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章 端敏自作孽/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偏头看去,青衣正急急匆匆而来,一边走,一边似乎在想着什么。

云曦微微蹙眉,“怎么啦?青衣,出什么事了吗?”

“小姐。”青衣喘了口气说道,“刚才,奴婢从药房回来时,在路上遇见了赵小姐的丫头丽儿。但觉得她的举止很是奇怪。”

“什么奇怪?”她放下手里的书认真看向青衣。

“奴婢远远地看见丽儿同几个蒙面人在说着话,还隐隐约约地听到她的哭声,待走到她的面前,那些黑衣人都走了,她却还在原地站着发愣,那模样像是吓傻了的样子。”

云曦眸色一沉,“吓傻了?那些人恐吓过她?”

“奴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吱吱唔唔不肯说跑走了,奴婢正奇怪时,发现地上掉了一根小孩儿的小手指,是被刀整齐地割下来的。”

云曦的眉尖顿时一拧,“割了小孩的手指?当着丽儿的面?知道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等奴婢追上去时,都不见了。”

黑衣人恐吓丽儿?

她伸手揉了揉额心,会是谁的人,威胁一个丫头?

“小姐,要不要奴婢再去问问丽儿,必竟,她也是赵小姐的贴身丫头,她要是有什么事,可是会影响到赵小姐的。”

云曦点了点头,“也好,玉娥正跟端敏闹着矛盾,她身边的人也不能出事,你去一下谢府,如果从正面问不出什么,从侧面仔细留意着。我怀疑,八成是端敏在搞什么鬼!”

“是,小姐。”青衣应道。



青衣离开后,青裳从外面端着一些蜜饯果子进来。

“小姐,这是王爷命人送来的,有十坛呢,奴婢每样取了点。”

云曦往她手中的托盘上看去,十个小碟子里,装着五颜六色的果脯,每样都不同。

“在家里也住不了几日了,他送这么多来做什么?”云曦拿起小银叉,叉了一块果肉干放进嘴里。

她眯了眯眼,带些酸甜味,味道还不错,忍不住多吃了两块。

青裳笑道,“王爷还不是担心您胃口不好吃不下东西?这可是宫里的老御厨们做的。王爷将大半的御厨从宫中带到了王府,就预备着小姐进门天天换着口味吃。”

云曦唇角一扯,“他将皇上的厨子都带走了,就不怕皇上怪罪他?”

青裳正要说话,园子外面又响起了脚步声。

主仆二人都抬头看去,谢枫正大步走进来。

青年男子冷俊的脸上,两道剑眉微拧。

云曦看到他一脸愁闷的样子,想起他躲着端敏的事,忍不住笑起来。

她站起身来看向他,笑道,“哥,你可算是回来了。”

她以为这京中只有招蜂引蝶的顾非墨,会被女人追着跑,哪知还有个谢枫。

这难道叫,近墨者黑?

“枫公子好。”青裳朝他福了一礼后,退下去倒茶水去了。

谢枫看到云曦,表情微微一怔,抿着唇大步走到她面前。

他露出笑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又往她脸上左右看了看。

笑道,“哥哥没事,倒是你,如今没人再为难你了,你也可以安安心心地嫁人了,哥哥麻烦再多,也要回来陪你几天。将来想陪你说话,只怕小心眼的王爷也不会同意放人。”

云曦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大哥还是操心你的事吧,那端敏公主是怎么回事?”

谢枫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收。

他矮身坐在云曦贵妃椅一则的小石凳上,有些烦恼的抚着额头。

“一个多月前,我从永宁街路过,恰好看到她的马车忽然翻了,便救了她。谁知身上的一个香囊掉在了那里,我当时也不知道,甚至没跟她说一句话,就离开了。哪知……”

云曦眉梢一扬,促狭笑道,“哪知她捡到了香囊,打听到救她的是你,是不是?”

谢枫:“……”

“从此,她就喜欢上了你这个救命恩人?而且,香囊是玉娥姐绣的吧?于是,她们两人就成了仇人了!”

谢枫神色一怔,看向她,“你怎么知道?”

