护着保下来的,为什么不要?”

“钱再多,死时又能带走多少?钱财太多,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比如我的父母,比如,谢婉!”

段奕搂着她的肩头,目光沉沉,眼前又浮现那年两人逃乱时的情景。

幼小的她常年受着被人追杀的惊吓,也因此养成了比同龄人更警觉的性格。

“好,听你的,不过,你打算怎么处理?”

“送出去!”

“送出去?”

云曦点头,“皇上将南诏遗民们压制得太苛刻,才让他们那么疯狂的敛财,让冥生等人不惜追杀他人十多年也要得到财富。”

“……”

“若是将这些财富散出去,族人们也定会感激舍身开启宝藏之门的圣主。钱财散尽,也就不再会有人打着宝藏的主意了。”

段奕看了她一会儿,微微一笑,“好,这个办法不错。”



段奕关了地洞口的石门,带着云曦跃向上面。

赵胜与青一等人马上围了过来,“公子,下面是什么情况?”

七个堂主中的高个子堂主则是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圣主不见了?是不是因为不洁身之而不敢出来了?哈哈哈……”

赵胜大怒,咬着牙就想挥拳头。

青一也是一脸的杀气,正悄悄地按上身上的软剑。

林素衣眯着眼,也是盯着那七个堂主。

杀这几人只能用计,暗杀也不行,得让灵族的人自己恨起他们来,才是长远之策。

否则,今日死几个堂主,明日又选出几个什么主,什么法,永世的跟着大梁人过不去!

斩草就要除根!



远处,端木斐与谢甜正往这里走,谢甜听到声音咬牙怒道,“端木,都在欺负我徒儿呢,咱俩过去宰了他们!”

“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不过,这两人都一身完好,那么血祭的人是谁?”

“管他是谁,只要不是我侄女跟徒弟就行!”谢甜看出走出地洞的正是云曦与段奕,心中大松了一口气。



云曦望向七个笑得肆意的堂主,心中冷笑一声,且让你们取笑个够!

一会儿,一定让你们带着宝藏下地狱!去给被你们杀害的端木雅与谢宏赔罪!

她眸色一沉,朗声对众人说道,“错!圣主已经用自己的血肉身躯做了血祭,开启了地下的宝藏之门!”

“什么?宝藏?真的有宝藏?”祭祀山上的人们沸腾了,一齐往地洞这里挤。

全被双龙寨的人与青隐卫们拦住了。

七个堂主不理会那些人,只想快点找到宝藏,他们拦住云曦与段奕,“快带我们去看宝藏!”

妄生为那些人的带头人,竟然只顾自己发财,不管族人,云曦心中冷笑。

“带你们进去可以,但在下听到一个传说。”装成文弱书生的段奕忽然开口,“据说,身带邪恶的人,与宝藏无缘!”

“老身一辈子没杀过生,先带老身去!”堂主中一个老妇说道。

“在下也不曾做过一件坏事!”

“还有老夫……”

真是口是心非的家伙们,找死!

云曦冷笑一声,转身对段奕说道,“奕公子,那就带他们进去吧!”

“好!请随在下来!”段奕的目光也是渐渐阴沉,眼底的一抹杀意一闪而过。

他这回没有让云曦再进地洞,而是带着七个护法跃向洞里。

虽然如此,其他的族人因为已经知晓了洞里没有危险,一齐挤到洞口往下看。

几丈深的地洞里,看得分明。

只见段奕走到一处石门处,放下一双镯子,石门开了,显出地道来。

七个护法大喜,一齐挤到地道口,随知,从里面射出了不少的暗器,七人飞快的逃跑。

逃?这里便是地狱之门,进了哪有出去的?

段奕暗中射出几枚暗器,七个人同时倒地。

他又暗中运用掌风将他们一一送进了地洞里。

地洞里顷刻间就传来惨烈的叫嚷声,但很快,那声音就消失了。

云曦盯着那处地洞口,抿了抿唇转过身去。

段轻尘,我将你的仇人送给你了!

同时,她心中微微一叹。

贪婪,果真是人性的最大一恶!

这些死掉的人,不贪婪,又哪会死?

地洞外面的人一阵惊异,有人忙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堂主们怎么全都倒下了。”

“他们一个个都带着邪恶!才会触犯了神灵!”段奕打开另一边的青石门,什么也没有发生,而他缓缓的走进去,不多时,抱着一箱珠玉出来。

“啊,财宝?看,果真有财宝!”这下子,人们更是沸腾了!

段奕走出地洞,林素衣正指挥着青一与赵胜等人维护着山上的秩序。

“现在。”他道,“圣主以身做血祭前一刻说,若石门开启有宝物出现,当是众族人的福祉到了!所以,这些全是你们的!而七个堂主与四个护法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圣主,才害圣主以身献祭,才是真正的邪恶之人!”

“对,我们不需要护法,不需要堂主!他们什么也没干!明明财富在这里,却骗大家说没有!都是骗子!”一个双龙寨的人扯起喉咙喊道。

一个喊,马上有应和的。

南诏遗民们前思后想,觉得说得没有错。

跟着几个护法与几个堂主,日子过得越来越苦了,但那些人的家却是富丽堂皇,真是虚伪之人!

“我们拥护圣主!”

……

因着宝藏的发现,段奕命人维护着南诏遗民的秩序,对每个人都登记造册,这才将珠玉宝物平均着发下去,换算成银子,人人都有一百两了。

一百两可不是小数字,要是家中人多的,七八百两或是一千多两,便是一个小财主了。

买地也好做生意也好,日子再不用愁。

而且,段奕又将善于精营的赵胜与会带兵的青峰,以及两万人马留在城里接管着州中事务。

云曦担心元武帝会另派人来掌管着梅州,不会同意段奕的安排。

“不,他不同意也得同意。”段奕轻笑一声,“因为,林素衣已先行一步回京了。她一定会与皇上清算旧帐,那么,咱们的皇兄还会有机会插手梅州的事吗?”

云曦抿着唇没说话,林素衣便是顾凤,她不可能放过元武帝那个负心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