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章 嫁给我,你是否欢喜?/毒女戾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鞭炮声一阵响过一阵,宋雯与燕诗莹两人嘻嘻哈哈拿云曦取笑。

“哎,云曦,你脸红什么?”宋雯哈哈一笑。

燕诗莹伸手捏捏宋雯的脸颊,“还说呢,你上回遇到那个叫什么的公子,不也是脸红了?”

“我哪有?啊……,外面来了好多人,是不是王爷来了?”宋雯踮起脚朝窗外看。

“王爷怎么会来后宅?王爷会在前厅等着,是不是,云曦?”燕诗莹也笑道。

青衣走过来,笑道,“两位小姐,我们家小姐头次出阁,哪里会知道?”

云曦安静地坐着,瞧着身边的人个个欢喜,人人在忙碌,她反倒像是个局外人般无所事事。

而这中心之人真的是她?

阵阵脚步声响后,夏玉言带着八个喜婆进了曦园。

“曦儿,王爷的迎亲队到了。”

“嗯,我听到喜乐声了。”她微微一笑。

从那声巨响的鞭炮声响过后,她便屏息去听前院的声音,不只是喜乐声,还有人们拜见段奕的问安声。

“青衣,快取小姐的盖头来。青裳,喜花取来,一会儿给王爷和小姐戴。”夏玉言忙着指挥丫头。

“夫人,还早呢,迎亲的众人吃了酒才能迎新娘子。离吉时还有半个多时辰呢。”桂婶笑道。

“半个时辰一晃就过了,准备着。”

八个喜婆,穿得一身喜庆,发髻上插着艳红的喜花,分别站在她的两侧。

云曦往那几人的脸上的瞧去,个个长相福气,五观端正。

她暗自好笑,段奕细心到连几个喜婆的长相也不放过,这在京中是挑了多长时间才挑到的?

桂婶昨天对她说,凡是参与喜事的妇人,必须是儿女双生,家中高堂健在,自己身子康健,而这喜婆又要会说吉祥话,寻起来也是件不容易的事。

这时,夏玉言忽然将她拉到屏风后,神色带着神秘。

“什么事啊,娘?”

“曦儿,今天晚上洞房花烛夜,你也是可以的。”

“可以什么?”她挑眉看向夏玉言,一脸疑惑。

夏玉言压低着声音,“傻孩子,洞房之夜你说可以干什么?那个……若王爷有要求,你目前的身子情况是可以的,今天一早你还未醒时,娘请了吉庆药房的两个女大夫给你瞧过身子,你的身子骨很康健,不影响晚上你们两人的圆房。只不过,要稍稍节制一点,一次,一次就行了。”

云曦:“……”

夏玉言居然连这事儿也操心?

云曦脸上一阵火辣辣。



从前院开始响起爆竹声开始,曦园,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一会儿是赵玉娥来看她,一会儿是谢甜来打趣几句。

又是谢老夫人亲自来查看她的嫁衣是否穿得周正,又说了些为人妻,以后为人母时需要注意的事情。

当谢枫进来的时候,屋子中的喧闹才稍稍静了一些。

“曦儿,吉时到了,哥哥来送你。”

她抬眸看去,谢枫的眼底闪着不舍的情绪,她虽不是他的亲妹妹,他却待她如手足。

他护她宠她,事事关心她。

“谢谢哥哥。”她微微一笑。

青衣正要往她头上盖喜帕,门口又有声音传来。

“不,本王来接她。”

众人一齐朝门口看去,身着一身喜服的段奕正缓缓走进来。

云曦怔怔看向他,正迎上他温柔似水的目光。

此时的段奕,一身华贵的朱红喜服精雕细琢,越发衬得他面如冠玉,风度翩翩。

才一晚不见,他仿佛敛天地精华而来,将这屋中所有的人和物,都比了下去,他才是那最璀璨夺目的一个。

“参见奕亲王。”除了云曦,屋中所有的人都跪下了。

段奕一手一人扶起谢老夫人与夏玉言,又朝谢枫点了点头,这才朝床榻那儿看去。

他朝她走近两步,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目光中带着前所未有柔情。

他的小女人坐在床榻边上,正怔怔的看着他。

一身喜服,头上是他花了近六年时间打造的九凤金冠,她的眼角微微上扬,双眸中藏着娇嗔,抹了淡淡胭脂的脸颊,艳若三月桃花。

这是……婉婉的脸。

他呼吸一窒,眸光微缩。

他深深记得那年的秋天,那片枫林里,他身负重伤藏在一堆枯叶里,他以为他要死了。

有一双稚嫩的小手拔开了盖在他脸上的枫叶,印入眼帘的,是一双黑如墨石一样的杏眼,艳如樱桃的唇,和三月桃花般的脸颊。

“你睡在这里不冷吗?我带你去我家,我家里可温暖了。”她眨着大眼睛说道。

两里多路,从中午走到天黑,十岁不到她是怎么拖着奄奄一息的他到了她家的?