“大哥,你难道还会自己做香囊不成?再说了,你当时虽然没跟她说出你的名字,但你身在这个官场,人又是在京城,端敏有意找你,就不是难事。”

“……”

“只是,她明知你有未婚妻还赖着你,死缠着你,就让人生厌了。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件事?”

谢枫的脸色一沉,“我不会娶她,更不可能娶两个,如果她再纠缠下去,我就向皇上请辞,去北地守边疆去,带着玉娥一同去。”

云曦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道,“暂时避开也行。”

山高皇帝远,在北地将大婚办了,谁也管不了。

顿了顿,她又问道,“太子出了事,皇上那里如何?咱们联手除了太子,他会不会有警觉?”

自从她进了京,便被段奕派人将她困在夏宅里,连大门也出不去。

朝中的事,更是不会向她透露一分消息了。

身边的护卫丫头不会跟她说,夏玉言一个主妇不知情。

唯一知道的便只有谢枫了。

而她联合顾府与谢枫,再加上段奕的力量,一举将太子扳倒,一个靠踩着王室宗亲尸骨上位的元武帝,不会没有一点警觉。

谢枫看向她,微微一笑。

“他当然有怀疑了,但却力不从心。”

“为什么?”云曦诧异的问道。

“因为从太子出事后,他就病倒了,朝堂的事,还是刘皇后与三公在合力辅政。”

病倒?

这件事让云曦大为意外。

青裳端着茶点走来,笑道,“小姐,既然枫公子回来了,不如将赵小姐也请来吧?昨日晚上,端敏公主的那些暗卫已被王爷的人捆起来了,两家的府门前,都没有人监视了。”

谢枫心中释然,难怪,他今日回家没看到那些厌恶的尾巴。

“她没空来,她已与人相约,要出门吃茶点。”

“出门?”云曦抬眸看他。这时,她忽然想起青衣跟她说的事,又说道,“大哥,刚才青衣跟我说,玉娥姐的丫头丽儿出门时,受到几个蒙面黑衣人的威胁,玉娥要出门了,你得让人小心跟着她!”

“什么?丽儿被威胁?”谢枫的脸色马上一变。

他猛然地站起身来,也不跟云曦打招呼,大步朝园外走去。

青裳放下托盘,讶然问道,“小姐,出了什么事了,枫公子这才刚回府,怎么又走了?”

云曦的目光也沉下来,盯着谢枫离开的方向沉思。

“青裳,你去跟朱雀说一声,让他悄悄的跟着枫公子,枫公子一定查玉娥姐的丫头受威胁的事,让他去相助。”

“是,小姐!”青裳应道,走了两步,她又回过头来,认真的叮嘱道,“小姐,赵家小姐的事,自有枫公子处理,小姐你就别管了!王爷让你多休息着。”

云曦心中好笑,她有那么娇弱吗?天天躺着,身子越躺越无力。

但她口里依旧说道,“我知道了,你快去!”



等着青裳离开后,她马上叫出吟雪。

“到屋里挑些上好的药材出来,随我去一趟谢府。”

吟雪听后马上摇摇头,“小主,王爷让您多休息着,少管些事情。”

“我去看看老夫人也不行吗?她病了几天,我也回来两天了,不去看看,可说不过去。”

吟雪想了想,觉得有理,便也不再阻拦。

英儿递了件披风给她,指了指她身上单薄的衣裙。“小姐,多穿点。”

京城比梅州更冷一些,八月底的天气,没有太阳便只觉得四处都有凉风嗖嗖。

英儿的眼神幽幽瞥了一眼谢府那边。

云曦按着她的手,微微一笑,“你在夏宅里候着,我去去就回。”

“当心!”英儿忽然抓着她的手,两眼紧张的看着她,“小姐不要去太久,那里坏人多。”

她一怔,英儿这是……想起了去年的那天?

云曦安慰着她,温声说道,“英儿,那些人都不在了,安氏,谢家老爷,谢家的姨娘和小姐们,没有一人还活着,他们因为太贪婪,而被地府的阎罗全收走了。”

“全……死了?”

“全死了!”那些人不死,她怎么甘心?

“好……我……我告诉春燕去。”英儿揉了揉眼睛转身离开了。

吟雪狐疑的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说道,“小姐,这丫头在说什么?又笑又哭的,回来两天也一直怪怪的。”

“没什么,走吧!”

