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章 他像一个人/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掌控着南诏遗民命运的四个大护法与七个堂主被除掉后,段奕便也恢复了本来的身份。

起初,梅州城的人都是一片恐慌。

原来城中驻扎的兵,竟是这位大梁奕亲王的,当年奕亲王可是杀了老国师,这回会不会对城中南诏遗民来个铁血屠杀?

人们惊惶不安中,却没见段奕大开杀戒。

反而是青隐们全盘接手城中事务,惩治了一些无赖恶棍,整顿了治安,安抚城民,着力开始新的生产生活。

梅州城渐渐恢复了生机。

……

又过了两日,段奕将城内的事情全部安排好后,便吩咐着青一开始整理行李物件。

云曦懒懒地躺在后宅的贵妃椅上发呆。

杀她父母的仇人一个一个的被她除掉了,现在只剩那个带着双头蛇短箭的人。

面具人说不是他,又会是谁呢?又会不会是与他相关的人?

可那人又是谁?

段奕追了两天都没有追上面具人,显然,那人的武功不弱。

找到他,只怕又得费一番周折。

她正在沉思,这时,身后有脚步声正轻轻地走来。

“姑娘……”声音暗哑。

她心头一惊,忙扭过头去。

只见一株紫竹下,毁了容的英儿正笑吟吟的站在那里。

着一身浅青色的粗布衣裙,手里抱着一个包袱。

虽然她脸上的肌肤吓人,但一身衣衫收拾得很是干净整齐。

云曦从贵妃椅上直起身来,睁大双眼怔怔看着她不敢开口说话。

“姑娘?”英儿收了笑容诧异地看着云曦,缓缓朝她走来,“我是英儿啊?你怎么啦?”

她这才回过神来,的确是英儿,不是段轻尘。

英儿将手里的一个包裹放在她一旁的小桌上打开,只见里面包着一个紫黑色的半尺木匣。

她捧上木匣递给云曦,说道,“这是两天前,睿世子让奴婢交给您的,奴婢前天就来过一次,但王爷说您病了,奴婢不敢打扰。”

云曦点了点头,“只是没有胃口而已。”

自从她亲眼看见段轻尘成了一堆血水后,她看见一切与肉相关的东西都恶心,整日里更是昏昏沉沉腿脚无力。

原本计划着那天就回京的,便又拖延了两日。

这两日也是一直睡在床上,今天天气好才走到园中来晒太阳。

“里面是什么?”她将木匣接在手里。

“不知道,睿世子说,这是您最想得到的东西。他要出远门了,才嘱咐奴婢务必送到您的手上。”

云曦没说话,轻轻地打了那个木匣。

她呼吸一窒。

里面赫然放着一份朱红色的婚书,正是当年端木雅与老齐王写的——她与段轻尘的婚书。

是啊,人都不在了,所以送到她的手里由她处理,这是完全成全她与段奕了。

英儿没注意到她的表情,又说道,“哦……姑娘,您知道睿世子去了哪里吗?”

“……”

“他那天将所有的账册都理了一遍,同库房的钥匙一起全交给了老李。还说,奴婢自由了,今后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奴婢想着,还是跟着姑娘吧,便来找姑娘了。”

云曦合上木匣,深吸一口气。

她勉强扯了个笑容,“睿世子谋大事,怎么能一直在一个地方?他既然放了你,你就跟着我好了,在里屋当差吧。”

英儿高兴说道,“是!谢谢姑娘!睿世子说姑娘身世可怜,让奴婢好生服侍姑娘,不过,这也不用他多操心,奴婢是婉姑娘的人,您和婉姑娘不分彼此,当然会一同对待啊……”

云曦默然不语。

谋大事……

但愿,他的来世,定能谋一番大事吧!

不要再纠结自己是否肩负着责任。

……

一晃,又过了一天。

城中的事既已安定下来,这一天又是个好天气,段奕便吩咐着青一备车马准备回京了。

行李早在前两日就准备好了,英儿与吟雪两人开心的搬着云曦的物品。

而青二与青龙几人则是搬着几个大箱子,全是段奕在城中搜罗的稀奇小物件。

有老树根雕刻的小人儿,可以吹出诡异声音的小笛子,还有各式各样用石头雕刻的小房子……

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那堆宝藏,两人都没有拿珠玉,但段奕却对一匣子五颜六色的葡萄般大小的珠子爱不释手,命青一搬回了南园。

云曦看着那一箱箱装了足足有三马车的小玩意有点哭笑不得。

估计,京中买卖小儿小玩意的铺子都没有他找的这些小玩意种类多。

她无法想象出,近万名青隐卫们费力寻找小玩意的违和场景。

那一定是前一会儿还一脸严肃状的在城中各处巡逻,但没一会儿又一脸讨好地问着城中百姓家的小孩儿——你家有没有稀奇的小玩意?

要是遇到赵胜那样的莽撞汉子,还会吼上一句,“缴玩具不杀!”

