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章 乖乖的等着出嫁/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曦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段奕正站在曦园的廊檐下。

玉冠高束于墨发上,云纹暗底玉色长衫,清贵俊雅,正眉目温和的看着她们。

从梅州回来,她只在当天晚上看过他一回,她就再没看见他。

有时,她一早醒来,发现床榻一侧是温的,她便知道他晚上来过了。

其实也不用问,她也知道他一直在忙。

太子与淑妃出事,朝中群臣的反应,元武帝的反应,都需要他去应付。

还有——他们的大婚事宜。

“小奕,你怎么来了?”德慈站起身朝他招手。

“来看看曦曦。”

段奕微微一笑,抬步朝屋里走来。

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云曦的身上,一直走到她的身边。

段奕拉过云曦的手,紧紧的攥在手里,“母后,当年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德慈目光温和的看着二人,说道,“哀家只是不想曦曦心中存有什么想法却不说,怕她委屈着。”

“太后。”云曦从段奕的手里抽出她的手,走到德慈的面前,“云曦并没有完全不记得当年的事,事情的真相,云曦知道,也不怪您。所以,您就不要再记在心里了,都过去了。再说了,当年您的年纪也小,这不是您能左右的事情。”

因为,她记得母亲在临终前质问一个杀她的黑衣人,“你是阿盈的人?”

她当时不知道阿盈是谁,就在林素衣杀淑妃时,喊了淑妃的名字——端木盈!

那么,事情的真相还用说了吗?

该死的人已死,最后的凶手,也渐渐的浮出水面。

她一定要找到那个在双头蛇短箭上抹毒药的人。

德慈起身走到她的面前,握着她的手,温和看着她,

“哀家会将你当女儿一样对待的,你放心到王府吧,小奕也不敢也不会欺负你。”

云曦回头看向段奕。

段奕一脸苦相,“母后,大多时候都是曦曦在欺负儿子。”

“你皮糙肉厚,欺负一下没关系。”德慈挑眉横了段奕一眼。

段奕,“……”

“行了,你先站外面去,哀家跟曦曦说几句话。”

段奕皱了皱眉,“母后,你可再不要说些吓着她的话。”

“哀家都说了,会将她当女儿疼着,要你瞎操心?”

段奕朝云曦微微一笑,走到屋外园子里去了。

她从窗户缝隙里看去,只见他站在墙角赏着桂花,风姿绰绰,那是她——将来的男人。

“云曦啊。”德慈拉着她的手走向软榻并排坐下。

云曦一惊忙站起身来,“太后,这不合礼数!”

“坐吧,这里只有咱们俩,像平常人家的母女一样坐着说说话。”

“太后,您要跟云曦说什么?”云曦无法,只好侧身坐下。

将来到王府有的是时间说,何必急于一时?

德慈抚了抚她的脸,温和说道,“最近胃口怎么样,吃不吃得进东西?”

“能吃进点粥。”

“那就好。”

德慈点了点头,又从袖中取出一对玉佩放在云曦的手里,“这是端木氏家族的传家信物,现在,传给你和段奕。”

云曦朝手里看去,两块手心大小的古玉,浅金色,这是少见的金丝玉。上面刻着奇异的花纹与文字。

她心中讶然,“太后,为什么传给我,为什么不是端木舅舅?他才是真正的端木氏传人!我母亲只是养女啊!”

“可,你的母亲是国主,他不是!你应该能看得懂上面的字。”德慈握着她的手,“好好拿着。本来是传给你母亲的,只是……后来出了意外,你端木舅舅就放在了哀家这里。你也大婚了,是时候给你了。”

信物?云曦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看向手中的玉佩,“多谢太后,云曦收下就是了。”

她起身朝德慈行了一礼。

德慈忙上前扶着她,眼眸间渐渐的湿润起来,张了张口又将话咽下了。

云曦心中诧异,想了想还是问道,“太后,您……特意来夏宅,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说?”

绝不是仅仅送一对玉佩这么简单。

“曦曦。”德慈朝屋外的段奕看了一眼,微微一叹道,“小奕……他真的真的,喜欢你,你……绝对不可以辜负他!”

原来她是不放心这个,云曦微微一笑,“不会,我也喜欢他。”

她活了两世,发现,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

德慈目光直直看着她,微微皱着眉头,“可他对你,不仅仅是喜欢!虽然这话从哀家的口里说出来,有些替他说话的嫌疑,但,事实上,他付出了许多。”

“……”

“那年他从北地回来,他说喜欢上了一个小姑娘,但……不小心弄丢了,他愧疚得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吃不喝过了三天,出来后,又匆匆离京,去寻你,一寻就是五六年。”

“我知道……他一直在找我!而且,他舍了半条命的来救我。”救她再活一世。

“不止这么多!曦曦。”德慈叹了口气,“以他的血统,在太子失事皇上又病卧不起的时候,他完全可以操纵朝纲,而自立。”

云曦抬眸,心中呼吸一顿,“那么他……”

朝中的事,没人跟她说,她也出不去无法打听到。

段奕的想法……究竟是什么?

德慈又道,“可他却拥护起了皇上的幼子——瑞小侯爷。他说,他可以为你翻了这天下杀了你的仇人,但却不会坐天下!他不想你成为第二个顾凤!那样一个强势的女人却死在吃醋的后宫女人之手!他不想看到!”