英儿今天一早看到王府送来的嫁衣,悄悄地哭了。

她听到她絮絮叨叨地在说,“老爷,夫人,小姐终于要嫁人了。”



云曦带着吟雪到了谢府。

走到后院,想起刚才英儿的话,她不免往小筱园方向看了一眼。

她在那里死,她也在那里生。

她摆脱了厌恶的人,她在那里遇上了段奕。

老天并没有抛弃她。

只匆匆瞥了一眼,她便往百福居方向而来。

进了东暖阁,将礼品送与了谢老夫人,与她说了一会儿话后,云曦马上又往西暖阁而来。

才绕过一座假山,就听见谢枫一直喊着赵玉娥的名字。

两人走到近前,原来谢枫被关在门外,正敲着门。

但里面没有反应。

赵玉娥的奶娘在一旁安慰着谢枫。

“枫公子,先回吧,小姐正在气头上,容老奴先劝劝她。”

“李妈妈,要是我走了,她不是更生气了?”谢枫没走,依旧敲着门。

吟雪忍不住笑起来,低声对云曦说道,“也算是给了枫公子一个教训,看他下回还敢不敢乱救女人,最好是离年轻的姑娘越远越好。”

云曦也忍不住笑道,“下回?这回都没过呢,还下回?”

她正要上前喊着谢枫,身后又有人走来。

“曦小姐?您来了?”

云曦扭头一看,正是谢府的老管家谢来福。

“来福叔,你还好吧。”她笑着点了点头。

谢来福忙笑着行礼,“还好,外头有人找枫公子找到夏宅没见到他的人,又找到谢府来了,老奴要去通知枫公子呢。”

“哦,那你去吧。”

谢来福朝云曦点了点头小跑着走过去叫谢枫。

“顾家公子约公子到永福茶楼吃茶,这是送来的贴子。”谢来福将一封贴子送上。

谢枫随手翻开来看,顾非墨约他?

又想到赵玉娥也与人要到永福茶楼吃茶点,他便没再敲门了。

只对一旁李妈妈说道,“劳烦妈妈好好的劝说玉娥,枫先告辞了。”

“会的,会的,枫公子不用担心。”李妈妈笑道。

谢枫又朝着门缝里喊了声,“玉娥,出门当心点,我先回去了。”

里面只有一声重重的“哼”声。

谢枫:“……”。

云曦笑了笑,朝谢枫走去。

这时,她不经意间看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正坐在左首廊檐下,眯着眼闻着手里的一枝桂花在玩。

来打听消息的青衣,正朝她轻轻地走过去。

那丫头马上将头从花枝间伸出来,扭过头来警觉的盯着青衣。

云曦挑眉,好警觉的丫头。

青衣的脚步声很轻,她居然也听得见!

但没一会儿,丫头的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朝青衣上下打量了几下,“青衣姐……”

“嘘——”青衣挥手制止她,“别大声!”而目光朝前方看去。

丫头眨眨眼便没再说话。

云曦眸色闪了闪,她们在干什么?

便也悄悄地走过去。

原来,前方一个角落里,丽儿正背对着她们,双手合什着念着什么。

青衣轻手轻脚走到丽儿的身后,躲在一棵树后。

云曦则是微阖起眼眸凝住神思去听……

只听丽儿的嘴里在念着,“求老天保佑我弟弟……,他生下来就没了爹爹,……求别伤害他……”

弟弟?有人伤害她弟弟?

而青衣说有人威胁她了?难道是她的弟弟被人挟持了?

谢枫也大步朝左首廊檐那里走去,“樱桃!”

几个丫头都吓了一大跳,丽儿慌忙回过头来,远远看见谢枫来了,吓得飞快地跑掉了。

青衣马上朝丽儿追了上去。

而那个小丫头则是规规矩矩的走到谢枫的面前,“公子。”

谢枫低头认真的吩咐着,“一会儿小姐要出门,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是,公子!”

云曦与吟雪已经走到了廊檐下,谢枫抬头看到了她们。

他微微挑眉,“曦儿,你怎么也来了?”