小孩童添着手里的糖果:“……”

到了天黑时,一人背着一个袋子凯旋而归。

。段奕扶着她坐进最大的一辆马车,因为天已入秋,车内铺着软软的垫子。

云曦靠在软垫上指了指后面的马车,笑道,“段奕,我是大人了,您怎么还找那些小东西,你上回从青州让人带来的话本子,我也没看呢,还收在箱子里。现在,居然找了这三马车的小物件,我又不喜欢,何必费力?”

段奕上下看了她一眼,“日子还长久着,留着以后用……”

她眨眨眼,以后?

他的神色带着几分憧憬,又说道,“王府还会有很多人来,你不喜欢,会有他人喜欢。”

云曦的脸一黑,“我还没进门,你就讨好着王府的其他人了?”

“谁说的?就是因为不想你的地位受到动摇,才找了这些东西打发那些人,让小玩具陪着他人我陪着你。”

“说了半天,究竟是什么人?劳你这么费心的记着?”

三大马车好几十箱子的稀奇玩意,不值多少钱,但花的心血一定不少。段奕想了想,说道,“我算算日子,大约还要八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看到他。”

云曦斜斜瞥了他一眼,“到底是什么贵客?要这么早就准备着?”

段奕笑笑不语,只小心翼翼地将她搂着怀里。

“我倒是没见你为我做什么事,花费这么久的时间。”她凉凉的说道。

“谁说的?为了将你娶进门,本王从你十岁时就开始准备着,时间还不久?”

云曦看了一他,又看一眼,心中满是狐疑。

将梅州城彻底收在自己手里,有那么高兴吗?

这两日段奕的表情很怪异,眉眼里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那唇角向上勾起就没放下来过,连带着训斥犯了错的青隐卫,也不像以前那样语气严厉了。

而且,南园的林婆也时不时的会到她的跟前问着各种情况。

她能有什么情况?

除了身子乏力,便是看到段轻尘从眼前消失变成了一滩血水后,惊吓住了而失了胃口,其他一切都好。

……

城门口,有不少人正夹道送行。

大半是城里生活得到帮助的城民,还有不少青隐卫与双龙寨的人。

赵胜与青峰两人站在人群的最外面一层。

看到那辆最大的马车驶来,赵胜跑上前拉着车窗放声大哭起来。

“大当家,真舍不得你啊……”

朝着云曦哭,但他的眼神却不住的往后面几辆小马车那儿飘,似在寻找着什么。

云曦正诧异时,吟霜与英儿坐的那辆车里,有人重重的哼了一声。

她:“……”

段奕将云曦扯回车内,冷沉的目光盯上赵胜的脸,赵胜马上不哭了。

“王爷,嘿嘿嘿……”一脸狗腿地讨好。

段奕眉梢一扬, “想跟着回京?”

那还用说吗?他还没有娶媳妇,看上的姑娘又要走了,心中都空了一大截,感觉天都塌了。

大当家好人好事不做到底,给他解决了吃,解决了住,解决了官职,干嘛不连带着将他的终生大事也一并解决了?

他都快二十六岁了……

“给你三年时间,这里的商铺数量翻上一翻,每家每户的存粮能够吃上一年,本王会达成你一个心愿。”

“王爷知道在下的心愿是什么?”赵胜忙问,他心中抽紧,王爷可别乱点鸳鸯啊,他只爱美人。

“当然,你刚才不是一直看着吗?”

青峰也挤到车窗前,“主子,您的胳膊肘子不能朝外拐,是属下先看中的!”

“老大,肥水不流外人田!”赵胜扯着嗓子喊道。

“是我先看中的!”

“是我,你小子别瞎说!”赵胜肉多力大将青峰挤到一旁去了。

云曦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回道,“那么,就公平竞争好了,看你们的表现!”

“是!”

“好!”

两人摩拳擦掌,等丫头们的马车缓缓从他们面前走过,两人身板马上挺得倍直。

都感觉自己比王爷还要英俊非凡。



段奕放下车帘,车马队又缓缓前行。

他这时扭头看向窝在他臂里的云曦,“他们都看上了吟雪,两人管的事又不一样,万一都干得不错呢?你将吟雪许给谁?两男争一女,可是会打起来。”

云曦笑道,“只有一个吟雪是娇美姑娘吗?不是还有英儿吗?”

段奕皱了皱眉,“可是英儿的脸大半都毁容了。虽然她也是个心善的丫头,但只怕那两人没人愿意要她。”

云曦哼了一声,“以貌取人!英儿小时候的模样,你又不是没见过,要不是安氏的人害了她,她哪里会毁容?林素衣的面容是找位修容圣手改的,我想,也去找找那位修容圣手给英儿修修容吧。算来,她也是因为我,才受到的牵连。我不能自己做了好日子,让她一直活在痛苦里。”

段奕点了点头,“好,回到京中,我马上差人去找人。”

……

来时,大家都是一路紧张。

防着几个护法发现云曦的身份,防着心思莫测的段轻尘,时刻盘算着怎样除掉几个护法,还有太子的强大兵马……

以至于,沿路的风景都被众人直接忽视了。

但现在回京,一身轻松,心情大不同了。

又不急于一时,再加上云曦一直困乏,走得其实比来时更慢,一天二三十里路走走停停。

这一天走到一处山谷里,有一处地势平坦,前方有溪水缓缓而过。

看看日头已走到正午,段奕吩咐车马队停下休息。

云曦将头伸向车窗,层林尽染,秋意渐显。

“我下去走走。”她道。

段奕伸手扶着她走下马车,“我陪你走走。”

她刚点头,就有青一快步跑来。

看了一眼云曦后对段奕说道,“主子……”然后欲言又止。

段奕扶着云曦走到一处山石上坐下,温声说道,“青一有重要的事情汇报,你先坐在这里休息着,一会儿我再来陪你。”

他又叫过吟雪与英儿,“好生守着小姐!”