至今他都想不明白。

“我来接你来了。”他缓缓走到她的面前,微笑着俯身朝她伸过手去。

“好……”她道。

段奕带着云曦并没有马上到前院,而是到了供着端木雅与谢宏灵位的小院。

两人在灵位前跪下。

“先生,夫人,小奕找到婉婉了,今后,再也不会弄丢她了。从今天开始,她便是我段奕的妻子,今生唯一的女人。我会一如当年那样护她宠她,请您们二位放心。”

云曦偏头看他,段奕回过头微微一笑,更加握紧她的手。



她一直在后院,没想到前院这么热闹,几乎所有的屋子里都有宾客。

谢府的管家谢来福来到夏宅,正在指挥着仆人们。

云曦与段奕走到正厅的时候,屋中又备了香案,两人朝上首的谢老夫人与夏玉言行了长辈礼,这便是真正要告别夏宅了。

谢枫做为娘家的哥哥在一旁陪着云曦。

她在夏玉言含泪的目光下盖上喜帕。

府门大开。

段奕牵着她的手,谢枫在另一旁扶着她的胳膊,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竹声中,她被段奕与谢枫扶进了十六人抬的大轿子。

喜乐声起。

几个喜婆高声的唱喝着,花轿缓缓前行。

十六人抬的大轿子,十分平稳。

她掀起喜帕朝轿中看去,轿子宽大得可以躺下休息了。

左右两侧堆着几个盒子,她好奇的打开来。

待看到里面的东西,不禁嘴角一抽。

段奕倒底将她当作几岁?

只见那几个盒子里,放着各种果脯与小干果,一个盒子里放着几本话本子。

轿子外面有人在轻轻的敲着轿杆。

她附耳过去,只听青衣低声说道,“小姐,哦不,王妃,主子说,轿子会在城中转上两个时辰,您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吃吃东西看看书,累的话可以睡觉。街上的百姓中,有不少双龙寨的人和青隐卫暗中护卫,不会出任何事情。”

云曦:“……”

走两个时辰?段奕这是要带着她走遍整个京城?

“王妃。”青衣又道,“您放心,今天抬轿子的是您的四个护卫和青一他们十二个青隐卫,不会颠簸,你放心睡好了。”

她哪敢睡?发髻歪了怎么办?

青衣仿佛看穿她的心思,又道,“王妃,发髻歪了不用理会,那宽大的喜帕盖住了,谁也看不见不是?王爷说,一会儿进了王府,他会帮您重新梳头。”

云曦:“……”

街上闹哄哄的,她睡得着才怪。

“知道了。”她淡淡回了一句。

轿子缓缓而行。

街上有不少的百姓在议论。

“这可是老夫活了六十年见过的最盛世的迎亲了。这彩礼担子有足足五百担呢,看,摆了长长的一条街。”

“这算什么,你看这街上,满街的红绸,这得花多少银子?王爷对这位王妃,可真是上心啊。”

“是啊,也不知谢家这位小姐前辈子修的什么福,也没听说有什么能耐啊。”

云曦微微挑起轿子的帘子朝外看去,不禁让她吃了一惊。

只见大街的两旁,树上,垂着千万条红绸缎,随风飘飞;沿街的房子,房梁上也裹着红绸缎,甚至连街道两旁的空地上,都三步一柱的竖起了木杆,上面也飘扬着绯红的绸缎,在风中猎猎作响,在眼前形成了一片火红的海洋。

他说,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史无前例的迎亲场面。

骑马走在轿前的段奕仿佛窥见她的心思,侧身回头朝轿子这里望来,正看到她偷偷朝外看。

“曦曦——”

她一惊,忙将头缩了回去。

段奕弯唇一笑。



轿子走了半个多时辰,也不知走到了哪条街。

这时,有马匹疾驰而来,然后是朱雀的惊呼声,“保护花轿!”

接着,青一等人的声音都响了起来,“护着轿子!拦住来人!”

青衣跟青裳也肃然说道,“王妃,您坐好别出来!”