“曦小姐。”李妈妈和那个叫樱桃的小丫头均对她福了一福。

“你们去忙吧。”云曦只点了点头,又招手叫过谢枫。

见她微微拧着眉,谢枫心中诧异便拉着她走到无人处,“怎么啦曦儿?”

“那个丽儿,有问题!大哥马上派人查一下,看看是谁威胁了她!她是玉娥姐身边的丫头,可不能让她的事影响到了玉娥姐。”

“威胁?”谢枫眉尖一拧,“谁?”

“不清楚,我听到那丫头在说求老天别伤害她弟弟。”

谢枫沉思了一会儿,“我让人暗中跟着丽儿。”

正说着话,青衣也走来了。

“小姐,丽儿嘴巴咬得很紧,就是不肯说。”

云曦想了想,对青衣说道,“你去暗中查一下丽儿的家人,她的弟弟被人抓了。对方应该就是恐吓丽儿的人。查清楚后不用回府,暗中跟着玉娥就好。”

“是,小姐!”青衣道。

而这时,屋子的门开了。

赵玉娥从里面走出来。

她朝门口守着的李妈妈问道,“李妈妈,丽儿呢,她说宋雯约了我吃茶点,她又跑哪里去了?时间都到了呢!”

云曦眼睛一眯,丽儿通知赵玉娥,宋雯约她出门?

她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宋雯要约谁,怎么会只通知丫头?

谢枫见那边屋子的门开了,便要走过去,却被云曦伸手一拉。

她低声说道,“大哥,我觉得今天玉娥姐赴约的事,有些奇怪。”

谢枫眉尖一拧,“什么地方奇怪?”

“丽儿被人威胁,接着,她通知玉娥姐,说宋雯约了玉娥出门吃茶,这难道不像是一个圈套?”

“宋雯想害玉娥?”谢枫的眸色一沉,“刑部尚书家的小女儿?她为什么害玉娥?”

“是不是她还不知道,大哥,咱们得找出那个想陷害她的人来!”

“我知道该怎么做!”谢枫道。



赵玉娥找到了丽儿,带着樱桃朝园门这里走来,遇上了正说着话的云曦与谢枫。

她看到谢枫脸色一沉,但却朝云曦笑道,“曦儿,听说你这几日生病了,你怎么还跑出来了?一会儿夏伯母该着急了,你快回去吧,我先出门去看宋雯,晚一点回来再找你说话。”

“好。”云曦笑着点了点头。

赵玉娥也不看谢枫,冷着脸带着两个丫头从他面前扬长而去。

谢枫:“……”

云曦掩唇一笑。



云曦回了夏宅,却让吟雪也出门悄悄地跟着赵玉娥。

“小姐,奴婢跟青衣都走了,谁来服侍你啊?”

“不是还有英儿与青裳吗?快去看看,发现是谁在背后搞鬼,给本小姐狠狠地收拾着!不要手软!若以卑鄙的手段害玉娥姐,你们给我以十倍卑鄙的手段还回去!”

吟雪唇角一扯,她们的小主子天天被王爷派人困守着,这是想找地方发火吧。

“是,小姐!”



赵玉娥带着樱桃与英儿坐着马车往庆福街而来。

马车里,樱桃将头伸出车外,眨着好奇的眼睛东看西看。而丽儿的一双眼睛却不敢看赵玉娥,低着头紧张的抓着裙子。

赵玉娥心中一直在生着谢枫的气,对于丽儿的反常,她一点也没有发现。

樱桃年纪小,来京中的时间也不长,看不懂丽儿的心事。

因此,主仆三人倒也没什么话说。

很快,她们的马车到了永福茶楼。

谢枫离开了谢府后,叫出青龙去查丽儿的弟弟,也骑马悄悄地跟着她。

见赵玉娥走进了茶楼,他也马上下了马,跟着走进去。

二楼的一间雅间里,门微微开着一条缝。

端敏从缝隙里看到二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来,那脸色马上气得一黑。

她咬着牙怒道,“这二人怎么同时来了?得让他们分开!”

王嬷嬷马上回道,“公主,您放心吧,老奴已安排好了,不会让谢枫帮着赵玉娥的。”

“你们做事都仔细点!谢枫这几日一直不见我,约他出来不容易!”

“是,公主!”

