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东窗事发(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的结果,是文赟咎由自取,我乐享其成。”

“什么意思?”古歆小脑袋瓜子估计没有反应过来。

“意思就是,我和文赟的婚是结不成了。等着吃我和莫远修的喜酒吧。”

“到底什么意思?”古歆估计彻底懵了。

“笨蛋,早点睡,晚安。”说着,陆漫漫就准备挂断电话。

“陆漫漫,你丫的别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你丫的早就知道文赟是这样的人,然后故意的让别人也知道,那晚上你让我叫其他家族的人喝酒,然后让我安排江伊遥送文赟回去,就是想要抓住文赟的把柄,然后报复文赟对你的表里不一?!你丫的能再腹黑点吗?”古歆突然大叫。

陆漫漫一笑,“这个世界太凶险,我只是在自保。”

“我滴个去!”古歆爆粗口。

“别想了,早点睡吧。”

“可是……”古歆突然叫着她,“你这么爱文赟,就真的没有半点心痛吗?别告诉我你以前爱文赟也是装的,我他妈的绝对不信!”

分明已经到了非君不可的地步!

“心痛的感觉已经过了,而现在,我真的还好。”陆漫漫直白。

“真的?不需要我过来陪你,或者咱们喝喝酒?”

“不需要。”

“这么不解风情,我挂了!”那边猛地又把电话挂断了,总是这般风风火火!

性格迥异的两个人,却真的是这个世界最好的朋友。除了她父母,古歆是唯一一个,她不需要任何防备的女人,她们之间不需要秘密,她们会为彼此保留那份秘密,不允许任何人触碰,不管是曾经的文赟,还是现在的翟奕。

陆漫漫看着窗外的圆月,她其实有些困了。

但她不打算睡觉,她想,文赟还是会给她打电话的,不管排在他生命多后面的位置,为了利益也会给她打电话。

讽刺的一笑。

她就这么等着,等着文赟深思熟虑后的处理结果。

夜晚更深了。

陆漫漫依然这么站在阳台上,吹着夏日凉风,无所事事的看着外面。

电话终于响起。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凌晨1点。

还好,不算太晚。

她接通,“赟。”

“漫漫,对不起。”那边,传来文赟颓废的声音。

“嗯。”

然后,两个人沉默。

文赟在酝酿情绪,陆漫漫只是在讽刺而已。

好久过去。

文赟开口道,“到现在才敢给你打电话,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一直很痛苦。”

声音,真的很忧伤。

陆漫漫只觉得很好笑,什么到现在才敢给你打电话?分明是在危机公关!现在整个网络都没有了刚刚那段视频,所有评论相关信息全部屏蔽,这么快的动作这么全方面的行为,难道不是你文赟在做?!

“那晚我喝醉了,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那样,我知道我解释太多你都不会相信,但是……漫漫,我只爱你一个人。”没有听到陆漫漫说话,文赟又继续说道。

“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你会原谅我的吗?”文赟问她,那般恬不知耻。

上一世,大概上一世,文赟做了这种事情,她会原谅。

只因为,爱到盲目。

而这一世……

她冷冰一笑,声音却温柔,带着些伤感,“给我点时间。”

“多少时间都行,我会向你证明,我真的只爱你一个人。你不知道,当我清醒后,知道在另外一个女人的床上我有多后悔多自责,恨不得杀了自己。好几次想要给你说,但又怕你伤心,没想到……”那边,似乎传来了哽咽的声音。

文赟,你怎么就这么能演戏。

这么能演戏。

陆漫漫那一刻真的很想拍手叫好,她笑着说,“赟,你想到怎么解决吗?”

“不知道,我脑袋里面一团糟,我不怕别人怎么说我,我现在只担心你怎么看我,我只怕失去你,其他对我而言都不重要!”文赟说得,还是那般理所当然。

一个人,为什么可以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陆漫漫咬了一下唇,好久,“明天你宣布我们的婚礼取消吧。”

“漫漫……”

“如果不在媒体面前表现点什么,你的名声就真的坏了。”

“可是漫漫,我不想,我想娶你……”

“这是最好的办法,你这么聪明,肯定比我知道该怎么做才好。”陆漫漫说,很平静的声音,显得有些失落,“我们不急这一时,而且我也需要时间,缓解一下。”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恨不得杀了自己!”文赟不停忏悔,“可是我舍不得死,死了,就再也不能见到你,漫漫,我真的很爱你,这辈子真的只爱你。”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

太多的假话,她已经不想听了。

第一步。

文家悔婚,留他们陆家一世清白。

“很晚了,我睡了。”陆漫漫说。

“晚安漫漫。”文赟的声音,带着讨好。

“晚安。”

挂断电话,陆漫漫紧捏手机。

心里,还是憋着一股气!

一种没有彻底发泄的愤怒。

想要彻底的报复文赟,不急于一时!

她一定会让他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

翌日一早。

文家召开记者招待会。

一个晚上的沉淀而已,今日就开始采取应急措施!

陆漫漫其实很困,但想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坐在床上拿着IPAD看新闻直播。

文赟脸色憔悴,看上去沧桑无比,眼圈都是深陷的。

他对着记者,依然礼貌,站起来鞠躬,显得那般尊重。

记者些都看着他。

做完一切,文赟才坐在正中间的位置,说道,“很感谢各位记者朋友亲自到我的记者会现场,也不出大家所想,我为昨晚那个不雅视频做正面回复。”

卡门声不断,记者却安静无比。

“昨晚上那个视频中的人确实是我,我不做太多解释,比如酒醉,比如不省人事。但事实就是发生了,也对我最爱的人陆漫漫造成了不可原谅的伤害。在今天这个原本是我最幸福的一个日子,因为我个人原因,换来了这么天崩地裂的一个结果,我咎由自取,所以愿意承担所有后果!在此,我正式宣布,今日取消我和陆漫漫的婚礼!”

记者哗然。

尽管结果已经料到。

但外人都以为,这个结果会是陆家来宣布,没想到会是文家?!

毕竟,是文家做了对不起陆家的事情。

节后综合症的小宅继续默默地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