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们只是形婚/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邃的夜晚,四周一片安静。

陆漫漫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两个人这般距离,分明是暧昧到不行。

“你别亲我。”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所以你是想要我直接上你了!”

“莫远修!”陆漫漫气得咬牙,“你放开我,我没心情和你做这些,和你结婚,只不过是为了互相交易,形婚而已,你别想多了。”

“形婚?”莫远修眼眸一抬,嘴角拉出一抹邪恶的笑,笑得那般……有魅力。

然后。

陆漫漫就感觉到一个薄凉的唇瓣,狠狠的吻在了她的嘴唇上。

“唔……”陆漫漫排斥。

两个人的力度差距太大。

陆漫漫根本没办法反抗!

心里一阵憋屈到要死,陆漫漫一口突然咬下去。

莫远修身体顿了一下,猛地放开她。

唇瓣,被她咬出了血。

莫远修摸着自己的嘴角,口气不好的说着,“你属狗的吗?”

“你不说我是猫吗?”陆漫漫眉头一扬。

有种不甘示弱的感觉。

“那你记住了,我是大老虎!”莫远修一字一句。

陆漫漫突然一顿,问道,“老虎和狮子谁比较厉害?”

“你猜?”

“我猜个鬼!”陆漫漫怒气的把莫远修推开。

总觉得有一种被这个男人玩弄的感觉。

上次在魅吧也是,突然就吻了过来。

这次又这样。

当接吻像吃饭一样随便吗?!

陆漫漫一脸严肃,“莫远修,你风流成性女人成群那是你的事情,我不介意也不会管你。但你别对我动手动脚,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莫远修看着如此的陆漫漫,“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和万多个女人卿卿我我,但即将会成为我老婆的人,还不能动半根毫毛了?”

“我想你不会选择只碰我一个人而放弃去碰那么大好的一片花红。怎么都不不划算,你说,是吗?”陆漫漫问他。

莫远修冷漠,不发一语。

“我想我说的很明白了。你如果不傻,就别破坏彼此的生活方式!”说完,陆漫漫转身就走了,那般干脆。

莫远修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拿回那幅画只是个借口,当然,能够拿回来当然更好,毕竟贵!

而真正目的,只不过是在试探陆漫漫而已!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

翌日一早。

文城的上空被昨晚慈善宴会的新闻轮番轰炸。

“莫远修势头正起,昨晚力压群雄,成为慈善宴会NO。1!”

“莫远修挥霍本性不减,3100万高价拍卖名画,转手送人!”

“莫远修尽显‘霸道总裁’气质,文城第一公子文赟称号险动摇!”

……

一时之间,莫远修成了那个文城的头版头条。

撇开他风流成性的八卦新闻,这次难得上了这么正式的新闻版块,且整个文城上上下下正规不正规场合都在讨论他昨晚上的“疯狂”举动,褒贬不一。

文赟拿着报纸,脸色很难看,毫无掩饰。

第一次,第一次,媒体把他和莫远修相提并论。

这个纨绔子弟,不过就是昨晚一个风流成性的本性使然,却得到这么多家媒体的集体肯定,亏他隐忍了这么多年,落得了个“第一公子”称号险动摇的评价。

心里,是不爽透顶。

他拿出一支烟,狠狠的抽了几口。

这个时候,不能动气。

最重要的是,先娶了陆漫漫。

陆家自然比莫家更有经济地位,得到了陆家,其他几个家族,又能翻得起什么浪?!

所谓传言的世家需要四大家族来支撑?!

简直,可笑!

他就是要成为那千古第一人,将经济和权利,同时窝在手里的第一个,伟人!

……

陆家别墅。

陆漫漫坐在自己闺房的外阳台上,喝着红茶,看着报纸。

不出所料,莫远修果然上了头版头条,正面负面经济八卦各种版面的头版头条。

依照文赟现在的性格,应该是恨不得撕了莫远修。

想着,心里一阵暗爽。

莫远修能够把文赟轻轻松松气到吐血,也算是那个男人的能耐。

这么悠闲的品着茶,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显示,眼眸顿了一下,接通,“爷爷。”

“你今天回大院来。”

“什么事?”

“我叫你回来你就回来,你还问我什么事儿?!你这没大不小的性格,跟你爸学的?!”陆勤政口气很不好,一副我的话就是圣旨,你只得遵命的样子!

陆漫漫抿了一下唇,声音低了些,“好。”

那边猛地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所以这般没有礼貌的性格?你又是像了谁?!

陆漫漫放下红茶杯,站起来靠在外阳台的栏杆上,看着今日灿烂的阳光。

陆勤政不喜欢她,因为非常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从小就不待见她,她的聪明伶俐反而还会遭到陆勤政的恶言相向,大抵原因是盖住了陆轩然的风头,扫了陆轩然的面子!

想起她12岁陆轩然10岁的时候,她生日,家里邀请了很多人来为她庆生。她很兴奋的当着所有来宾展现了她的琴棋书画,却没想到,表演完了之后,陆勤政带着她回到他的书房,说她在炫耀自己!说她不知廉耻!

12岁的她其实已经很敏感了,也有了自尊。

这种“不知廉耻”的话,她实在不知道他爷爷怎么说得出口。就因为她完美的表现让陆轩然尴尬了,让陆轩然当场发了脾气,然后所有人看了陆轩然的笑话?!

那天,她其实哭得很惨。

她分明是主角,她分明只是想要得到表扬,却被骂的狗血淋头。

躲在房间哭了很久,何秀雯到房间安慰她,没有为她打抱不平,只抱着她说,“漫漫,就顺着你爷爷,以后别出风头了。”

那之后,她就不敢再在陆勤政面前表演任何才能。

那之后,她就默默地看着陆轩然个人的表演,不管多恶劣,陆勤政都会拍手叫好!

到现在,隐忍了这么多年。

陆漫漫迎着阳光的漂亮脸颊陡然一笑。

所以,够了。

人死了一次之后,就真的不想再委屈,一点点都不行!

抱歉,今天宅睡过头了。

小宅深鞠躬!

话说,一晚点更新,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亲在,我能说心里美滋滋的嘛。

嘎嘎。

明天不会晚点了,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