王嬷嬷走出雅间安排去了。

端敏又朝一旁的四个护卫说道,“待会儿王嬷嬷引开谢枫,你们马上去找那个赵玉娥!给本公主狠狠地收拾她!她的姿色你们也见过了,不会让你们吃亏!”

“是,公主,属下们一定谨听公主之令!”四人一齐应道。

赵玉娥的姿色,那还用说?

她的母亲,当年可是京中有名的美人,她当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端敏又问跟着出门的小太监,“皇叔请来了吗?”

小太监回道,“请了,奴才刚才还在楼下看到王爷的马车了呢!他的贴身随从青一也到了!”

端敏得意的一笑,“很好!你们办好这趟差事,本公主一定不会亏待你们,官升一级,人人不会少!”

“多谢公主!”小太监喜得忙磕了个头。

“好了好了,快去准备去!本公主也要赴约了!”



谢枫一直盯着赵玉娥,但没走多远,却被人拦住了。

“呀,这不是新科状元吗?真是巧啊,今日在这里遇上你了……”

拦住他的正是兵部的一个侍郎。

谢枫挑眉,他与这人又不熟,便随便的应付了两句,但却是这么一会时间,赵玉娥已经走得不见了踪影。

他的脸顿时一沉,推开这人马上大步朝里走去。



赵玉娥带着人来到了二楼的一排雅间前。

丽儿朝那排房间看了一眼,说道,“小姐,宋小姐说,就是这间‘梅’字雅间了。”

赵玉娥抬头看了一眼,丽儿与樱桃说道,“你们在外面守着!”她一个人推门走了进去。

两个丫头一左一右地守在门边。

丽儿低着头,伸手按着扑通跳个不停的心口。

而这时,忽然从楼梯口蹿出几个人来,挥拳朝两个丫头揍去。

丽儿吓得正要尖叫,被一人的掌力一劈给劈晕了。

樱桃的脸色一冷,抬手开始还击。

两人打一个小丫头,在楼道里乒乒乓乓打了起来,樱桃年纪虽然小,但应付两个大内护卫,居然也不会吃力。

藏在暗处的吟雪暗暗吃了一惊,这丫头什么来历?这么厉害?

但,厮杀久了,恐怕会引来同伙。

吟雪便想上前帮忙,哪知被追来的青衣伸手一拉。

青衣弹出几粒石子击向樱桃,帮着对方打晕了小丫头。

吟雪低声冷喝,“你干什么呢你?”

“嘘,有好戏!”青衣扬眉一笑。

“什么好戏?”吟雪眨眨眼,青衣笑得神秘,她搞什么呢?

“跟我来!”

等那两个茶楼的仆人将两个昏死的丫头扔进了楼道离开后,

青衣带着吟雪到了赵玉娥走进的那间“梅”字号雅间前。

她弯了弯唇角,将紧挨着的另一间雅间的名牌“菊”,与这间的名牌调换过来。

赵玉梅进去的雅间“梅”换成了“菊”。

吟雪眨眨眼,正要问她为什么这么做时,楼梯口响起脚步声。

“走,藏起来,一会儿看戏!”

不多时,一个年轻女子一身香风阵阵的走上二楼。

两人的眼神顿时一眯,端敏公主?她怎么在这儿?

只见端敏走到‘梅’与‘菊’的两间雅间前看了看,得意的勾唇一笑,毫不犹豫的推门进了“梅”字房。

两人正诧异端敏怎么来了时,没一会儿,四个男子走上了楼梯。

有人伸手一指“梅”字号房,低声说道,“是那间!走,进去,里面有小美人呢!”

四个人鱼贯而入。

吟雪眨眨眼,幸亏是青衣换了名牌,这间‘梅’字号房其实是刚才的‘菊’字房,里面进去的是端敏。

赵小姐进的是另一间,要是不换的话,或是她们都不在的话……

赵家小姐的清白可就毁坏了。

她心头一沉,害人的那人,心思可真是歹毒!

哼,不过小姐说了,要十倍的还给害人之人!

而那端敏刁蛮任性蛮横不讲理,让她吃吃亏也好。

两人看见端敏进错了屋子,就当没看见,至于四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在里面干起什么事来,她们不管!

