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劝你死了这条心/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陆家别墅大厅。

大厅装修得不算奢侈,陆漫漫的父母都不是那种庸俗的人,尽管陆家世世代代都以经商为主。都说商人铜臭,但这种家族传下来的企业,对后代的用心栽培也就渐渐摆脱了那种粗俗,显得高贵了起来。

陆漫漫的父母都是文化人,学富五车,在文城是出了的一对模范夫妻。据说以前的陆子山不顾家人反对是执意要娶“平民家”的女儿何秀雯,硬是打破了传统的家族联姻,当时引起轰动,后来就成了一段王子和灰姑娘的佳话,到现在还会被人津津乐道。

陆漫漫是真的很佩服父亲的勇气,也真的很羡慕父母几十年如一日的感情,小时候总是幻想自己能够找到如父亲一样的“王子”,所以当帅气,礼貌,斯文,体贴的文赟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就真的将自己的所有感情倾注,以为会得到如父母一般的爱情,却没想到……

“对了漫漫,你昨晚是在古歆家吗?”何秀雯的话,打断了陆漫漫有些恍惚的思绪。

她微微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总是很容易发怒。

总是很容易在想起曾经的一幕一幕时,恨得要命。

“嗯,在古歆家。”

“你说你两个孩子也不小了,还这么腻在一起。文赟昨晚上满文城的找了你。”何秀雯说着,似乎是叹了口气,“漫漫,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和文赟悔婚,那孩子对你是真的好,昨晚上我和你爸还在说,说你错过文赟,就难再找到和你如此般配的男人了。”

般配?

曾经这句话一直在她耳边萦绕了很多年。

她也以为是这般“天生一对”。

“妈,你放心,我做的决定都不是我一时心血来潮。”陆漫漫看着何秀雯,斩钉截铁道,“文赟,配不上我!”

“漫漫……”

“我不是自大,这是事实。”陆漫漫一字一句。

何秀雯皱眉看着自己的女儿。

总觉得一夕之间,女儿就变了,变得似乎强势了些,少了曾经那般的温婉素雅。

何秀雯正欲开口。

陆漫漫的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显示,眼眸又这般动了一下。

她深呼吸,对着何秀雯说着,“妈,我上楼接个电话。”

何秀雯点头。

陆漫漫拿着手机上楼。

手机在她手上已经停止了来电的铃声,陆漫漫握着手机,将电话回拨了过去。

文赟接她电话不会超过三声。

曾经她还腻在他怀抱里撒娇问他,“为什么你能够这么快的接到电话?”

他说,“因为不愿意让你等,我很心疼。”

情话总是说得好听,到最后一刻,却又那么残忍的把一切撕碎!

毫不留情。

“漫漫。”温和的男性嗓音,仿若话语间都带着柔情。

“嗯,赟。”

“你在做什么?”

“刚从古歆家回来,在床上躺着准备睡会觉,头疼。”

“你喝醉酒就容易宿醉,下次别这么喝了。”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表现很温顺。

“下午我下班了来接你出去吃饭吧。”

“我头疼,实在不想出来。赟,你这么忙不用管我。”

“但是我会想你。”文赟说,显得那般深情,“两天都没看到你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恨不得马上把你娶回家,这样就可以天天看到你。”

陆漫漫是真的有些讽刺的。

这个男人口中的话,到底有几分是真的?还是,就从来没有真心过。

到撕碎了你真面目的那一天,你又将以怎么样的方式来面对我?!

陆漫漫眼眸一深,口气依然柔软,“我也很想你,可我今天状态真的很不好,古歆一疯狂起来怎么都拦不住,现在还头疼欲裂。”

“古歆那疯女人,也不知道那般安静内敛的翟奕怎么就看上她的。完全没办法想象他们一起生活的画面。”逗趣的话,文赟还故意笑了笑。

陆漫漫也这么附和着,“大概就是互补。”

大概就是和你惦记陆家家产一样,翟奕也这么惦记着古家的家产。

“漫漫,你今天实在不想出门我就不逼你了,你好好养养身体,明天晚上有一个市政的慈善宴会,我希望你能够作为我的女伴参加。”

陆漫漫犹豫了一秒,遂答应道,“好,我会盛装出席的。”

“不盛装也会是全场最美丽。”毫不吝啬的夸奖,总是会从文赟嘴里脱口而出。

古歆说很羡慕她有这样的老公,把自己当公主一般的捧在手心。

当年她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漫漫,不说了,领导视察工作,我爱你,拜拜。”

“嗯,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

我爱你。

你可知道,这句话有多伤人!

陆漫漫走向卧室连着的外阳台,初夏的阳光正好,灿烂耀眼,晒在身上会有些热,但不至于不能接受。

她迎着阳光的方向,眼微眯看着那一团灿烂的光晕。

眼眶终究有些红。

总是有些想不通,总是有些隐忍的情绪,让她很想要大哭一场。

她告诉自己不哭,一直默默地告诉自己,不能哭!

重生一世,是老天爷的厚待。

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她被如此的欺凌和算计!

所以,她要报复!

……

翌日。

陆漫漫在吃过午饭之后,就去了文都国际商场挑选礼服。

她和古歆约好,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达到。

这是闺蜜之间的默契,她们总是很自豪她们之间的不言而喻。

其实,两个人的性格是大相径庭的。

陆漫漫比较恬静,稳重。

古歆比较活泼,疯狂。

陆漫漫遇到事情只会静下来思考,古歆遇到事情就会大吵大闹,不顾后果,为此,在她们成长的过程中,陆漫漫少不了给古歆善后。

两个人分别挑选了自己满意的礼服,也不排斥被暴露一起在衣帽间试穿,服务小姐帮她们穿衣服的过程中,古歆就这么一直直勾勾的看着陆漫漫的身体,一脸深究的表情。

“你有什么想说的?”陆漫漫询问。

“昨晚上你做什么没有?”古歆说话从来不会拐歪。

陆漫漫睨了一眼古歆,看着穿衣镜中自己玲珑白皙的身材,“别想多了。”

“陆漫漫,你还是处吗?”古歆直白到不行。

陆漫漫眼眸微。

23岁,还未嫁人的陆漫漫当然是处。

“不是了?”看着陆漫漫的迟疑,古歆紧张的询问。

“你怎么这么八卦!”陆漫漫皱眉。

“不是说好了,谁先破处都要说出来的吗?你居然要瞒我!”古歆一脸受伤。

陆漫漫无奈,“我还是。”

“你没有和文赟,或者和……”

“古歆。”陆漫漫突然打断她的话。

隔墙有耳。

谁都不知道这个地方藏了些什么人。

古歆怔怔的而看着她。

“你是不是想和翟奕发生第一次?”陆漫漫直接点破。

古歆脸微红,默默的点头,“我是这么想的,准备今天晚上参加完晚会就不回家……”

“我劝你死了这条心!”陆漫漫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

求收藏!

求支持!

各种卖萌求爱。

飘过。

明天会准时9点55更新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