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付诸行动(四)/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家宴会大厅。

两大桌人围桌在一起,吃饭。

作为主人的陆漫漫一家一一敬酒。

文赟一直陪在陆漫漫身边,就算还未真的结婚,文赟也被当成了陆家半个人。

陆漫漫一直迎着笑,表现的得体大方。

文城所有人都知道陆漫漫温柔娴淑,知书达理,甚至美貌绝伦,被誉为文城几百年来无论样貌还是才华都堪称最完美的女人,但很多人都不知道,陆漫漫在陆老爷子面前几乎是收敛所有,为的就是映衬陆轩然的卓越。

上一世的一切让陆漫漫自己都觉得可笑。

就算她不故意表现,陆轩然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道真当文城百姓都是白痴吗?!

她再也不会这般逆来顺受!

“吃完陆老爷子的生日宴,就该吃漫漫和文赟的酒了,我先提前恭喜了。”翟奕的父亲翟弘举着酒杯,说道。

陆子山一笑,“到时候还望你亲自参加。这过不久,也该轮到翟奕和小歆,真的是喜事接连不断。”

“文城也难得这般热闹。”翟弘笑着说。

陆子山笑着点头,“来,干杯。”

“干杯。”一桌子的人都站了起来。

莫家人也坐在这桌之中,莫远修也难得的举起酒杯,还故意的和陆漫漫碰了一下。

陆漫漫眼眸微动。

文赟似乎也注意到这个举动,眼眸看向莫远修。

莫远修眼眸一抬,嘴角一勾,那般坦然。

文赟脸色变了一下,却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

文赟的隐忍,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地步,所以这点小插曲根本不会有任何动荡。

陆漫漫一家人敬酒完,就分别坐进了两个偌大的餐桌边。

陆漫漫自然是跟着文赟坐在一起。

而文赟的旁边坐着的就是莫远修,接着就是莫家其他人。陆漫漫旁边坐着的是古歆,紧挨着的是翟奕,翟安,翟家其他人包括江伊遥。

大家吃得都还算安静。

上流社会的宴席,总是这般,有些拘谨,饭桌上无数的山珍海味,动筷子的不多,看上去整大桌干净得很。

“听说文大少和陆小姐是准备结婚了。”莫远修突然开口。

安静的宴席,似乎瞬间有了些声响。

“这个月28号,多谢莫少爷关心。”文赟回答,表现的很有气度。

“那就提前预祝你们新婚快乐。”莫远修举起杯子。

文赟是不屑和莫远修喝酒的,这个场合肯定也不能推脱,显得会很没有礼貌,文赟拿起杯子,主动和莫远修干杯。

莫远修的被子往旁边一转,文赟的手有些尴尬的在空中。

这般不给面子……

文赟脸色有些细微的变化。

莫远修嘴角一笑,“我说的是祝你们,陆小姐不准备举杯吗?”

陆漫漫瞪着莫远修。

这个男人就不能安分一秒钟吗?!

今天是她要做的关键,不想任何事情来打扰了她的所有计划。

“怎么?”莫远修眉头一扬,“陆小姐是不胜酒力吗?没关系,你可以喝茶,让文大少喝两杯就行了。”

“我喝两杯。漫漫不会喝酒。”文赟直接拿过陆漫漫面前的喝酒杯,很是保护。

莫远修笑了一下,眼眸看了一眼陆漫漫。

曾经的陆漫漫会非常感动文赟对她的这般保护,现在只觉得恶心到无语,她正欲拿回自己酒杯时,灵机一动,眼眸抬头看了一眼莫远修。

莫远修的一个眼神,分明传递着信息。

这个男人,就是喜欢这般打心理战术的吗?!

陆漫漫娇滴滴的声音温柔无比,“赟,别喝醉了。”

意思就是,答应了他帮她代酒。

“放心吧。”文赟亦温柔无比。

莫远修也不在乎,拿起杯子,主动和文赟碰杯。

一杯红酒一干二净。

文赟也只好将两大杯干了。

莫远修不着痕迹的一笑,陆漫漫总觉得莫远修这货从头到尾都是腹黑体。

果不其然,翟奕也主动拿起杯子敬酒。

文赟已开头喝两杯,后面的自然都会如此,这是从上上上辈人就传下来的习俗,文赟就这么代着陆漫漫喝了一杯又一杯,喝到最后,明显是有些醉意了。

这个时候,江伊遥最后举起了杯子。

陆漫漫实在不明白文赟怎么会喜欢江伊遥这样的女人,完全不会看人脸色,完全体会不到文赟现在的难受?!

奈何,文赟也只得喝下。

喝的时候,明显一个眼神扫射在江伊遥看上去单纯无比的脸颊上。

陆漫漫和莫远修都注意到了,因为故意特别的观察。

两个人不言而喻,心知肚明。

中午的宴会结束。

文赟喝得其实有些多了,但却为了自己的形象一直坚持着,帮陆漫漫一起招呼着其他家族的客人打牌喝茶赏花钓鱼,各尽悠闲。

忙完一切。

陆漫漫和文赟坐在湖边的一个躺椅上,文赟实在熬不住了,在闭目养神。

陆漫漫一边为着湖边的鱼,眼眸有意无意的看到他们对面,坐在湖亭子中间的江伊遥,看着她笑得乖巧的模样,眼神却时不时的往这边张望。

想要激怒的一个女人,并不难。

陆漫漫突然离开自己的躺椅,走向文赟,关切的问道,“很难受吗?”

“有一点,还好。”文赟微睁开眼睛,满眼温柔。

陆漫漫主动摸着他因为酒精而滚烫的脸颊,一个吻突然印在文赟的唇瓣上。

文赟一怔,随即一笑。

陆漫漫也笑着,笑得腼腆,腼腆的准备离开。

那一瞬间,陆漫漫的后脑勺突然被一双修长的手桎梏住,一个用力,唇瓣再次紧紧相贴,唇舌相融,热情似火。

陆漫漫是排斥的。

排斥的身体,又这般隐忍着文赟的进攻。

酒精后的男人,总是比平时要不受控制。

陆漫漫默默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曾经的心动,现在留下来的只有心寒而已。

好久。

彼此气喘吁吁。

文赟放开陆漫漫,嘴角温柔的笑着,手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嘴角,“你很甜。”

陆漫漫笑得很羞涩。

羞涩中,却觉得寒冷一片。

她突然很不想和文赟继续这场虚伪的游戏,我觉得很恶心。

控制心里的翻滚,陆漫漫笑着说,“文赟,你休息一会儿,我过去招呼一下其他客人。”

“嗯。”文赟这次没有主动一起,大概也是,真的酒精上头。

陆漫漫起身,眼眸看向江伊遥。

远远地,江伊遥整个脸似乎都已经涨红,发现陆漫漫的眼神时,猛然的变动着,因为太过迅速,显得有些扭曲不堪。

冷冷一笑,陆漫漫转身,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似乎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有些冷漠的一闪而逝。

陆漫漫咬唇,心里说不出来的感受。

深呼吸。

反正,形婚而已。

抱歉,抱歉。

大年初一还晚更。

初二绝对不会了。

亲们春节快乐。阖家欢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