当然,有热闹看,最好不过。

又过了一会儿,谢枫也走上来了。

一个茶楼的小二跟在他的身后。

谢枫眯着眼看向那小二,并递了一角银子给他,“小二哥,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绯色衣裙的十六七岁的小姐,带着两个小丫头来过?”

小二的眼珠子一转,“没有。”

躲在暗处的两个丫头一拍大腿,纷纷在肚子里说道,“有,你家媳妇在里面呢!呆公子!”

谢枫正要转身去别处找,忽然从‘梅’字号房里传来一声年轻女子的尖叫。

谢枫大惊失色,转身要朝那间雅间跑去。

却被小二伸手一拦。

小二一脸堆笑,“公子,我想起来了,你要找的人在这间呢!”说着,便将他往“菊”字号房前推。

“胡说,那么,那间屋子的人是谁?”谢枫推开他大步朝“梅”字号雅间走。

这里只有两间雅间,那尖叫的女人是玉娥的话……

他袖中的手指都开始微微发抖,抬脚正要踢开雅间门,

但这时,“菊”字号的门开了,赵玉娥冷着脸站那里。

“谢枫!”她怒道。

谢枫看到她安然无恙,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上前拉着她的手,“玉娥?你没事吧?”

“有事!气的!都是你跟着我,这下好了吧,时间来晚了,宋雯都走了。”赵玉娥横了他一眼,推开他便往楼下走。

谢枫忙上前去追她。

而那小二则是吓傻了,完了,赵玉娥怎么在“菊”字号房里?

那“梅”字号房的人又是谁?

他吓得一脸惨白,拔腿就往楼下跑。

“小安子?你怎么在这儿?公主呢?”楼梯口,一道玉色人影一晃,段奕已走到了二楼。

他双目似剑盯着准备跑掉的小安子,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有三公中的张太傅,与刘太保,和新到兵部顶了江尚书一职的刘皇后的大侄子刘栋。

同他一起走上来的,还有被众人拦住的谢枫与赵玉娥。

一身小二衣衫的小安子脸色惨白,“奴……奴才正找呢,公主身边跟着王嬷嬷……”

“那本王就放心了,你既然来了,就给本王当当差吧,本王的随从青一忽然说肚子疼,去看大夫去了。”段奕朝小安子温和一笑,说道。

小安子只得硬着头皮应道,“是。”

而他心中则是七上八下。

那间雅间里,千万不要是公主啊,否则,刘皇后会砍了他的头!

段奕伸手指着“梅”字雅间,“将门打开,公主说有重要的事情请本王做主,就是这一间!”

小安子的身子一抖,几乎要倒下了。

那里面放在一屋子的合欢散,又听到女人的一声尖叫声,不用说,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面前这些人都是朝中一品大员,他哪敢开门啊。

“打开!”段奕盯着他,眸色一沉,“难道让本王与几位大人站着吃茶?”

“……是。”小安子咬了咬牙,上前将门推开。

里面的声音马上传出来。

男人女人靡靡的声音一阵一阵,白花花的几团肉翻滚着,画面香艳。

段奕微微扯唇冷笑一声。

站在最后面的赵玉娥脸一红,忙转过身去,同时伸手一拉谢枫,低吼一声,“不准看!”

哪知,里面的女人叫住谢枫,“谢枫,你给我站住!你……你居然让人来害本公主,本公主……要到皇上……皇后娘娘那里告你……。灭你满门!”

小安子与刘栋吓得浑身一抖,忙上前关了门。

小安子是吓着了。

刘栋是一个头两个大,公主表妹将他请来看戏,这是……看她的胡来?同时四个?

他揉了揉额头,该怎么跟皇后姑姑说这事儿?

谢枫的脸色顿时一黑,将头扭过。

段奕背过身去,笑了笑,大声说道,“端敏,你屋子里的四人,本王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都是你的人吧?而且,引着本王们来的,可是你的小太监小安子!谢枫害你?公主,诬陷朝中命官,哪怕是一国公主也是要受重罚!”

一向最是看重名节的刘太保与张太傅,窘得忙拿袖子挡着耳朵,两张老脸黑一阵白一阵。

“公主,白日宣淫,就休怪老臣们到皇上皇后娘娘那儿弹劾你了!哼!”

