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告诉我,你和他上床了吗?嗯?”

夜晚,轿车内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

陆漫漫迷迷糊糊的看着莫远修,看着他在昏黄路灯的背光下,那双越发墨绿的眼眸。

是自己真的酒醉了吗?

近距离下的莫远修总和自己印象中的莫远修无法重合!

“不说话?”莫远修搂抱着她腰间的手臂一个用力,让彼此的身体挨得更紧了些,唇瓣也这般有意无意的摩擦着,不深入,不故意,只隐隐约约感觉到对方的唇在自己唇上,很轻很轻的触动。

陆漫漫突然头一转。

莫远修的唇划过她嘴角,印在她的脸颊上。

沉默中带着些暧昧,陆漫漫双手推开莫远修。

力气很小,其实是推不开的。

只是象征性的在反抗。

莫远修笑了一下,放开她。

得到自由的陆漫漫再次拉着扶手打开车门,下车。

关上车门那一刻,陆漫漫停顿了一下,居高临下的对着莫远修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然后,摇摇晃晃的离开。

脚步有些错乱,大概头也是晕的。

莫远修随手点了一支烟,就看着陆漫漫这么一个人,显得有些孤独的身影缓缓离开。昏暗的路灯,将她的影子拉扯得很长,莫名落魄。

今晚应该的成功的,至少会是陆漫漫想要的结果,这个女人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高兴,到底,为什么?!

而这个女人,为什么又会给他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成熟感,似乎是沉淀过岁月痕迹。

不是才23岁吗?!

他深吸了一口,烟雾在四周盘旋。

此时,电话响起。

他看着来电,“叶恒。”

“阿修,江伊遥带着文赟离开了。”

“你跟好。”

“嗯。”叶恒点头,忽然又说道,“你真的决定陪陆漫漫这么玩下去?”

“不是玩。”

“……”

“明天给我好消息。”说完,莫远修就将电话挂断了。

他抬头看着三层别墅上那盏亮着灯的房间,嘴角蓦然一笑。

陆漫漫,我们可不是在玩!

……

翌日,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眼睛,看着窗外已经透亮的天色。

从未酒醉过,原来是这般感觉。

她挣扎着起床,看着镜子中自己已经苍白到不行的脸色,胃里面还翻滚着些难受,吐是吐不出来了,就是反胃。头也痛的崩溃。

她实在是搞不明白,古歆这种一个星期醉个3、4天的人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

简单洗漱,她又回到床上,半躺着。

随着拿起手机。

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她插上充电器,开机。

一开机,无数条短信跳了出来。

大多是未接来电的短信提醒。

她默默地翻阅着,文赟从凌晨5点钟就给她打电话了,一直到现在,有8个。

嘴角一笑,笑得很冷很讽刺。

古歆也给她打了几个,反而,她最想要等电话的莫远修,一个也没有。

这个男人。

陆漫漫咬牙,主动拨打。

那边响了两声就接通,云淡风轻的语调,“陆小姐,你醒了?”

“你等着我醒?”

“否则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和酒醉的女人说话?我只喜欢和这种女人上床。”

“你正经点行不?!”陆漫漫不爽的抱怨。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这个记仇的男人!

陆漫漫咬牙,尽量让自己平静,“莫远修,昨晚怎么样?”

“很激烈。”

陆漫漫微紧捏了些电话。

“你未婚夫和江伊遥,倒真的不像是第一次,两个人在床上很熟络。地点在一个公寓里,户头不是文赟的名字也不是江伊遥的。所以才会让我们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毫无进展。”莫远修说。

“东西呢?”陆漫漫的声音真的很平很冷。

“在我这里。需要我给你拿过来?”

“不用。”陆漫漫说,“先放在你那里,暂时不要曝光。”

“然后?”

“等时机,我会让文赟,死的更惨烈一些!”

“是吗?”莫远修轻笑了一下,“陆小姐,你和文赟到底有什么血海深仇?”

“无可奉告。”

说完,猛地挂断。

陆漫漫眼眸一紧,冷冷一笑。

要做,就要做得更绝一些,就要让文赟的假面目,撕碎得更狰狞一些!

这般想着些事情,电话突然又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抿唇,“赟。”

“漫漫,现在才起床吗?”

“嗯,昨晚喝醉了,你呢?”

“我也醉了。”那边无奈的说着,“下次古歆的这种项目我们就别参加了,那个女疯子。”

“嗯。”陆漫漫点头。

“对了,今晚上我爸让我请你们一家来吃饭,商量结婚的事情,有空吗?”

“应该有空,我给我爸妈说。”

“好,那晚上我来接你们。”

“嗯。”陆漫漫一直表现的很温柔。

“漫漫,对我而言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够娶你。”文赟柔情似水的说着,“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我也是。”陆漫漫笑着,却那般的言不由心。

“我爱你,拜拜。”

“拜拜。”

陆漫漫沉默的看着手机,她就一直想不明白,昨晚上才抱着另外一个女人翻云覆雨,今天怎么还能够说出那般肉麻那般违背良心的话。

文赟,果然是文城的“绝世”男人!

小宅真的不想晚更,奈何,饭局太多,真的是每天宿醉啊!

不管如何,谢谢亲们的一路支持,小宅爱你们!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