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从长计议(二)到底是谁?/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豪华轿车在文城宽广而干净的街道上行驶。

陆漫漫将她母亲送回家之后,直接让司机去了“sleepless魅色”酒吧。

一走进酒吧大门。

里面昏暗的气氛以及劲爆到有些让人招架不住的音乐让她不自觉得皱了皱眉,这才不过中午而已。但据说,这里24小时营业,24小时都是如此,根本停都停不下来。

陆漫漫脚步停在大厅内,服务员恭敬的走过来,礼貌的叫着她的名字,然后将她带到了其中一个包房。

还是那般纸醉金迷到乌烟瘴气。

陆漫漫看着坐在沙发上手中还拿着酒杯喝酒的莫远修。

莫远修的身边不远处,依然是叶恒。

叶恒看着陆漫漫,嘴角陡然一笑,“陆小姐,好久不见。”

陆漫漫看着叶恒,整个人都不好了。

想起上次在这个地方喝的那杯水……总觉得和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

“又是来找我们阿修的?”叶恒问她,口气其实还挺随意,并不像她平常接触的上流社会中那些人般,礼貌到分明就是虚伪。

“嗯,我找他有事儿。”陆漫漫直白,然后将眼神看向莫远修。

莫远修看着陆漫漫,放下二郎腿,从沙发上坐正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小姐说了声,“你们先出去。”

几个小姐面面相觑。

叶恒也摆了摆手,几个小姐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离开后,也不知道是谁将包房的大灯打开,透亮的水晶灯让房间瞬间明朗了起来。

这么清晰的看到莫远修,发现他脸上没有半点喝过酒的痕迹。

是这个男人酒量太好?还是很会伪装。

陆漫漫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思绪遮掩,清冷的声音说道,“他不用出去吗?”

他,指的是叶恒。

“他不用。”一句肯定的话,明白的说明这叶恒和他的不同寻常的关系。

“好。”陆漫漫也不纠结,既然选择和莫远修合作,也就没想过计较太多,何况这之中还真的需要叶恒的帮助。

停顿了一秒,陆漫漫直白道,“当时让你调查文赟这件事情,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到,我没想到文赟会埋伏得这么好。”

“所以……”

“我来的一路上想了很多,唯一能够想到的方法只有一个。”陆漫漫看着莫远修。

莫远修眼眸一直看着她,冷漠的脸上,没什么特别情绪,任何时候都是。

倒是叶恒,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没办法让文赟主动偷人,我们可以助他一臂之力。”陆漫漫的话,一字一句,一字一句的在如此安静的包房中响起。

两个男人,都这么直直的看着陆漫漫,各怀心思。

陆漫漫也不管他们诧异的眼神,继续道,“我肯定文赟背着我绝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但至于什么时候做的,和谁做的,我不敢保证,我现在也没时间去纠结。但我知道江伊遥绝对对文赟有意思。文赟是个谨慎的人,这一个月他为了娶我肯定会做到他的百分之百,但是江伊遥不会。女人越到关键时刻越容易失控,所以,在文赟不主动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想办法,把江伊遥送到文赟的床上去。”

莫远修嘴角一勾,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站在包房中间的陆漫漫。

两个人身高很有悬殊。

莫远修甚至比文赟还高,陆漫漫一米六五的身高,只到莫远修的下巴处。

所以莫远修可以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而此刻,他压下的自己的头,脸逼近陆漫漫的脸颊。夹杂着烟草味道的修长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对他。

两个人近距离,四目相对。

陆漫漫望着莫远修的眸子。

这般近距离下,她不知道是光线的原因还是其他,她恍惚觉得莫远修的眸子泛着深绿色,这种眼眸在整个北夏帝国并不多见,分明是……

眼眸微顿。

陆漫漫猛然看到莫远修的脸压得更低,嘴唇逼近,越来越近,她甚至闻到了他口齿间传来的,淡淡烟酒的味道,浓香的酒味夹杂着烟草的干香,不是说,烟酒都是臭的吗?

不自觉的,她微闭上眼睛。

一秒。两秒。三秒。

预料中的事情,并未发生。

她猛地睁开。

莫远修嘴角那抹邪恶的弧度,显得有些洋洋得意,“陆小姐是在期待什么吗?”

“神经病。”陆漫漫推开莫远修。

自己后退了两步。

脸蛋上的红润,显而易见。

“刚刚,我只是在审视。审视陆小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你失望了。”莫远修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

陆漫漫真的很想冒火,她压抑着内心的极度不爽,狠狠的瞪着莫远修。

她在和他说这般认真的事情,他就是这么来故意调戏她的?!

“不过……都说文城陆家千金陆漫漫,琴棋书画,聪慧过人,贤良淑德,温柔大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是文城所有男人心目中的贤妻良母……”莫远修和她保持着半步的距离,漫不经心的语调,眼眸带着深深的打量,“只是不知这般阴谋算计还表里不一的女人,是谁?”

陆漫漫抬眸看了一下男人,冷声带着些讥笑的重复着,“阴谋算计,表里不一?”

莫远修耸肩,就这么坦然的看着她。

“如果你被人害得倾家荡产死无全尸了,你还会继续装逼?!”陆漫漫直白无比。

莫远修眉头颤动。

“打个比方,当你想要放屁的时候,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憋住了,最后的结果你知道会怎样?”陆漫漫一字一句,“屁从嘴里面吐出来,恶心的是自己!”

莫远修脸色一下就黑了。

“而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就是要让害我的人,倾家荡产一无所有!”陆漫漫咬牙切齿。

“文赟?”

“就是他!以及他的整个家族!”陆漫漫愤怒的情绪,毫无掩饰。

每每想到上一世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她不急。

她会一步一步,让他感受她曾经遭遇的一切。

从天堂到地狱。

让他用他这一辈子,祭奠那还未成型就死于非命的孩子!

莫远修眼眸微动,看着面前陆漫漫无法压抑的愤怒情绪。

到底是什么,可以让陆漫漫憎恨一个人憎恨到这个地步?!

到底是什么,可以让陆漫漫一夜之间,脱胎换骨。

那啥。

小宅需要你的支持。

就算是留点言评论一下也好啊。

小宅觉得一个人好冷清。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