“是,王爷。”两个丫头一左一右的紧紧地盯着云曦,就怕她跑了一样。

云曦看着她们一脸紧张的模样,心中不免好笑。

她这几日一直精神不佳,想跑去玩,也没有力气啊。

但还是对段奕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青一神色紧张,一定是朝中出了什么事,她也不好太插手段奕的事。



在山石上了坐了一会儿,喝了点茶水,云曦便觉得无聊了。

她起身走到前方溪水边看水里游泳的鱼儿打发时间。

这是地,由远而近,响起一串马蹄声。

朱雀几人马上警觉起来,一齐跑到云曦的身边护卫着。

他们休息的地方,是一条小路边上,那匹马很快就到了众人的近前。

骑马的人头戴斗笠,着一身天青色长衫,是个年轻公子,眉目温和,温文尔雅。

那人朝众人看了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云曦的身上。

他浅浅一笑,“小姐,在下是头次出远门,想去京城,可是不熟悉路线,前方有两条路,走哪条才好?”

云曦的身子整个的僵住,这场景,似曾相识。

她抬起头,眯着眼看向那人,陌生的脸,是个从没过人的。

朱雀不耐烦,咱们也是路过的,没看见这么多的马车吗?“你去问别人吧,我们不知道。”

那天青色衣衫的年轻公子,有些沮丧,“在下在这里等了两天,只看到你们啊,又到哪里去问他人?”

青二冷笑一声,“你可真是笨的,有这等待的两天时间,往回走走,走到后面的镇子上找人画一幅图不就得了?”

年轻公子一拍脑门,“哎呀,怎么没有想呢……”

众护卫更是一脸的鄙夷,这么蠢还出远门,就不怕贼子将他骗去卖了?

云曦伸手一指左边,“往左走,可到一处小镇,再到那里请人画一幅图吧,这里离京城还有近三百里呢,光打路线你是记不住的。”

“多谢小姐指路。”年轻公子朝云曦拱了拱手,微微一笑。

他扶好头上的斗笠,很快又策马离开了。

“小姐,出门在外,别理陌生人!”朱雀提醒她说道。

但英儿却眨眨眼,“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他像一个人呢?……呀,他笑起来像睿世子。看那背影,一模一样。连甩马鞭子的动作也一样。”

吟雪的脸上马上一沉。

她将英儿拖到一旁,低声地喝斥道,“你胡说什么啊?只有衣衫穿得一样而已!哪像了?你别吓小姐,小姐这两日精神本来就不好。”

英儿眨眨眼,“可……可真的很像啊。”

“很像也别说是,烂在肚子里,要是王爷知道你一直还帮段轻尘说话,他会生气的。”

“可他是好人。”

“对于你来说,睿世子是好人,但对王爷来是就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吟雪心中腹诽,敢打曦小姐主意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这可是青一说的。

王爷对他的情敌们,能杀就杀,杀不了就镇压,绝对不能爬得同他一样高!

英儿怔怔然:“……”



云曦盯着那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人完全消失才转身走开了。

但愿他的另一世活得洒然。

……

段奕将云曦安顿好,则与青一一直走到二两里外才停下。

没办法,云曦的耳朵太灵,她最近身子不好,听多了糟心事更会吃不好睡不踏实。

“是不是她家中出了什么事?”段奕沉声问道,王府里一直有密信送来,一切平安。

“是枫公子最近遇上了麻烦事。”

段奕讶然,“谢枫?他如今已是武状元,被顾太师举荐,派去了羽林卫当差,纪恒当了正统领,他是副统领,连升好几级呢,有顾府与谢府在他背后撑腰,谁敢惹他?”

“主子您有所不知啊,就是因为他越来越出众,才会招惹上麻烦!”

“嗯?到底是怎么回事?”段奕眸色一沉。

回到京中,他就可以大婚了,这个时候要是遇到谢枫出事,曦曦又得分心。

“是端敏公主,也不知她怎么就看上了谢枫,天天要死要活的要嫁给他,可枫公子已经同赵家小姐订婚了啊,赵小姐又是谢老夫人的心头肉,不肯罢休,刘皇后宠着端敏,也不肯罢休。又不能同时娶两个,夏夫人急得整日里睡不好,于是就……”

“端敏?”段奕的脸色更加冷沉,冷笑起来,“那个小丫头真是越来越会闹腾了!吩咐青隐,让他暗中盯着端敏,若她敢在本王大婚前胡来,便将她给本王关起来!”

青一唇角一扯,“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