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章 让端敏老实一点/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的身子顿时僵住,不敢再往前跑。

而是扭捏着转过身来,朝段奕讪讪一笑。

“小……小叔叔,你回来了……”端敏细声细语说道,朝段奕抿唇一笑,又朝云曦点了点头,“云曦。”

这天下,她谁也不怕,就怕这位小皇叔。

眼前,小叔叔的脸色太难看了,眼神凶得能杀死人。

她不敢惹,只好跑。

夏宅的人,从下人到夏玉言,见到她,一个个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这位公主,天天往这儿跑,赶不走,又惹不起,逼急了就寻死。

害得公子有家不敢回,天天躲在顾府里。

让夏宅所有人都头疼不已。

段奕却没给她好脸色,俊脸冷沉,伸手指向云曦,“叫皇婶。”

端敏同云曦的关系不错,听说在外地休养的云曦今天回府了,她便也来了。

她马上甜甜的一笑,“小婶婶。”

云曦笑了笑,“不必多礼了,大家都进去吧。”

端敏被段奕震慑住了,夏玉言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对对,大家快进府吧。”

一众人正要扶着云曦进夏宅。

段奕忽然说道,“慢着!”他看向谢府那边,朝一人点了点头,“赵小姐。”

赵玉娥同她的丫头丽儿正站在谢府的门前。

她本来要过来向云曦打招呼,但见端敏在那里,她气得脸色一白,也不管礼节周不周全了,扭身就要往府里走,哪知段奕眼尖看见了她。

躲是躲不过去了,赵玉娥只得硬着头皮朝夏宅走来。

大家听到段奕的声音,也都看向谢府这边。

“民女见过王爷。”赵玉娥走到段奕的面前缓缓地行了一礼。

“过不了多久,大家都是一家人,赵小姐不必多礼了,起来吧。”段奕客客气气的朝她虚虚抬了抬手。

“多谢王爷。”赵玉娥心中七上八下。

段奕可是端敏的叔叔,他硬将自己喊过来,这是想干什么?

为端敏撑腰?羞辱她?

哪知段奕指着赵玉娥对端敏说道,“端敏,过来给赵小姐行礼!”

什么?

端敏看着赵玉娥,小脸的脸色顿时一黑。

给这个抢了她心上人的小贱人行礼?怎么可能,除非天塌地陷了。

端敏的眼底翻腾着戾色。

“小皇叔,你怎么对她这么客气了?她可是外人!怎么着我也是你侄女!她不过是个平民,我可是堂堂的公主!应该是她给我下跪行礼才对!”

赵玉娥看着端敏跋扈嚣张的模样,气得俏脸顿时又白上一分,嘴唇都哆嗦起来。

端敏跑到谢府里,要她与谢枫退婚,否则要烧了谢府。

将外婆都气病了,她才不要给这个不讲理的蛮横公主下跪!

两人互相瞪眼。

夏玉言悄悄地走到赵玉娥的身旁扶着她的胳膊,暗中支持这个未过门的媳妇。

只有云曦一头雾水,狐疑的目光在几人的脸上挨个的扫视一遍。

端敏几时跟赵玉娥杠上了?

段奕怎么又对赵玉娥这么恭敬客气了?

而段奕盯着端敏,脸色冷沉。

他指着赵玉娥说道,“她是你小婶婶未来的大嫂,要不是因为孝期在身,早已是这家的主母了,怎么就成了外人了?反倒是你,才是外人!行礼!”

端敏气得咬了咬牙,“小叔叔,我是你侄女啊,你怎么帮着她说话?我……我告诉我父皇与母后去!哇……”

她捂着脸,大哭着转身就跑了。

“王爷,奴婢去看看公主……”端敏的贴身侍女绿箩,慌忙朝段奕福了一福也跟着跑走了。

云曦的目光朝端敏的背影瞥了一眼,又看向脸色不太好的赵玉娥,“玉娥姐,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跟端敏有矛盾了?”

段奕却打断她的话,“曦曦,坐了这么多天的马车,你不累吗?先进去再说吧,这可是在家门口,路上这么多的人看着,你让赵家小姐怎么回答?”