两人捂着耳朵飞快逃离这里,丢死人了,年纪一大把的看这场面?孙子都会打酱油了!居然还丢了老脸。

段奕则是扬了扬眉,轻笑一声,“端敏,小叔叔很忙,你就自己玩吧!”

他拂了拂袖子,大步朝楼下走去。

屋子里,端敏正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四个男人轮着折磨她。

偏偏又是她最看不上眼的四个卑贱的侍卫。

她气得尖叫一声,“呀——赵玉娥死贱人,走着瞧!”

赵玉娥却是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玉娥,你去哪?”谢枫跟在她的身后。

她冷脸,“回家!”

…。

众人都走了,小安子吓得也跑掉了。

吟雪与青衣没走,两人从屋檐上轻轻跳了下来。

青一朱雀二人从楼道里拎出被打晕的两个丫头,丽儿与樱桃,扔到吟雪与青衣的面前。

小丫头樱桃自己醒了过来,看见面前都是认识的人,莫名其妙地眨眨眼。

她揉了揉被石子打疼的后脑勺问青衣,“青衣姐,你为什么打我?”又后知后觉一惊,“呀,我家小姐呢?”

小姐要是丢了,大师兄会将她剁成肉泥。

她吓得脸色一白,从地上跳起来。

青衣伸手摁着她,平静说道,“别慌别慌,玉娥小姐由枫公子陪着你,你就别去碍眼了,一会儿姐姐会送你回去的。”

“哦……”樱桃松了口气,乖乖的站在一旁。

吟雪伸手将丽儿一拍,丽儿幽幽醒过来。

她眨眨眼,待看清面前的人都冷着脸看着她时,她心中咯噔了一下。

“小……小姐呢?”

青衣挑眉,怒道,“问你自己呢!丽儿,说,你为什么要害赵小姐?她对你对你们家,可都不错吧?你倒好,吃里爬外!差点害死她!”

“我……我哪有害她?”

“还狡辩!”青衣冷笑,“是不是那几个黑衣人命你将赵小姐约到这里来的?你别说不是!我都查得一清二楚了!”

“是,可是,我没有要害小姐啊……”丽儿哭了起来,“我只是答应宋家二小姐约出小姐而已……”

青衣唇角一撇,重重地哼了一声。

“胡说,宋小姐这几天都不在京城!怎么会约赵小姐?你还在狡辩!”

“可……那些人说……是宋二小姐约小姐……”

青一不耐烦,提着丽儿走到那间挂着“梅”字名牌的房间前,将她的耳朵贴在门缝上听着。

“听到没有?里面是什么声音?”

丽儿的身子一抖。

因为里面正响着男人女人的肆意靡靡之音。

虽然她未嫁人,但听过老嬷嬷们说过闺中之事,不用说,里面在上演着男欢女好的场面。

“这……”她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

“哼!”青衣走到她的面前说道,“要不是我将两间屋子的牌子换了,现在里面的那个女人就是你们小姐了,你说,你这么害她,你对得起她吗?”

丽儿吓得不轻,“那……那里面的人现在是谁……”

吟雪这时走来拍拍她的肩头,讽笑着说道,“每天恨不你们小姐死的人是谁?”

“公主?”丽儿一脸惊讶。

“惊讶?你居然会吃惊?”吟雪怒了,“你自己回去跟你们小姐解释!哼,我们家小姐都要嫁人了,还来操心你们家的事!”

青衣与吟雪带着丽儿去了谢府。

但青一与朱雀还没有走。

青一摸着下巴转着小眼珠子,阴阴笑着。

朱雀被他笑得心里发毛,“王爷的第一婪宠,你笑什么?”

“你才婪宠,你全家都婪宠!”青一怒得追着朱雀打。

他以前只是与王爷联合演戏而已,他哪里是婪宠了?

朱雀抱着头躲开他的拳头,“青一,说正事,那屋里的几个人,就这么放过他们?那可是公主,她有一个驸马,有几个面首,别人都没法说她,一次送她四个,她还赚了!”

“哼,想得美!”青一弹弹袖子,嘿嘿一笑,“我有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朱雀忙问道。

青一扬了扬眉,“记得上回那安氏想算计夏夫人,被曦小姐怎么收拾的吗?”