吟雪的手在轿杆上拍了拍,低声道,“小主,是顾非墨呢,没什么大事!您别担心。”

云曦眉尖一拧,顾非墨,他在搞什么?

她掀起轿帘的一角朝外看去。

果然,顾非墨着一身银色铠甲,骑在他的“一点墨”骏马上,手中捏着一杆系着红绸的长枪,长枪的枪尖在阳光下泛着寒光,而他一脸煞气的盯着段奕。

她皱了皱眉,掀帘子正要走到轿外,段奕马上说道,“曦曦,坐在里面别动,这里,自有为夫来处理!”

她当然知道段奕不会将顾非墨放在眼里。

但是,她也不希望段奕大怒而杀了顾非墨。

云曦一时头疼不已。

轿子外,顾非墨邪睨着眼看向段奕。

那身火红的喜服也将他心中的一团火给点起,段奕这厮居然在顾府前的长街上摆了一百个万响的炮仗,显摆是不是?

将那女人娶到手了不起了是不是?

他冷哼一声,手中的长枪“唰”的一声提起横在马背上。

大街两旁,看热闹的百姓更加沸腾了,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喂,你们说顾家公子是来抢新娘子的还是来抢新郎的?”

“抢新娘!没看见他往轿子里看了好几眼?”

“错,八成是抢新郎!王爷不久前向顾府提亲求娶顾家公子,可眼下却娶了谢家小姐做王妃,顾公子这是不服气吧?他的如意郎君被谢家小姐给抢了,这是来搅局来了!”

“咱们来打赌,看顾家公子是抢新娘还是抢新郎!”

“我赌五两!抢新娘!”

“我赌十两!抢新郎!”

“我赌一百两!”双龙寨的原二当家李安将手一伸,“这顾非墨既抢不了新娘,也抢不了新郎!他自己会落荒而逃!”

“为什么?”一伙人围着他问。

“我猜的,你们不是要赌吗?怎么,不敢赌了?”李安扬眉一笑。

“赌了!这两人在一起十年了,绝对是一对断袖!是抢新郎的!”

“你就赔吧,听说顾家公子与新娘的哥哥,原本是上下级关系,这是看上下属的妹妹了吧?抢新娘的!”

人们在热热闹闹的长街一旁下起了赌注。

抬着轿子的青隐正问着青一,“你的那个法子行不行啊!”

青一阴阴笑着摸了摸下巴,“放心吧,我数到十,这顾非墨就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而长街正中央,段奕也不说话,只用淡淡的目光看着顾非墨。

顾非墨微微扯唇冷笑,“怎么,段奕,不敢来同本公子比试?”

“谁说本王不敢?等你周围安静下来,本王自然同你比试。”

顾非墨挑眉,什么意思?

他正诧异着,忽然从人群中跑来几匹马,“顾非墨!你居然敢爽约?你约了本姑娘到观月楼相会,为什么不去?害得本姑娘等了一早上!”

“顾公子,岂有此理!你居然是个花花大少?你给了张家小姐情书,为什么又给我情书!你给本小姐说清楚!”

“非墨,你说今日到我家提亲,可又派媒人去了刘莺莺家,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顾公子——”

一大群莺莺燕燕的女子挤入长街将顾非墨的马围住了,有几人还提着剑怒指马上的他。

顾非墨神色忽然大变,头一个成两个大。

可他哪里辩解得过来?马儿又走不动了,他恼恨得弃了马儿,施展着轻功往人群里钻去。

那群女子又马上追了上去。

“顾非墨,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给林佳佳那个小贱人也写了情书?你给姑奶奶回来!”

“白灵儿,你才是小贱人!”

“你才是……”

“你是!”

“你是你是你是——”

“两位小姐,别吵了,顾公子都跑了。”有青隐卫忍着笑上前劝架。

两女子一惊,果然不见了顾非墨。

“他居然敢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到他家守着去!”

“对,走,上他家去!”

围观的众人:“……”

打赌的人傻眼。

李安心情很好的拿着一个斗笠收起了赌债,“快,给钱给钱,一人一百两啊!愿赌服输!”

他赚一点银子容易吗他?

就在不久前,青一找到他,让他发动双龙寨的人以顾非墨的口吻写情书,送给城中所有未出嫁的女子,而且要求在曦小姐的花轿出门前一一送到那些小姐们的手里。

他搜肠刮肚的写着暧昧的情话很辛苦的好吧,赚点赌债也是应该的好吧?