夏玉言也忙道,“是啊,快进去吧,青衣青裳,快来扶着小姐。”

“是夫人。”青衣青裳一左一右搀扶着云曦的胳膊往府里走。

云曦回头招手叫着赵玉娥,“玉娥姐,一起进来,一会儿有话问你。”

一众人簇拥着云曦与段奕进了夏宅。



丰盛的饭菜摆了一桌子,云曦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跑开了。

青衣青裳扶着她回到曦园睡下。

没一会儿,夏玉言进来安慰她,“吃不进也得吃,你不吃,肚子里的孩子要吃啊?饿坏他了可怎么办?”

云曦刚才又是大吐了一番,难受得现在的眼中还是泪眼汪汪。

她望向夏玉言喜笑颜开的脸,一时惊住。

“娘,你怎么知道了?”这是从哪个爱八卦的嘴里说出去的?

夏玉言笑起来,“这么大的事,当娘的当然得最先知道啦!曦儿放心,这事儿,王爷只跟娘与太后说了,府里没有仆人知道。”

“……”

“王府里派来的十个厨娘都是太后亲自点的名,不敢乱说的。再说,这才没多久,更不可能传出去。”

她当然放心段奕的安排,她只是……心里头还一点准备也没有。

云曦将手伸进衣内,轻轻的覆在小肚子上,真的有个小东西在里面?

“娘,当初,您怀着大哥时,也是这样?”这滋味可太难受了。

“一样啊,过些日子就好了。”夏玉言笑道,“吃不下席面上的饭菜,那就吃点酸梅粥,王爷说你喜欢酸梅,送来了一坛子,而且,王府里还有好几坛,一直吃到孩子生下都不愁了。”

云曦:“……”

“呀!”夏玉言忽然拍拍腿,笑道,“酸儿,辣女,曦儿,娘敢说,你怀的是男孩儿。”

这也能看出来?

云曦眨眨眼,“可是……我在路上时,辣椒也吃了不少。又辣又酸,是儿还是女?”

路过一处村庄时,她看到一户农户家门前晒的红辣椒非常好看,她当时抓了一个就一口咬下了。

惊得段奕的眉头一跳,于是命人买了一大筐放在马车里。

一路上,她不是吃酸梅粥,便是辣味汤。

夏玉言怔怔看着她,“……”

云曦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娘,端敏公主怎么会来夏宅?女儿看她跟玉娥姐似乎有矛盾?她们两人怎么回事?”

“这个,也没什么大事,玉娥温柔恬静,公主活泼,两人性格不合嘛,……”

“就这样吗?”云曦一肚子的狐疑。

夏玉言头疼得揉了揉额头,勉强笑道,“还有五天,你就同王爷大婚了,这几天你就休养着,什么事也别想。”

云曦往枕头上挪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又想起一直没看到谢枫。

“娘,大哥呢?我一个多月出门在外,他就不想他妹妹?”

“他现在进了羽林卫当差,事多呢。等忙好这一阵就回来。”夏玉言讪笑说道。

端敏公主派了不少暗卫一直守在夏宅的门口,谢枫哪敢回家?

她的暗卫又杀不得。

她还扬言见不到谢枫,就吊死在夏宅的门口。

谢枫得罪不起她,只好住到顾府去了,那里有个能镇得住端敏的顾非墨。

“这么忙?”云曦眨眨眼。

“谁说不是呢。”

“哦,玉娥姐呢,娘,您让人将她请来,我跟她说说话。”

“老夫人这几日身子不舒服,谢府的仆人又将她请回去了,两家住得近,你们随时都可以见面,不急这一时。”夏玉言说道,玉娥的事还是不要让曦曦知道为好。

她又拿其他的话题叉开,同云曦说了会儿话后便离开了。

云曦眯着眼靠在床上,赵玉娥同端敏可是八杆子搭不上的两个人,她们怎么会因性格不合生矛盾?

这可有些奇怪。

她正想着这件事,段奕掀起帘子走进来。

“曦曦——”

云曦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正懒得搭理他,忽然想起赵玉娥的事来。

段奕对赵玉娥客气反而训斥端敏也很是奇怪。

“段奕,你刚才怎么训斥端敏了?”