朱雀眸色一亮,“对,就这么办,对付脸皮厚的人,就该这么办!”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茶楼前,下午正是喝午后茶的时间,我特别多。

这时,永福茶楼的二楼,忽然“哄”的一声倒下一堵墙。

将过路的人吓了一大跳。

但没一会儿,有人惊呼起来。

“咦,那二楼的一间屋子里是什么……”

“呀!活的?能动哎!”

青一与朱雀的脸上蒙着面纱,二人跳到空地处,一人手里拿着一面锣,哐呛哐呛的死劲敲起来。

“快看,快看这里!活春宫啊!百年一遇,这位上阵的女子可是公主殿下啊!看一次,只要一两银子,机会不能错过!包你学会,到了洞房不会手忙脚乱,现场学习啊,要看要学的赶紧排队啦!”

两人敲一会儿锣,讨要一会儿钱,不多时,便装了半只锣的银子。

端敏被人算计一把,她除了对这四人的相貌不满意,也没觉得什么,公主可以收一个驸马,暗中养着几个面首。

但现在被路人看到了她不穿衣服的模样,那简直是最大的耻辱。

偏偏这屋里放了大剂量的合欢散,不光她拒绝不了,这四人更是疯狂的折腾着她,哪里赶得走?

该死的这两个蒙面人是谁?她不会放过他们!

……

赵玉娥与谢枫两人坐着马车回谢府。

赵玉娥全程冷着脸。

“玉娥,还生气?”谢枫一路哄着,“要不,你打我一下?”

“我打你干什么?”她咬着唇,斜了他一眼,“今天的事,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吗?上马车前,吟雪都跟我说了,是端敏想害我,被我侥幸逃脱了!她反而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都怪你,惹着这么个女人!她居然用这种龌龊的手段害我!”

“我也发现了,我在暗中护着你啊!”

“她是公主,你能暗中护着,能明面上护着?她欺负我的时候,你不是也没办法吗?”

谢枫一怔,但旋即一笑,“她现在的淫。荡模样被三公中最古板的太傅太保看见,还能有好日子过?”

赵玉娥瞥了他一眼,心中也是鄙夷着端敏。

“我问你。”赵玉娥忽然一把揪住谢枫的衣领,眯着眼,咬着牙,一脸凶相,“刚才屋里的情景你看清了吗?”

谢枫摇摇头:“没看清?”

“没看清你一直面对着那屋子看干嘛,奕亲王都早一步转过身来了,你还在看,当我没看见!”

谢枫:“……”他揉了揉额头,“我只是想看看那几个男人是谁?”

“那你看清是谁了吗?”赵玉娥沉着脸。

“没看清。”

“看了那么久都没看清?你是不是在看端敏那个刁蛮女人?光着身子好看些?”赵玉娥的音量都拔高了几分。

谢枫:“……”

他哪里会去看端敏?他确实是在看男人的脸。

想看看那几人是谁,是谁要害玉娥。

但那些人的头发都散着,看不清脸孔,才多看了一眼。

“哼,我以后都不理你了!”赵玉娥拿起一副棋盘放在两人中间,斜睨一眼,“不许靠近我!”

谢枫:“……”

忽然,外面赶车的阿海尖叫一声。

谢枫眸色一变将赵玉娥伸手一拉护在怀里,“阿海,怎么回事?”

阿海没回答,却有一人忽然踢开车门,伸掌就朝赵玉娥劈来。

谢枫护着赵玉娥身子一转,同时腾出一只手朝那人还击。

那人却冷笑一声,另一只手一闪,一只短箭刺向谢枫。

那只箭的箭尖上泛着幽兰的光。

有毒……

而箭柄上是两只蛇头!

------题外话------

感谢:各位亲的支持o(∩_∩)o

云墨微凉 2钻石10朵鲜花

]xiaoxsy 1朵鲜花

淡淡的習慣 (5热度)评价票

WeiXin7b3c44e0f7 1月票

淡淡的習慣 4月票

南夕颜 1月票

魅影妖娆 2月票

130**2135 1月票

]139**5607 2月票

——

另:写给腾讯书城的亲们,

这里需大量推荐票,谢谢各位看文的亲,爱你们,么么达。╰(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