“……”

“若他登上九五之位,难免会平衡朝臣的势力而娶了他们的女儿,他说,如果那样,就会让你受委屈。所以他放弃了,他甚至都不考虑立侧妃!”

德慈的话将她惊在当地。

段奕喜欢她,她知道。

他舍了半条命救她再活一世,她都知道。

但,他却为了她不受委屈而放弃了那个位置,却让她大为意外。

她早就做好了他登上那个位置的心理准备。

她也准备着成为第二个顾凤,同他身边的女人争风吃醋,一斗到底。

所以,她才培养着双龙寨的人,散尽宝藏给梅州城民,让这两处成为她的私军。

但段奕……,她的心里攸底揪起……



德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一点也没有印象。

当面前的光线忽然一暗,才将她从思绪中拉回。

段奕正俯身看着她,唇角微微勾起,溢着浅浅笑意。

“娘子在想什么?未来婆婆对你说了什么家训?嗯,放心,进了王府,无论你们婆媳将来发生什么大战,为夫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云曦:“……”

他忽然将她打横抱起,走向床边。

云曦马上紧张的看向外面,双手抓着他的胸口衣襟,低吼一声,“段奕,现在是白天,不可以胡来。”

段奕的脚步一顿,半眯着眸子,“曦曦,你这小脑袋里装着什么?我只是看看咱们的小宝贝有没有想他爹,你以为为夫想干什么?”

她眨眨眼,“……”然后咬牙,还是被他吓的!

每回抱起她到了床上就开始动手动脚。

段奕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先给她把了一会儿脉,又伸手抚向她的小腹。

云曦的呼吸一顿,他们的……宝贝?

段奕将耳朵贴在她的小腹上,听了一会儿,皱起眉头说道,“什么也听不到?难道他在睡觉?”

她不禁好笑,“段奕,我都感觉不到,你怎么能听到?”

肚子平平的,段奕不说她怀孕了,她根本就不知道。

“本王家的小宝贝,应该比其他人家的聪明!别人家五个月能听到动静,本王的宝贝……两个月就应该能听到。”

云曦一阵无语。

再聪明,也没有两月不到会动的啊。

段奕不放心,又换了只手把脉。

而这时,他看到了她的左手心上划开的一条口子。

顿时,他的眸色一沉,“曦曦……”

云曦将手往回夺,她讪讪一笑,“不小心而已。”

段奕盯着她的脸,眸色越来越沉,“青裳!”

青裳吓得小跑着在外间的珠帘外停下,“主……主子。”

“你们女主子的手怎么回事?”

“你别为难她,是我自己的主意。”云曦道,又朝外面的青裳说道,“你先下去,这事儿,我跟王爷说。”

“哼,你还护着她?下回,你要是再受伤了,本王就重罚她们!看护不周,就得受处分!”

云曦抓着他的手,拧眉说道,“段奕,因为中毒的是我大哥,我不能不救他!”

“谢枫?”段奕眸色一沉,“怎么回事?”

“大哥带着玉娥姐从永福茶楼回府时,路上遇上了刺客的偷袭,刺向玉娥姐的是一枚双头蛇短箭,上面抹了毒!大哥为救玉娥而受了点皮外伤,却因此中了毒。”

“双头蛇箭?”

“没错,而且,大哥中毒后的脸色同我父亲死时的一样,段奕,我怀疑,当年的刺客与刺杀大哥和玉娥姐的人一定有联系!”

“……”

“而那个人刺杀时,不杀大哥,却杀的是深闺小姐的玉娥姐,所以,我怀疑,那人跟端敏有关,或是跟刘皇后有关!玉娥姐最近也只得罪过端敏!”

段奕的脸色越来越沉,“刘皇后——”

他沉思一会儿,又微微笑着捧着云曦的脸,“短箭的事,你不要多想了,自有本王来查。你就乖乖的在夏宅里候着,等着本王后来迎娶。嗯?”

…。

段奕这一天都在夏宅陪着云曦,美其名曰,同他的小宝贝多多建立感情,让小宝贝早日同他说上话。

云曦哭笑不得,到了时间才能说话,急也没用啊!还在肚子里呢!

次日一早,段奕陪着云曦吃早点。

从王府来的十个厨娘,翻着花样做着粥点给云曦吃。

她吐得根本吃不进硬的食物,每天的食物不是汤,便是粥,反正吃了马上吐,她也无所谓。

这时,外面青衣来回话,“主子,府里的老管家请您快回去!问您一些婚宴的事呢!”

段奕朝外面看了一眼,拿过帕子给云曦拭掉唇角的汤汁,温声说道,“我先回府,你安心在夏宅歇息着。”

“知道了。”云曦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

段奕从昨天晚上一直叮嘱到现在,就担心她乱跑惹事。

她心有力,可脚没力啊。

段奕走出屋子,青衣朝屋里喊了声,“小姐,奴婢送送主子。”

云曦只“嗯”了一声,她口里正反酸想吐,并没有注意到青衣的神色不对劲。

一直到了曦园的外面,段奕才问青衣,“说吧,出了什么事?”

“主子。”青衣小声的说道,“按着主子的吩咐,三青已经找到那个袭击玉娥小姐的人了。”

“是谁?”

“景姑!”

段奕眸色森然,“是她?她究竟是谁的人?这个婆子先是跟西宁月,后又是淑妃,可最后查到,她居然是刘皇后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