顾非墨被一群女人追得四处躲藏,心中明知是段奕搞的鬼却无可奈何。

他咬牙切齿将段奕家族除了云曦以外,上下十八代都骂遍了。

段奕却只微微扬了扬眉,朝身后的青一与朱雀说道,“青隐卫与阁主的护卫办事都不错,回王府后找朱管家领赏!”

“是,谢王爷!”

不罚就是天恩了,想不到还有赏钱。

青一与朱雀众人一阵欢喜。

轿子又重新上路。

云曦心中松了口气,刚要放下挑起的轿帘,却听段奕轻轻的哼了一声。

云曦:“……”

“惹事的烂桃花,晚上想着怎么领罚!”段奕轻飘飘的声音传到云曦的耳内,她身子不由得一僵。

…。

花轿到了王府。

喜乐声鞭炮声更是一阵响过一阵。

八个喜婆马上走到轿子前面来,“王妃,到王府了。”

虽然王府不是第一次来,但她心中还是难掩激动,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只见轿杆被轻轻的踢了一下,轿帘被人掀起,而她的手被一只温暖的男子手紧紧的抓起。

“曦曦,到家了。”段奕温声说道。

家?

有多少年,没听到这个字眼了?

自从父母死于非命,她寄人篱下,就不知家在哪里。

虽然夏玉言对她很好,但那只是养母,女儿身的她迟早会离开夏宅。

而段奕送了她一个家。

“恭迎王妃,贺喜王爷王妃。”

耳边恭贺声不断。

她被段奕扶出轿子。

有喜婆将一只长长红绸分别塞入她与段奕的手里,“王爷王妃永结连理枝。”

喜帕遮住了她面前大半的视线,她被段奕牵着一路向前走。

“恭贺王爷王妃!”

似乎进了一间屋子,说话的声音更多。

“这是大厅,一会儿,咱们要拜堂。”段奕俯下身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三叩首,三拜。

又有德慈太后的声音传来,“进了王府,这便是你的家了,两人一定要相亲相爱。”

“母后放心,奕当然会疼爱曦曦。”

“云曦也会与王爷相携扶持一辈子。”

她的手一直被段奕握着,此时更是握得紧。

德慈笑道,“如此,哀家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了。”

喜婆们在一旁笑道,“王爷该送王妃回喜房了。”

“看赏!”德慈笑道。

“多谢太后娘娘!”



恭贺声道喜声在耳旁渐渐地弱了,只有几个轻轻的脚步声跟在她的身后。

再往前走了几步,连那些脚步声也听不见了。

而牵着她走的段奕忽然停下来,将她打横抱起。

她紧张的抱着他的胳膊,“别,给人看见了不好!今天王府的人多。”她压低着声音说道。

“本王抱本王的王妃,谁敢说?”

云曦:“……”

没一会儿,她被段奕放下来。

接着,眼前一亮,云曦头上的喜帕被揭开了。

眼前的一幕,让她一时惊住。

这里——

她仿佛置身于一片红海。

床单被子枕头是红色的,连床前的屏风也是用血色玉石雕刻的,四周挂的幔帐是朱红的,还有床榻前放着的起夜便鞋也是朱红色的。

段奕见她的一双杏眼四处看个不停,忙伸手扳正她的脸,俯下身盯着她的眼微笑道,“难道本王还没有你面前的物件好看?”

云曦抬眸,正迎上段奕沉沉的目光。

他又将她头上硕大的凤冠取下,又一一退去钗环。

云曦心中狂跳起来,脸上更是腾起红霞。

“段奕。”她的眼神乱闪,“喜房里不是应该有喜婆吗?怎么一个人也没有看见?”

“要她们来干什么?看咱们洞房?”他唇角噙笑看着她。

“……”她忍了忍,“可,天还没有完全黑……”

“太阳都落下去了,一会儿就天黑了,再说了,就算是白天,也没人敢来。”段奕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云曦抿了抿唇,虽然夏玉言说可以可以,但她还是紧张紧张紧张啊——

“曦曦……”

段奕伸手挑起她的下巴。

她看到他的一双漆黑的眸子仿似要将人吞噬进去。

他那低沉暗哑的声音说道,“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嫁给我,你是否欢喜?”

是否欢喜?如何又不欢喜?

她心中全部是他,他舍命只为她生,她如何不爱这个人?

他前世错过他,这世怎可错过?

她踮起脚,伸手抱着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此生,唯一的心愿便是嫁给你。”

段奕呼吸一窒,“曦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题外话------

谢谢以下亲们的支持:

熊爷mihu3月票

migai09111月票

159**8551月票

138**6144月票

7243062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