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慈善宴会(四)文赟的狼狈/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时。

整个大厅突然一片黑暗。

宴会厅中央打下一盏透亮的白色光芒,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司仪出现,面前放着一个拍卖台。

慈善宴会,终究进行到了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慈善拍卖。

慈善拍卖筹集的善款将全部捐献给全国希望慈善儿童工程,这样的公益活动,是上流社会最捷径最有效宣传和标榜自己的方式,所以大家都很积极。

文赟此刻也放弃了对陆漫漫的深究,将注意力放在了慈善拍卖上。

司仪说了一系列官方开场白,奔向主题,“第一个拍卖品,翡翠镯子,敦山出土,色泽剔透鲜明,由全国最出名的工艺大师温先生亲手雕琢,堪称极品。拍卖价60万,5万叫价,开始。”

下面已有人开始纷纷喊价。

文赟在陆漫漫的耳边亲昵的询问,“喜欢吗?”

“不喜欢。”陆漫漫直言。

“就知道你不喜欢这么肤浅的东西。”文赟笑得好看。

陆漫漫却只觉得恶心。

一件一件价值连城的拍卖品,纷纷被人拍走。

“最后一件。”司仪拿出最后的宝贝,“上世纪初著名画家陶宽之先生在晚年时最后落笔的一幅山水油画,算是陶宽之先生的绝笔之画,收藏价值非凡。在此,我要先特别感谢的莫氏集团的免费赠予,感谢莫氏对我们儿童慈善业的大力支持。”

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似乎都有意无意的看向了莫远修。

莫远修代表莫氏出席,面对着周遭的目光,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连个眼神都没有回应,如此我行我素!

所有人似乎也习以为常,很快又将视线放在了拍卖品上。

司仪一边将画卷打开让人欣赏,一边说着,“因莫氏免费提供,且此画的市场价值不能预估,所以没有底价,直接喊价。”

“100万!”黑暗中,一个男性嗓音率先开口。

翟家大少爷翟奕。

话一出,安静了两秒钟,有人开始叫价,“120万。”

“130万。”

“150万。”

“200万。”文赟开口。

陆漫漫看着他。

文赟嘴角一笑,低声说着,“你喜欢不是吗?”

陆漫漫回以一笑。

她能说,现在只要是他碰过的东西,她都会恶心吗?!

“300万。”另外一个男性嗓音,突然开口。

并不是价格多高,而是这个男人是莫远修。

自己提供的画,自己来拍?!

这是,什么节奏。

文赟眼眸一紧,恨恨的看着莫远修,“400万!”

“500万!”莫远修继续喊价。

“600万!”文赟紧追不舍。

两个人的烽烟,一触即发。

“1000万!”莫远修直言,干脆无比。

所有人的视线再次放在莫远修的身上。

莫远修还是那般,笑得自若。

文赟咬牙,狠狠的盯着莫远修。

莫远修回头看了他一眼,讽刺一笑。

要说财富,文家是不可能和莫氏相比的,而且谁都知道莫远修是败家子,花钱如流水,他心情一个高兴,分分钟买架直升机泡妞。

“1200万!”陆漫漫突然开口。

文赟看着她。

陆漫漫对着文赟善意一笑,看上去是在帮他。

其实。

并不是,这个时候反而在让文赟难堪,在自己没有能力的时候,需要靠女人出头。

这是文家人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文家世世代代,最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

沉默了两秒的大厅,那个男性嗓音又响起,“1500万!”

“1800万!”陆漫漫继续。

“2000万!”

“2100万!”

“2200万!”

“2500万!”

“2600万!”

两个人,就像是彼此耗起了一般,陆漫漫喊得价格,莫远修就在此基础上加100万。

陆漫漫脸色也有些难看了。

莫远修这个败家子,真不把钱当钱的吗?!

再这样下去,陆漫漫都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过于冲动,很显然,这幅画的价值早就超出了他们喊价的范畴,甚至是几倍。

“3000万!”陆漫漫咬牙,一口喊定。

大厅沉默着,不到一秒,莫远修慵懒的声音又开口道,“3100万!”

陆漫漫狠狠的瞪着莫远修。

莫远修眉头一抬,一副爷就是有钱,爷就喜欢挥霍的表情。

突然寂静的宴会大厅。

司仪也被这样的叫价惊住了,反应过来,连忙说着,“3100万第一次,3100万第二次,3100万第三次!成交!”

一锤敲定。

莫远修挑衅的眼神看着陆漫漫,帅气的上台领取那副油画。

“莫先生,能简单说几句吗?关于你赞助油画又拍回去的原因。”司仪叫着他,有些激动。

莫远修随意的拿过话筒,眼眸扫了一圈,然后将视线放在了陆漫漫和文赟这边,低沉的嗓音,不得不说,很有磁性,“如果我说我这么只是为了慈善事业,别说你们不信,我自己也不信。简单而言,就是为了显摆!”

这个,纨绔子弟。

所有人皱眉。

文赟似乎还微松了口气,今天被莫远修抢尽风头,他心里各种不爽,听着莫远修的话,自然是一阵鄙夷。对于这种和自己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的男人,他根本无需计较。

“陆小姐,你喜欢,我就送给你。”莫远修突然走向陆漫漫,将手上那副画就这么塞给了她。

陆漫漫惊讶的看着他,分明反应不过来。

莫远修邪恶一笑,“不用谢,我一向不和女人抢东西,显得很没品!”

陆漫漫瞪着他,不抢,那你丫的一个劲儿的拍什么?!

何况,她说过要谢他的吗?!

莫远修转身,转身的一瞬间,又突然说了句,“文大少,追女人得大方点。”

如此直白的讽刺,文赟整个脸一下就黑了,黑得那个彻底,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不劳莫先生提醒,你的女人是靠金钱追来的,我的女人,没那么肤浅。”

“记住这句话。”莫远修冷冷一笑。

“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莫远修阴鸷的眼神一闪而过,走得那个云淡风轻,更显得对文赟的不屑一顾。

文赟脸色,一黑到底,无法掩饰。

不得不说,莫远修今天的举动,不管文赟多么为自己辩解,终究是第一次在如此大型的公共场合,大煞志气,甚至有些狼狈。

毕竟自己女人喜欢的东西,自己无能力买下反而由别人替为赠送,作为一个自大的男人,一个不允许任何人超越自己的男人,自尊会让他变得更加难堪。

在外人眼中,也有了对这个完美的男人的比较。

莫远修虽然轻狂了些,但今天的表现确实让人出乎意料,大方干脆,潇洒帅气。女人心目中的“霸道总裁”,也不过如此!

陆漫漫手上拿着那副画卷,不着痕迹的一抹笑容,这大概是文赟活到现在的第一次,第一次被人狠狠的拉下那个高高在上的舞台,遭遇如此落差!

突然觉得,心情很爽!

很爽能够这么快就看到文赟如此不堪!

只是。

莫远修那个男人,看似不知天高地厚,看似随心所欲,却如此腹黑,真的,好吗?!

咱们家莫远修是一个无比腹黑无比帅无比有魅力的强大货!

亲们,有没有一点爱上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