“她敢顶撞你未来的嫂嫂,还不该训斥?”段奕的脸色一沉,那个小丫头真是欠收拾了。

“是吗?”云曦上下瞟了他一眼。

等段奕走后,云曦还是叫出了青衣。

她总有办法问得出真相。

云曦沉着脸,端坐在床上。

“青衣,你跟我说实话,我不在夏宅的时候,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端敏惹了什么麻烦?”

她在夏宅的府门前,看到一众仆人看向端敏的神色个个是一脸的反感,绝对有问题。

“小姐,也没什么,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呗!”

“不对!青衣,你敢瞒着我,我便将关云飞派去梅州开药房去。”

青衣脸色一变,“小姐,不要!”

关云飞昨天刚刚向她求婚了,等着王爷与曦小姐大婚后,她也可以嫁人了。

要是小白脸去了外地被小妖精勾去了可怎么办?

“那你说实话!”云曦眯着眼。

青衣叹了口气,左右不过是被王爷罚着蹲马步一个晚上。

“是端敏公主看上了枫公子,死活要嫁给他,她还将谢老夫人气得病倒了,老夫人都三天没下床了,赵小姐看见她当然会生气。”

端敏看上了谢枫?

这让云曦大为意外。

难怪哥哥不在家里,这是头疼得躲起来了吧。

但,赵玉娥与谢枫可是一早就订下了婚事。

赵玉娥没了父母,虽有外祖母疼着但毕竟年岁大了,还能护她多久?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意中人,若被人夺了去,她怎能受得了?

云曦眯着眼,这个端敏,可不能让她再跋扈下去。

……

端敏被段奕赶走,心中气得不行,一路哭着跑回了宫里。

刘皇后近些日子一直在整顿后宫,没空搭理她。

她便找来自己的身边人相商。

奶娘王嬷嬷老眼中戾芒一闪,“公主,老奴有个好主意!”

“什么主意,快说!”端敏咬着牙问道。

那个赵玉娥,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敢顶撞她一个堂堂的公主!

要不是母后提醒她,说赵玉娥的祖母是谢氏的族母,手中掌着谢氏的大权,而现在又是多事之秋,叫她不要不得罪谢氏,她早让人杀了那死贱人!

“公主,咱们不如……”王嬷嬷在端敏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端敏的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不用咱们动手,让赵玉娥知难而退!”

“说得没错。”王嬷嬷得意一笑。

“哼,本公主是大梁第一公主,当然得配武状元了,戏文里都是这么说的!赵玉娥不过是一个被贬官职的女儿,她有什么资格配得上英武非凡的枫公子?”

“公主说得有理!”

当下,主仆几个又商议了一番,便开始准备起来。



到了晚上,睡了大半天的云曦睡不着了,她披了件披风到了院中。

马上,园中的四个丫头一起跑了出来,紧张的拦着她,“小姐,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

“我去前院看看。”

“不行,天黑路不平,这要是摔着了……”青衣死劲摇头,拉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

她揉了揉额头,她有那么娇弱吗?怀个孕而已……

“除非,你们能告诉我府前的大路上,现在有多少人在走路,我就乖乖地跟你们回去睡觉。”

“……”四人眨眨眼,这个问题好难,她们哪里比得过小姐的耳力?

云曦看向身边围着的四人,心中好笑,“我只是到前院听听声音,你们不放心就跟着好了。”

四人没办法,只好跟着她,同她一起到了前院。

朱雀马上闪身出来,“小主,王爷有吩咐,在您大婚前,你哪儿也不能去!特别是晚上。”

云曦明白段奕的苦心,她现在的情况,不能乱走。

遂说道,“我不出去,你将门打开,我只看看。”

她倒要看看端敏安排了什么人在监视着夏宅。

朱雀不放心的又叮嘱一句,“小主只能看,不能出门。”

府门打开了,只见青隐与青一正指挥着人押着一批黑衣人从大道上走过。

“曦小姐。”

“这是什么人?”云曦问道。

青一回道,“小姐,这是公主的人,居然一直监视着夏宅,主子让属下们将这些人都抓了!不能杀,没说不能关着!”

云曦唇角一抽,果然还是段奕手段辣,对付端敏这种跋扈不讲理的,就得来个更横的着!



次日,赵玉娥的丫头出门买胭脂,才走到一处小巷里,便被人抓住了。

那人恶狠狠的说道,“将你们小姐约到庆福街的永福茶楼,不然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