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慈善宴会(二)对你正经不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华的宴会大厅。

文赟主动伸手,“好久不见,莫远修。”

其实,文赟除了和莫远修上学同班过之外,两个人并不熟,关系也不好,准确说,莫远修和其他家族的关系都不太好。

莫远修没有伸手,眼眸只是这么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表情的狠淡定,嘴角依然挂着完美的弧度,只是此刻被莫远修这么看了一眼,手不自觉得拉紧了些文赟的手臂。

“文大少这么积极向上,官运发达,当然和我很少相见了。”莫远修嘴角一勾,笑得邪恶。

文赟收回自己的手,也不显得尴尬,他说,看似随意的口吻却也带着些讽刺,“我也就是循规蹈矩而已,哪里像你这般多姿又多彩。”

说着,眼眸抬了一下,视线放在了莫远修脖子上还残留着的明显抓痕。

莫远修不在乎的摸了摸自己脖子,嘴角的弧度笑得更加邪恶了,“总会有那么一只小馋猫,饥渴难耐……”

陆漫漫整个人分明就抖了一下。

好在,不够明显,不太引人注意。

心里却在暗骂莫远修的死不要脸。

她什么时候饥渴难耐了!

“哪里有那份好运气像文大少未婚妻这般,端庄稳重。”莫远修说,轻佻的眼神故意放在陆漫漫的脸上,“是吧,文城都想要娶的贤妻良母,陆小姐?”

陆漫漫狠狠的瞪着莫远修,一秒,瞬间笑得好看的说道,“莫先生过奖了。”

莫远修云淡风轻的一笑,保持着生疏的距离,“不打扰你们了,我去那边。”

说着,高大的身影就这么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文赟是有些看不起莫远修的,口吻带着些轻视,“这种纨绔子弟,别和他一般见识,成不了什么气候,指不定莫家就会毁在他的手上。”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文赟,就笑了一下。

莫远修的能耐,超乎你的想象!

两个人这么优雅的穿梭在宴会现场,偶尔共舞一曲,偶尔做着一些官方应酬。不得不说,外在条件的优势很容易让两个人成为宴会的焦点,引来无数人的侧目,带着些羡慕。

曾经的陆漫漫会很享受这样的待遇。

现在……

她只觉得讽刺。

眼眸一紧,陆漫漫的视线看着一个女人……江伊遥。

江伊遥,这个如白莲花一般乖巧懂事的女人,是怎么爬上文赟的床,当着她的面,和文赟如此理所当然的滚床单的?!

上一世的一幕,就这么根深蒂固的在自己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而此刻,却不能做任何放肆的举动,还得狠狠的压抑心里的恨,透彻心扉!

江伊遥也注意到了陆漫漫和文赟,连忙端着一杯鸡尾酒,笑盈盈的走过来,“文赟哥哥,漫漫姐姐,你们好。”

温柔的声音,娇滴滴的尤其的作。

当年,自己怎么就会觉得这个女人又温柔又惹人喜欢的?!

她看着江伊遥,看着她笑得极度讨好的模样。

这般清纯,在床上也能那般放肆?!

真是,有够可耻!

“伊遥,你比我也就小了十多天吧。这叫姐姐,可真是把我给叫老了。”陆漫漫自若的说着,“况且了,我们彼此看上去,我怎么也不像你姐姐吧。”

江伊遥的脸色瞬间就顿了一下。

叫姐姐分明是为了讨好,此刻却是无比的尴尬。

“你别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说说。不过呢,女人最在乎的就是年龄了,你试试叫古歆姐姐,那妞绝对会马上和你撕破脸。”陆漫漫说得大度,笑得还很真诚。

江伊遥憋红的脸,眼眸似乎是看了一眼文赟,又对着陆漫漫,还是那般柔弱,“是我不懂事,我以为叫姐姐是一种尊重,让你难受了,是我的错。”

“你十多岁就开始出身社会,什么叫做尊重,什么叫做故意,这么多年不应该不懂的。”陆漫漫说的直白,口吻中当然有很明显的针对。

江伊遥是翟家的远房亲戚,听说是父母去世了,就投靠了翟家,翟家对她也爱理不理的,高中毕业后连大学都没上就开始在翟家企业工作,一直以来表现得又柔弱又乖巧,还带着些楚楚可怜,大约是男人都想要保护的模样。

不过上流社会,大多数人,就算是买也会买一个大学文凭,而且研究生、博士生多不胜数,对于一个高中文化的她,这大概会是江伊遥致命的死穴。

所以,此刻的江伊遥脸色越渐的绷不住,咬着唇,尽量的保持笑容。

“赟,我觉得里面有点闷,想要去后花园走走。”陆漫漫直接忽视江伊遥。

曾经对她的可怜和同情,现在想来,就是在给自己打自己脸而已!

“我陪你。”文赟体贴的说着。

“不了,你忙你的,我去外面坐坐就进来。”

“真的不用我陪吗?”

“我可以,你去忙。”陆漫漫笑了笑,主动放开文赟的手,转身离开。

脚步直接往后花园走去。

走了几步,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不远处的文赟和江伊遥。

这般重合的画面人,让她不自觉得捏紧了拳头。

而此刻,文赟似乎连看都没有看江伊遥一眼,往另外的角落走去,继续他的应酬。

果然。

陆漫漫转身,讽刺的离开。

文赟做事情谨慎,细微,连表情都可以滴水不漏。

所以上一世的自己才会在这般毫无预兆之下,被算计得体无完肤。

脚步刚走到后花园。

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突然响起,让她吓了一跳。

她转头狠狠的看着暗黑处站着的莫远修,“你神出鬼没的吗?”

“偷情不都该如此吗?”莫远修叼着一支烟,冷冷一笑。

“神经病。”陆漫漫低骂。

“我让叶恒调查了,你未婚夫可是清白透明,对你忠贞不二,你确定还要悔婚?”莫远修看似调侃的口吻,其实很严肃的在谈着他们的交易。

陆漫漫皱眉,一口咬定,“不可能。”

“你不相信我?”

“我只是不相信文赟。”陆漫漫斩钉截铁的说着,“如果从文赟身上查不出什么,你可以查查江伊遥。”

“你怀疑他们俩?”

“一切皆有可能。”

“好。”莫远修并不喜欢啰里啰嗦。

“莫远修。”陆漫漫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

莫远修回头。

“你就不能好好处理你脖子上的伤口吗?”陆漫漫有些气急败坏。

莫远修陡然一笑,“我惹到你了?你不觉得还挺帅的吗?”

“你不能正经点吗?!”陆漫漫有些怒火。

“对你,就是正经不了。”

求妥妥的收藏啊~

小宅嗓子都吼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